淘宝人生

第237章 态度

第二三七章 态度

这些人也都不傻,知道先打探好了消息再行动,知巳知彼的策略老外们也熟悉得很。关于唐韵的消息、关于张辰的消息、展示中心里都有多少各国的文物和艺术品在展出,一条一条地汇聚到了各国驻华使馆。国人都比较怕官府,这一点也被各国的大使们利用了起来,联名向京城政府提出了希望从中调解的请求。国家不管是国家的事情,个人的东西也的确是不好让人家拿出来,可地方政府就不一样了,不管是什么样的企业,不都要和政府打交道吗,哪怕是一个摆地摊的,也要面对城管啊。抬出京城市政府来,相信会有些作用吧,而且也只是居中协调,对方不可能有什么排斥情绪。张镇寇听秘书汇报了各国使馆的请求,也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不就是想借着政府的面子好说话吗,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也难为这些老外能够想出这么个办法来。可这件事能办吗,不能够啊,且不说那是自己的外甥,是要出大力气保护的人,即便不是自己家里的人,这事他也涉及到了国家的脸面,怎么要政府帮着你们欺负自己的老百姓吗,狼子野心啊。

各国使馆很快就得到了答复,唐韵研发中心就在那儿摆着,很容易就能找到,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去商洽,市政府可以给出唐韵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其他方面京城市政府也是无能为力。〖中〗国是一个法制和〖民〗主的国家,任何一个公民的私有财产都是不可侵犯的,即便是政府也无权对其指手画脚,请各位尊重〖中〗国中民的权益。这下就不大好办了”〖中〗国是完整主权的国家,不像韩国或者是〖日〗本之类的地方,美国大兵可以在当地佳nyín掳掠而不受约束,如果政府不出面帮忙,外国人的话语权基本就是零。没有话语权怎么和人家谈啊,这就叫“狗咬刺猬无从下嘴”了吧可事情又不能不办,只能是再想办法了。从收集回来的资料分析,唐韵是一家很强势的企业,而且还是属于军机处直接管理前任主管博物馆工作的文化部哥部长就是因为得罪了唐韵而离任的,看来官府方面是肯定指望不上了。雇佣艺术品大盗吗,那些都是电影里的事,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如今的科技多发达,各种防盗设施层出不穷,这个行业已经非常萧条了:即便是可以这么做,面对唐韵那近两米厚的青石墙面谁又能进得去呢,何况还有日夜不停巡弋的大批护卫队,成功的机会小于等于零一旦失败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各家都在冥思苦想的时候,〖日〗本大使馆内却是快要闹开锅了,所有的日籍工作人员都聚在了前厅里,群情激奋地面对着站在楼梯口上的日驻华大使龟尾。一个年青的使馆工作人员大声道:“大使先生,请你明确地答复我,为什么大〖日〗本帝国的三大神器会出现在〖中〗国人的博物馆里,天皇家族对这件事到底是怎样解释的?”自从唐韵展出〖日〗本三大神器的消息传开之后〖日〗本街头就出现了无数的游行队伍,他们不相信在〖日〗本如同神一样存在的三神器会到了〖中〗国人的手里,强烈要求天皇家族拿出真正的三神器来,以证明〖中〗国人手里的三神器是假货。可是天皇家族哪里来的三神器给他们看啊,早在几百年前三神器就被人抢走了天皇家族这些年来都是在对着质品祭祀,他们哪敢把那些质品拿出来啊,真要拿出来,一准叫人给识破了。在所有要求归还文物的国家里,就数〖日〗本人和教会最着急了,其他国家的文物不过是一些价值连城或者是无法估价的东西唯独他们的东西是有秘密在里边的。三神器在〖日〗本是至高无上的象征,是天皇家族神化的证据,这样的东西都能流落在外叫人情何以堪啊。而且天皇家族三神器是有猫腻的,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来自古代〖中〗国如果是遗失了还好,可现在却成了别人的收藏品,这里边的猫腻要是被人指出来了,天皇家族不但脸面丢尽,怕是连至高无上的荣耀也会淡化了。是以,天皇给首相下了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三神器请回相亲自打电话本来应该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可这个电话来的不时候啊,电话的内容也是很坑爹,〖日〗本人的东西到了〖中〗国人手里,要回来的可能性不是说大不大,而是有没有了。

龟尾被堵在那里心中也是很委屈,这关我什么事啊,东西是天皇家族的,又不是我家的,他们把东西弄丢了,现在却要我来完成这个不可能的任务。这个大使当的真够憋屈的,驻华大使换了这么多届,唯独自己这一届最苦,是要去求着一个〖中〗国人办事的。咽了。吐沫,龟尾看着刚才发问的那位,道:“廊下君,天皇陛下已经在国内发出声明,三神器永远都在〖日〗本,决不可能出现在本土以外的任何一个地方,到了八月的盂兰盆节,天皇陛下将会请出三神器对所有臣民展示,来击碎〖中〗国人可笑的谎言。”“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陛下万岁……””工作人员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都开始欢呼起来了。龟尾伸出双手向下压了压,所有人的声音都落下来,又对使馆的参赞官井上道:“井上君,本岛已经有命令传来了,这次和〖中〗国人交涉文物归属的工作,就要麻烦你来完成了。因为涉及到很多天皇家族早期的珍宝,届时将会有天皇家族的成员来华和你共同合作,希望你能够出色完成这次的任务,必定会得到天皇陛下表彰的,辛苦你了。”说完还很是正规地鞠了一躬,这家伙也是一个推卸责任的老手,明知道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好推给了下边的人。最近一个星期里,井上都在分析关于唐韵的消息,当他看到那张只见过一次,却再也无法从脑海里消除的面孔,就知道这件事基本是没结果了。这时候听大使说要让他来负责这件事,怎么能不知道大使这是在推卸责任啊,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句街。问候过了大使的若干代女性前辈,井上苦着脸道:“龟尾君为天皇家族尽忠本来是一件荣耀的事情,但是请恕我无能,这个唐韵的老板我之前有过来往,在他的手里吃了大亏现在让我去和他谈判,我怕会耽误了天皇陛下的大事。”龟尾沉吟一下,摇了摇头,道:“井上君,〖中〗国人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既然已经对对方有了解,那这件事就更要拜托你了一次失败并不代表永远都失败,拿出你的勇气来去战胜他,否则你将会永远活在失败的阴影里祝你成功吧,拜托了。”圣彼得〖广〗场对面的梵蒂冈宫内,刚刚在西斯廷小教堂祈祷过的教皇坐在沙发主位上,看着眼前的十二位枢机主教,缓缓地道:“想必诸位都已经知道了,传说中的若望八世权杖在〖中〗国出现了,同时出现的还有弗拉维乌狄奥多西赠送给教会的黄金版《新约》和目前最古老的羊皮纸卷轴《圣经》以及大量的教会经文和圣物等等,大家都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吧。”德国枢机主教首先发言道:“这件事已经在很多国家引起了重视,德国也有一批文物在那个〖中〗国的博物馆里被展出,其中还包括当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权杖和冠冕,德国政府已经知会大使馆进行交涉希望能够引回。我个人认为,所有的物品当中唯独那根若望八世的权杖最重要,如果那根权杖是真的,那么将会是教会的耻辱,一千多年的教会历史将被改写。

我提议可以着台湾地区的枢机司锋前往进行初步交涉,以最大的诚意去勾通,希望能够将那根权杖带回到梵蒂冈来。”意大利的一位枢机主教也赞成他的提议道:“那个博物馆也展出了大量的意大利文物,甚至包括前罗马帝国的大量文物,还有文艺复兴时期的大批艺术品据说还有帕莱斯特里纳和杜费等人的弥撤曲和经文歌,这些都是失传了的教会的经典音乐也应该一起引回。我赞成若望,马蒂亚枢机的提议,

可以先由台湾地区的枢机司锋进行初步交涉,后期的时候,可以由三到五位枢机主教共同前往。”巴西枢机主教则是有不同意见,道:“台湾地区的单司锋想要到京城去怕是有些困难的,不但他的年龄已经很大了,而且他的身份也不太适合于去做这项工作,如果香港地区的胡司锋或者上海地区的龚司锋还在世,倒是可以胜任这项工作。这件事情最大的难度,就在于我们没有和〖中〗国政府建交,否则的话还可以通过政府的力量来帮助我们。”奥地利枢机主教道:“即使建交这样的希望也不大,奥地利等国的驻华大使都向政府提交了引回意向,但是被〖中〗国政府告知无能为力,因为那些东西都是私人收藏的,国家无权对私人的物品进行干涉。最重要的一个难处就是这位收藏家不是教徒,当然,如果是教徒的话,也不会展出那根代表着教会耻辱的权杖了。”捷克的红衣大主教考虑的和这几位有所不同,道:“我认为,如果那位若望八世真的存在过,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承认这段历史呢,公正无私的对待任何人不就是我们要做的吗,连我们自己的事情都要对人隐瞒,今后将让世人如何信我们。我的意见是,可以派人与那个博物馆联络,对于那段历史共同进行研究和考证,如果确有其人其事,那么我们就要承认,如果那段历史是不存在的,就要对方在展示的同时标明那根权杖并不是教会的遗物,这样就足够了。”众位枢机主教各抒己见,大致也就是那么几种,教皇听了这些大主教的意见之后,终于拿定了主意:“我认为安多尼毕马田(捷克枢机主教)和伯多禄玛格里诺(比利时枢机主教)说的很正确,我们不可以因为有污点就去否定历史,如果那段历史是〖真〗实的,我们就必须要正式面对它。归属问题就可以不提了,既然已经是个人的收藏品,我们也是无权收回的。另外就是那些古老的《圣经》,其中有很多和现行版本的《圣经》是不同的,还有那些教会的经典曲目、文献,经济方面的价值不是我们所看重的,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其本身对教会的意义。我们可以向对方提议共同研究,版权还是要属于对方”我们只要求参与到其中就可以了。另外,我提议,可以在〖中〗国再设立一位枢机司锋,方便教会的工作,只要能够传播上主的福音,做些让步也是可以的,我们不是已经认可了祭祀祖先的行为了吗,为什么不能够再退一步,也许这一步就是转机也不一定,这件事可以在下一次的会议上讨论一下。”注:基督教是发源自以色列地区的,直到后来的兴盛地欧洲,都没有祭祀祖先的传统,所以基督教在历史上不知道也不允许焚香烧元宝等行为,在古教的时候更是只有敬献上帝的时候才能祭祀,近些年以来为了吸收更多的华人或华裔教徒,已经允许了祭祀祖先的行为。

(基督教也就是所谓的天主教,国内的所谓基督教其实就是国外的基督新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