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42章 /第二四三章、没开始就破裂的谈判(上)

第二四二章/第二四三章、没开始就破裂的谈判 上、下

崔正男站在办公大楼门口点了一下现场媒体的数量,满意地笑了笑,哼着小曲上楼给张辰汇报去了。这些〖日〗本人真是傻冒,本来师兄还找机会收拾他们呢,他们倒好,直接送货上门来了,而且还表现的很配合。

张辰听说打过电话的媒体全都来了,很是开心地到窗口向下看了看,嘴角咧出一道得意的弧线。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十多分了,时间配合的也刚刚好,先让〖日〗本人在下面表演一阵子暖暖场,接着就是重磅炸弹招呼他们了。

在办公室里和崔、安、宋、沈四人又抽了一根烟,张辰才起身来到楼上的会议室,把各方代表都聚到一起,道:“各位,无论我们的合作是否会成功,都请允许我尽一番东道主的心意,马上就要到午餐时间了,我在京城经营了一间酒店,饭菜还算过得去,是仿〖中〗国古代的宫廷菜肴,请大家去品尝一下吧。

各方的代表中都有一名使馆工作人员,其中也有人知道汉府酒店的仿膳,意大利代表中的使馆人员就问道:“张先生,您说的是那家非星级超豪华的汉府酒店吗?”

张辰都不知道,现在京城各行各业的人已经给汉府下了定义为“非星级超豪华酒店”闻言不禁莞尔,笑着点了点头。

这位也是没想到,唐韵的老板就是汉府酒店的老板,有些〖兴〗奋地道:“哦,张先生,您那间酒店实在太棒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酒店,你知道吗,前一段时间我的朋友从意大利来京城就住在您的酒店里,他们对您的酒店也是称赞不已,今年夏天他们还会再次到京城来,一样还是要住在那间酒店里。还有那里的仿膳实在是太美味了,据说是按照〖中〗国古代皇室遗留的菜谱来制作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张辰笑道:“哦,感谢你的朋友入住汉府大酒店,如果他们夏天还要来的话,就需要提前预订房间了,汉府酒店的房源会越来越紧张。

仿膳的确是根据〖中〗国明朝的皇室菜谱来烹饪的,这就是我在研究〖中〗国古文化的过程中发现和总结的全世界有无数被掩盖着的古代文明,餐饮文化只是其中的一种,还有其它很多诸如文学、音乐、工艺等等方面的文化有待发掘和探索这也是我成立唐韵研发中心的初衷,相信今后唐韵会挖掘出更多的古代璀璨文化,用它们去照亮整个世界。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现在就去品尝一下几百年前的〖中〗国皇家餐饮文化吧。”

唐韵方面要尽地主之谊,是很正常的,毕竟是在唐韵的地盘上谈判,可是要吃〖中〗国古代的宫廷菜那就有意思了各方的代表之中不乏饱学之士,对于〖中〗国的餐饮文化还是很佩服的,这时候自然是无比的乐意。

只不过等他们来到办公楼下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大对劲儿了,来了好多的媒体还聚集着不少的〖日〗本人,这是怎么回事啊。〖日〗本代表来了为什么不进去谈判呢,哦,一定是他们来晚了,被唐韵拒绝参加谈判,这个在谈判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

美国代表现在也已经没了脾气除了和唐韵交换藏品之外,他们再没有任何的办法了。美国代表里边也有正经研究文物和历史的,经过一上午的讨论也起了一点想要在唐韵开设一个课题来研究念头。

看看被拒之门外的〖日〗本人,美国代表也在庆幸自己这方面没有和〖日〗本人贯通一气否则自己现在也在这里吹着凉风晒太阳呢,哪还有什么共同研究的机会。

咸猪一见张辰走出来,就大声地叫道:“喂,支那人,快把我们〖日〗本天皇家族的文物交出来,否则我一定会叫你好看的。”

他为了能够让现场的记者都听懂,都是用英语来说的,张辰也笑着用英语问道:“怎么,你要你们的三大神器吗?”

“当然了,那可是我们天皇家族的圣物,我现在以大〖日〗本天皇家族亲王的身份通知你,不管你是怎么得到三神器的,你必须把它们交出来,献给我们伟大的天皇家族。”

咸猪刚一说完这句话,就看见了张辰脸上的笑意,顿时就发现自己跳进张辰挖好的坑里边了,心下不禁懊悔,这可怎么办呢,这不是等于承认天皇家族已经丢失了三神器吗。天皇陛下一直都在否认三神器的遗失,虽然有很多人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有了天皇的承诺,也只好等到八月份了,可现在这话却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也不知道补救还来不来得及。

旁边的井上早就在揪他的袖子,只不过这家伙〖兴〗奋过度了,完全没有感觉到。井上斜眼瞟了他一下,心中顿感无力,国内怎么派出这样的代表来谈判啊,先前他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还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呢,原来也不过是个草包而已,三神器是肯定带不走了,而天皇家族的信誉也将会降到一个低点,反正有没有天皇我都是一样工作,接下来的事情我可管不了了。

所有的媒体记者也都是一阵惊诧,〖日〗本天皇不是一直在否认三神器遗失,并且坚持唐韵的三神器是假冒的吗,现在这位亲王怎么是这样说的呢。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在开玩笑,而唐韵有那么多的藏品,没必要用假的三神器来造势,那样的结果会让唐韵的名声坏掉,应该可以肯定是〖日〗本天皇说了假话。

感觉失口的咸猪略微反应之后,马上改口道:“支那人,你少在这里说胡话,三神器一直都在我们本岛,怎么可能会在你的手里,你不过是想用假冒的三神器来诈骗我们而已,我是不会上当的。”

张辰差点就笑出声了,〖日〗本人怎么会派出这么个傻瓜来啊,太经不起算计了,问道:“哦如果三神器还在你们〖日〗本国内,还在你们的手里,那你又是来干什么的呢?”

“我……,我是来……来……”咸猪吱吱唔唔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井上再怎么说也是〖日〗本人,咸猪是皇室成员,可面对着这么多的记者,丢的也是〖日〗本人的脸啊,只好是强出头道:“张先生,您好,我们今天来此的目的就是要请您归还属于天皇家族的文物和艺术品,请您多多配合。”

咸猪也反应过来了,急忙道:“对你必须交出所有属于天皇家族的东西,还有崔正男站在办公大楼门口点了一下现场媒体的数量,满意地笑了笑,哼着小曲上楼给张辰汇报去了。这些〖日〗本人真是傻冒,本来师兄还找机会收拾他们呢,他们倒好,直接送货上门来了,而且还表现的很配合。

张辰听说打过电话的媒体全都来了,很是开心地到窗口向下看了看,嘴角咧出一道得意的弧线。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十多分了,时间配合的也刚刚好,先让〖日〗本人在下面表演一阵子暖暖场,接着就是重磅炸弹招呼他们了。

在办公室里和崔、安、宋、沈四人又抽了一根烟,张辰才起身来到楼上的会议室,把各方代表都聚到一起,道:“各位,无论我们的合作是否会成功,都请允许我尽一番东道主的心意,马上就要到午餐时间了,我在京城经营了一间酒店,饭菜还算过得去,是仿〖中〗国古代的宫廷菜肴,请大家去品尝一下吧。

各方的代表中都有一名使馆工作人员,其中也有人知道汉府酒店的仿膳,意大利代表中的使馆人员就问道:“张先生,您说的是那家非星级超豪华的汉府酒店吗?”

张辰都不知道,现在京城各行各业的人已经给汉府下了定义为“非星级超豪华酒店”闻言不禁莞尔,笑着点了点头。

这位也是没想到,唐韵的老板就是汉府酒店的老板,有些〖兴〗奋地道:“哦,张先生,您那间酒店实在太棒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酒店,你知道吗,前一段时间我的朋友从意大利来京城就住在您的酒店里,他们对您的酒店也是称赞不已,今年夏天他们还会再次到京城来,一样还是要住在那间酒店里。还有那里的仿膳实在是太美味了,据说是按照〖中〗国古代皇室遗留的菜谱来制作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张辰笑道:“哦,感谢你的朋友入住汉府大酒店,如果他们夏天还要来的话,就需要提前预订房间了,汉府酒店的房源会越来越紧张。

仿膳的确是根据〖中〗国明朝的皇室菜谱来烹饪的,这就是我在研究〖中〗国古文化的过程中发现和总结的全世界有无数被掩盖着的古代文明,餐饮文化只是其中的一种,还有其它很多诸如文学、音乐、工艺等等方面的文化有待发掘和探索这也是我成立唐韵研发中心的初衷,相信今后唐韵会挖掘出更多的古代璀璨文化,用它们去照亮整个世界。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现在就去品尝一下几百年前的〖中〗国皇家餐饮文化吧。”

唐韵方面要尽地主之谊,是很正常的,毕竟是在唐韵的地盘上谈判,可是要吃〖中〗国古代的宫廷菜那就有意思了各方的代表之中不乏饱学之士,对于〖中〗国的餐饮文化还是很佩服的,这时候自然是无比的乐意。

只不过等他们来到办公楼下的时候,就发现气氛不大对劲儿了,来了好多的媒体还聚集着不少的〖日〗本人,这是怎么回事啊。〖日〗本代表来了为什么不进去谈判呢,哦,一定是他们来晚了,被唐韵拒绝参加谈判,这个在谈判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说过了。

美国代表现在也已经没了脾气除了和唐韵交换藏品之外,他们再没有任何的办法了。美国代表里边也有正经研究文物和历史的,经过一上午的讨论也起了一点想要在唐韵开设一个课题来研究念头。

看看被拒之门外的〖日〗本人,美国代表也在庆幸自己这方面没有和〖日〗本人贯通一气否则自己现在也在这里吹着凉风晒太阳呢,哪还有什么共同研究的机会。

咸猪一见张辰走出来,就大声地叫道:“喂,支那人,快把我们〖日〗本天皇家族的文物交出来,否则我一定会叫你好看的。”

他为了能够让现场的记者都听懂,都是用英语来说的,张辰也笑着用英语问道:“怎么,你要你们的三大神器吗?”

“当然了,那可是我们天皇家族的圣物,我现在以大〖日〗本天皇家族亲王的身份通知你,不管你是怎么得到三神器的,你必须把它们交出来,献给我们伟大的天皇家族。”

咸猪刚一说完这句话,就看见了张辰脸上的笑意,顿时就发现自己跳进张辰挖好的坑里边了,心下不禁懊悔,这可怎么办呢,这不是等于承认天皇家族已经丢失了三神器吗。天皇陛下一直都在否认三神器的遗失,虽然有很多人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有了天皇的承诺,也只好等到八月份了,可现在这话却从自己嘴里说出来,也不知道补救还来不来得及。

旁边的井上早就在揪他的袖子,只不过这家伙〖兴〗奋过度了,完全没有感觉到。井上斜眼瞟了他一下,心中顿感无力,国内怎么派出这样的代表来谈判啊,先前他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还以为他有什么好办法呢,原来也不过是个草包而已,三神器是肯定带不走了,而天皇家族的信誉也将会降到一个低点,反正有没有天皇我都是一样工作,接下来的事情我可管不了了。

所有的媒体记者也都是一阵惊诧,〖日〗本天皇不是一直在否认三神器遗失,并且坚持唐韵的三神器是假冒的吗,现在这位亲王怎么是这样说的呢。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在开玩笑,而唐韵有那么多的藏品,没必要用假的三神器来造势,那样的结果会让唐韵的名声坏掉,应该可以肯定是〖日〗本天皇说了假话。

感觉失口的咸猪略微反应之后,马上改口道:“支那人,你少在这里说胡话,三神器一直都在我们本岛,怎么可能会在你的手里,你不过是想用假冒的三神器来诈骗我们而已,我是不会上当的。”

张辰差点就笑出声了,〖日〗本人怎么会派出这么个傻瓜来啊,太经不起算计了,问道:“哦如果三神器还在你们〖日〗本国内,还在你们的手里,那你又是来干什么的呢?”

“我……,我是来……来……”咸猪吱吱唔唔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井上再怎么说也是〖日〗本人,咸猪是皇室成员,可面对着这么多的记者,丢的也是〖日〗本人的脸啊,只好是强出头道:“张先生,您好,我们今天来此的目的就是要请您归还属于天皇家族的文物和艺术品,请您多多配合。”

咸猪也反应过来了,急忙道:“对你必须交出所有属于天皇家族的东西,还有些天皇家族代表也都急了,他们的所有荣耀都来自于天皇家族,一旦天皇家族没落,他们都将会变得一文不名。其中有几个年龄长于咸猪,可身份上不如咸猪,虽然对于这位天皇亲自委派的亲王毫无智商的行事风格很看不惯,但是碍于自己的身份和咸猪亲王一惯出了名的骄横,也都忍了下来。而且咸猪也只不过是说了三两句话,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做出补救,张辰就已经宣布谈判破裂了。

看到咸猪亲王这样的表现,即使对他再不满意,现在也是一致对外的时候,所有的〖日〗本王室成员都围向了张辰,以期通过这样的方式给张辰压力,让他知道〖日〗本人的团结一心,最少也要坐在谈判桌上来面对这个问题。

可是这里是唐韵的地盘,哪还能轮到他们撤野,十几个〖日〗本人刚刚开始挪动脚步,立即就有二十多名护卫队成晏冲上前去,把他们一个个摁在一侧。这些人都是皇室成员,这辈子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呢,挣扎着叫嚷道:“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是来谈判的,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

护卫们都听不懂日语,还当是他们要反抗呢,这还了得啊,也太猖狂了吧,马上有人动手了。当着媒体的面不能出手打人,但是却可以下黑手啊,而且还是对试图主动攻击的人,没几下子果然全都收声了,也都不挣扎了。

井上所带领的使馆成员之中,只有那个廊下和护卫队发生了冲突,井上心里那个气啊,对方的话还不明白吗,人家就是要铁了心要揭天皇家族的遮羞布,你说你一个毛都不算的小人物跟着起什么哄啊,别到时候又让这个家伙把火气撤到使馆这边的人身上来。为天皇效忠是好的,可以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这事成不成还两说呢,受个什么损伤的,天皇又不会替你疼痛,做做样子就好了。

瞪了一眼被摁在地下的廊下,井上来到张辰身前,道:“张先生,请您不要生气,我想他们没有要冲突的意思,请您下令放开他们好吗,其它的事情我们再商量。”

这不是说废话吗,还不冲突啊。如果不是有护卫队,兴井现在他们已经把我围起来了吧,谁敢保证他们没有行凶的恶意呢。张辰反问井上道:“你觉得现实吗?”又看了看咸猪抓着自己衣领的手,道:“你还记得那次拍卖会吗,我对你说过的,千万不要说胡话或者对我动粗,否则你的祖先会很生气的,你还不赶快把你的爪子拿开吗?”

咸猪绝对不会相信张辰的话,即便是天照大神惩罚,也只会惩罚这个支那人,怎么可能会惩罚自己的后代呢。这时候也多多少少从刚才的情绪里走出来了,头脑没有了那么燥热,道:“支那人,你不要再花言巧语。上一次的事情不过是巧合而已,你现在马上回答我。什么时候开始和我们进行谈判?”

张辰却只是笑,并不回答化的话,把意念力释放出去,在咸猪的大臂和小臂上各环了一圈,意海微微一动。

接着就听到了咸猪有如杀猪般的嚎叫声:“啊,我的胳膊,救命

……”

咸猪抓着张辰衣领的手早已经放开了,现在正躺在地下打滚呢,他的疼痛要比一般的骨折之类的严重很多,疼痛感也不是单一的来源于骨髅的断裂。右臂断成了三截,而且断处还是粉碎性的,这条胳膊基本上是报废了,就算能够接起来,今后也只能当作摆设了,张辰在弄断骨头的同时连他的韧带和神经也顺便弄断了,少了两寸多的三根韧带和截成几断的神经,是无论如何也修复不好的了。

张辰把双手摊开,很是惋惜地道:“看看,我说什么了,早就和你说过了,你却一点都不听,这下好了吧,你的八歧大蛇老神仙又发怒了,对于你这样的不肖后代,他大概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吧……

咸猪倒地,张辰就让护卫们放开了被摁着的〖日〗本人,对他们道:“马上带着你们的这个什么白痴家伙给我滚蛋,这里不欢迎〖日〗本人。

你们应该都是天皇家族的成员吧,回去告诉你们的天皇,那些东西不论他是要交换还是要买,都趁早打消主意,他不会得到任何一件的。”

右翼分子廊下再次为咸猪出头,指着张辰道:“你知道吗,我们是来谈判的外宾,是要受到礼遇的,你居然敢殴打咸猪亲王殿下,我要向你们的外交部提出申述……”“

……”我的

……”我的胳膊………”廊下奉男的一臂一腿享受到了和咸猪胳臂同样的待遇。

这回所有人都看清楚了,张辰并没有动手,也没有任何人攻击廊下奉男,他的胳膊和腿是自己眸掉的。

井上做为使馆方面的代表,已经控制不住这样的局面了,谈判没有开始就应经破裂,还有一个亲王莫名其妙地受伤,现在已经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先离开这里吧,以后的事情自己管不了,也没有那个权利和能力去管了。

〖日〗本人浩浩荡荡盛气凌人地来,最后却是灰头土脸地离开。

〖日〗本人离开了,却是媒体记者们又把张辰围住,纷纷提出自己所关心的问题。

“张先生您好,我是京城晚报的记者,请问您知道刚才〖日〗本代表是怎么受伤的吗,您是否有超能力?”

超能力?应该算是吧,可这个怎么能告诉你呢,张辰一脸茫然地道:“你觉得这世界上有超能力吗,如果我有超能力,我何必辛辛苦苦办企业赚钱呢。”

“张先生您好,我是法新社的驻京记者爱莎,请问你所说的〖日〗本皇室笔记和藏书是〖真〗实存在的吗,您计划什么时候开始研究〖日〗本皇室的历史,您会在唐韵内部研究还是和第三方共同研究呢?”

“呵呵,那些笔记和藏书的确已经是唐韵的藏品,而现在的种种证据都能够表明,所谓的三大神器其实就是从古代的〖中〗国流传到〖日〗本的普通物品,并不是什么神的法器。具体的研究课题很快就会开始,唐韵届时将会邀请世界知名的文物和古文化研究机构共同参与,你们媒体既然来了,那就不妨顺便帮着我们广而告之一下,唐韵欢迎世界各地的杰出研究机构参与到这个课题中来,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还历史一个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