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44章 波澜再起

第二四四章 波澜再起

和其他国家代表的谈判都进行的很顺利,当天下午就达成了具体意向,第二天分别签署了合作文件,并且协议交换了少量藏品。

南美诸国都与唐韵签署了《合作研究协议》,共同通过唐韵馆藏的印第安文物,对南美洲早期的手工艺、社会形态等方面进行研究。

欧洲各国则是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文学、历史等方面的研究课题,美国人最后还是憋不住了,由两家博物馆共同和唐韵进行合作研究,研究的对象是世界性的文学、绘画、音乐等方面。

英法两国不愧是博物馆大国,出手也是相当大方,对于唐韵的要求并没有做太多的讨价还价,还在计划外都多交换了唐韵的两件藏品,唐韵也因此得到了英法两国现藏的不少〖中〗国文物,其中就包括一部分当年由斯坦因和伯希从敦煌带走的文献文物。欧洲的几个其他国家只是分别交换了三件唐韵的藏品。

各国的《合作研究协议》签订之后,由美国人带头提出,大家共同合作研究〖日〗本天宴家族的历史,这个研究课题一定会轰动世界,但凡参与进来的都会有收获的,钱已经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能够在重要的研究成果里边有己方的名字。

美国人一向都是很现实的,有利益的时候是绝对会抛弃任何人的,哪怕是再溧亮的情妇、再讨喜的小妾,也不会阻止他的脚步。其他国家更是无所谓了,〖日〗本天皇家族的秘密要被揭开,已经是势在必行,他们跟〖日〗本人也没有什么太深的瓜葛,凑上来踩一脚是再正常不过了。

张辰也乐于见到这样的局面,在世界级的考古和历史研究课题当中,那肯定是参与的人越多就会越有说服力何况这样做还能年为唐韵带来不少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且不说咸猪等人把最坏的消息带回〖日〗本之后,天皇家族有多么震惊,那位平日里看似笑容可掬、和善慈祥背地里却是阴狠毒辣的明仁天皇召集天皇家族全部成员商议对策,想着通过什么方法能够反驳甚至破坏唐韵的研究计划1,又或者通过什么方法再次和唐韵接触拿回皇室文物。而〖日〗本政府在听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是有人欢喜有人忧,首相的任命权等等权利掌握在天皇手里毕竟是对〖日〗本官方不利的,很多政府人事倒是更愿意把天皇家族的神性彻底抹除,在政治上不再受天皇的制约。

在这次的文物归属事件中,唐韵无疑是最大的受益方这个也是无可厚非的,东西本来就属于人家的,是别人自己上赶着要来谈判还不是任由人家开条件吗。

张辰签订过协议之后,就开始忙着安排和各方的交换事宜了。时间定在了四月中旬,交换地点仍旧是在唐韵文化园区,届时还将举行隆重的互赠仪式,并且召开发布会,宣布大家共同研究的课题,以及〖日〗本天皇家族历史的专项研究工作正式启动。

在正式开始研究之前,张辰也没时间闲着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大好的明媚春光里,想出去好好玩一趟都没有时间。三月份有缅甸公盘要参加,月底还有游艇会主体和游艇码头的一期工程竣工:勇士号、唐风号、海神号三艘打捞船和小行星号微型潜艇也已经交付使用,安镇忠手下的一百多人全都在春节后打发去英国搞接收了三月下旬就会回到天津港:印度曼尼普尔的投资计划已经签好了,虽然投资不大,但却是张辰很看重的项目,宋武亲自去那边盯着初期的项目进展,京城就只剩下沈宪波一个人操持着,张辰也不好意思老做甩手大掌柜偶尔也要去帮帮忙。

安排好了各方面的工作,张辰就准备要出发到缅甸去了,这次要提前几天到达缅甸和大金寺签订合作研究协议,东奄亚几个著名佛国的寺庙也会参与到这次的研究为了避免来来往往的麻烦,协议的签订地点也就定在了大金寺,也算是对大金寺的一点优惠吧。

“世纪平安号”在春节前就已经和“蓝图号”先后交付使用了,春节时候张辰带着包括老爷子张问海和老太太在内的全家人去了一趟厦门,在已经装修一新的容谷别墅里小住了一段时间,连老爷子的医护人员在内超过了四十人”“世纪平安号”那时候开始就己经正式服役了。

这次去缅甸当然是要享受大飞机了,超大面积的客舱里,卧室、餐厅、书房、办公室、会议室一应俱全,很符合张辰享受型的性格。

A330-300超过六十三米的机身停在那里,机身的直径达到了五米六,近十七米的高度,要比一边最新的737-900大出差不多一倍,不远处同属长风航空公司的两架湾流商务机,就更是像两个小朋友了。京城机场的工作人员和经常往来京城的航班机组,早就知道这架奢侈到坑爹的大飞机是一个年轻老板的私人空中座驾,对进入到长风航空的空乘和机师们都是羡慕不已,任务出的少,可钱却赚的夹多了,也不知道这长风航空公司什么时候还会招收空乘。

天辰国际现在已经是半托管状态,张芷兰需要把更多的时间留出来陪着儿子:陈受琳凭着精湛的医术也稳稳地坐在京医大附院外科哥主任、首席专家的位置上,一般的小手术是无法劳动她的:两个人基本都属于能够长期赋闲的居家母亲,儿子现在在缅甸很有面子,两个当妈的这次也要跟着张辰去到缅甸转转。

上次听张沐从缅甸回京之后说张辰在缅甸有多么的牛,走到哪里都会有人招呼着,两人就觉得儿子实在是了不起。这次亲自感受了,才知道张沐说的一点不差,甚至儿子要比说起来更加的厉害。

刚一下飞机就已经有接机的人在等着了,吴瑞泰知道张辰的母亲会同来,放下了公盘的事务亲自赶来,对张芷兰和陈受琳都是见的晚辈礼。到了酒店更是招待的周到,入住了豪华的大套间餐厅的中餐厨师亲自来询问两人偏好的口味和饮食禁忌。吴瑞泰还安排了专人陪着,在仰光游览了几天,不论玩到哪里都已经事先安排好了,完全不用操一点点的心。就算是在国内打着龙城张家的旗号,也就是这样的待遇了吧。

尤其是到了大金寺,寺内的第一高僧承经大师带着十几个僧人亲自出门相避,张芷兰和陈受琳都是世家大族或者名门大派里出来的,虽然语言不通,但也知道承经大师给他们俩行的的大礼。

得知承经大师是缅甸数一数二的得道高僧,张芷兰倒有些不大好意思了,问张辰道:“儿子,人家这么高的身份,还行了如此大礼,我们该怎么回礼啊”可不要闹了笑话让人家难受。”

张沐笑嘻嘻地道:“二姑,你想多了,这位承经大师是小辰的忘年之交,按说就应该是你们的晚辈了,给您和五师叔行大礼是正常的。如果你们再回以大礼,就有点不接受人家的意思,倒是让人家不好看了。”

看见陈受琳投来的询问眼神,张辰也点头道:“妈”五师叔,你们正常合什回礼就好,承经大师的确是我的好友。而且承经大师可是得道高僧,正所谓事事礼佛无处不是佛,他是一个出家人,用惯了佛家的礼节,现在对你们行佛家大礼也是很正常的,只是对你们的尊重而已,没有必要搞得太严肃了。”

承经大师听不懂汉语,但也大撤知道他们是在讲哪方面的事,遂对身边的一个僧人交待了一句”僧人转身先行离开像是去准备什么东西了。不一会儿,那位先前离去的僧人就在一尊释迦牟尼卧像前赶上了他们,把手里的物件交给了承经大师。

行至一处药师佛像前的时候”承经大师停下来,请张芷兰和陈受琳近前”对着二人用梵文言语了一番,张辰听得清楚,那是祝福和代为祈福的经文。随后,承经大师拿出方才僧人交给他的两只锦囊,里边分别有一只南无消灾延寿药师琉璃光如来挂件,是承经大师送给两人的礼物。玻璃种鸡油黄晶莹剔透,隐隐还泛着荧光,显然是极为罕见的荧光玻璃种鸡油黄,用来雕琢佛像最为合适不过了,雕工细致、造型端庄,称得上是一件上等的艺术品了。不用说,这一定也是承经大师亲自加持的,如果是其他僧人行的法,以承经大师和张辰的交情,他自己也会觉得拿不出手的。

张芷兰和陈受琳那也是识货的人,一看就知道这物件儿绝非凡品,又是大师亲自送的,应该是郑重开光加持了没错的。接下之后就拿出一沓钱来,要你交给跟在承经大师身后的僧人,用以添做香油,却被承经大师拦了下来,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

张辰给她们翻译到:“妈,五师叔,药师佛消灾延寿,送给长辈最合适,这是承经大师以晚辈的身份送给你们的,你们添香油钱就完全没必要了。”

直到在大金寺用过素斋,返回酒店的路上,陈受琳还有些不大自在,和张芷兰道:“兰姐,我不知道你什么感觉,反正我面对着一个比自己还年龄大的老人以晚辈自称,还真是有点接受不过来,尤其对方还是个得道高僧。”

张芷兰也是笑道:“我也觉着有点别扭,可人家那么热情,你又不能不受着,总之不是很自在。”

张沐插嘴道:“五师叔,这都不算什么,毕竟承经大师和小辰是忘年之交,情份在那儿摆着呢。过两天等你们到了翡翠公盘上,那才能真正见识到小辰的派头呢,就连那些缅甸矿产部的官员都对小辰很尊敬,来赌石的人就更是了,好像要把小辰当作神仙一样敬仰。”

这话并不为过,缅甸人对翡翠有着一种天生的感情,很多东南亚的华侨华裔也都对翡翠情有独钟,能够在翡翠行当里有突出成就的人,都会受到他们的礼遇,何况张辰是被称作所有玉石行业中人的老师呢。

三天之后的缅甸公盘上,张芷兰和陈受琳也的确是感受到了张辰在翡翠珠宝行业的盛名,原来儿子在这个行业里的名声不比在古玩行里低一点再。参加公盘的有一千多人,只要是参加过前几届缅甸公盘的,不管认识不认识都会和张辰来打招呼问好,张辰看标的时候一样是有不少的人跟在后边,都是想跟着张辰捡捡便宜的。

这些人显然是不大清楚张辰的习惯,就他那种看标速度,你跟着他看上一年也占不到一点便宜,只会把时间都浪费掉。一些早在这方面有经验的人,见到有自己熟悉的跟着张辰,也会提醒一下:而那些没什么熟人的,自然是不会有人点拨,这些人跟着张辰,别人的机会就能多一些,这也算是张辰对他们最大的好处了吧。

缅甸公盘越来越火爆,每一届的参加人数都会增长,虽然参加公盘的毛料数量也都有所增加,但是其中的高品质毛料比例却是下来了。

五天的看标时间,张辰只用了两天就全部看完了,顶级内在的毛料还占不到总数的百分之三,但张辰也是有些收获的。

这届公盘上,张辰再次发现一块铃球大小的乌鸡种,还有一块六个多立方分米的星空蓝,这星空蓝可是要比蓝精灵还要高级的存在,那种深邃的诱惑力绝对是无与伦比的。另外还发现了一块奇特的玻璃种翡翠,绿色、桃红色、黄白色出现在一块翡翠上面,这块翡翠如果请郑大师出手好话,一定会雕琢出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公盘的火爆也预示着翡翠市场热潮的来临,往后的翡翠和毛料价格会涨到什么程度已经不好估算了,张辰和卢俊义商议了一下,决定再次联手购进大批量毛料,以备不时之需。

在缅甸的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合作研究协议》早就签订完毕了,公盘上也已经是大获全胜的势态,吴瑞泰也帮着联络了几家关系相近的翡翠矿场主和他们交易。

张辰还琢磨着是时候进入到中高档珠宝玉石市场了,国内的市场是当巨大的,单一家还真不好拿下来,明显卢俊义也有和张辰合作的倾向,如果和天美合作的话,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是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翡翠珠宝行业的价格。

可世事往往就是那么让人无法预料,在京城坐镇的沈宪波来了一个电话,让张辰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有人在京城对张辰名下的各个产业下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