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45章 诈骗

第二四五章 诈骗

张奉栋自从丢官罢爵被发配到老干局混日子,心里就憋着一口怨气,凭什么他堂堂部委高官之尊,还是一个长辈,居然斗不过一个二十多年前就被扫地出门的小孽种,甚至还被逐出家门,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想当年他也是混迹于京城的高官子弟,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岁,就混到了处级干部的高位,接着又是副厅级的教育部巡查员,是被所有的亲朋好友看好的未来之星。通过对弟弟的挑拨陷害,争到了原本属于弟弟的一次机会,出任了地方主管科教文卫的昏市长。

虽然在外为官二十多年,饱受打击和排挤,但也凭着一股子韧劲儿熬了过来,利用了老婆娘家不少的机会,一路升到了副部级的位置。只要能够抓住机遇做出些政绩来,顺顺利利地过了这一任,再接上一任大部长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机会就在他刚刚进入部委的时候找上门了,可偏偏让那个小孽种生生给破坏掉,还把他远大的前程都赔了进去,成为了京城官场上的笑话。接着就是被家族抛弃,以至于现在处处被人瞧不起,连一些小小

的科级干部都敢公开拿他的事情编段子。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小孽种,如果不是他,自己至于这么惨吗。

那个死老头子居然还因为小孽种把自己逐出门户,简直是太小看人了,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们全都斗倒了,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我张奉栋的本事,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心狠手辣。

老婆家里的人都没什么气量,不就是当年利用了一下他们吗,又不是刨了他们家祖坟,为了这个就要和我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都什么人啊,也太小气了点吧。

好在有个和自己贴心的大闺女愿意替她老子出头,大女婿也不错,帮着谋划1设计,想出了一条连环妙计。也怪那个小孽种活该我正琢磨着收拾你的当口上,你就得罪了人,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有道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我先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老天怎么能让我白白受苦呢,补偿我的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自打那天张奉栋和大闺女、女婿商定了计策之后,父女翁婿三人就都动起来了立志要从张辰身上剜下一块肉来,还要把他的唐韵弄臭了。

几经周折,终于打听到了不少张辰的消息这小子可真够有钱的啊,除了唐韵、造船厂和珠宝公司之外,极为火爆的汉府酒店居然也是他的买卖,还有一间航空公司养着三架飞机。这可太好了,又多了可以出气的地方,把他折腾的越惨,张奉栋心里就越是高兴。

就在所有准备工作都做好了,只等着开始施井计策的时候又一条新闻让张奉栋把计划暂时压后了。

唐韵研发中心和〖日〗本人的矛盾暴出来了,张奉栋看了这条新闻差点没〖兴〗奋的背过气去,天赐良机啊,绝对是老天对我的眷顾,这次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了。这个小孽种得罪谁不好居然敢得罪〖日〗本人,〖日〗本人是那么好得罪的吗,不行,我得和〖日〗本人合作,敌人的敌人就可以是朋友,只要我能帮着〖日〗本人把他们想办的事情办成了相信〖日〗本人

是不会亏待了我的。

张奉栋给〖日〗本使馆去了电话,声称自己是唯一可以帮助他们达成愿望的人,〖日〗本人正颓丧着呢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咸猪亲王亲自接见了张奉栋并且许诺,只要能够帮他们办好了这件事,张奉栋就可以得到一千万美金的奖赏。

适逢三占消费者权益日,这一段时间内,全世界都在抓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的工作,京城做为〖中〗国的都城,这方面更是抓得紧,张奉栋的阴谋计划也配合责这个时间段展开了。

三月十七号上午,京城琳琅,艾利娜旗舰店刚刚开门,就迎来了质量技术监督局和消协的工作人员,通知他们暂时停业接受检查。

原因是有多位顾客投诉,在琳氓艾利娜珠宝公司买到了假货,价值超过三千万的十五件顶级奢侈品珠宝首饰全部都是造假的,翡翠和宝石是玻璃假冒的,珍珠是塑料制品,和田羊脂玉也是树脂伪造的,黄、

铂金的含量也严重不达标,并且全部都有质监局开具的鉴定结果证明。

珠宝公司的工作人员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了,琳氓艾利娜会卖假货吗,卖真货还忙不过来呢,哪有那个闲工夫去琢磨假玩意儿。不用说,肯定是有人看着这里生意好眼红了想要使坏,可这坏招也太低级了吧,做奢侈品珠宝生意的如果不防着这招,早就全部关门大吉了,还有*家能混到今天呢。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质监局和消协工作人员,珠宝公司的员工没有说什么,只是很礼貌地请他们和顾客到楼上的贵宾室休息,稍后就会有牟司的管理人员来和他们交涉。那些“受骗”了的顾客确是不同意了,一定要在卖场里等着,并且对进门的顾客宣传他们是如何上当的,质监局的人还配合着在边上帮腔,只有消协的人不偏不倚,保持着中立。

旗舰店的卖场经理是在珠宝行业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资深高手,一看这种架势就知道里边的猫腻不小,赶忙给沈宪波去电话,通知了他发生在珠宝公司的事情,并且把自己的怀疑也说了。看看是不是公司得罪了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人看上了公司的买卖,这里边有谁是能够动用质监局关系做事的,报警是不是能够镇得住对方。

沈宪波猛地一下还没有头绪,只是先让他稳住那些人,不行就先报警,自己这边马上联系人来处理,琳琅,艾利娜在京城还没有必要怕哪个人上门来捣乱。

刚放下这边的电话,京城的另一处珠宝公司门店也打来电话,同样是有质监局和消协的人带着顾客上门,顾客也是同样在卖场里宣传着,和旗舰店的情形是基本一样的。

沈宪波第一反应就是这都是同一拨人,旗舰店经理的猜测是正确的,质监局的人也不一定干净。哪有质监局的人帮着顾客给商家搞破坏啊,有那么一个两个还有可能是看不惯了帮着出气的,可是大部分都这样,那就不是简单的麻烦了,这事不是这么好解决的。

琅,艾利娜因为是专卖奢侈品珠宝的,所有商品上面都有公司的暗记,为的就是防止有人用假货来上门诈骗,只要拿出证据来,这些人的骗术就会不攻自破。可质监局那边就有些怪异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呢,两家店冒出来的那些假货加在一起,足足有五千多万的价值,没有深仇大恨或者天大的胆子,不会有人这么干的。

到底是谁动用了关系,居然能让质监局的人来做帮凶,执法犯法那可不是小罪名,而且还是这么大的一个数额,这事得让老张家的人来帮忙了。

沈宪波略为思索之后,拨通了张湄的电话,把琳氓艾利娜发生的事情大致讲了一下。张湄听了也着急,敲诈到张辰头上来了,这么烂的招数也不能叫敲诈了,说是欺负更合适一些,谁这么大胆子啊,欺负到龙城张家头上来了,这事绝对不能善了。让沈宪波去警务督察局接张法,把具体情况和他说一下,让张法出面处理,她也会随后赶到珠宝公司去。

张法听沈宪波说了之后直接就暴怒了,这简直就是在侮辱龙城张家,老爷子最疼爱的外别居然被人敲诈,还联合了质监局,这还丰没有王法啊,光天化日的就敢这么干。当下就给京城局去电话,说有人敲诈到老张家头上来了,而且这一敲就是五千多万,这京城的治安难道就这么不稳定吗?

沈宪波也是怕这位张大处长火气太大,反而不顾事情的周全,等他放下电话后,劝道:“张处长你先别急啊,这里边应该还有其它问题呢,如果没有什么人策划1指使,就单靠琳琅,艾利娜的名头一般人也不敢来敲诈的。揭穿他们的骗局很容易,只要拿出证据就可以了,最主要的是要找出背后指使的人,现在可不能打草惊蛇啊。”

张法笑了笑,道:“老沈,你以为我真就那么没脑子啊,你没听我刚才没告诉到底怎么回事吗,我打电话那个人是京城局的刑警队长,我得等他汇报了局长,局长给我来电话的时候才能细致安排。

果然如张法所说,没等五分钟,京城局局长的电话来了,张法这时候才跟对方说了具体的事情,交待对方不要打草惊蛇,先把出面敲诈的人都控制住了,然后再一个个的摸底排查,揪出背后的那条大鱼来。

放下电话,张法和沈宪波一起来到蓝图大厦的琳氓艾利娜旗舰店,经理已经急得团团转了。那些找上门来的伪顾客每逢有人进门,就会上前去述说他们在这里买了假货,要对方小心上当受骗。短短半个多小时里边,已经被他们挤走了六七拨顾客,按照琳琅,艾利娜的销售量来算,这里边最少有两拨是能够成交的,这一下就让公司至少损失了几十万,往大里说那就没边了,琳氓艾利娜有的是天价珠宝”谁知道顾客会买哪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