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46章 二四七章 出师未捷(上)

第二四六章、二四七章 出师未捷 上、下

看见沈宪波进来,经理上前道:“沈总,这些人应该就是一伙的了,质监局的人不是帮着那些伞着假货的人捣乱,就是对进门的顾客说这里卖假货小心上当什么的。我们解释过多很次了,但是全无效果,说还要叫记者来曝光。”

还要叫记者来,果然是有后手啊,这明摆着就是诈骗,还弄出这么大的声势,目的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在京城应该是没有人会这么明火执仗地和老张家对着干,即便是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也不至于这么下作,可是这边也没有得罪什么人啊,不论是服务态度还是工作质量都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到底会是什么人呢。沈宪波一边往前走一边思忖着,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影,该不会是他吧,都这样了还不死心吗?

把自己想到的和张法说了一下,对方也觉得有可能,拿出电话到一边去联系人调查去了。沈宪波来到质监局的人和那些伪顾客面前,这时候还不能撕破脸,依旧保持着客气的笑容,道:“各位,我是琳氓艾利娜珠宝的负责人,你们要反应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现在就给你们一个答复。”

伪顾客当中有人就开始出头了:“我不管你要给个什么样的答复,我现在就是要你们赔偿我的损失,我花了一百多万买你们的镯子,就买来个玻璃啊,你们也太黑了一点吧,这可是欺诈啊。这么多人都在你们店里买了假货,你们总得给个说法吧,不但得给我们退货,还得赔偿我们的损失,现在质监局和消协的同志们在你们可别耍什么花招,否则今天就封了你们的买卖。”

人就怕得意,一得意就会有忘形的时候,即使这人真的是一个买了假货的顾客他也没权利指使质监局的人查封一间公司,质监局也没权利因为这个就查封别人的买卖,就这一句话,已经把它们之间的关系暴露了。

沈宪波笑了笑,道:“这位先生,您先稍安勿躁,如果琳琅艾利娜真的卖出了假货,我们一定会双倍赔偿今天找上门来的也不止是你们,我们的另一间店也有和你们同样目的的客人,现在已经在来这边的路上了等他们也到了之后,咱们一起解决好吗?”

说完又招呼工作人员过来交待道:“但凡是进了门的顾客,就跟人家好好解释,如果有愿意留下来看我们解决这件事情的,就把客人请到休息区喝茶等一下,二店的人过来之后就能开始了。”

质监局的一个工作人员听了沈宪波的话不满意了,站出来问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怎么就叫如果你们卖出了假货你是在质疑我们质监局的鉴定结果吗?我告诉你,我们质监局可是权威部门,你别想着耍花样,我们今天来就是给这些上了当的消费者做主来的。现在正是三1瑚间,你们可不要把事情搞大了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你们也是承担不起的。”

这是在进行心理暗示了,乖乖听质监部门的话,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们就放你们一马,如果不听话,那就要针对你们做工作了。

沈宪波依旧是不愠不火笑着道:“科技鉴定的结果误差率相当小,质监局的鉴定肯定是不会有错的,但是也要我们公司检验过之后才好决定质监局是对任何商品都做鉴定,可我们公司只对自己的产品做鉴定双方都要有自己的鉴定结果才好,您说不是吗。”

伪顾客的人群中又有人叫嚷上了:“哪来的那么多鉴定,我现在就要你们赔偿,按照你们的服务承诺上说的,两倍的赔偿,我这条项链是一百八十万的,马上赔给我三百六十万,都不是没事人儿,那有闲工大等着你们来鉴定,谁知道你们会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

“呵呵,到底是不是耍阴谋诡计我现在说了你也不信,但是我们公司的退换货规则里边可是写清楚了的,必须经过鉴定确认为琳琅艾利娜销售出去的商品,我们公司才会接受退换货和客户投诉。”到另一间店捣乱的伪顾客都已经带过来了,〖警〗察马上也会到,很快就能开始鉴定真伪,沈宪波也不再客气,不咸不淡的回了对方一句。

一个刚从另一间店里过来的伪顾客插进来道:“不是有你们公司的销售证明和发票就够了吗,还有当初的珠宝鉴定证书和质监局的鉴定结果做证据,你们还要搞什么鉴定?要我说你们这就是在拖延时间,你们到底赔偿不赔偿啊,卖假货还这么多理由,实在不行我可就要和你们打官司了。”

其它的伪顾客也都嚷嚷起来,指则沈宪波托延时间的做法,要求马上对他们进行赔偿,否则就要到媒体去揭露琳氓艾利娜制假售假的事情。

质监局的人也站出来为这位伪顾客主持公道,要求珠宝公司对顾客作出赔偿,否则就要对琳氓艾利娜进行查封。

吵吵声中十几个〖警〗察推门进来,众人看见来了〖警〗察,也都收了声。为首的一个〖警〗察问道:“哪位是沈总,我们是市局经侦队的,接到报案来协助调查。”

沈宪波忙过去道:“〖警〗察同志您好,劳驾你们了,我是琳氓艾利娜的负责人沈宪波,就是我报警的,我们怀疑有人用伪造的首饰对我们公司进行诈骗。”

那边质监局的人和伪顾客都傻眼了,不是要赔偿吗,怎么就搞成诈骗了,该不会是出了什么纰漏吧,千百别弄巧成拙啊。

为首〖警〗察道:“不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维护社会治安,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这都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对于珠宝行业也不懂,不知道沈总您这边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我们合作就是了。”

“那就先谢谢了!”沈宪波道了句谢对店内的工作人员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沈总,郑老那边已经远程授权了,您这边再授权一下就可以开始。”

沈宪波应了一声,来到已经摆好了的方桌前在电脑上输入了一串密码,转头对另一边还有些不知所措的伪顾客们道:“各位,请把你们所要求赔偿首饰的珠宝鉴宝证书拿出来,到这边依次讲行登记,配合我们进行验证。请大家放心,如果经过验证确实是我们卖出的商品,只要有任何不符合鉴定证书的地方,我们都会进行赔偿的。”

“你们这是搞什么啊我是来要求赔偿的,可不是配合你们搞什么验证的,你们自己的东西你们还认不出来吗非得搞什么验证,你们不会是要做手脚吧?”一个伪顾客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就是,你们自己卖出去的东西还能不认识吗,你们就是不想赔偿我们,想要临时做手脚,我们绝对不配合,我们要求保障我们的权益。”

伪顾客们的反对声音此起彼伏,没有一个愿意配合的那能配合吗,他们本来就是做假来的,如果真给人家验证出问题来,那可就是诈骗了,这么大的数额是要坐牢的。

沈宪波看着质监局的人笑了笑,这出戏还得演下去,背后的大鱼是不能放过的,道:“大家听我说,我们琳琅,艾利娜珠宝公司的每一件首饰都会有特别的暗记,不经过验证是无法识别的我们并不是要收取你们的鉴定证书,只是需要知道你们鉴定证书上的编号而已,绝对不会做其他的请大家配合。”

琳琅,艾利娜的每一件首饰都价值不菲,肯定会有人想到用假货来骗取赔偿的奢侈品珠宝想要防止有人诈骗,就必须有自己的方法,否则这买卖可就开不了几天了。琳氓艾利娜的方法就是激光雕刻的防伪数字,翡翠宝石类的首饰都是在内部做三十倍放大镜下不可查的激光微雕,镶嵌类的首饰则是在镶嵌部位的金属内侧微雕,其它的mì蜡、珊瑚、玉石等首饰上也有相应的防伪数字。

数字一共是六位,取鉴定证书的后两位,还有郑天宝和宋武、沈宪波分别随机抽出的两个数字,六个数字结合起来,就是首饰的防伪数字了。想要鉴定是否为琳氓艾利娜销售的珠宝首饰,必须有郑天宝和沈宪波或者宋武的授权,在电脑软件上输入鉴定证书的编号,才能调出相对应的六位防伪数字以及数字所在的位置,在光学仪器的配合下,通过防伪数字进行检验。如果没有防伪数字,或者防伪数字不相符,那就绝对不是琳氓艾利娜的产品。

沈宪波解释过防伪验证的程序和理由之后,所有的伪顾客都蔫了,感情人家有这么严密的措施啊,自己手里的东西都是伪造的,怎么可能会由防伪呢,就是有,也不可能和人家的一样啊,这下可是真把事情闹大了。

有一个反应还算快的家伙,已经意识到这里边的问题,现在可不是赔偿不赔偿的事了,是人家要告自己诈骗,必须要想办法离开才行,其他的事过后再想办法吧。马上站出来道:“如果是你们卖的假货,你们当人不会在上边留记号,你们这是欺负人啊。我不和你们说了,也不用你们赔偿了,我要去告你们,你们等着吃官司吧。”

说完了就要离开,可〖警〗察把他拦住了”“你还不能走,要留下来配合我们调查,现在不是你要不要赔偿的问题,你已经涉嫌伪造名贵首饰诈骗珠宝公司,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还不能离开”

“你们凭什么啊,我不想要他们赔偿了行不行,我什么都不要了还不能让我走啊,到底还有没有人权,你们是〖警〗察还是土匪啊?”

这时候打完电话的张法过来了,给〖警〗察亮了一下工作证,道:“可以让他们离开,但是必须先要做个登记,把他们的首饰拍照,鉴定证书和质监局的鉴定结果都要留下复印件,下面都登记了身份证号码和电话,让他们全部签字之后再走。”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很明朗了,这些人根本就是来诈骗的。质监局的人也是很狼狈他们作为国家机构,居然做了一回帮凶,如果对方要投诉他们的话,指定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他们之中除了两个带头的之外其他人其实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是由领导安排来配合这些顾客退货的,只不过这个安排和其它的有些不同,就是要尽力地给琳氓艾利娜造成负面影响,打击琳泌艾利娜的名声而已。

消协的人也是很没面子,听着质监局的人鼓吹了两句,就兴冲冲的跑来帮着“消费者”讨说法论公道,谁知道却是给别人到用了。

琳城艾利娜可是纳税大户全国著名合资企业,在很多方面都是受到保护的,现在可算是把人家得罪了今后有个什么活动之类的,哪还好意思再请人家。而且琳氓艾利娜在珠宝行业里的地位很高”有不少的珠宝公司和他们联系着,说不得这事传出去之后,其它的珠宝公司也会对消协有意见的,负面影响太大了,消协本来就是个左右为难的机构,上边的领导知道了对消协还会有好脸色吗,急功近利果然没好处啊。

不管是消协的还是质监局的人,还是那些伪顾客,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只要珠宝公司的人不往死里追究这事就算过去了,还不至于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质监局两个领头的人出门上车就拨电话”“康处,这边不成啊,人家的东西上边都有暗记的,根本就不可能给咱们赔偿珠宝公司的人还报了警,咱们的人差点就折进去了。”

电话那边,康至盛头上已经冒出冷汗了如果索赔不成功的话,可是要出大事的。为了配合这次的索赔他通过家族的企业跟张娅那里贷了不少的款,三千多万呐,就指着索赔成功大赚一笔呢。这下可好了,钱已经都买成了琳氓艾利娜的首饰,剩下的一部分也用来雇人了,家族企业里边也没有这么多的流动资金,这要是弄不回来可怎么还啊。

“康处,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啊?”

康至盛想得出了神,都忘了说话了,听到听筒里再次传来声音,才又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警〗察能把人带走了吗,有没有说什么?”

康至盛一边听下属汇报,一边把思路整理了一下,虽然〖警〗察没有把人带走,可谁能保证那个家伙不会追究呢,龙城张家可不是能惹的,现在最关键的就是雇来的那些人,不能让他们把事情搞砸了。忙安顿了两个下属,让他们回单位去,这事千万别声张,他这边自有安排。

挂断电话又播出了一个号码,等到电话理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后,道:“山羊啊,这边的事可能有点问题,被对方看出来了,你想办法躲躲吧。钱不是问题,我这就给你转账过去二十万,你先将就用着,没钱了再和我说,肯定不会亏待了你的,兴许没两天你就能回来了呢。”

电话那边叫做山羊的,懒洋洋地答了一句:“康公子,你事先可是保证不会出问题的,兄弟我就为赚你那点小钱,现在还得抛家舍业的躲出去,你说这合适吗?”

康至盛家里也经营着一间不太干净的酒店,免不了要和一些道上的人打交道,山羊就是其中势力最大的一个,以康至盛对他的了解,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哪来的家业啊,还不就是嫌钱少吗。

不耐烦道:“行了行了,我再给你多加十万,这样总可以了吧。

“康公子啊,你不是不知道,现在的社会多难活啊,集再加十万吧,兄弟这一去还不知道躲到什么时候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对面能耐大着呢。”

康至盛只想让这件事没声没息的消了,只能是忍着让山羊敲一顿,道:“得,四十万就四十万吧,不过你可得把你那些兄弟照应好了,不该说的一句也别瞎说,千万别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中午以前我就给你把钱转过去。”

“别呀康公子,现在这时候了,您怎么还想着转账呢,我看您还是亲自来一趟吧,就咱俩接触也安全一点,您可得为我着想啊。”山羊不同意他转账。

康至盛想想也是,安全第一嘛还是现金来的最稳妥,说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就去银行取钱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康至盛把车停在路边,一个肥如野猪的人上了他的车一坐进去就埋怨道:“康公子你可不厚道啊,这么大的一座山就忽悠着兄弟给你去撼了,你真的就不怕把兄弟折进去,咱们可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我山羊对你可是没说的吧。”

这位的形象整个就是一肉球,和山羊可是一点都沾不上边,真不知道这绰号是怎么得来的。

康至盛自己还不爽着呢,没好气地道:“你以为我愿意吗为了这事我自己都贴进去几千万了,我不比你惨啊。你还好意思说呢,前边已经给过你六十万了你现在又狮子大开口要我四十万,这前前后后的可有一百万了,我能办多少事啊。”

“康公子,你这可就不合适了啊,我那些兄弟们不得养活啊,都是拖家带口的,谁不是为了打拼个活项呢。去珠宝公司闹事总得打扮的体面一点吧,那琳琅,艾利娜卖的可都是奢侈品一哥混混样儿能是买得起那么贵东西的人吗:还有就是汉府大酒店的事情,那里边的饭可是真叫贵啊,吃一桌下来少说在三四万上下,连着两天去搅和,没有四五桌饭垫底能出效果吗,落到兄弟手里的可没有几个大子儿。”

“你也别废话了,你那些兄弟都集得住吗,别到时候自己窝里出了漏子。”

“您放心,我们出来混的,讲的就是个义气绝对不会连累到你康公子的,您设计诈骗琳氓艾利娜珠宝公司和栽桩汉府大酒店的事,除我之外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兄弟们也不明真相,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的。”

康至盛听了山羊的话心也就完全放下来了,拿出一个皮包交到山羊手里,道:“这里边是四十万,你可收好了,想办法出去躲几天吧。这事的确是我这边操作上的问题,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只要这事一过去,我康至盛一定会报答你的。让你那些兄弟都别停,尤其是汉府酒店那边,咱们可是实打实下了功夫的,总会有得手的地方,而且我这边还有后备的手段呢,这边是不会出事了。你也知道,我家的买卖也是不小,到时候有的是你的好处,再说我岳父家里的实力你也是明白的,你想干点什么买卖,我这边肯定帮你说话。”

山羊也不说感谢的话,拿起皮包打开看了一下,径直下车就走了。

拐过一个弯路,山羊那肥硕的身躯很灵活地转了个身,从墙角里看着康至盛驾车离去,才从衣服里边掏出一个粘着胶带的小录音机。

倒好了带,按下播放键,里边传出了康至盛的声音:“你以为我愿意吗,为了这事我自己都贴进去几千万了,我不比你惨啊……”

山羊撇着嘴自言自语地嘀咕道:“讲义气,谁他妈的跟你讲义气,以为花了四十万就能把我山羊买下来吗?康至盛你小子也太黑了了点,让你老子去招惹龙城张家,现在我能跑得了吗,迟早也是给抓回来的下场,有了这卷带子,我至少还能落个配合调查、检举揭发的功劳,走走门路也算是能保得住〖自〗由了。还你岳父呢,可京城里只要是三岁以上的,谁不知道你岳父给人家搞的灰头土脸,拿这个来忽悠我,你也太嫩了点吧。我现在可不能离开京城,那叫畏罪潜逃,不但不能走,反而是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就得去主动投案自首,这种关键时候,自保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我疯了吗,非要给你康至盛打掩护。”

康至盛自以为已经搞定了山羊,就给张娅打电话了:“老婆,珠宝公司那边出了一点小状况,不过也没什么大问题,一切还在我的掌握之中,汉府酒店那边的受害者已经都安排好了,你想办法让张灿下午去采访一下,争取明天就能见报。哦,还有啊,琳氓艾利娜那边的情况我也想了一下,还是得让张灿配合一下,新闻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既然已经把她饶进来了,不如就用的干脆彻底一点吧,具体的细节我给你传真一份过去,你就按照那个给张灿说就好了。”

康至盛也是在忽悠张娅,珠宝公司的事情已经很难进行了,他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去凑那三千多万的贷款呢,唯一的希望就是张奉栋能够得手,给他补贴一部分,再把那些首饰卖掉一部鼻,才能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