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48章 再落一城

第二四八章 再落一城

蓝图大厦沈宪波的办公室里,张沄刚刚接到电话,刚才来珠宝公司闹事的伪顾客身份已经查清楚了,都是京城的闲散流氓地痞,聚在一个叫山羊的人手下。他也不过就是替人办事而已,只要顺藤摸瓜,找到真凶应该就容易了。

其实张沄现在已经差不多搞清楚了,沈宪波给他说了自己的怀疑之后,他就找人去调查过了,张奉栋的大女婿康至盛就是质监局市场稽查处的处长,这次的事情九成九就是他指使的,但是在没有证据之前,也不能去把对方怎么样,等到把山羊拿下之后让他来招供吧。

胡云峰所在的部队这段时间正在搞实战训练,已经有快半个月没有回家了,张湄刚刚到了胡云峰那边去给他送点东西,就接到了沈宪波的电话,没和老公说多少话,就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听张沄分析,应该是张奉栋女婿下的手,他一个小小的质监局处长,有什么胆量和能耐做这些,不用想也能知道这里边肯定有张奉栋的事。有些人还真是不死心啊,你不和他计较,他反而觉得你好欺负了。

张湄是京城市长的千金,龙城张家的长孙女,平日里一副温婉贤淑的样子,真要发起火来那也是了不得的。

这时候的张湄已经拿出了张家大姐大姐的派头,玉手拍在桌子上,“啪”的一声,对张沄道:“小沄,这件事一定要严查到底,只要是和张奉松有半点关系,绝对不能轻饶了他;还有他那个姑娘和女婿,一个个的都好好查。他闺女是在银行做信贷的,这方面就没有几个干净的人,尤其是张奉栋的子女更不可能没问题,直接查她个身败名裂;他女婿家也是做买卖的吧,酒店里还有开赌的,那其他的东西也不会没有了,狠狠地查他,非让他关门大吉了不可。”

一旁的沈宪波这时候也有点胆颤心惊的,这位大小姐发起狠来还真是不一般啊,这就是要把张奉栋一家子往死里弄,就算不至于破家也差不多了。这年头谁还没个关系户什么的,做买卖也是一样,如非有绝对的利益点,都难免走点旁门左道,只要认真查起来,没几个没问题的。

这边张湄的火气刚被张沄和沈宪波劝下去一点,三个人准备在蓝图的餐厅里随便吃一点什么,惹火的事情就又来了,还是针对张辰名下的产业,还是同样的队伍结构,这些人的脑子都坏掉了吗?

中午的时候,又有多位食客在汉府酒店的仿膳餐厅里吃到了各种影响食欲的东西,头发、指甲、蟑螂、家禽羽毛等等也有十来种,要求汉府酒店赔偿并且道歉。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说出一个结果,又有人找上门来了,质监局、防疫站、消协三家联合行动,要对汉府大酒店的所有餐厅进行检查,有三位顾客前一晚在汉府酒店吃过饭后出现了食物中毒的症状,如非抢救及时,现在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汉府大酒店的厨房管理制度极为严格,不但对各种食材的采购、存放、制作等方面管理要求到位,全部厨房的环境卫生也有人专门负责和监督,荤、素、面、菜等所有的案台都做到了一尘不染,就连厨房和餐厅的工作人员都规定必须按照极严格的卫生制度执行,其标准甚至超过了国际连锁餐饮业老大麦当劳。自从开业以来,张湄就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汉府,她对汉府大酒店的各种卫生工作很有信心,绝不可能出现这类的事情。

质监局的人再次出现,这回还配合了防疫站的人,连食物中毒的群众都弄出来了,看来张奉栋是要把事情搞到无法收拾啊。既然如此,也就没必要再客气了,正好顺着这件事把他彻底解决了。之前还有老爷子张问海的劝告,毕竟是和张辰血脉相连,做事切莫太过绝情,可现在不用这边绝情,张奉栋就已经让这件事发展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了。

三人商量片刻之后,去到汉府酒店,防疫站和质监局已经开始检查了。防疫站的人还好一些,只是针对厨房的卫生和食品安全以及顾客指出问题的菜品进行检查,质监局的人可就动静大了,要求汉府酒店把所有餐厅的所有餐厨具和未加工的食材全部拿出来做检验。

这就叫专门找茬了,餐厨具还好一些,可是食材就不能了,很多食材一经检验就无法使用了,仅此一项就要损失一大笔。而这项检验所涉及的项目超过了上万件,没有一两个月是无法完成的,也就是说,在检验的过程中,汉府酒店的餐厅就要关门歇业了。

如果餐厅关门歇业,酒店的生意肯定受到重影响,严重的话可能会导致酒店的经营无法维持,这么大的一间酒店很可能就会彻底关门大吉。这一招不可谓不毒,而且这样做从道理上还能说得过去,事件处理的尺度掌握在具体执行的人手里,即使你有市长做靠山,也可以不给面子,只要最后能够证实你的确是有问题,谁都不会对执行者有什么说辞,反而还会有人夸他不畏强权、秉公执法。

对方已经铁了心要和龙城张家叫板,就不会再考虑后果,具体执行的人肯定也已经得到了张奉栋那边的承诺,即便是事后被人刁难或者报复,也不会影响到他的利益,之前肯定已经下足了本钱。

这样的情况下,张湄也不能抬出市长老爹来压场子,只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来解决这件事,否则会让人诟病的,市长千金强行阻碍职能部门的正常工作,这对于张镇寇来说也是一个污点。

事情的真相本来就是明朗的,张奉栋和他的大闺女、女婿三个人联合起来搞阴谋,雇用了社会闲散无业人员和带有黑性质的社会团伙成员,对张辰名下的产业进行诈骗、栽赃、诬陷等恶意的违法行为。但是你现在还没有证据,说出来难免会被对方说你诬陷,只能是尽快把那个山羊找出来,用证据说话,一次性把对方的阴谋揭穿了。

张湄现在的火气已经到了一个即将爆发的程度,一旦找到证据可就不是揭穿对方那么简单了,现代社会没有了古代对付诬告的最佳利器“反坐”,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收拾这种人,相应的法律也是很完善的,龙城张家有的是人手,天辰国际和中亚环球有的是律师团,不愁给对方找几条罪名出来。

憋着一肚子的火,张湄还是和防疫站、质监局的人进行了交涉,要求对方在没有查明真相之前,不得将汉府的物品进行扣押、查封等处置,必须要等到医院的化验结果部分物品的鉴定家过出来之后,才能够进行后续的行为。

大部分的人都很好说话,只是几个带头的人不同意,其中一个质监局的小头目,反对道:“这还要什么查明真相,现在不就是真相吗,你们的餐厅里一中午就出了十几例违反食品安全的,昨天还有三位顾客食物中毒,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这些还不够做为证据吗,你还要什么证据?”

张湄早先就经营着度假山庄,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也耳濡目染的知道了不少,反问道:“你能确定医院里食物中毒的人就是在我们酒店中毒的吗,为什么不是在其他方面出的问题,难倒他们三天以来只在汉府吃过东西吗?还有,如果事后证明这件事和汉府酒店无关,你是不是能够承担得起赔偿责任,你有多少钱能够赔得起,还是你们质监局来赔偿?我现在就来告诉你,汉府酒店六间餐厅每天的收入超过两百万,你们需要开封检验的食材价值超过一千五百万,其它的食材价值更高,你如果坚持你的做法,我不会阻拦你,但是你需要事先保证,如果汉府酒店是无辜的,你会承担全部的损失,或者是让你们质监局来作保证,否则你就要考虑自己的行为是不是完全合理合法。”

质监局带头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小组长,康至盛交待他办事的时候只是告诉他尽量往大里折腾,能让汉府酒店关门歇业最好,为此还给了他五十万的订金,事成之后还有五十万,如果事情败露了,还会再给他两百万,而且保证介绍他近康家的酒店里做副总。这条件可是相当诱人了,对于一个从穷困地区走出来,好不容易能够留在京城工作,打拼一辈子也不见得能有出头之日,还担负着全家人生活和期望的人来说,无异于是天大的馅饼了。

当初面对着诱惑得时候,自己忍不住就答应了,可现在面对着更加庞大的势力,他的信心就开始动摇了。这些东西也太值钱了,只是几个餐厅而已,一天的收入就快要赶上自己舍了前程换来的钱,这么大的买卖康至盛能够扳得倒吗,别是他闪了腰又把自己压住吧。

这小子还真给张湄吓住了,他知道这事是康至盛在背后操纵的,并不是真的发生了食客中毒的事件,康至盛到底有没有把握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这么大的事情办起来会不会有什么纰漏,只要留下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有可能被人查出问题来,一旦真要是给查出问题来,自己怕是还得坐牢吧。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特别胆大的人,考上学校到毕业分配,一路上充满了艰辛,在质监局理混了六七年了,对于现在的工作他还是很在意的,虽然没有多少飞黄腾达的机会,可至少有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现在的公务员多难考啊,真的就这么把金饭碗放弃了去冒险吗?

他本来心里有了惧意,意志就开始摇摆不定,嘴上也就软了,怯怯地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