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49章 踢皮球

第二四九章 踢皮球

活*啊!

这家伙还真是个怂包,沈宪波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这时候不能让张湄说话了,很午可能被别人拿来做文章。就接道:“你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当然是由你来决定了,你们平常是怎么做的,现在还怎么做不就好了吗。”

“哦,那就先下个整改通知吧,把相关的食品供货单位都列个表,这个是要进行调查的,检验方面可以由防疫站的同志来完成。

还有就是,你们要尽快去医院探望一下,要不怕那些人会闹事的。

这种人本身就没有一个好的底子,欲望太多而胆子太小,做起事来患得患失,再加上一个没有什么控制力的领导,结果已经是必然的了。

如果只是去做一些无所谓的本职工作,这种人有着不错的专业技能,只要不是太过于复杂,倒也还是能够胜任的。

可要是让他去做坏事,他还真没有那点能耐,这种人是永远但当不了大任的,一旦开始变软,那就会一路软到底。不但完成不了该干的工作,甚至会带来负担,这不就已经开始起负面作用了吗。这还只是他觉得汉府的场面很大,猜测汉府会有强大的靠山,如果让他知道汉府的老板是龙城张家的人,估计他当下就能把康至盛给卖了。

都已经知道是被人陷害的了,张湄哪还会去医院探望那些人,去了医院怕也是忍不住去收拾他们的。张法已经回到单位去安排人调查这件事,快一些的话两三天就能给出结果,只要张奉栋没有无法无天到敢把那几个人毒死,这事就不会再有扩大的可能。

收下了整改通知书,防疫站把相关的证物都带走进行检验,汉府酒店就没什么事情了,张湄回自己的办公室去处理工作,沈宪波也就告辞回蓝图大厦去了,其它的事情〖自〗由张法那边安排人去处理,他们俩个也使不上什么力。

上午在珠宝公司就败了一阵”那是因为自己没有准备充分,出了一些纰漏导致的。可中午在汉府酒店的事情就不可原谅了,那牟家伙一回到质监局就主动把康至盛给他的红包退了回去,对于汉府酒店的事情闭口不提”口口声声说自己干不了这样的大事,还是请康处长另请高明吧。

康至盛顿时火冒三丈,这个吴星光是从农村考到京城的大学才分配的工作,没有任何的背景和靠山,家里也是穷苦老百姓人家,可欲望和想法却积压的特别多,胆子又是出奇的小,本来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即便是出了事,也很容易让他独自承担了,轻轻松松就能把自己摘出来。可谁知道这家伙受了什么刺激,不但没有把事情办成,反而提出不干了,实在是上不了桌面的狗肉,以后一安要多给他穿穿小鞋。

可张奉栋那边的坏招怎么可能只有这些呢,这只不过是头场戏而已,更绝的还在后面呢。第二天上午刚上班,沈宪波就被那份放在办公桌上,还散发着墨味的京城日报刺激着了。

一篇题为“顾客食物中毒”酒店视若无睹京城饮食行业的害群之马”的报道指出:时值引瑚间,质量技术监督局、卫生防疫站和消费者协会接到群众举报,有顾客在汉府大酒店用餐后发生食物中毒事件,中毒者出现腹痛、呕吐、筋挛甚至昏厥等症状,被送往医院抢救后脱离危险,至今仍在医院观察。事件责任方汉府大酒店是京城著名企业,市政府外宾接待指定酒店,做为深受广大市民和政府领导信任的酒店,不但没有表示出愿意对本次食物中毒事件负责的态度,也没有去医院探望过中毒的顾客,而且还对前往该酒店进行检查的工作人员强加阻挠”以自身强大的背景来干扰检查人员的工作,试图逃脱责任。

还有一篇题为“慎告市民,购买珠宝谨防上当”的报道”则是对发生在琳琅艾利娜的诈骗事件做了负面报道,文中说:接到消费者举报,某全国著名的奢侈品珠宝生产和销售商,居然售卖假冒的顶级珠宝首饰,用玻璃冒充高档翡翠和宝石,用树脂伪造和田羊脂玉,用塑料造假珍珠,黄、铂金产品质量严重不达标。面对持有质量技术监督局鉴定证明,要求退货赔偿的消费者们,该珠宝商拒不承认消费者手中的首饰为他们生产销售,以消费者造假诈骗为由,将前往要求退货的消费者驱散,声称再有上门者必将以诈骗罪名通知警方带走。”

并且对这家珠宝商的行为很是痛批的一顿,文章末尾,还呼吁广大市民,购买高级珠宝首饰一定要谨慎,要对这种践踏消费者权益商家进行检举揭发,维护消费者自己的合法权益,……

虽然没有指出琳琅艾利娜的名字,但是却在旁边配了琳琅艾利娜旗舰店的门头和前一天伪顾客在卖场闹事的照片,全国著名的珠宝牛产、销售商一共也没几家,专卖奢侈品的更是只有琳琅艾利娜一家,其目的不言而喻,只要是看了这片报道的就一定会联想到琳琅艾利娜,这可是**裸的诬陷啊,还是在京城日报这样的大媒体上。

而另一篇占了半版的聚焦新闻,更是让沈宪波大为光火,相比于前两篇报道来说,这篇报道简直就是要语不惊人死不休了,抗日战争期间的汉佳n也不过就是如此而已。

新闻的标题为“论文物藏品的合法性及文物的归属”这篇由七家博物馆的二十多位专家联合署名的文章直指唐韵研发中心,文章称:唐韵文化展览中心的部分文物来源莫名其妙,疑为海外文物走私和盗窃集团的赃物,尤其是唐韵所展出的大部分〖日〗本文物,其来历十分值得怀疑。经过这二十多位专家历时两个多月的查证,查阅了大量的古籍和文献,结合〖日〗本方面提供的证据和线索,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唐韵馆藏的〖日〗本文物都曾在十年之内于〖日〗本境内现身,均为近一年来从〖日〗本走私到世界各地的赃物。

后边还列有若干古籍摘抄,和日方提供的的证据,用来证实这篇文章的有效性。糊弄不明真相的普通人还算讲究,但是真正专研于这一行的人不难看出来,这些所谓的证据都是从这一本古籍上摘抄下来的一句话,或者从那本古籍上断章取义下来的半句话几个字,然后把大量的字句牵强附会地连在一起,有的地方甚至都前后自相矛盾,实在是可笑之极。

文章的还指出,经过专家们的研究和考证,唐韵馆藏的〖日〗本三大神器只不过是唐韵伪造出来,用来招揽游客的噱头而已,〖日〗本三大神器怎么可能是〖中〗国古代的东西呢,〖日〗本人也是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的。而且,〖日〗本的天皇家族从公元前六百六十年就开始繁衍了,怎么可能到了一千多年之后才出现三大神器,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真正的三大神器应该是两千六百多年前的。

文章最后,二十多位专家还联名指责唐韵弄虚作假和参与国际文物走私盗窃组织活动的行为,做为泱泱礼仪之邦的中华民族,更是不能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他人的痛苦和损失之上。

唐韵应该立即对〖日〗本天皇家族致歉,并且把本属于天皇家族的文物如数奉还,伪造的三神器也应该交给天皇家族来处置,其他所有来历不明的〖日〗本文物也应该交还给〖日〗本政府,以免引起国际争端。

沈宪波实在是怒不可竭了,做人到了这个份儿上也太无耻了吧,正所谓“兄弟阅于墙而外御其侮”再怎么说大家都是〖中〗国人,怎么就能够为了一己私到做出这样的事来呢,这不是帮着〖日〗本人欺负自己人吗,这二十多个专家到底是怎么当上专家的,连一点最起码的礼义廉耻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去品评鉴定文物,去做文化工作呢。

做为张辰身边的哼哈二将之一,沈宪波可不是只在商业上有能耐,政治走势、文化底蕴、法律诉讼等方面都是有两把刷子的。在这样的时候,就需要运用自己的知识来进行反击了,并且在接下来还要马上组织公司的公关团队,对唐韵、汉府、琳琅艾利娜进行有效的公关活动,配合可能会出现的诉讼事宜做宣传。

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沈宪波拨通了京城日报社行政办公室的电话,先礼后兵总是要讲究一下的,如果对方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那接下来的肯定就是法律诉讼了。以天辰国际、中亚环球和蓝图三家律师团队的实力,还有龙城张家的背景,相信没有任何人会对报社有所偏颇,胜诉是必然的。

“您好,京城日报社行政办公室,请问找哪位?”电话里传来了报社工作人员的声音。

“我是唐韵文化与历史研究开发中心有限公司、汉府大酒店、琳琅艾利娜珠宝公司的联合法律顾问,你们日报社负责这方面事务的哪位,我需要和他直接对话。”

“先生您好,这里是行政办公室,不接待投诉和法律相关的事务,我们报社的法律顾问现在也不在单位,您有什么事可以留言,等我们的法律顾问回到单位后我会替您转达的。”对方拿出了一惯的踢皮球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