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53章 满盘皆败

第二五三章 满盘皆败

张奉栋恼火的同时在想,这么多的专家出面,怎么就没有效果呢,问题出在哪个环节上,该不会是二闺女把自己老子给卖了吧。应该不至于的,二闺女最在乎家人的亲情,就算是她发现了问题,也不会把自己老子推出来,这点还是可以肯定的。

虽然报社已经做了澄清,可人那边已经有了说辞了,靠着这个总不难得手,到时候人把东西带回去,自己那一千万美金可就到手了。一千万美金啊,将近一亿国币呢,自己当官当了三十多年,也没有捞到这笔钱的一半,要说这人还是大方,比那个小孽种强多了。可气的是没能从小孽种的公司弄出钱来,不过也无所谓了,给他造成打击也不错。

想起珠宝公司和汉府酒店的事情来,还真是让张奉栋恼火,这可都是捞钱的机会,就这么失败了,实在是不应该。年轻人办事就是不靠谱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哪有自己当年的那点能耐。再看看自己这边,虽然出了一点小问题,但是没有被人怀疑上啊,这就是能耐。

康至盛这边看了报纸后却是发愁加庆幸,脸色一片惨白,哪还有什么心思再吃早点。

发愁的是自己的伎俩好像被识破了,不但琳琅?艾莉娜那边没有成功,现在连汉府大酒店这边也很可能失败,这要是两边都失败了,自己好处捞不着一点不说,各种麻烦也会接踵而来了。好不容易说动了父亲参与到这个计划里来,把家里能用上的流动资金都投入到里边去,还通过老婆在银行贷了三千多万的款。即便是把那些首饰卖掉,怕也是仅仅够还贷款,知道你有难处了,谁不是压着价格买你的,能卖回六成以上的钱就不错了。

那笔钱里边雇用山羊和他手下的人,还有那些质监局的人,都花了不少钱,自己还借机贪污了一点分给了小情人,真正投入的并不是全部的款项。现在给出去的钱肯定是不能再收回来了,人家不管有没有把事情办好,也都是尽力去办了,如果跟人家要钱的话,天知道对方会不会豁出去告发自己。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自己还算有先见之明,在珠宝公司事败之后,就及时打发山羊离开了。山羊的小弟们都不知道这事是谁主使的,被逮住了也不可能扯出自己来,留得有用身,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他们哪里知道,本应该是已经离开的山羊,现在正坐在京城警局刑警队的审讯室里边,乖得像一支温顺的小猫,交出了那个曾经贴着胶带的录音机,对康至盛收买他,去给张辰名下的买卖泼脏水的事情,已经供认不讳了,并且还供认出了不少康至盛家族企业违法乱纪的内幕消息。

张辰要的是彻底钉死张奉栋,光有康至盛的罪证是不够的,这些证据只能够拿下康至盛,甚至连他家的企业都难以扫平。山羊已经被康至盛打发离开京城,这时候再出现难免会打草惊蛇,让他去套取张奉栋的罪证难度太大了,可这家伙的觉悟相当高,自告奋勇要去联系和康至盛家里有来往的其他团体头目,声称必定可以拿到康至盛家里生意上的更多违法证据。

山羊也是立功心切,他知道惹上龙城张家肯定是摆脱不了的,所以在他刚刚知道消息的时候就开始准备了,约见康至盛就是他的第一步,一旦事情败露,他将会毫不犹豫地把其他同行全部拉下水。反正康至盛得罪了这边肯定是没好下场的,想必别人也不介意对这条落水狗再多敲上几,大家的屁股都不干净,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祸事,走走关系破点财也不至于落得多么狼狈的下场,可要是给龙城张家盯上了,一粒屎都能让你糊了满屁股。

山羊这条线用不上,也就只好是对那些女人下手了,拿下张奉栋才算是大功告成。既然给别人做了情妇,那就要有做情妇的觉悟,最后的出路就只能在检举揭发这条道上,除此之外再无别的途径。

按理说,上层的斗争都不会牵扯到个人生活作风的问题,这样做会让别人对你有看法,甚至掀起一阵相互攻击和揭丑的风浪。可张辰不属于上层,而且也不是要在作风问题上来搞张奉栋,只是要通过张奉栋的情妇来揭发他的秘密而已。再说张奉栋他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权利在手了,虽然还挂着副部级的待遇,可完全没有了副部级的职务,早就算不得什么高层了,一个副科级的文书都比他权力大。

墙倒众人推,鼓破众人捶。张沄安排人尝试性接触了两个张奉栋的情妇,对方一听说张奉栋现在的处境,不但没有表露出不爽利的态度,反而在知道不会让自己的事情曝光之后,都很痛快地交出了自己手里关于张奉栋的证据。

一沓子的证据让张沄这个誓要钉死张奉栋的对头都为他难过,即便再是情妇,也多少都会有一点感情成分在里边的吧,可张奉栋的六个情妇没有一个愿意为他保守秘密的,看来包养情妇也得有包养情妇的觉悟啊。

想让包养的情妇一条心实在是太难了,自古以来的话就说死了“无情戏子无义”,情妇虽然不会一双玉臂千人枕,可她们的忠诚度却一样没有底线,人家贴上来还不就是为了几个钱吗,你都已经失势丧权了,谁会为你讲义气呢,何况还是被权力机构找上门去。而张奉栋的质量之次,也是让人神共愤的,想来他对于几个情妇也是做过一些违背人家意志的事情,心里都对他有怨恨吧。除非是真正有感情,而又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在一起的,背着别人私下里交往,可真要是这样的情况,也不至于有六个这么多啊。

正如张奉栋的某情妇所讲,她成为张奉栋的情妇,完全就是被潜规则的,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求他办事,怎么可能会给他机会呢。不过张奉栋和别的人还有不一样,他喜欢弄一些不雅的证据留下来,在事后要挟被潜规则的人和他继续交往,否则就要怎样怎样。她本是张奉栋在某省的情妇,张奉栋对于她的索求极为强烈,回到京城任职之后,还想办法把她调入了京城,以供他闲暇时**乐,为此都被迫和丈夫离婚了,现在有机会报复他,怎么能不抓紧呢。

还有的为了能够有机会反要挟张奉栋,通过偷偷翻看他的手机短信记录和公文包等方法,获取了不少张奉栋的证据,有些重要的证据甚至还用相机拍了照。可怜的张奉栋,总以为自己能够掌控一切,却不知道在他的身边自动潜伏了六个无冕密探,成于好色毁于好色,死了也不冤了。

能够逼着女性和他发生非正常关系的人,其他方面肯定也是劣迹斑斑的,这老东西还真是无恶不作,不但利用职权贪污,长期挪用公款,在各类项目上吃拿卡要,而且其胆子之大也是令人咋舌。

在他担任某省文化厅厅长和某省主管科教文卫副省长期间,曾先后五次伙同当地文化部门或博物馆内部人员,私吞、盗窃国家重要文物十数件,通过非法渠道转销境外,个人获利四百多万元。

张沄对张奉栋在唐韵事件中的所有细节都是清楚的,看到这条的时候,还喃喃自语道:“怪不得这家伙当初带着人在唐韵说小辰私吞了文物,这回又在报纸上说唐韵的东西有走私和盗窃嫌疑,而且还说的像是亲眼见过似的,原来自己就是这一行里边的老手啊,可不是熟悉的很吗,编起瞎话来一套一套的。”

正所谓是蛇鼠一窝、狼狈为奸,张奉栋是这样的人,围绕在他身边的人也就不会有别的成分。在检举揭发材料里边,伙同张奉栋私吞、盗窃文物的几个地方博物馆工作人员,无一例外地都出现在了报纸上那篇为人摇旗呐喊的文章署名里,这可是一个重大证据,一定要用实了。

很快,一个由刑侦局领导牵头,京城局刑侦处精英为骨干,其他三省六市刑侦部门配合行动的专案小组就成立了。五天的时间内,就一举破获了数件文物盗窃和走私大案,揪出一个隐藏极深,组织严密的文物走私团伙,以及三十多个监守自盗的博物馆院工作人员。

张娅只是某银行的信贷处副处长,她所涉及的领域也只有金融这一项,违法乱纪的机会并不多。不过就这一行里边挖出来的东西,也足够她受的了,她在某银行信贷处工作的七年间,先后多次操作违规贷款,仅康至盛家族的几间公司,就从她手里违规贷款超过了四亿元,其他的加在一起也超过了十亿,这已经是相当严重的金融犯罪了。特别是这次康家的三千五百万贷款,贷款方没有任何的信用等级,抵押物的价值严重作假,只不过石家庄郊区一座生产皮包的小工厂,充其量不过三两百万的小摊子,居然评估了两千万,瞎子都能看出这里边的水分有多大。

三月二十四号,张辰结束了缅甸的行程回京,晚上自然免不了一顿盛宴。最让张辰开心的,就是张沄给他看的一份材料,康家的产业已经全部查封,张奉栋、张娅、康至盛等人也都已经逮捕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