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54章 下场

第二五四章 下场

张奉栋和张娅、康至盛三个人被捕,把李梅香急坏了,忙打电话把二女儿喊回家里,母女两个好商量一下怎么办。

父亲和姐姐这么做是咎由自取,可张奾也不能撒手不管,再怎么有错,那也是自己的亲人啊。和母亲商量过之后,去见了关中张家的老爷子张跃岭,希望老爷子能够出手帮帮忙,张奉栋也是六十的人了,张娅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呢。

张跃岭在第一时间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对于张奉栋等人的做法,只是认为很可笑,这么下三滥的做法,结果可想而知,这世界上不是永远都有便宜可占的。

面对着求上门来的二媳妇和孙女,老头子也只能告诉她们自己爱莫能助了,而这样的人也不值得去救,但凡有点良知就不会是这种下场。

无助之下两人又去找张辰,了解内幕的人都知道,他才是这件事的主角,只要他能答应松手,事情就要好办很多了。

她们无法进入到唐韵内部,也联系不到张辰,只好是在唐韵大门口守株待兔。在唐韵等了两天,终于把张辰等着了,两人拦住张辰好一阵哭求。张奾不停地给张辰道歉,希望他能够原谅自己,又替父亲和姐姐道歉,希望张辰能够放过两人。丈夫和女儿都被逮捕了,李梅香受打击最深,一个劲儿地跟张辰讲亲情和血缘关系,怎么说也是血脉至亲的一家人,希望张辰能够高抬贵手,放过他们这一次。

张辰对整件事情都已经详细了解过了,张奾虽然犯了大错,却是因为受了张奉栋等人的欺蒙,于她自己来说主观的意向并不是多么明确,还谈不上怪罪不怪罪。可张辰也不会因为她是被欺蒙的,就对她有多好,从根本上两人就不可能有什么交集,原谅不原谅的更是谈不上了。李梅香嘴里的亲情和血缘关系在张内衬看来更是扯淡,不说张辰从来就声称自己和关中张家没关系,即便是正经的一家人,也没有这么讲亲情和血缘关系的,这不是拿着亲情欺负人吗。

张辰丝毫不为所动,像是这样的人,即便自己真的能够让他们无罪,他也不会有一点帮助的念头。只能告诉两人,他们之所以被逮捕,并不是因为对他张辰或者是他名下的生意做了什么,而是他们犯了国法,要处理他们的也不是张辰,而是政府。

这类情节比较严重,后果比较恶劣的事,一般都是会从重从快处理的。三月三十号,张辰去参加游艇会竣工仪式的前一天,经过三天的突击审理,张奉栋等人的案子已经出了结果。

张奉栋因渎职、贪污、诬陷、敲诈勒索、盗窃和走私文物、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张娅因渎职、金融诈骗等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康至盛因敲诈、诬陷、金融诈骗、扰乱社会秩序等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他协同犯罪的诸人均获罪三年至无期不等。主要涉案人员多达七十多人,涉及行业包括酒店业、制造业、外贸业、金融业、考古和鉴定行业、质监局等十多个行业和部门,牵涉之广令人震惊。

京城日报用大幅面的内容,介绍了整个事件的大致经过,给张辰名下的生意正名。当然具体的内情不可能披露出来,那样会让很多关键部门脸上无光的,而康至盛和张娅,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主要背黑锅的角色。

康至盛作为一个国家干部,为了一己私利,伙同妻子张娅以金融诈骗的方式违规贷款三千多万,购买琳琅?艾莉娜珠宝公司的首饰若干,造假之后用以向珠宝公司进行诈骗,并且组织社会无业人员以食物中毒的方式向汉府大酒店进行敲诈。某几位博物馆院的鉴定人员,被日本人收买,帮助其诈取唐韵的馆藏文物,现也已经水落石出……张奉栋被判刑了,非法所得全部没收,副部级待遇的住房也收回了,李梅香跟着二女儿住进了那套分期付款的房子,如果不是有这套房子,娘俩暂时还不知道何处立足呢。张跃岭并没有为张奉栋的获罪难过,有这样的逆子和孙女,丢脸还丢不过来呢,不过二媳妇和五孙女却被他找了回去,这两个人还算不错,张奉栋被逐出家门了,可媳妇和孙女还是老张家的人。

康至盛家里的生意全部被查封,不是违规贷款就是非法经营,资产全部清理过之后要进行拍卖的,所得的钱财要用来赔偿张辰的各种损失和缴还银行的贷款,最后剩下的钱才是康家家属的,也就没有几个了。

康家的买卖没什么特别值钱的,但是有两块工厂所占的地皮却是很不错,因为有贷款还没还清,将由银行进行拍卖,这一拍卖下来,价钱肯定是上不去,可是实实在在的肥肉两块。张辰对这两块肥肉也很有意思,可是不论是张辰名下的产业,还是天辰国际,都必须得把场面做足了,这时候不能对康家的产业动手;好在还有一个中亚环球可以出面,而中亚环球又正好在经营房地产和百货等行业,拿下这两块地皮也就合情合理了。

见天围在唐韵大门外的日本人彻底哑火了,哪还有脸再去闹事啊,真相被人家揭发了,雇用没有道德良知得人对人家进行抨击,这事很丢人的,更加证实了唐韵所藏文物的真实性,和日本人自己的担惊受怕。

现在每天都有不少的记者在唐韵门口等着他们现身呢,逮着你就问你作为一个日本人,对日本政府和天皇家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有什么样的看法等等诸多让人无法抬起头来说话的问题,哪个还好意思去丢这个脸。坚决不要脸地支持自己的国家,肯定会迎来更加让你尴尬和丢脸的问题;不支持自己的国家,又会被耻笑或者排挤;总之是猪八戒照镜子,但凡去的人肯定是有病。

关中张家对张奉栋事件没有做任何表态,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他们也只能这样做了,左右是张奉栋已经被逐出家门,他的事情已经和关中张家无关了。

有一件事出乎张辰的意料之外,事件还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张妍三姐妹就约他见面表示了支持,张妍还侧面代为表达了老爷子对这件事的支持态度。

相比于一个年轻有为前途远大的孙子,一个只会给家族带来伤害、只会给家族抹黑丢脸的逆子已经算不得什么了,早一天和他划清界线就少受损失一些,这个帐任是谁也算得过来。虽然这个孙子几乎是没可能认祖归宗,但是张跃岭还是认为应该这样做,这所有的一切不但是为家族除害,更是在为当年的事情在赎罪。只希望能够多看孙子几眼,别让他和关中张家反目成仇,这也就足够了,其他的东西已经不是个人的意志能够决定的。

张嫚的个性颇为直爽,对张辰又特别的在意,知道张奉栋是当年的罪魁祸首之后,更加要偏向于张辰了,不以为然地道:“原以为张奉栋不过就是有些自私自利,总是拿别人当垫脚石而已,哪知道竟然这么坏,还有那个张娅,真不愧是张奉栋的女儿,父女俩无耻到极点了。我居然和他们做了二十多年的亲人,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后怕,哪知道他们当初有没有利用或者陷害过我,千万别到了哪天我也给因为他们被调查了才好。”说起来已经没有了“二叔”这个称呼。

张辰对这姐妹三人还是很不错的,在一起有说有笑,倒也有几分亲近的味道。这也是张跃岭最想要延续下去的,有了这份感情的存在,在几十年之后,关中张家的第二代都入土了,没有了当年那件事情的纠缠,张辰也许会考虑承认自己是关中张家的人吧。

饭后分手的时候,张妍很委婉地向张辰提出了张奾的事情,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张奾只不过是一个受害者,对她是不是就不要再做计较。

张辰本就没有和张奾计较的意思,这时候张妍提出来,他也正好顺势解释一下,而且张妍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张辰心里也有些不大好受,笑着道:“我还不至于是那种穷追猛打咬着不放的吧,她和她父亲是两个人,而且我和她也没有什么关系,当然无权把她怎样,报社方面已经道过谦,并且做出了相应的补偿,这事早就结束了。妍姐,说这个事让你很为难吗,看你那紧张样儿,你这样做很不好的,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哪怕是朋友之间也不必这么谨慎,我既然愿意喊你姐姐,那咱们之间就更加的没必要这么生分了,你越自然我就越舒坦。”

张妍的心里都乐开花了,眼泪就忍不住又跑了出来,张辰能够这么说,就证明他还是很在意彼此之间的感情的。老张家这次的做法很正确,张辰并没有因为张奉栋的事情和自己姐妹三人之间产生隔阂,这可是老张家最愿意看到的情况了,值得庆幸啊。

擦了擦两颊的泪水,高兴道:“小辰,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姐真的是心满意足了。这次的事情总算是过去了,以后你就静下心来好好发展你的事业,让姐也能常常替你高兴。”

和张妍三姐妹分开之后,张辰就带着宁琳琅去到唐韵,今天会在唐韵召开一个特别的研讨会,陈老、董老等历史和考古专业的一流专家都会出席,讨论的内容就是关于日本天皇家族历史研究课题的具体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