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62章 二六三章 大收获

第八十二章 幼儿园表演(1)

经过三天的整理之后,一篇由三十多个国家、地区和组织的一百八十三名专家共同署名的研究结果公布于世了,研究结果以超过一百个全球最具权威的历史和文物研究机构公认的一千多件证物为依据,对〖日〗本天皇家族的三神器来历给出了最科学最权威的解释。

这个研究结果一经公布,马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这绝对是史学界的一项重大成果。以前不是没人质疑过三神器,科学的领域内是不认同鬼神说的,〖日〗本人所谓的天照大神之类的,在科学的领域完全站不住脚,只不过没有研究的实体对象,也就无法做出最科学和正确的判断,只能是看着〖日〗本皇室在那儿吹嘘自己是神的后代。

〖日〗本国内已经是乱作一团了,数以千万计的〖日〗本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游行,以抗议〖日〗本政府对天皇家族的优待,既然三神器不是神赐予的,而是来自古代的〖中〗国,那么天皇作为神的后莆就没有依据了。没有了神性的天皇,凭什么还执掌着任命内阁〖总〗理大臣(首相)和任免国务大臣的权利,甚至还要由他来批准法律和政令、召集国会,凭什么还要他去出席国家重大的典礼和外事活动,没有神性的天皇不配做这一切。

多少年以来,天皇以天照大神后裔的身份作为神道教的最高领袖,被视为〖日〗本这个国家的代表,无数的军国主义份子把天皇当做了神一样对待,给予天皇至高无上的荣耀,天皇家族的成员也享尽了尊荣。在早年的〖日〗本对外侵略战争中,有多少的〖日〗本人因为被天皇所迷惑,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战死在异国他乡的年轻战士多达几百万。

可天皇呢,他并没有坚决执行武士道精神,在牺牲掉几百万的民众后,他选择了投降,并且无耻地活了下来,即使被美国人强制性地录夺了执政的权利,他依然要讨好美国人,因为美国人可以让他活下来,可以让他的家族继续享受国民的敬奉。

如累真是神的后裔,〖日〗本人也不会说什么,自己的神当然要自己来供养,可现在已经被人揭穿了,他并不是神的后裔,只不过是一个行骗了一千多年的无赖: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丢失了三神器,居然从来没有承认过,还偏出各种故事来加深民众对三神器的敬畏,为了吸食民众的骨髓,他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列,在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谁还会供养这样的败类呢,让他继续凌驾于民众之上,享受着至高无上的荣耀,继续对国民欺骗下去吗?

左翼份子们顿时感觉春天来了,他们从来就是跟天皇对着干的,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天赐良机,怎么能够白白地错过了呢,一定要好好地利用起来。

在左翼分子的特意策动下,游行示威的范围越来越大了,遍及了〖日〗本全境内的一都、一道、两府、四十三县,参与的民众多达七千六百多万,超过了〖日〗本国民总数的一半。

这其中有本就是右翼份子的,也有被煽动起来的普通民众,还有听到这个消息如丧考妣之后痛定思痛站出来反天皇的。其实也不要把〖日〗本人想的多么严谨,他们事急从权的例子可比比皆是,这些游行的人群中,就有不少人是被左翼份子huā钱雇来的,为了钱愿意干任何事的人在哪里都不会少。

东京市中心皇居二重桥后边的伏见矢仓里,明仁龟缩在一个瞭望垛口后面,看着皇宫外边的示威人群,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内心里却是在翻江倒海了。

发生如此大范围的大规模游行和示威,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现在他连皇室宫殿都不敢出了,就怕哪个愤怒的民众丢来一块钻头楔死他。

对于派人到〖中〗国去盗取三神器,他从来没有后悔过,他老子裕仁就是发动侵华战争的罪魁祸首,对于中日两国的历史和民族仇恨他再清楚不过了,想要唐韵交换或者出售三大神器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他只能采取盗窃的手段。

可恨的是那几个失败的家伙,精心策划了那么久的行动,居然很轻松地就被人破坏了,不但没有在行动失败后以武士道精神自裁,反而还在被捕后对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供认不讳。他们简直就是混蛋,是天皇家族的背叛者,难道他们就不怕被天照大神惩罚吗。

气急败坏的明仁显然已经忘记了,天皇家族的神话已经破灭了,天皇这个词现在已经和骗子划上了等号,如果天照大神真的存在,还会有那么多人在外边示威吗。

明仁已经和首相通过好几次电话了,那个无耻的家伙一点都不帮着天皇家族,推来扯去的总是以民意为借口,完全没有解决天皇家族目前困境的意思。自从唐韵事件发生之后,曾经很热衷于参拜甲级战犯的小

泉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血的政客,当年被任命首相时候的殷勤和卑躬屈膝的狗奴才相早已不再,估计下一步就该提议取消天皇特权了吧。

明仁被他的战犯老子教育了几十年,政治手腕也不是盖的,深思熟虑之后,再次返回书房拿起电话,让秘书通知国会,就说天皇要自主放弃首相的任命权利和出席外事活动的责任。这一招也算是够有力的了,放弃了首相的任命权,就失去了对首相的掣射,这是在对小泉和今后的所有首相示好:放弃出席外交活动的责任,也就是说,天皇今后不会在国际事务中出现,所有的对外政策将不会再有天皇的意见在里边。这两点对于执政方来说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消息,应该能够让他们出面缓解天皇家族目前困境了。

解决了第一期的研究课题,张辰也要暂时休息休息了,他可不像那些个专家们,穷一生之力都在钻研这些东西。他最大的兴趣和爱好还是在收藏上面,历史和文物的研究虽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但都要为收藏来服务,真要让他把更多的经历投放在研究上面,怎么也得等到五十六十以后了吧。休息下来在古玩市场逛游了两天,又去佛学研究和教会历史研究两边工作组露露脸,人家那么给面子,邀请他一起参与研究工作,他也不能太无所谓了,这个是很不礼貌的。

六月初,人在印度曼尼普尔的宋武来电,那边的工程己经进行的差不多了,需要张辰去实地检验一下,确定下一步的工作怎么搞。

按照张辰之前的安排,宋武带着十几个护卫队员,在曼尼普尔的深山老林里展开了测绘作业,同时对那里的水质、土质等等做了一些列的检测化验,当然这个检测化验不是要为水厂做准备,而是实地去化验一下那里的水质和土壤是否对树木的生长有特别的作用。

接着又和当地政府签订了投资协议,要在那个山谷附近投资两千万美金建造印度最大的引用山泉水生产基地,当地政府二话没说就以最惠条件签了协议。

当地政府特别的亲华,对待华人的态度要比对待印度人友善一万倍,就连中文书籍和华语音乐、电影在曼尼普尔都很盛行。只要是华人的东西,基本上就不会被排斥,华人投资来的钱就更加受欢迎了,何况宋武还在协议中承诺,生产基地正常运行之后,将会启用百分十五十以上的当地工人,管理层也会考虑骋用一些当地人。

现在那座山谷前后八公里的地段都已经划入到张辰名下新注册的华盛国际投资公司,这可不是什么使用权,而是真正的所有权,这里已经可以理解为张辰的私人领地了,除非是地方政府被政变,否则这块地方永远都是张辰的,而且可以传及子孙。

宋武的来电主要就是请示张辰,他所说的那一段河床已经挖过了,河床下埋着的石头也都已经全部筛选出来了,看他是现在去看一下然后运回国内,还是等过一段时间之后再说。而且在施工的过程中,发现山谷一侧有更多同样的石头,也就是张辰曾经说过的那座山上生长着乌木树林的山头:而另一侧的其中一座山头下则是大量的深蓝色岩石,虽然那一侧连着的两座山头已经归在了张辰的名下,但是由于张辰并没有特意交待过,所以还没有对另一侧进行挖掘。

张辰听了宋武的汇报,心里不由得激动了一下,深蓝色岩石出现在印度,而且还是在河床的一侧,八成以上应该是柙镁煌斑岩了。柙镁煌斑岩属于橄榄岩的一种,里边很有可能会藏有钻石,可钻石怎么会和翡翠同生在一个地区呢,而且还是仅隔着一条河床,实在是匪夷所思。

照常理来说,翡翠是低温高压下的产物,大多形成于距离地表较近的一万个大气压三百度左右温度的第四纪和第三纪跞岩层,而钻石则是高温高压下的产物,多形成于地表一百五十公里以下超过一千度的高温层,两者是不大可能出现在同一地区的。

但这也不是完全绝对的,但凡是有翡翠矿藏的地方,都是地壳〖运〗动强烈的地带。而按照张辰对那里出现翡翠矿石的解释,是经过强烈的地壳〖运〗动被挤压而来,所以才会有极高的品质:那么在地壳〖运〗动的同时,会不会也把更深层的柙镁煌斑岩〖运〗动到地表来呢,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张辰还隐约记得那座山谷的地形,那条小河和流向是自西北向东南方向,河床两边的生态差别很大。阿桑奇的乌木林在河床南边,同一面还有其他的三座山头,一座有少量的乌木林但是品质要比阿桑奇的差一些,另外两座山头长有大红酸枝和鸡翅木,也算是郁郁葱葱:但是河床另一边的几座山头却是很差劲,基本没什么大的经济型树木,大多是一些灌木丛之类的,这里一小片那里一小片,分布相当稀疏,偶尔会有一片不太小的柚木林,也不过就是千把棵的样子,长势还是很差的那种。

张辰当时也觉得很奇怪,同样是一个地区,为什么两边的生态会有这么大差别呢。现在想来也就多少明白一点了,翡翠和钻石分别是一水一火,一软一硬,一柔一刚,虽然只是隔了一条小河,但是却能够形成为完全不同的两种环境。河南边因为有大量翡翠的滋润,树木的长势都极其的好,而且多数都能出顶级的料子,而河北边的土质则是相当的差劲,树木没有优良的先天生长环境,基本没有能够出大材的可能。这就好比是东南亚国家和南非洲国家的差别,同样是属于热带、亚热带气候,东南亚的木材质量极其的好,而南非洲的大部分地区都是干旱的沙化土壤,:但是南非洲有世界最大的钻石储量,东南亚地区却没什么钻石可挖。在一个极小的地域范围内,却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地貌形态,也许就是这个原因了吧。

当初在河**搜罗翡翠毛料的时候,张辰也用意念力检查过,河床离对面山脚下还有十几米的地方开始,就完全隔断了,再没有一块石头能够出翡翠。他当时又急着回到山上去和大家会合,也就没有再往深里去观察那座山头,如果当时能够多看几眼,早就能确定那座山下有没有钻石了。

印度自古以来就产出过大量的彩色钻石,如果这一次真的是发现了柙镒煌斑岩,那座山头下面就很可能蕴藏着大量的钻石,这可是一座巨大的宝藏啊,张辰决定立即前往曼尼普尔一趟。

张辰已经是深受当地政府欢迎的中方大投资商,来到曼尼普尔免不了就要和本邦的领导会面一下,张辰也需要这样的机会来忽悠一下当地的官员,给予他的投资项目更多的便利条件,把一些可能会产生的问题提前进行沟通,以便于将来的各种运作。

在英帕尔逗留了两天之后,张辰才启程来到山区,对河床另一边发现的深蓝色岩石进行观察。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种深蓝色的岩石就是柙镁煌斑岩,在意念力穿透岩石十多米之后,里边的五彩斑斓是那么的让人赏心悦目,红、黄、

蓝、绿、紫、粉……,还有大量的无色钻石。虽然这一片的柙镁煌斑岩层只有十几万平方米上下的面积,深度也只在两百米之内,储量还远远达不到一般的钻石矿场,但对于张辰个人来说,也是一个庞大的数量了。

而且其品质之高和钻石分布的密度实属罕见,以这样的密度来计算,这片岩层内大约可以挖彀过两百万的钻石,高等级的钻石占到了八成以上,顶级的更是多达六成以上,甚至还有两成以上是重量、净度、

色泽都达到极高等级的。按照国际通用的4C钻石分类标准,只要有好的切工来操作,这里九成以上的钻石都能买一个好价钱,这个发现简直让张辰有点欣喜若狂了,原以为就是一座宝藏而已,现在亲眼看到了才知道,简直就是被聚宝盆砸到了。

这么多的高等级钻石,其价值已经难以估算了,只要能把这里的钻石全部开采出来,不但可以极大的丰富张辰的钻石收藏,剩下的也足以供应琳泌艾lì娜未来几十年的奢侈类钻石首饰销量。

印度的钻石生产自从十八世纪开始,就逐渐走向衰败,直至钻石第一大国的称号被巴西所取代,后来在二十世纪初又转交到南非的手里。现在印度的钻石的产量下降到很少了,在全世界每年数千万甚至上亿克拉的产量中,印度的钻石产量已经可以被忽略不计。

而印度的钻石产业,也从数百年前的世界第一钻石生产大国,转变为如今的小钻石第一大加工国,靠进口钻石毛坯加工出售维系整个产业。

如果这个消息被当地人或者印度政府知道,别说把这些钻石都收入囊中,即便是另一边的翡辜毛料,张辰也别想再带走一块。投资归投资,买卖归买卖,在没有严重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当地政府会给予你很大的宽限和最优惠的条件,可一旦冲突的层次加深,他们也会当下翻脸的。

别说一向以来就很卑鄙的印度政府,即便是打着毛队伍旗号,以人民解放军自称,无限贴近于华人的当地反印度联盟,也会毫不犹豫地支持收回张辰手里的土地所有权。面对如此巨大的利益,无论是印度政府还是反印度组织,第一反应肯定是收为己有,绝对不会出现按照合同办事这种异象的。

张辰仔细观察过这一片柙镁煌斑岩层,并不是一整片的岩层,也没有碎裂成很小的石跞,只是在大压力的地壳〖运〗动中,碎裂成无数块大到二十立方米小到一两个立方米的石块。这些岩石块没有经过什么摩擦和冲积,里边的钻石还不至于裸漏出来,在开采的过程中也不至于被工人发现里边的秘密。

可即便是这样,开采起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想得到岩石内的钻石就必须要开山采矿,旁边还有阿桑奇的两座山头和其他人的三座山头,聚集着不少的伐木工人,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几乎要把靠近河床的一大片面积推平,不可能不惊动周边的人。而工程所需要的人力物力也相当庞大,全部从国内雇用显然是不现实的,可是雇用当地的工人又不安全保险,很容易走漏了风声,想要无声无息地开采,闷声发大财,就必须有一个周密的计划。

河床北边连着的几座山头因为树木长势奇惨,一直以来就没有人愿意要,所以在签订投资协议的时候,这边的四座大山头和两座小山头就划给了张辰名下的华盛国际投资公司,作为山泉水生产基地的建设用地。这边的所有山头都移平也没关系,本来就是要搞建设的嘛,山头不推平了怎么建设呢,但是要弄出下面的岩层来,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了,谁知到有没有几个能够认出柙镁煌斑岩的人。这个问题必须要解决,否则中间难免会出乱子的。

宋武已经深得张辰的信任,基本上只要不涉及到个人隐私的事情,都是可以拿出来和他沟通的,这件事自然也可以和他商量一下,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也许这一商量就能有办法了呢。

宋武对于张辰的博学是很佩服的,张辰说这里很可能会有大量的钻石藏量,宋武毫不犹豫地就相信了,也不会去多问集辰是怎么发现的。

他要做的就是执行张辰安排下来的工作,在不惊动周围的林场主和当地政府的情况下,把这座山头下面的岩石层全部挖出来。

首先就是要说动阿桑奇和另外两位林场主,把他们名下的那些山头林场出让给张辰,排除被附近林场主看出问题的可能性。然后就是开采问题了,可以雇佣当地的工人,但是当地的工人只能负责前期的开山工程,等到快要接近岩层的时候,就不能再用他们了,全部换上从国内雇用的工人,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矿藏的开采工作。

开采完毕之后,剩下的运输工作,张辰将会亲自操作,宋武也就可以回京城去享福了,长期待在这深山老林里,谁也会受不了的。

张辰所谓的运输,只不过是把东西收进戒子里边,由他亲自运输出去,然后再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和借口,让这些东西进入国内。这些石头的量可是相当不小了,张辰戒子内的空间在几次提升之后,已经达到了二十多个体育场大小,想要把这些石头全部装进去,也要占到四分之一的空间,真要是大摇大摆地运输,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即便没人能够认出这些东西是翡翠毛料和柙镁煌斑岩,你搞这么多石头带走,也会引起所有人怀疑的。

始终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张辰以生产基地建设需要等各种理由和借口,经过连续五天的劝说,终于说动了阿桑奇出让他的那两座山头,并且帮着联络其它三座山头的主人。

但是这个人情也不是白给的,张辰为此付给了阿桑奇和另外两位木材商人两亿七千万美金的出让费,并且在山泉水生产基地建成后,还要分别给三人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不等的股份。也算是这三个家伙贪心不足吧,不知道在一年多以后,当他们得知生产基地计划告吹的消息,会是一个怎样的表情和心情。

张辰自然是老实不客气了,钱都已经huā出去了,这五座山头上的木料,九成以上都是成材了的,统统伐倒带走,原来阿桑奇林场山头下面的那些毛料也可以光明正大地开采了,两边的翡翠和钻石都秘密开采完毕之后,这些山头也就没什么价值了。到时候谁想要,便宜点买了也就是了,说不来到时候还能赚一点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