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64章 二六五章 去欧洲淘宝

第二六四章、二六五章 去欧洲淘宝

宋武是给张辰干活的,虽然他给宋武的待遇十分优厚,一直蜒来也把宋武当做心腹,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讲究,可这回张辰还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了。~~

~~

从年后三月份开始,宋武就来到曼尼普尔,一直在这边‘操’持着,到现在已经有两个月时间了。自打来到印度之后,宋武就一直在山区忙乎着,一周才有一天的时间去市区看看,这时候人也晒黑了,饮食方面的不适应也直接导致体重的下降。

张辰长期以来都过着甩手掌柜的悠闲日子,有什么事都是宋武和沈宪‘波’帮他招呼着,现在看看宋武的样子,张辰哪还有脸当下就离开曼尼普尔回京城逍遥快活呢,怎么的也得陪宋武待两天啊。

宋武本人是没有任何怨言的,别小看这么一个开采工程,里边的学问可是一点都不少,有很多都是值得去学习的,这对他今后掌管篮图,调配张辰手里的资源,开创出更强大的局面,都是有着积极作用的。

而且宋武也清楚,迟早有一天张辰会把天辰国际和中亚环球都‘交’给他和沈宪‘波’来打理,张辰对他们的信任早已经感动了宋、沈两人,本来他们再有能耐也不可能获得多大的成就,可张辰给了他们展翅翱翔的平台和机会,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也许能够准确描述出宋武和沈宪‘波’对张辰的感‘激’吧。

对于这里的大量翡翠‘毛’料和钻石矿藏,宋武真的是一点贪心都没有,如果不是张辰,他连见识这些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更不可能去打什么主意。依着张辰的‘性’格,迟早会给手底下的几个人尝甜头的,既然是迟早会有的东西,现在就更没有必要去惦记了,自己对这些东西连一知半解都没有,就是发给自己一大块,也翻不出个所以然来,找那个麻烦干什么呢。

为了采挖河‘床’下面的‘毛’料,这条小河已经被宋武强行改道了,那片柙镒煌斑岩就是因为给河水改道才挖出来的。河‘床’下面的‘毛’料已经全部挖空采尽了,在原来河‘床’的南侧,建起了一排大仓库,所有从河‘床’下面挖出来的石头,不管是不是翡翠‘毛’料,已经全部都进了库房,暂时没人看着也不用怕有人偷了。

其实也不会有人去偷,现在雇用的都是国内来的工人,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给他一块他都不一定愿意带走。开玩笑,从这里到市区都是山路,蜿蜿蜒蜒的超过了一百五十公里,就算一路都是匀速的跑步前进,也要近十个小时的时间,有谁会傻到背着一块石头前行一百多公里的吗。

深山老林里干了这么长的时间,工人们也都有些闷得慌了,张辰给所有人都放了两天假,分两拨去到市区玩一玩,感受一下当地的风土民情和异域的中华文化。他自己和宋武也带着一半的护卫队员去到了市区,好好玩上两天,剩下的护卫队员和这一半的队员相互换岗。

陪着宋武在英帕尔玩了几天,又回到山区走了一下其它几座山头和林场,顺便看看是不是还会有什么让人惊喜的发现,不过很可惜,这次真的是没有任何值得欣喜东西来满足张辰的贪‘玉’了。倒是下面有柙镁煌斑岩的山头上那些木材还算不让人失望,这些木材也不是完全没有价值的,虽然长势很不给力,但品质却是有些奇特,硬度和密度要比河‘床’南边的还高很多,已经远远超出了木头的范畴,算是一个意外的发现吧。

只是这些木材的数量有些太少了,加在一起不超过五千棵,而且没有一棵树的高度在十米蜒上的,大多数都是只有五六米的高度,直径更是小的可怜,最粗的也就三十多公分,唯一可取的就是极其高的品质。

这么奇怪的地貌和环境,又是珍贵的树种,生长了超过千年甚至几千年才有了这么一点成‘色’,这么多的特殊条件和在一起才得以生出这些木材来。张辰特别‘交’待宋武,这些木材一定要单独存起来,包括树根在内也不要流失了,这样的怪异木材今后怕是不会再有了。

矿藏的开采工作量并不是很大,卯足了劲儿干的话,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差不多就能完成了。张辰在曼尼普尔待了十多天,‘交’待好了宋武之后,就要返回京城去了。

回到京城,家里五个‘女’人正准备晚饭呢,习惯一旦形成的时间久了,就会演变成必然,张辰每次出‘门’回家,张湄一家子和张法一家子都会来给他洗尘,亲情味儿相当的浓。

饭后,一家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聊聊天。董老就等着张辰回来有事和他说呢,喝了一口茶,问道:“小辰,你现在已经算得上古玩行顶级的虫儿了,在国际上都有很大的名声,这和你自己的努力是息息相关的,但是你也不能懈怠下来,活到老学到老是千古不变的至理,你千万不能学你四师叔,只顾着忙其它方面的东西而把本行丢了。尤其是你还有唐韵这么一个事业,这个和收藏是密不可分的,必须得时刻关注收藏界的风向,你来说说你对现阶段〖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看法。…,

张百11活着的时候,董老都会在每次见面的时候考考他,自从张百11过世,董老更是担起了教育和督促张辰的责任,绝对不会让这朵公认的奇葩半路凋零了,这既是对师‘门’的负责,也是对张辰这个侄子的关爱。

张辰知道董老一定是有意而为之的,提醒他不要因为做买卖而忘了自己的本行,同时也是要考考他,看他这段时间以来有没有忽略了学习。张辰肯定不会忘了自己的本行是什么,他一直以来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如果连本行都丢了,那他也就没什么前途了。

给大家发了一排烟,笑着道:“现在〖中〗国艺术品在收藏市场上已经逐渐火起来了,全世界的收藏家都在关注〖中〗国艺术品,这点从拍卖市场上就能看出来。去年‘春’拍的时候,宋徽宗的《写坐珍禽图》就拍了两千五百多万,米芾的《研山铭》差一万就到三千万了,一件宋代缂丝都买到了近八百万:今年更是厉害,一只小小的清嘉庆金地粉彩执壶都拍到了两百多万,残损了的成化天字罐也买了上千万,尤其是那件永乐青‘花’绶鸟荔枝纹大盘,都是两半的了,聊在一起居然也买到了近千万。这个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收藏市场的兴盛和繁荣,但也不是没有炒作的嫌疑,毕竟古玩的升值空间已经是明摆着的了。收藏市场逐渐兴旺,有钱人越来越多,赚钱的‘门’‘门’道道都一点点‘摸’通了,古玩收藏是一个没有办法在这方面监控的行业,拍卖会更是不可能刻意去压制,这就给炒作者提供了最优质的平台。虽然古玩和艺术品收藏会因此变得越来越火热,但是这个行当却是越来越不好干了,谁都想着卖个好价钱,只要是不是急缺钱用的,大部分都会抱着不放等升值了,要我看啊,下一步估计连膺品的价格都会有上涨的。”

张辰家里不涉足古玩行的张芷兰和张涵,也都已经被另外四个人见天的带出来了,对于一些古玩的天价早已没有了那种一听之下的惊讶:就连张湄和张沄他们,现在也对这些信息有了不低的免疫力,听到这些消息都没什么夸张的表情。

唯独胡云峰常年待在部队里,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接触这些东西,猛一听之下还真有点愣神了,问道:“1小辰,我知道很多文物的价值都是特别高的,像是逛芬奇的画或者王羲之的字都属于是最珍惜的古玩,可这永乐青‘花’什么大盘究竟是怎么个好法,破成两半的都能卖那么贵,要照这个价格来算,你在唐韵里展览的那些东西得值多少钱啊?”张沐学习古玩收藏鉴定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已经有足够的资格给胡云峰上课,笑着道:“这个姐夫你就不知道了,很多古玩的价值都不是能用价钱来衡量的,只要遇到喜欢的人,再责也觉得值,遇上不喜欢的,再便宜也觉得亏。就拿小辰来说吧,那件永乐青‘花’绶鸟荔枝纹大盘如果放他面前,他就肯定不会要,因为他要的都是‘精’品,但凡是有了瑕疵的,到了他手里也会再转出去。我记得我刚刚学收藏的时候,小辰给我讲过柴窑的瓷器,就那么一只小碗,拿出来就能换一间博物馆,那样的瓷器他有七件,而且其中的三件都是大个头的。

像这样的东西他手里多得很,另外的那些焦尾琴啊,彳屏王编钟啊,黄金《圣经》啊,这些都是无价之宝,谁都买不起,就是小辰自己都买不起,你想想吧。唐韵展览的东西只不过是他手里的一部分而已,像什么《永乐大典》之类的,都是他藏起来不给人看的,这小子富得流油呢。”

胡云峰对于古玩不了解,之前并没有细算过张辰手里的藏品,今天听张沐这么一说,也觉得张辰实在是太厉害了,笑着道:“这么一说还真是厉害啊,1小辰你有这么多收藏,应该能够称得上天下收藏第一人了吧?”要真是论起来,估计这世上还真没有什么比张辰的收藏更多的人了,尤其是顶级藏品,更是难以相比的,不过张辰可不敢吹这个牛,微笑道:“这可不敢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欧洲一些个家族都是延续了几百年的,其中不乏一些收藏世家,难保不会有比我厉害的,而且怕是这样的人还有不少呢。”董老对张辰的成就也感到很骄傲,他对张辰就像是父亲对儿子那么疼爱,看着张晨一点一点地成长,并且越来越出‘色’,真是满心安慰。

张辰的回答董老很满意,点点头道:“嗯,不错,要永远记着不能丢下自己的本行,这可是你一辈子的根底。现在〖中〗国艺术品的收藏很火,而且还会越来越火,欧洲的不少国家也开始大量地流行〖中〗国艺术品收藏了,有从那边回来的人说,现在很多的拍卖公司都在搞〖中〗国艺术品,特别是英国、法国这些民间藏有大量〖中〗国艺术品的国家,几乎天天都有〖中〗国艺术品在拍卖。

而且有很多拍卖行都是只管上拍,价格相当的便宜,对于东西的鉴定和断代很难有确定的说法,你不妨去欧洲走一趟吧,看看会有什么收获。也可以联系一下你欧洲那边的朋友,他们都是有能耐的人,不难帮你找到一些愿意出售自己收藏品的人,我相信一定会有很多惊喜的。

我也是在唐韵展示中心逛了很久,又看你和欧洲那边‘交’换了不少的东西,受到了一些启发,我们搞收藏也不能只把眼光放在国内了,应该走出去多看看,世界还是很大的啊,〖中〗国的文物流失在海外的太多了,有很大一部分都在不识货,不懂得保护的人手里,这些东西就应该把他们找回来,好好地进行保护和研究,我们作为收藏界的一份子,理当承担起这个责任。”低头喝了一口茶,又道:“怎么样,去欧洲那边淘舟宝吧?”“这可太好了,又可以多一个搜罗宝贝的途径,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忙着搞〖日〗本天皇,没有太多接触这方面,还不知道欧洲的拍卖公司也已经瞄上〖中〗国艺术品投资了。早就知道〖中〗国艺术品会火起来,没想到速度这么快,这就是全民收藏带动起来的啊,这个时候正是淘‘弄’东西的好时机,以后捡漏怕是要越来越难了。,…

张辰这段时间以来还真是很少有时间关心收藏市场各方面的消息了,只是针对‘性’地了解一些市场上的事情,对于国外带回来的消息就更是不知道了。董老这么一说,立马就把他的兴趣勾起来了,老外手里的〖中〗国文物可是多得很,而且很大一部分人都不识货,这可绝对是一个打劫的好机会。

掐了手里的烟蒂,又给大家都续上,道:“这么好的机会肯定是不能错过了,去大杀四方一番是免不了的,这回咱们来个全家总动员,一起去欧洲转一圈,想玩的就去逛风景名胜,想垫‘摸’东西的就去淘宝。

琳琅也很久没有回伦敦看看了,正好回去住几天,要不岳母大人会不高兴的:小沐姐你也一起去吧,你现在已经开始上手了,国内的东西见了不少,去国外试试水怎么样:老妈和五师叔你们应该是选择游玩的,咱们主要就是去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奥地利、意大利、西班牙这些国家,也适合你们去玩。湄姐你把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也一起吧,给小羽请个假,这可要比上幼儿园有意思多了:沄哥和嫂子你们有时间吗,也一起去玩玩吧。…,

上一次去加勒比海,张沄就因为工作原因没有成行,这次可不会再错过机会了,明年还准备要孩子,到时候出去玩的机会更少。当下毫不犹豫地道:“这回我是肯定要去的,请了假也要去。”

众人闻言都是笑了,董老笑着摆了摆手道:“这次就别算我了,我还另有任务呢,说不定到了某个拍卖会上,咱们还得做竞争对手呢。自从唐韵开了以后,又闹出这么多的事来,各大博物馆院都给唐韵刺‘激’的够呛,也都加强了收购文物的工作,这次组织了一个专家团,特意去欧洲各国搞收购,我给委任了一个副团长。”张辰是一个爱国青年不假,但是爱国和支持地方博物馆院可没关系,都说同行是冤家,他还没有大公无‘私’到主动扶持对手的境界,摇头道:“那咱们最好不要在同一件文物上撞车,如果是师伯您自己要,我肯定会买来送您,如果要是其他地方要,我可不跟他们客气。师伯,你们这次准备了多少钱啊,有什么目标和具体的打算吗,我看看能避开的就避开好了。”董老可是知道自己这个侄子多有钱,真要是这些博物馆和他对上了,拼不过他是很正常的,不过按这小子的‘毛’病来说,撞车的可能‘性’很小的。除非在资金上面跟不上,博物馆从来都是瞄准了下狠手,可这家伙从来都是捡漏,一分价钱一分货的东西基本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这么多年来,也只有在收购那些老爷车的时候,无奈之下‘花’了实价,其它方面从来没有例外过,即使是去非洲和东南亚赌木,这小子都是捡了漏回来的。

倒也不怕他知道这次专家团的底子,笑道:“这方面的资金一向都给的不多,这次十几间博物馆联合起来,也不过凑了五个多亿,到时候各顾各地争抢起来,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涉及到某些方面的事就是这样,只要有了利益纠葛,令出一‘门’就是空话了。甚至是一些国内的收藏家们在国外参加拍卖会,都会相互之间竞价,很多的天价古董就是被自己人飙起来的,其〖真〗实价值远远达不到成‘交’的价格。

张辰没必要也没权利去管那些博物馆之间对掐,可也不能看着他们在外边丢脸啊,蹙了蹙眉道:“那这回你们这个专家团可就要惨了,资金方面就不说了,首先就做不到齐心协力啊,真要是遇上一个财大气粗的争起来,他们必定是要吃亏的。我看不如这样吧师伯,您可以和专家团的成员都商量一下,如果咱们真的碰上了,相互都不要抢,抢来抢去最后还不是让卖家和拍卖行赚了钱吗。我的习惯您是知道的,不可能所有的东西都给我一个人拿下:我叫价的东西专家团就别和我争了,其它的我也绝对不会和专家团争,如果有人和专家团竞价,我还可以帮着阻击,您看怎么样。”“呵呵,你的意思我明白,以自己能力范围之内最低的价格把东西拍下来,不但避免了同室‘操’戈,还有可能拍下更多的东西,这个想法的确是不错,我在专家团说一下吧。不过不一定所有人都会同意,这回出去老马也是副团长,他们那边的人可不讲就这个。”董老对此也是空有无奈。

提起马上风,张辰略微带点不屑地道:“这些人就是哄抬收藏品价格的罪魁祸首啊,明明价值五十万的东西,他们非要抬价到一百万,然后再炒作一番,一百大几十万卖出去,好好的收藏市场都被他们搅‘乱’了。专家团要是有他们参与,结果肯定好不了,自己人坑自己人他们最拿手了。总之他们别给我捣‘乱’就行,真犯到我手里,可就不会对他们客气了。在国内争抢一下也就罢了,跑到国外还要争抢,那不是专‘门’去丢脸的吗。不算晚清时候被盗抢的〖中〗国文物和艺术品,仅仅是从宋朝时候开始,〖中〗国的外销商品就逐渐进入到欧洲了,经过晚明一直到清末,从〖中〗国卖出去的货物里单外销瓷一项,就要超过一亿件,其他的艺术品数量也不小,这么大的一个数量,哪怕是仅仅留下来百分之几,最少也有几百万件,有必要为了一件东西争抢吗,就那么点出息。”晚上董老和张湄等人走后,张沐就喊了张涵开始做准备了,这次去欧洲她可是准备要大展身手的。学习了这么长的时间,个人专研刻苦,又是在多位名家的教导下,张沐的确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能力,再学两年进藏协也不是问题。

张辰洗了澡躺在阳台上的躺椅里,就开始琢磨了,专家团有了经济派的参与,结果肯定是不会乐观的。不过这个不是需要他‘操’心的,这次出去怎么也得一个多月的时间,如果收获可观的话,以后就要常去了,现在他的事情是越来越多,在时间上得好好计划一下。

买卖经营上的事情蓝图那边可以完全照顾到,琳琅,艾lì娜的‘门’店网点铺设,中高档首饰业务的开展,这些都不需要他‘操’心。

但是其它方面就不能偷懒了,古典园林已经全部竣工了,在出发之前得把仪式先搞了,军机处那边虽然没说,但肯定是想着园林能早一天开放的:打捞船也早已经回来了,就泊在天津港上,这段时间以来也多次在近海模拟了打捞作业,下一步就要正式开干,这个也是要列在计划…

里边的。

想来想去,张辰还是觉得读书的时候好,每天无忧无虑的,完全不用考虑这么多问题。

可读书的时间毕竟也就那么几年,总不能一辈子就读书吧,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的,想逃避也逃避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