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二六八二六九章 驴肝马肺斯氏琴

第二六八、二六九章 驴肝马肺斯氏琴

每有顾客进门,在门口演奏的店主就会礼貌『性』地躬身致敬,张辰娄在三个人的最后面,店主弯腰躬身的时候正好是面对他,只是这么一下,张辰就发现问题了。

店主手里的小提琴琴颈要比一般小提琴的粗一点点短一点点,走向相对平直:指板也要比其它的琴短,音柱略细,琴马略低,弧度也没有那么大:琴身上部略小,下部略宽,眼部的弯度相对也大一些,棕黄『色』的漆面略显古旧感。

这不是现代小提琴的样子啊,更像是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样式,张辰在疑『惑』的同时也释放出意念力去观察这把小提琴。

这把小提琴在意念力的观察下,表面居然有五层绿『色』的光芒,这可是距今三百年前的东西啊,而且这把小提琴的腮托并不是原有的,一层淡绿『色』的光芒证明它是在六十年前才加装上去的,腮托和琴面之间的粘合部位已经老化,就快要掉下来了。

张辰继续用意念力去观察那小提琴,当意念力穿透小提琴的琴面,进入到琴身内部之后,更加让他震撼的东西出现了,面板的面上有一行antostnadiuahni的字样,后边跟着一行是米舍粉门g茨为伟大的大英帝国国王詹姆斯二世定制。

小提琴历史上有三位最著名的制琴大师,阿玛迪尼克拉、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瓜纳里,德尔,耶稣,他们都出生在三百年前的意大利克雷莫纳,住在同一条街上,并且还是师徒关系成就了小提琴历史上最为伟大克雷莫纳派。阿玛迪、斯特拉迪瓦里、瓜纳里,这三个家族的后代也多以制琴为职业,号称世界提琴三大家族。

让人无奈的是,这师徒三人的制琴技艺在经过几百年之后已经完全失传了多年来有无数的琴匠对三人的琴进行模仿,伪造者也不在少数,但是却从来没有成功过。时至今日,这三大家族的琴依然是最顶级的,这才是正宗的“始终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这师徒三人都有作品存世,其中以斯特拉迪瓦里的作品最为名贵,也是在提琴界最受尊崇的很多享誉世界的演奏家如帕尔曼、梅纽因、马友友、慕特、美岛li、富克斯、海菲兹、斯特恩等人演奏使用的都是斯特拉迪瓦里琴,还有世界十大艺术品盗窃案失主之一的著名音乐家莫里尼,在一九九五年时被盗的演奏用小提琴也是斯特拉迪瓦里的作品,在当时就价值最少三百万美金。

现在存世的著名提琴中,曾经创下天价记录的坦南特夫人、莱斯、?? 淘宝人生268

奥维当、汉默、天鹅号等,还有现今世界最名贵的小提琴弥赛亚,都是出自斯特拉迪瓦里之手。

威廉丹彼尔的日志中曾经提起过,斯特拉迪瓦里的提琴被众多欧洲的王室和贵族追捧,波兰、西班牙、英国等国的国王都曾经购买过斯氏的提琴。他在一次英国高级军官的宴会上听到斯氏琴的美妙声音,之后就难以忘怀了曾经高价购买过一把斯氏的小提琴,不过很可惜的是,那只琴在后来不慎遗失了。

威廉丹彼尔日志中记载,英国女王安妮的乐队所使用的斯氏琴,就是安妮的父亲詹姆斯二世传下来的包括有六把小提琴、四把中提琴和两把大提琴,由一个威尼斯的银行家进献给詹姆斯二世。

斯特拉迪瓦里一生之只做过九百多把小提琴,而在一七零三年之前制作的更是有数,还是他人定制送给英国国王的詹姆斯二世的,张辰己经能够确定,这把琴就是日志中提起过的那批由银行家进献给英国国王的十二把提琴之一琴面板内侧镌刻的“米舍勒门g茨”这个人,就应该是那个进献提琴的银行家了。

张辰看着正美滋滋地演奏着的店主,心下不由疑『惑』这个家伙也太奢侈了,居然拿着一把价值过千万美金的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的精品琴当街演奏,难道他不知道这只琴随便磕碰一下就是难以弥补的损失吗,还是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手里的东西是一件至宝呢。

这位店主也就是把乐曲正常演奏而已,右手握弓的手势和运弓的手法都差强人意,左手的『揉』弦和把位也比较生硬:音准上不去,和弦也出不来,颤音、泛音、拨弦的技巧都乏善可陈,偶尔还会有几个音调不太准确,对他的演奏技巧张辰实在是不敢恭维。用这么名贵的琴,拉这么烂的曲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如果不是有提琴本身的优势弥补,肯定不会有这么多人围观的,他一定不知道这把琴的来历。

张辰一边盘算着等下该怎么和这店主问问他手里的小提琴,一边走进了店铺,刚才在店外的时候,他的余光已经扫见唐内的两件瓷器了。

一只将军罐,一只抱月瓶,两件都是鼻涕青柚瓷器,造型沉稳而秀俊,轴『色』深沉遂雅,轴面失透滋润。轴中红、绿二『色』相互交错垂流变化万千,且轴层肥厚,又交融为一体,『迷』离迤逦,妙不可言。其中红『色』泛紫,发『色』深沉瑰丽,好比刚刚成熟的高粱穗,正是典型的“高粱红”呈『色』:水波状流淌的绿『色』釉交混点点红斑,好似山岚云气,斑驳陆离,犹如烈焰中幻化而出的青芒,漂亮之极。

远远地看着这两件瓷器,看似简洁素雅,实则占尽各方奢华,细细品味之下,让人不禁如痴如醉,张辰也在心中暗赞一声:好一个美轮美奂的驴肝马肺。

所谓驴肝马肺,学名叫做“炉钧轴、”是清代雍正时期创烧的低温窑变花轴之一制作时先将瓷胎用高温烧成素胎,然后在素胎上施轴,再经低温炉第二次烧成,轴面具有仿钧窑的特『色』因此而得名。

在当时所试配成功并通用的十九种能够产生窑娈的轴水品种中,炉钧柚居首,顾受皇室青睐,是雍正御窑中的名贵品种,在雍乾两朝极为威行。

《南窑笔记》、唐英的《陶成记事碑》和蓝浦的《景德镇陶录》中都有对炉钧轴的记载“炉钧一种乃炉中所烧,颜『色』流淌中有红点为佳,青点次之…,

“炉钧柚,『色』如东窑、宜兴挂柚之间,而花纹流淌变化过之”……足见炉钧轴在当时皇家的受欢迎程度。

炉钧轴瓷器的轴质中含有大量的粉剂,成品轴面肥厚,有细小开片,无透明现象。结晶呈『色』多变且深浅不一,红、蓝、绿、紫、月白等『色』熔于一体,在器物表面形成长短不一的垂流条纹,纵横交错蜿蜒曲折,布满器身极富层次感和观赏价值。

雍正朝的炉钧轴瓷器多以红『色』为主『色』调,乾隆早期的炉钧柚也沿袭了雍正朝以红『色』为主,红蓝相间的风格。至乾隆中后期,炉钧轴的轴质流淌变小,逐渐演变为以蓝『色』为主蓝、绿、白三『色』相间的『色』调风格。?? 淘宝人生268

到了嘉庆、道光两朝以后轴中月白『色』开始减少,蓝『色』也换的没什么光泽,多为浅绿和蓝『色』中融杂着紫『色』的斑点,垂流呈圆状,轴质的流淌感不强,圆圈也越变越小有的就像是用笔画出来一样。再到了同、光两朝以后,炉钧柚的柚『色』美感明显退化,轴层稀薄柚『色』中的变化十分平淡,仅仅只有白『色』和紫『色』小斑点且淡绿地也越显晦涩,缺少之前那种变化万千、自然明快的感觉和神韵。

这两件炉钧轴的祜『色』都是略泛紫『色』的高粱红和水波状的蓝轴,釉质肥厚而交融多变,这都是雍正年间炉钧釉的基本特征。器物表层在意念力之下的四层绿『色』光芒,也证明这两件应该是在雍正朝和乾隆朝早期的东西,但“成化年制”的四字底款却是雍正年瓷器上最多见的,乾隆年间已经不怎么用前朝款了。

雍正朝的炉钧轴器型多见钵、缸、玉壶春瓶、天球瓶、锥把瓶、如意耳葫芦瓶、纸槌瓶、灯笼尊、花盆等,将军罐和抱月瓶属于是极为少见的,至少张辰是没有见过。这两件东西的器型不但在炉钧轴中很罕见,而且其个头之大也是比较少见的,将军罐的高度有七十多公分,最大直径也有四十多公分,抱月瓶的高度也在四十五公分之上,都算是相对少见的大器型了,这两件很有收藏价值啊。

张辰叫过店内的女孩来,问她这两件瓷器怎么卖,女孩估计是做不了这个主,转身叫外边拉小提琴的店主:“德鲁兹,这边有客人要买〖中〗国瓷器,你来看一下。”

店主向他的听众致歉后进到店内,打量了张辰几人一眼,满面笑容地道:“哦,亲爱的〖中〗国朋友,你们好,我叫德鲁兹,欢迎你们光临我的小店。你们可真是有眼光啊,这两件瓷器是来自〖中〗国的精品,它们见证了五百多年的历史,现在市面上可是不多见了。我很喜欢〖中〗国文化,也喜欢和〖中〗国人交朋友,虽然这两件宝贝很珍惜,但我还是决定卖给你了,八万榜怎么样?”〖中〗国人和鬼子还有棒子的区分是很明显的,鬼子看起来很有礼貌,但是却处处显『露』出一种张狂和自傲:棒子们永远都是一副自以为很有优越感的欠揍『摸』样,而且是棒子大多是饼子脸,纯种棒子也不会有双眼皮,最最重要的就是张辰他们身上没有泡菜的味道。(最后这句是瞎说的)

八万英榜倒是不贵,如果上拍卖会的话,这两件怎么也得在五十万英榜以上,不过这是店主按照明朝瓷器给的价钱,而且他很明显是一个不怎么懂〖中〗国瓷器的人,八万英榜只不过是随便开价而已。

店主报了价钱就开始观察张辰的表情,想要从细微末节中看出点什么,他对于这两件瓷器还真是不怎么了解,只知道这是〖中〗国古代的瓷器,底上有成化年制的款识,其他的就完全不清楚了,至于是质品还是真品也一无所知。这两件瓷器是他从一个落魄的贵族手里买来的,对方也没有什么确切的信息,只是知道这是来自〖中〗国的东西只不过两千榜的价格而已,摆在店里能卖多少是多少。

店主在观察张辰,张辰又何尝不是在观察他,这家伙小提琴拉的不怎么样对于瓷器的认识也是一般,不过在做买卖上倒是还算有些脑子,开出的价格不贵也不便宜,很容易就会让人心动。

不过他那稍带游离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张辰很确定,这家伙心里其实没底。在古玩这一行里,但凡是没底的,那肯定是因为对东西看不准张辰的脑子要比常人好使多了,马上就生出一计。

笑着道:“不不不,这两件瓷器根本没有那么久的历史它们的制作年代要比你说的那个时期推后很多年,你要的价钱太高了。”店主也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辩道:“哦,上帝,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这可是来自你们〖中〗国的东西。你来看看,这下边的四个字“成化年制”“成化,这是你们〖中〗国五百多年前的一位皇帝这就是他那个年代的东西,怎么可能没有那么久的历夹呢,我的店里是不会出售假货的。”

“德鲁兹先生,看来你对〖中〗国瓷器很不了解啊,那么就由我来给你讲解一下吧。这两件瓷器一件叫做将军罐另一件叫做抱月瓶,它们的柚『色』叫做炉钧柚,是在清朝的时候才出现的一种瓷器,最早的也要比你所说的成化年晚两百多年:而你这两件瓷器却是这样的一个底款,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你这两件很有可能是质品啊,我敢说它们的历史最多也只不过一百多年而已你居然要收我八万榜,我觉得你更适合去做劫匪,而不是经营生意。”张辰赌定他不懂炉钧柚大胆地说了假话。

在这之前,店主甚至不知道这两件瓷器叫做炉钧轴现在见张辰说的这么顺畅,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内心就有点动摇了,如果这真是两件质品那可就真的不值钱了。当初的那位卖家也不知道这两件瓷器的具体资料,只是说这是他的祖父从〖中〗国带回来的,具体是怎么个情况就连他的祖父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才会两千榜出售的。

思索片刻之后,店主拿出电话*了一串号码,道!”您好,如果您现在不是很忙的话,我可以向您咨询一个问题吗?”。是这样的,有一种叫做“炉钧轴,的〖中〗国瓷器,他的出现时间最早是在什么时间?”。

哦,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

挂断了电话,德鲁兹带着点不好意思的歉意,对张辰道:“嗨,〖中〗国朋友,实在是太抱歉了,我对于〖中〗国的瓷器不怎么了解,差点闹出了大误会。我已经向我的一位叔叔请教过了,他是一个收藏界的老前辈,对于〖中〗国瓷器很有认识,他很肯定地告诉我,这种炉钧轴的确是出现在十八世纪的一种瓷器。我现在收回我之前的话,既然这种瓷器是出现在十八世纪的,那我看就四万榜吧,怎么样?”

张辰摆出一副很郁闷的样子,到:“德鲁兹先生,你确定是要四万榜吗,就这样两件连年代都搞不清楚,很有可能是质品的东西,你居然经过了解之后还开出这么高的价格,你完全没有一个生意人该有的诚实。”生意人能有几个诚实的,尤其是古玩收藏行业的生意人,哪个不是奉行能门g就门g能骗则骗的原则,哄死人不偿命更是他们的金科玉律,如果真的全都实打实地做生意,怕是全世界的古玩商都要变成穷鬼了,买卖破产的也不会在少数。

张辰这样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忽悠德鲁兹而已,就像他在印度忽悠那位叫做桑达拉的古董商人一样,先用这种话在潜意识中树立自己诚实讲信用的形象,让对方在主观上觉得也应该诚实经商,不好意思在这桩买卖上玩交n耍滑。等对方一步一步陷入张辰精心挖好了的诚实大坑,开始实心实意和他交流的时候,张辰下手的机会就到了。

德鲁兹的头脑应该算是比较机灵了,并没有被张辰一下子忽悠到,虽然他也觉得自己的要价有点高了,可也不能顾客说怎样就怎样吧,那还怎么做买卖啊。他经营这个古董店已经有四五年时间了,也见识过了各种各样的顾客,对于人们的讨价还价还是很了解的。

顾客能想出各种方法和理由来搞价他自然也能想出很多的方法和理由来抬价,还是坚持自己的开价,道:“不不不,你来看这两件瓷器不论他们是什么时期的,但是你看它们的个头,都算得上是大个子了吧,这么大的瓷器可不是普通货:而且你看看它们被保存的多么完好啊,即使它们只有一百年的历史,可一百年以来全世界有多少瓷器能够这么完好地保存下来呢,那是因为它们的主人像是照顾孩子一样的在照顾他们。就凭这两点,它们也应该有更高的价值四万榜绝对是一个合理的价格。”

张沐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和锻炼,眼力已经是很不错了,她也早就看出了这两件瓷器是雍正朝的官窑瓷但是给她的话,却绝对想不到这么多的鬼点子来讲价。

拉着宁琳琅的手,用中文说道:“小辰这小…子实在是太狡猾了,明明就是雍正官窑的,他偏偏要说人家的可能是质品,还口口声声要求人家诚信,难怪他总是能捡大漏呢,就这张嘴也要把人哄死我看这个店主要被他宰了。不过这也是活该,谁叫这店主自己学艺不精呢,我看他这两件东西收回来也没花多少钱,就当是给小辰做了贡献吧,遇上他也算是没辙了。”

宁琳琅也笑了道:“是啊,师兄总是能够占到这样的便宜,这个店主已经很不错了,你不想想当初那个卖给师兄王维真迹《停雪图》

的人,他才真叫亏呢,八百块的民国笔筒到了现在已经升值到几千块了还顺带着把一幅无价之宝的大轴当了搭头,如果是我的话真会给气哭了的。”

两个人在一边小声嘀咕着,张辰这边也已经把德鲁兹忽悠住了价格已经降到了一万五千榜,张辰还是很不满意道:“德鲁兹先生,我已经很多次和你强调,做生意一定要讲究诚信,如果你没有诚信,那你的生意肯定很难维持下去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这两件瓷器花了多少钱,但是我可以肯定,一定不会太多的,以你的专业眼光,怎么可能为这样可能是质品的东西而付出高价呢,我个人认为绝对不会超出五千榜。”德鲁兹的心里就开始打鼓了,这个〖中〗国人猜的好准啊,居然很接近实际的价格了,他应该是对这些鼻西很了解吧,我再要一个一万榜试试看,不行的话再低价卖给他吧,如果这两件瓷器这么不值钱,压在手里也是个麻烦啊。

假装思考了一下,道:“哦,亲爱的朋友,你出一万榜吧,真的不能再低了,我相信这绝对是一个公道的价格。”

张辰心里暗笑,当然公道了,十万英榜的时候就已经很公道了,只不过你遇到了我而已,那好吧,真正的买卖现在才开始了。

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德鲁兹放在一边的小提琴,很是诧异地道:“你要一万榜?到了现在你居然还能要出这样的高价,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我看你这把小提琴都比这两件瓷器贵一些。对了,1小提琴啊,这样吧,我有一个弟弟很喜欢小提琴,如果你愿意把这把小提琴也一起出让给我的话,我想一万榜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德鲁兹瞪大了眼睛,道:“什么,你要花一万榜就想把这两件瓷器和我的小提琴一起买走?这怎么可能嘛,你知道这小提琴是什么来历吗,你居然花这么一点钱就要买走她。”

德鲁兹在说小提琴的时候,用的是“她”而不是“它”这说明他对这把小提琴很有感情,而且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这把琴的来历他很清楚。张辰就纳闷了,这把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该不会这个完全拉不好琴的家伙知道这是一把斯特拉迪瓦里琴吧?

先问问再说:“哦?那这把琴是什么来历?”

“这把琴是我祖母小时候用过的,到现在已经有超过七十年的历史,她代表着我对祖母的思念,怎么能够轻易卖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