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70章 螺钿屏风

第二七零章 螺钿屏风(求推荐票)

把车上的瓶瓶罐罐都放回宁家的宅子,张辰带着那把小提琴去了弗雷德里克的诺丁山的空气公司,这里有一台打捞船上配备的仪器,可以像医院里的b超一样穿透某些物质,看到更深层的东西。

路上听张辰说这把小提琴的价值很可能超过一千万美金,崔正男几个也是心急火燎的想要看看,这把琴到底有什么秘密,有什么特别之处,能够这么值钱,比那张九霄环佩还要值钱。

张辰先是把一些铜粉从音孔倒进琴腹里边,又抱着琴正反面的摇晃一会儿,再把里边的铜粉抖出来。这才把琴放在仪器的镜头下面,打开仪器之后开始调节,显示器上慢慢出现了一些模糊的文字,偏斜上方一点的是a的字样,后边跟着一行是

“师兄,这把琴就是那个银行家进献给詹姆斯二世的十二把琴之一吗?天呐,你怎么会知道这个秘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宁琳琅看着显示画面,有些激动地抱着张辰问道。

张辰呵呵一笑,道:“…半是猜的,一半是以前在一过的。虽然詹姆斯二世在军事上很有才华,但是对艺术和科学方面却是一窍不通,并且还是一个狂妄自大的急性子:那个叫做米舍勒蒙茨的既然要进献东西给这位国王,肯定会事前摸清国王的喜好。我以前也在一过,詹姆斯二世的狂妄自大是很严重的,他不允许任何为他所使用的东西上边有别人的记号,我想米舍勒蒙茨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肯定也是清楚这一点的。

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的每一件作品上都会有他姓名的标记,米舍粉蒙茨怎么可能会让他这样做呢,在定制的时候肯定是会说明的。

但是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又是一个特别吝啬的人,这类人最喜欢斤斤计较,你越是要录夺他的权利,他就越是要反抗一下,那么他想要留下自己标记的地方就只能选择在琴腹内了。

我看到这把琴的时候,发现它的腮托是后装上去的,只有十九世纪二零年代之前的小提琴才没有腮托,而款式又和斯特拉迪瓦里琴一模一样,这把琴的漆面和包浆也都证明它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最重要的就是它的音质,如果不是极好的琴,不可能有那么漂亮的音质,即便是那个店主的演奏技巧再差劲,也无法遮盖它的优点。

能有这么棒的音质,又是十九世纪之前的,而且还是斯特拉迪瓦里的款式,这样就基本能够确定他的身份了。

琴身上没有任何标记,也让我有过疑huo,但是在我想起一些关键东西之后,还是很确认他是一把斯氏琴,而且很有可能是极为名贵的一把。怎么样,世界上所有的小提琴演奏家都梦寐以求的琴,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大漏,只要有了它,这次再怎么样都算是大有所获了。”弗雷德里克对这个女婿是太满意了,他在收藏方面的成就应该会高到无法想象吧,赞赏道:“搞收藏就是这样,不但要有丰富到渊博的知识,还要有善于观察和发现问题的精神,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把握住没一个机会。但是要做到这些,难度是相当大的,能够坚持这样做的人,小辰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怎么样,格罗索拍卖行的预展今天下午就开了,一起去看一下吧?”格罗索是一个小拍卖行,拍卖会预展都是是在一个小酒店的会议厅举行的,因为没有什么名气,来的客人也不是很多,也就百八十人的样子。

不过这间拍卖行的业务人员还是比较不错的,收上来的东西中不乏一些精品,看这个样子,只要能把这些业务口上的职员维护好了,这件拍卖行以后必定是能够火起来的。

拍卖会一共要进行三天,预展的拍品有一百五十多件,张辰所看中的〖中〗国拍品只是一少部分,更多的还是欧洲本地的古董和现代艺术品。

张辰已经看过了,所有的欧洲古董都和资料相n合,在欧洲的地盘上拍欧洲货就像是在〖中〗国拍瓷器一样,识货的人太多了,基本是没什么漏可捡的。就连那些〖中〗国古董,在介绍上也基本上都没什么误差,唯一的优势就是便宜,一只清道光的粉彩婴戏图玉壶春瓶估价仅为两千英榜。

张辰看上的那扇屏风底价两万八千英榜,黑地点螺漆器,为共十二叶,高两米二七,宽五米五八,正面为十二幅仕女人物图,背面是十幅仕女图和两叶诗词以及记事性质的金漆题字,拍品介绍为清康熙年造螺钠漆屏风。

螺钳漆器生于商周,兴于唐宋,盛行于元明,清代的时候达到了艺术的顶峰:〖日〗本正仓院收藏的一把螺钳紫檀五弦琵琶就是唐代螺铀漆器的精品,已知的存世作品仅三件,可谓无价之宝的孤品。

螺钳是一种相当复杂的工艺,工匠首先要把各色的贝壳打磨成薄片,再用特制的工具做出各种人物、风景、花鸟虫鱼等图案,把相应图案的贝片拼贴镶嵌于漆地上,经过鬃饰推光之后,才能是一件成品。

螺钳漆镶嵌工艺丰富多样,可以分为硬钠、软钳、镌钠三大类,之下又有若干种细分,最名贵的就是软钳中的上品“点螺”。点螺的制作工艺也是最复杂的,所用的贝片厚度基本都在半毫米以下,有的还要切割成丝状和点状,用于搭配不同的图案造型,最细的点螺丝要比人的头发还细很多。

点螺所采用的贝片要求也很严格,均是精选产自淡水湖或咸水湖的蚌壳、云母、夜光螺、鲍鱼、砗碟等优质贝类,经过精雕细琢之后,镶嵌在黑漆之上,有的还活添加一些金银的丝条或者粉屑。在光线的照耀下,能够折射出各色的光芒,色彩缤纷绚丽,其中的夜光螺在夜间会发出五光十色的光泽,更加地变化莫测,极富艺术效果。

螺钳漆最为鼎盛的时候出现了不少的名家,明清两代的江千里、周翥(g卢映之,卢葵生、

王国琛等人都是螺钳漆制作的名家高手。一《嘉庆重修扬州府志》中曾有记载:康熙初,维扬有士人查二瞻,工平远山水及米家画,人得寸纸尺缣以为重,又有江秋水(江千里的表字)者,以螺钠器皿最为精工巧细,席间无不用之。

时有一联云:“杯盘处处江秋水,卷轴家家查二瞻,。江千里的螺钳技艺印象了整个晚明到清代的螺钳工艺,他的作品在故宫博物院、

〖中〗国历史博物馆,以及扬州博物馆等处都可以看到。

周翥的点螺也是一绝,常常会在其中加入一些宝石、翠玉、象牙、

珊瑚、彩石等物,搭配成各种图案,极其的精美。这种镶嵌的手法,被人们称之为“百宝嵌”也叫做“周制”是〖中〗国古典家具镶嵌技法中很有特点的一个流派。

螺钳漆器不只是工艺的复杂和用料的讲究,所施漆的地材也都不凡,尤其是在家俱方面,一般不会选用普通的木材,大多数都是在紫檀、花梨、酸枝等珍贵的硬木家具上制作。因此螺钳漆器家俱的价格也是极高,能够使用的都是达官贵人和一方富贾,寻常百姓家中不得一见。

现场的这扇屏风的地材是金丝楠木的,只这一点上其价值就不低了,只不过这点只有张辰知道,再有人想知道,除非他也有同样的意念力。屏风做工相当精美,细到一丝一毫都找不出瑕疵,虽然有一些细微处是经过修补的,但是也不影响整体的价值和美观。

这扇屏风并不像介绍上说的,是康熙年间的东西,它的制作年代要比康熙朝早很多,表面流动着的那一层淡红色光芒告诉张辰,这扇屏风应该是唐代高宗末年到玄宗年间的东西。

两万八千英榜的底价,拍下来很有可能超过十万英榜,这个价格张辰是绝对接受的,即使用十五万英榜或者更高的价格拍下来,都算是捡大漏。

张沐看上了一件底价三英榜的凤形青铜卤(由),介绍上说是战国时期的,她觉得要比战国早一些,但是自己有点拿不准,就想让张辰帮她看看,顺便要警告张辰一下,不许和她抢。

见张辰一直在关注这件屏风,本能地就觉得这扇屏风很可能有问题,能让张辰长时间关注的东西从来就没有一件是简单的。

围着屏风绕了一圈之后,好像是看出一点什么,但是又不那么清晰,就问张辰:“1小辰,是不是这屏风有什么问题,我也觉得有点不大对劲,这东西不像是清代的,可有说不准是怎么回事,你有什么发现?”张辰没想到张沐能看到这点,有点吃惊道:“呵呵,小沐姐,看来你的进步很大啊,能看到这些就已经很难的了,你是不是看到“自长安往吴郡寻访江公康熙八年方有所获,这里才产生怀疑的?”张沐点头道:“是啊,这里很有问题啊,从明朝开始,长安这个称呼就没有了,都是叫西安的,可下面明明说了是“江公,和“康熙八年”这很说不通啊,不会是一件质品吧?”

张辰一直关注这扇屏风,只是在欣赏这种完美的工艺,并不是在思考问题,这扇屏风的所有信息它要比任何人都清楚,可以说提供这件拍品的人都不会比他更清楚了。

把张沐带到最后那叶题字的前面,道:“1小沐姐,〖中〗国古代的文字都是没有标点符号的,怎么读怎么理解全看个人,就像有些古人的书信,现在的人是很难读懂的。如果有人能够做出这么漂亮的质品,那他肯定不会不知道或者忽略了这个细节,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人绝对做不出这么精美的艺术品。”

张辰看了看疑huo地看着自己的张沐,笑道:“一个“江公”一个“康熙八年”足以把绝大多数人带进坑里,人们用固有的思维去理解这句话的时候,会很自然地想起江千里这个螺钠漆巨匠和螺钠漆岁鼎盛的明末清初时代,我想这间拍卖行也是给陷在这句话里边了。

如果你足够仔细地分析了,你就会发现这里边的问题,所有的mi雾都只不过是一层窗户纸而已,很轻松就能够穿过去的。首先就是“长安,这个称呼,在清朝的时候除了诗词歌赋里边,已经完全没有人这么叫了:其次是“江公,这两个字,江千里在明末清初是很有名气的,用得着加一个“寻,字吗,拜访就足够子,更不用说什么终有所获,用得着那么艰难吗?

能被人称呼为“江公”那肯定是一个有名望的人,但不一定就是江千里啊,他在当时虽然有些名气,但他活着的时候还不至于到了享受这种尊称的地步。而“康熙,也不一定非得是皇帝的年号“康,有安乐、安定、丰足、太平、通达等多种解释“熙,也可以理解为光明、兴盛、温暖、和悦等意,而且“熙,和“禧,也是可以通用的“康熙,并不是玄烨的专属用词,也可以作为一个人的表字,只不过是在清朝的一段时间里因为忌讳而没人用,所以就让人有了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

如果我们变着方法读一下,这里的意思就变成“自长安往吴郡,寻访江公康熙,八年方有所获”这样是不是就能说得通了呢。从长安到苏州去寻访一个叫做江康熙的人,足足用了八年的时间才找到,那种喜悦的心情口这样一件事才值得题写出来。”

张沐再次加深了对张辰的崇拜,道:“怪不得你小子总能捡到大漏呢,脑子这么灵活,做什么事情当然要比别人轻松了。琳琅说得对啊,搞收藏的人和你生在同一个时代,简直就是一种悲哀,如果再和你常常碰到一起的话,唉,还要不要别人活啊。”张辰倒不觉得有什么,很多时候捡漏还是要看运气和缘分的,他只不过是在运气来了的时候多一个技能而已,的确是可以把运气提升到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但是也不见得就能捞尽天下宝物。就好比今天一样,在bo托贝洛大街,他收了那把斯特拉迪瓦里琴之后就离开了,在往后边可能还会有更好更有收藏价值的宝具,但是他不也一样错过了吗。只要有一个懂行的人在他后边去了bo托贝洛大街,后边的宝贝很有可能就是别人的了:再往远里说,全世界有那么多的古玩市场,里边有无数的宝贝,*怎么能够是一个人就搜罗干净的呢。只不过有人多一些有人少一些,还有人眼力不佳赔了钱,各种各样的人汇聚在一起,这才是完整的古玩行。

对张沐这个表姐,张辰可以一点不藏si的,既然给他说了,就要说的清清楚楚,让她完全明白理解了才好,继续道:“还有一点小沐姐你在以后也要主意,那就是老化程度,任何东西,不管你怎么样弄去保养,都无法阻止它的老化:老化就有可能造成损坏,损坏了的就可能会有人修复,哪怕是修复的再冻同样也会留下痕迹的。这些也许你以前没有多留心过,我也没有给你讲过这方面的东西,今天正好赶上了,就给你多说一说,以后你可以多在这方面下下工夫。其实以你现在的眼力来说,只要认真观察,也应该能够看出一些问题,已经可以运用到鉴定当中去了:尤其是鉴定漆器这一类的东西,还有瓷器、字画什么的这些,都可以从老化的程度和修复痕迹上得出一些信息:算是你鉴定古玩的一个助力吧,而且效果也会很不错的。

就拿这扇屏风来说吧,你看它的足和边角都是用铜包裹着的,这么大的一件玩意儿肯定不会经常移动,所以铜足下部的边缘部分就会和同一块地面长时间接触,上学的时候物理课上老师也教过的,两个物体相叠的时间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有一些同化,这个你应该还记得吧,你看看这些铜足,边角部位是不是已经有些发灰色了,和其它地方的铜颜色完全不一样。还有这漆面,也是有老化痕迹的,想要让漆面保持光亮,就得经常擦拭,而擦拭就会产生磨损,接着反射的灯光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这屏风的漆面有一些凹陷的部位,这就是年代久远的证据,依据不同的擦拭痕迹和凹陷程度跟期棉的氧化程度相对比,也可以获取一些信息。

再有就是修补的痕迹了,这扇屏风有六处进行过修补,你看这个shi女的发钗,这里明显就是后来补上去的。从这这边shi女裙边部位漆面的凹陷程度来看,这扇屏风鼻然是点螺工艺的,但是它的漆面却相当厚,不像明清时候的点螺漆地那么薄,可这发钗部位的贝片却是和漆面几乎没有差别的,而漆面的光亮程度却和其他地方一样,并且有一定程度的凹陷,贝片的光亮程度和其他地方的也有一些细微的差别,相对要显得新那么一点点,所以就可以肯定,这里一定是修补过的。

这么多的信息综合在一起,我们在一一进行分析和判断,跟其他的同类物件儿相比较,就能够对它的制作年代得出一个结论,应该是一件唐代早期的点螺屏风精品。明清两代虽然是螺钠漆器的鼎盛时期,但是留存下来的东西也不少,而这扇屏风却是地地道道的唐代点螺精品,制造技艺上并不比明清两代的差,有些地方还要胜出一筹,看来又可以在拍卖会上捡一个大漏了。”

宁琳琅不只是崇犴张辰,一直以来也是把张辰当做自己的而骄傲,抱着张辰亲了一口,道:“师兄,你太棒了,我永远以你为骄傲。”张沐还惦记着她的青铜卤呢,哪有心思看着他们在这边亲热,立即打断准备相拥的两人,道:“你们先别忙着亲热,晚上回家还不够吗,1小辰你快来给我看看这只卤,介绍上说是战国的,可我看着像是西周时候的,你来给姐掌掌眼。”

被张沐拉到一只展示的青铜卤前面,这只卤的个头并不大,只有二十多厘米高,造型为一只鸣叫起舞状凤,双翅向后伸展,卷曲的尾部和前后分开双足构成卤足,凤喙上举,长冠逡迤,甩向颈部。整体不见由迹,也没有新坑处理的痕迹,通体有厚实的包浆,应该是收藏多年的东西。

提粱外侧以重环纹间插乳钉纹为边,内饰垂鳞纹,内侧还有二十六个铭文,其中九字不在已经可识别的两千四百二十个金文之中,大致意思是燕国王后为她母亲特意制作的:虽然不见得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但是对于研究西周的文化和金文也都有一定的作用。

这种造型的卤极为罕见,张辰曾经在董老的一个朋友家里见到过一只类似的,但是那只十几厘米高,没有这么大的个头,也没有铭文,在那之外还没有再见过任何一只,包括在他所去到过的和了解过的博物馆院中也没有见到或者听说过。

张辰基本可以判断这只卤是西汉中期的,用意念力再次验证之后,九层黄色的光芒也正是他的判断三张沐之前就已经说过他觉得有可能是西周时候的,眼力的确是已经很不错了,看来她很适合在古玩行里混啊。

看了看张沐,用一种鼓励的语气道:“小沐姐,你再努力努力就能够出师了,你的怀疑没错,这的确是一件西周早期的玩意儿。卤是西周前期最主要的酒器,意义重大且变化多样,但是这种造型的我还是第二次见,应该是极为罕有的一种。这只卤器型罕见,纹饰又特别精美,范铸技术也十分精湛,还有二十六个铭文,应该属于西周卤中难得的精品了,三千英榜的价格可是一点不高,希望不会有太多人跟你竞价。”张沐白了他一眼,道:“少来吧你,这件拍卖行的名气很小的,基本没有什么华人和他们接触,即便是真的来了,也不会有几个人能像你这样看得仔细,只要你小子不和我抢,我就有九娄以上的希望把它拿下了。”专家团在这场拍卖会之前就已经去曼彻斯特了,他们要参加一场索斯比大型拍卖会,专家团是带着任务来的,不敢在小拍卖会上耽误时间,首先瞄上的肯定是大型的知名拍卖行。

没有专家团的参与,张辰就更多了一层保障,专家团里可是有好几位正经的高手,他可不敢保证人家看不出拍品里边的秘密。

过程不做赘述,拍卖会进行的很成功,在另外只有三位华人买家参与之下,张辰最后以九万六千英榜拿下那扇屏风,又以五万多英榜的成交价拿下另外还比较不错的四件三张沐反而是占了大便宜,六轮叫价过后,只用了三千三百英榜就拿下了那只凤形卤,这次的拍卖会也算参加的很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