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71章 终见良渚玉

第二七一章 终见良渚玉

有很多小拍卖行的名声不响亮,光顾的客人很少,东西也要不起价钱来。张辰主要光顾的就是这些拍卖行,虽然他们也做不到完全保证拍品的质量,但是胜在东西便宜,而张辰本人对于古董的鉴定也可以直接忽略这一点。

接下来的几天里张辰又参加了两场拍卖会,拿下了几件还算不错的玩意儿,有一些都是相对普通的古董,但是品相都不错,好一点的就留下来,一般的就准备带回国去在收藏市场上交流出去,繁荣一下收藏市场,或者留着送人也是可以的。

本来张辰还想再去英国其他地区的古玩市场逛一逛,但是弗雷德里克带回来一个消息,让他不得不放下这个想法,立即赶到了法国去。

图卢兹位于法国的西南部,是法国的第四大城市,空中客车的总部就坐落在这座城市。图卢兹不像巴黎那样充满浪漫和时尚的气息,有如其他的法国南部城市一样,天然和古朴是这里的主旋律,大量的葡萄园和古堡让它在某种程度上要比巴黎更法国。

“世纪平安号”到达图卢兹布拉尼亚克机场的时候,卖家派来接机的人已经在机场等着了,机场距离图卢兹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路程,从西北方穿过整个市区,到位于东南方的圣里斯纳区,也只用了二十多分钟而已。

在圣里斯纳区的一座庄园里,张辰见到了那位生意遇到危机,不得不依靠变卖祖产来偿还债务和维系经营的收藏家后代。

这座庄园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在图卢兹,更像是来到了普罗旺斯地区,满园都是薰衣草和葡萄架,映衬着庄园内部的一座古堡型别墅建筑,很有一些乡村田园的味道。

庄园主人艾米勒?杜美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微微发福,也许是因为最近不太顺利,生意上的失败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打击,虽然努力地保持着微笑,但怎么也掩饰不住他神情中的那股忧烦。

这时候艾米勒?杜美就在庄园的大门口处站着,等到张辰下了车,他就上前来,中间人介绍过之后,和张辰来了个拥抱,热情地道:“亲爱的张,你好,我们之前已经通过电话了,你的法语说得很棒。我就是艾米勒?杜美,将要出售一些古董的人,希望能够有让你满意的东西。”

“呵呵,杜美先生您好,你的庄园很漂亮。感谢你的盛情,希望我们能够有一个完美的合作,我们现在去看看你的收藏品吗?”张辰也表现的很热情。

艾米勒?杜美家里从他曾祖父开始,到他的父亲,都对收藏有着很浓厚的兴趣,家里的藏品不能说包罗万象无所不有,也算得上极为丰富了,在法国的收藏界很有名气,属于中国人所说的“老虫”级别。

按理说有这么厚实的家学底子,只要不是资质特别平庸的后代,都不难在收藏界取得一些成就,有天赋的更是会如虎添翼了。可到了艾米勒?杜美这一代,杜美家只有这么一个传人,却从小开始就对古董没什么兴趣,被父亲和祖父逼着学习过一段时间,但是渐渐长大以后,就再也不接触这些东西了。

艾米勒?杜美在少年时代就对经济类的东西特别感兴趣,也一直在朝着这方面在努力,但是很可惜,他在经济方面的天赋实在有些低,而他又不愿意做回自己家族的老本行,每天面对着那些瓶瓶罐罐书海阁本本的东西搞专研,多次失败之后依然还饱有将经济生涯进行到底的**。

不过艾米勒?杜美一直都在坚守一个原则,无论怎么样的困难和窘境,都不出卖家族的收藏品;自己不喜欢是自己的问题,天知道杜美家的哪一代会再次出现热衷于古董收藏的人呢,他可不想做一个败家子。

历经多少次的失败和磨难,艾米勒?杜美都没有放弃过他的原则,一次次地倒下一次次地站起来,凭靠的全都是自己的努力。可这次不一样了,这一次他面临的困境是前所未有的,几乎要致使他的公司倒闭了,如果公司一旦倒闭,他就不一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决定要放弃一些原则性的东西了,也许杜美家真的会出现一个或者很多个收藏方面的天才,可如果他的公司现在就倒闭了,他以后再想过现在的生活就不可能了,除非他愿意变卖家里的藏品。玩收藏是很费钱的一个行当,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是寸步难行的,自己的生意都破产了,又怎么能给家族留下以供收藏的资金呢,将来不也是一样要靠变卖收藏吗。反正迟早都是卖,那就不如用在挽救公司的危机上面,一旦公司的危机解除了,就可以继续经营赚钱,自己在经营方面的确没什么能力,但是自己的儿子却已经露出了这方面的优势,将来不愁把公司做大做强的。

杜美家在收藏界的名声还是很响亮的,消息刚刚放出去,就已经有图卢兹当地的奥斯汀博物馆、巴黎的吉美博物馆和凡尔赛宫等多间博物馆表示出了购买一部分藏品的意向。

既然已经打定了要出售一部分收藏的主意,而且也有不少有兴趣的买家,艾米勒?杜美也就不急在一时了。他是一个生意人,虽然并不怎么成功,但是也明白一些生意上的道理,做生意之前能够拉近彼此的关系是很有好处的

张辰夸奖他的庄园漂亮,这正是一个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艾米勒?杜美顺势笑道:“亲爱的张,你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怎么能不带着你参观一下杜美家的庄园呢,这座庄园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是我的曾祖父从一个大商人手里买下来的,做过很多次修整之后才变成现在的样子,在图卢兹地区可是最棒的庄园之一。那些古董等一会儿再看吧,我先带你们享受一下站在薰衣草花海里的感觉,那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会让人忍不住沉浸在里边。”

张辰心里是比较有底的,给他们介绍的中间人是弗雷德里克的一个朋友,类似于中国的掮客,以他远道而来并且时间紧迫为理由,得到了第一个来杜美家交易的资格。现在完全没必要担心会给别人抢了先。而张辰也有着和艾米勒?杜美一样的心思,先把关系弄熟一点,对方就不会太好意思在价格上做过多的坚持,也就顺势答应了艾米勒?杜美的邀请。

顶着午后的阳光,虽然有人帮着撑伞,但也还是有些热。在熏得人想要睡觉的薰衣草环境中待了十几分钟,又欣赏了艾米勒?杜美引以为傲的小型葡萄园,把庄园里边逛了一遍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钟头。

这时候,艾米勒?杜美才请张辰去古堡别墅内,张辰开始有点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专门想要把他晒晕了,然后好让他迷迷糊糊地忘记了讨价还价。

杜美家不愧是超过百年的收藏世家,一进大厅张辰就感受到了内外的两种截然不同,相比于庄园里遍地的薰衣草制造出的浪漫气氛,古堡内部却显得古意悠然,彰显出一种古老欧洲的风格。

光是大厅里悬挂着的名画就有十几幅,近到被誉为“现代艺术守护神”马塞尔?杜尚的作品,以及埃里希?赫克尔、罗朗?乌多、米勒、布格罗等近代著名画家的作品都可以见到,甚至还有一副梵高的作品。

另外还陈列着不少近现代雕刻艺术品和精美的欧洲古典家具,就连吊灯、地灯和壁炉都是古董的,可见杜美家的收藏之丰富。

不过张辰也只能够看着这些东西眼馋了,既然是被陈列在大厅里,那就应该是主人极为喜爱和骄傲的收藏,肯定是不会出售的,艾米勒?杜美再败家也不可能傻到卖掉这些盛极一时的艺术品。

古堡别墅的面积可是不小,差不多要有张辰在长城尊邸别墅的五六个那么大,上下三层的建筑里边,大大小小的房间有几十个。艾米勒?杜美带着众人穿过二楼的一个走廊,来到了别墅的后半部分,在一个双扇的柚木门前停下来,在门禁上输入密码。

一边操作着,一边道:“这里就是我祖父和我父亲最喜爱的地方了,因为曾经被小偷闯入过,所以增加了许多防护措施,光是这大门密码就有二十多位数,里边还有一道金属的密码门,同样也需要很麻烦的密码才能打开,里边的防盗设置也很多,每一次进到这里我都感觉很头疼,大家耐心等待一下吧。”

十几分钟后,两道大门全部打开,还没有进门,张辰就已经感受到里边那种浓厚的古朴气息,可见里边的收藏必定是相当丰富了。

大门之内是一个三百多平米的空间,一点不比前边的大厅面积小,里边的藏品琳琅满目,陈列非常整齐,从这一点上就能够看出这些东西的主人在它们身上倾注的心血。

艾米勒?杜美对于家族的收藏还是很骄傲的,给张辰介绍道:“这里一共有三层,上边两层面积不是很大,加起来只有不到八百平米,都是我父亲和我祖父的收藏,一层面积相当于上边两层的,存放的是我曾祖父的收藏,一共有一万多件各个时期的古董。

我的曾祖父是一个贸易商人,在十九世纪的时候曾经多次前往世界各地做生意,在你们中国曾经待过十几年的时间,和你们那里的亲王也做过生意。我的曾祖父很喜欢中国文化,在中国的时候购买了很多的中国古董,大约有三千件吧;而且他还学习了你们中国的一种歌剧,据我的祖父说,那是一种很有魅力的艺术,很可惜我没能听到过。我的祖父就是出生在中国的,十六岁的时候才随着我的曾祖父回到法国来的,他还有一个很棒的中文名字,叫做‘杜玉笙’,据说是代表一种用玉石制作的很美妙的中国乐器,有几千年的历史呢。”

艾米勒?杜美对于中文是一窍不通的,发音也很不标准,估计只是听他祖父简单说过一些,但是肯定没有什么太深刻的印象,在他说到他祖父的中文名字叫“杜玉笙”的时候,张辰差点没给他逗笑了,“杜月笙”?这不是那位叱咤风云的上海滩黑老大吗,怎么就成他祖父了,同名同姓的也太巧了吧。待到艾米勒?杜美解释了玉笙的意思时候,才明白过来,感情是玉笙啊。

他的曾祖父曾经和满清的亲王做过生意,看来还是很有实力的啊,怪不得收藏了不少的中国古董呢,和王爷做生意的人,还是一个洋人,总是能在很多方面受到优待的,搞一些古董和文物之类的东西,应该是很容易的了。

十九世纪的时候中国对洋产品的依赖很严重,洋枪、洋火、洋胰子、洋瓷缸子等等等等的,从军工到民用,从机械制造到日常生活,都充斥着大量的洋货。甚至连钱币都开始推崇洋钱,后来的银元也叫做“大洋”,就是根据西方的银元来的,最多的就是西班牙的“本洋”和墨西哥的“鹰洋”。

洋货的流行也造成了中国的白银和黄金储备大量流向海外,同时流向海外的还有大量精美的中国艺术品,其中有不少都是通过走私和抢夺后被带走的中国文物。另外,那时候的有很多中国人在老外的洋行里边做事,俗称为买办,也有人叫他们二毛子,其中有那么一撮人为了讨好洋人保住自己的工作,极尽谄媚之能事,搞一点中国古董给洋老板把玩是很常见的。

张辰一听艾米勒?杜美家族居然收藏了数千件中国文物,心里那个兴奋啊,立即展开了忽悠计划,道:“是吗,你的曾祖父实在是太懂得欣赏了,我们中国的歌剧可是最棒的音乐形式,有悠久的历史文化积淀,和上百种分类,你曾祖父的音乐审美水准很高啊,他绝对是一个值得你为他骄傲的一流鉴赏家。”

听了张辰貌似赞美实则瞎说的话,艾米勒?杜美感觉也的确是这么回事,杜美家的好几代人都在法国收藏界受到所有人的尊敬,这一切都得益于他的曾祖父老杜美,说是一流的鉴赏家还真是很正确,这的确是一个可以让家族的后辈们引以为傲的事。

表面上还是做出一副沉稳的样子,道:“哦,亲爱的张,我带表我的曾祖父感谢你的赞美。我想你应该也是一个很懂得欣赏的人,我的曾祖父留下了很多珍贵的中国古董,把它们交到你的手里,应该是他乐于见到的。”

这家伙也不是善茬,一顶高高的帽子已经给张辰戴过来了,张辰顿感压力很大,这家伙做买卖能做到公司快要破产,可和人打起交道来很精明啊,难道是他太过精明了,让人不敢和他做买卖?好吧,今天倒是要看看,这个家伙能精明到什么程度,到最后究竟是谁胜谁败。

张辰表现出很地样子,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马上去看看那些中国古董吧,你知道吗杜美先生,我在中国有一间专门研究古董的公司,不但研究中国的古董,世界各地的古董都在我们的研究范围内,我的公司需要大量的古董以供研究……”

张辰已经开始给对方挖坑了,好像他很需要各种古董,会不计代价去收购一样,到时候他再对艾米勒?杜美的开价表现出无可奈何的样子,价格太高了,完全是不能接受的,那样就会大大提升可信度。

可是张辰的话还没说完,艾米勒?杜美就急了,忙打断他的话,道:“不不不,亲爱的张,我并没有说会出售所有的古董,我只会出售一部分,有限的一部分。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公司陷入了困境,需要注入一笔钱来挽救现在的局面,我只要得到足够我的公司走出困境的资金就好了,而不是要做一个败家子。”

“那太遗憾了杜美先生,我以为可以从你这里得到足够的研究材料呢,看来我还需要去更多的地方才能够达成愿望。不管怎么说吧,我们先去看看,希望会有我需要的古董,不知道你准备出手多少件呢,我是说包括所有的古董。”第一步已经开始见效了,张辰继续深入瓦解艾米勒?杜美的心理防线。

艾米勒?杜美听到张辰说遗憾的时候,还以为张辰要拍屁股走人呢,差点就急出了一身的汗。看这位中国客人的样子应该是一个大买家,一个能够拥有私人飞机的人,应该是很有钱的人了吧,千万不能错过了,早一天把资金凑齐了,公司就能少损失一些。

见张辰没有要走的意思,忙答道:“是这样的,在这里所有的古董中,有大约三分之一是可以出售的。我已经分过类了,二层西边的这一半都是可以出售的,三层北边六个架子上的也可以出售,一层可以出售的就在楼梯对面那一侧。”

二层西边有一多半都是古典的欧洲家具,只有两排陈列柜上摆放着一些杯盘等欧洲古董,张辰来到西边的两排陈列柜前,简单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年代太久远的东西,大多数都是两百年之内的,虽然也有不少品相很不错,但是这些并不是他主要的目标,可以放到最后去,现在要看的还是中国古董。

来到一层之后,张辰再次对艾米勒?杜美开始鄙视,这家伙虽然不喜欢收藏古玩,但也不是完全不懂行,而且对于古董的年代判断的都比较准确,他整理出来可以出售的东西中大都是一般货色,真正精美的瓷器和青铜器等古董全部都在不可出售的那一边。

张辰在楼梯对面这一片看了看之后,摇着头道:“杜美先生,你准备出售的这些古董中并没有什么特别有收藏价值和研究价值的,我想除了一些普通的收藏爱好者,应该没有人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吧。”

艾米勒?杜美对张辰的话并不认同,走到一只陈列柜前,指着上边的一只瓷碗,道:“怎么可能呢,你来看这件瓷器,这可是很古老的瓷器了,应该是在十六世纪时候生产的;还有这件青铜器,这可是公元前的古董,这里边有很多都是历史很悠久的。我挑选出来的这些古董,都是根据我父亲和我祖父的收藏记录来的,里边有很多有收藏价值的。”

鄙视还在继续,不过刚刚加上去的那一点认可却被张辰抹去了,还以为这家伙对古董有不少认识呢,原来是看了别人的记录,既然他对古董的认识不够,那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其实在这一边的所有古董中,并不完全都是没有收藏价值的,而且还有几件极具收藏价值,其中就有张辰寻觅、盼望已久的良渚文化玉器。

张辰走过去,拿起一只玉琮,道:“杜美先生,你说的没错,那只瓷碗的确是十六世纪的东西,那件青铜器也是公元前三世纪的;但是那只瓷碗只是普通的民窑,也就是地摊货,完全没有研究价值,而那件青铜爵,不但没有一个字的铭文,连纹饰都没有多少,造型如此简单,还有破损,价值也就可想而知了。还有这块石头,虽然还算是不难看,但是它的质地却没有任何优势;还有这边的这个玉璧,纹饰简单之极,质地也很普通,甚至中间的钻孔还有这么大的一个错位,你能告诉我它们的价值是怎样的吗?”

张辰这个时候已经在进行第三步了,这是在全世界的古玩交易中都经常用到的招数,先把对方的东西说的毫无价值,再用低廉的价格买下来。当然,这招只能用在那些对古玩没有太多研究和了解的人身上,如果是一个在收藏界混了很多年的人,这样的做法会被人家当傻子的。

不过现在就完全没有必要担心了,艾米勒?杜美也只是根据他的父亲和祖父留下来的记录作为凭证,至于说盐从哪里咸,醋从哪里酸,他基本是无从得知的,只要能够把他唬住,今天就赚到了。

张辰后边指出的两件都是良渚玉器,一件是一只牙白色的玉琮,一件是一块深绿色的玉璧,除此之外还有五件良渚玉,张辰已经把这七件良渚玉当做今天的主要目标了。

其实很多的良渚玉器都是白色的,那是为了方便在玉器上雕刻纹饰,在雕刻之前用火烤过的原因。还有那块玉璧中间钻孔的错位,那个在行话里叫做“台阶”,四五千年之前,人类琢玉的方法还很原始,遇到大块的和比较厚的玉石,就需要从两边分别向中间进行加工,对不齐是很正常的。而这一点正是鉴定良渚玉器的一大要领,现在却被张辰作为瑕疵拿来讨价还价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