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73章 孔雀尾的影响力(上)

第三七三章 孔雀尾的影响力(上)

发现了这么重要的东西,张辰也没心思再去观察其他的古董了,早早选好自己需要的古董,回酒店去慢慢欣赏那六只瓷碗才是真的。

杜美家的三代人和古董打了一百多年的‘交’道,〖中〗国古董不一定十分‘精’通,但是欧洲的古董却肯定是绝对的强项,怎么说也是人家的主场嘛,没有优势就不对了。这里是欧洲,各种各样的欧洲古董在古董店里经常可以见到,有的是‘精’美绝伦的好玩意儿,而且捡漏的机会还很多,根本就不用考虑向个人藏家购买,那是博物馆才会干的事情。

因此,张辰也是选择了清一‘色’的〖中〗国古董,‘花’了两百三十万欧元,买下永乐甜白轴划…‘花’缠枝莲‘花’云龙纹梅瓶、“大德吉祥场”款宣德青‘花’蓝查体梵纹法轮盖罐、“东书堂”款嘉靖青‘花’海水白龙纹大盘、“尚志堂”款康熙郎窑红将军罐、褐柚西夏剔刻‘花’瓷大尊等九件绝对会‘混’淆的瓷器,以及难以正常判断年代的四件青铜器和一件半米多高的唐代夹纻佛等十四件。

这十四件虽然也很‘精’美,但是相比起张辰从捆绑销售的那堆东西里边挑出来的,就要逊‘色’不少了,除褐釉西夏剔刻‘花’瓷大尊和那尊唐代夹纻佛之外,其他的古董还没有达到张辰自己定义中的一级古玩,顶级的就更差得远了。

其中最顶级的当属那六只茶碗了,每一件都足够买下那十四件古董一百回还多得多,而张辰梦寐以求的良渚‘玉’器也没能排在第二位,在建盏之后还有龙山文化红陶莆(GUI)、齐家文化红陶双大耳罐和‘玉’、

覆面、带铭文的商代白陶夔龙纹鼎、大汶口文化的‘玉’人面等都要排在前面。七十件“被迫”收购的古董中,具有四十一件事级别很高的古玩或者文物,基本上有超过一半的价值都要比那十四件的总价还高。

大量的石器时代文物和珍稀古董没有被老杜美带回到法国,却没有给出一个正确定位,这里边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一是艾米勒杜美的曾祖父在〖中〗国的时候还属于清朝末年,那时候的科技相当不发达,很多文物都是没有办法定位的:二是杜美家曾祖的下两代人都专研于欧洲古董的收藏,而艾米勒杜美本人则是完全对收藏没有兴趣。

直到看着张辰把最后一件被老杜美鉴定为清代仿的北宋官窑出戟尊装进箱子里,艾米勒杜美还在感叹着,这一个买家就买下了两百五十多万欧元的古董,而且还都不是价值极高的欧洲古董,这一下就解决了公司自己危机的将近两成,看来这搞收藏的还真都‘挺’有钱的啊,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在这方面下点功夫呢。

张辰婉拒了艾米勒,杜美的晚餐邀请,带着他已经买下的所有八十四件古董的收藏记录走了,这些记录是很重要的收藏凭证,在其它很多方面都能够用得上。

这个时候了还共进什么晚餐啊,他还想着赶紧回酒店去好好欣赏一下那几只建盏呢,〖日〗本的那几只他没有亲眼见过,现在自己有了更漂亮的,当然会有些急不可耐了。不过一想起那几只被打碎了的,张辰就不由得心疼,幸好打碎的四只都是小碗,如果有一只大碗的话,真不知道会不会心疼死,无价之宝啊。

这应该是史上最大的走宝了吧,也许艾米勒杜美并不知道什么叫技多不压身,所以才把心思都放在让他屡屡失败的商业上面,如果能够多多专研收藏方面的知识,这件事怕就永远不会发生了。

张辰带走的八十四件古董中,包括那十四件“高价”的在内,有五十五件的价值都在一百万欧元以上,更有不少价值无法估算的。而艾米勒,杜美提前就已经摘出去的一只铜炉,只不过是清代仿制的宣德炉,还没有张辰淘换来给他外公燃香的那只好呢,充其量值个一两千欧元的样子,既然他那么喜欢,就留着好好收藏吧。

张辰身边的人对他的习惯都已经很了解了,在艾米勒杜美庄园的时候,包括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张辰手里六件窑变轴的宁琳琅和张沐都没有出声,就怕万一‘露’出什么破绽坏了张辰的事。尤其是宁琳琅,她是懂法语的,张辰和艾米勒杜美‘交’谈的内容她很清楚,在张辰从小木盒子里拿出那六只茶碗的时候,她就知道又捡到超级大漏了。

去酒店是艾米勒杜美派车送的,在车上也不好说什么,虽然已经完成‘交’易了,但也要保守一点职业〖道〗德,不要让走宝的人面子上太难看了。

酒店的‘门’童和‘侍’者看着张辰一众人等,都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了,他们还是第一会见到带着这么多“行李”住五星级酒店的,大大小

小的怕是得有三十多个箱子吧。

这世上永远不缺脑子灵活的人,不管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有能够从人群中脱颖而出的。在一些人还看着张辰他们发愣的时候,已经有眼疾手快的服务生推着行李车上前招待张辰了,其余人稍后也明白了过来,这事赚小费的机会啊,这么多的东西,没有个三四回怎么搬得完呢,最后怎么也能有个几十欧元的打赏吧。

箱子里装的都是极为贵重的古董和文物,别说丢上一只箱子,就是有人不小心碰一下,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安镇忠等人都是跟子张辰很久的了,从他的一个简单行为或者随便一句话,就能知道很多信息,忙把一帮子护卫队员分成三拨,在房间、电梯和楼下招呼着,差不多快要半个小时之后,才算是把东西都安全送进了张辰的房间。

张辰很大方地给了八个帮着搬搬抬抬的‘侍’者每人一百个欧元,把他们都打发走之后,才开始给护卫队的人安排工作。这么多的宝贝放在酒店里是很不安全的,即便是五星级的酒店,也不会有极为严密的安保措施,更不用那个想让他们做到唐韵那么密不透风了:接下来要参加两个预展和拍卖会,都需要有人在酒店里轮守,直到他们离开法国之前,都需要有人看着。

安排好了工作,安镇忠等人就回到各自的房间去了,只要有张辰在,基本就可以保证东西万无一失了,如果张辰都做不到,那他们在场也无济于事,张辰不在的时候才是他们的工作时间。

宁琳琅和张沐两个人都快憋不住了,那种明知道顶级重宝就在身边,却不能拿出来好好欣赏的感觉太难受了,抓心挠肝的让人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没有一处舒服的地方。

这时候就剩下他们三个人,也不用在意什么仪容举止了,俩人快疯了似的冲到那只放着窑变茶碗的箱子前,那些茶碗在箱子里好像多放一刻,就会变没了一样。一个打开箱子,另一个把那只小木盒子取出来,张辰早就预料到了她们会比较〖兴〗奋,可也没想到会到了这个程度,这窑变黑柚茶盏的吸引力无比强大啊,赶紧拿过消了毒的‘毛’巾帮他们擦那只木盒子。

三人用干棉布把六只茶碗和若干瓷片都擦过之后,分成两排摆在桌子上,柚面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不同的耀眼光泽,或是千丝万缕的棕线褐毫,或是变幻莫测的宇宙星空,或是翩然起舞的开屏孔雀,有如实质一般,只要把目光移上去,就没有办法再挪开了。

蹙,毫和鸿妈斑之前已经出现过了,虽然没有现在的这么漂亮,但是也算见过,并不会感到太新鲜,唯独那种开了屏的孔雀一般的轴‘色’是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独一无二的美丽着实给人一种无比强大的视觉享受。

盯着看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宁琳琅和张沐才不舍地抬起头来,眼神里带着无数的问号看着张辰。

宁琳琅是宁爷全力培养出来的,见识过的古玩不计其数,实践能力要远远超出张沐,可是她想破了头也无法中记忆中找出这种轴‘色’的片段。

歪着头问道:“师兄,这几只茶碗应该都是建窑的窑变黑轴此,兔毫我以前是见过的,鹞妈斑虽然没有见识过,但也看过很多相关的资料,这两种都不算陌生。可是这种轴‘色’叫什么呢,我都没有听说过呢,你一定知道的吧,快来给我们说一下。”

张辰坐在她们俩的对面,拿起一只孔雀尾轴的茶碗,道:“这种窑变柚也有一个很形象的名称,叫做“孔雀尾”是所有窑变黑轴中最漂亮的一种,不但是建窑,从古到今所有的窑变黑柚都要排在它的后面。我所知道的记载里边,这种“孔雀尾,只在南宋高宗绍兴十六年和绍兴十七年烧出过三窑,都是在无意之下的产品,和瓷土、柚汁、

温度、空气质量,还有小环境等十几种因素都有关系,只要其中的一项没有做到,就会导致失败。之后的很多年里也有不少人想要烧这种“孔雀尾”鹤壁窑、吉州窑、定窑等大要扣只知道元代的时候都有人在搞这个,还有很多御窑也研究过,一直到明末的时候,都没有人成功过,不论怎么模仿都没集再烧出一件来。我估‘摸’着吧,九成九以上的可能,这三只应该是仅存于世的了,珍稀无比啊。…,

“你从哪的,我怎么不知道呢?不行,你要把那本书给我看,你小子也太小气了,居然跟自家人都藏沐带着打趣埋怨了一句。

张辰很无辜地道:“小沐姐,天地良心啊,唐韵的文稿中心里那么多书你自己不去看,不努力学习也就算了,这时候反过来埋怨我,咱们讲点道理好不好啊。”

张沐对他的无辜很不屑,一副我就是不讲道理你能把我怎样的表情,道:“你还好意思说,你以为我有你那么变态的阅读能力吗,你一天看多少书,我们一天又能看多少书,这个能比吗?现在我很正式的通知你,以后你一旦有了什么重要发现,就必须在第一时间告诉琳琅和我,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告你的黑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