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74章 孔雀尾的影响力(下)

第三七四章 孔雀尾的影响力(下)

张辰很明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的道理,面对这样凌历歹毒的攻势,只是简单地腹诽了几句,不再和张沐做任何辩话订了餐之后,就去包里拿了照相机出来,准备拍了照片给几位师‘门’的前辈都看一下。

法国当地使用的是东一区时间,夏天要比京城要晚六个小时,现在的京城已经是深夜了,最先得到张辰消息的是身在罗马的董老。

董老刚刚吃过晚饭回到房间和两个以前的学生聊天,就接到了张辰电话,一边通电话一边打开电脑,接收了传送过来的图片。

董老本人也收藏了一只兔毫窑变黑釉茶碗,〖日〗本人收藏的鹞妈斑“曜变天目”他也亲自上手看过,但是张辰过来的“孔雀尾”却是他没有见过的。看着图片上那漂亮的开屏孔雀一般的茶碗,董老的情绪也开始有些〖兴〗奋了,尤其是听张辰在电话里说这种窑变黑柚是有历史记载的,而且极有可能是仅存的稀世珍宝,而且还有可供研究用的瓷片,一旦能够取得研究成果,这可是极具轰动‘性’的。

古董瓷器和书画、杂件之类的不一样,中宁国古代的画作以写意为‘精’髓,西方的油画则是以写生为特点,〖日是在〖中〗国文字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他们也有书法作品传世:〖中〗国有‘玉’石雕刻和各种‘精’美工艺品,西方也有宝石镶嵌和工艺品,其他的李日青铜器等等的都不是〖中〗国鼓动你专属的,只是在同一时期要比西方国家更先进和高级。

在所有的古董之中,〖中〗国古董独树一帜的,就是瓷器了,在十七世纪之前,全世界只有〖中〗国能够少出坚硬、漂亮的‘精’美瓷器,这个事任何国家的历史文化中都没有的。

建窑的窑变黑轴是窑变瓷中最顶级的存在,而孔雀尾又是建窑窑变黑柚中最顶级的,现在这三件很可能就是仅存的孔雀尾已经被收藏在国人的手里而且还是自己的侄子收藏的,这个意义可不是一般的重大。

只是看着图片,就已经是这么的漂亮,如果是实物的话那该有多漂亮呢,董老都有点向离开专家团几天,在第一时间好好去欣赏一下这美丽之极的宝贝了。

这种事迟早都是要对外公开消息的,倒也没必要瞒着别人,何况是自己的学生呢,董老不但没有让那两个学生回避,还把他们叫到电脑前来,一起欣赏这种极为难得的美丽。

董老的这两个学生也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在地方博物馆中也有不低的身份,也都算是古玩街里有些名望的年青一代专家。可是听完委老的介绍,又的图片哪里还有一点专家该有的沉着,眼中满是狂喜之‘色’,恨不得能够钻进电脑里边去,以网络的速去到张辰那边,亲眼看看这绝世珍宝。

其中一人见过张辰,也知道张辰是张川的儿子,对于张辰能够受到陈氏‘门’下两代高手的亲自调教很是羡慕,问道:“老师这几件孔雀尾就是川先生的儿子收的吗,这种东西我还都没有听说过呢,他这么年轻就能够有这么深的了解,果然是虎父无犬子,陈氏的亲传鼻子就是厉害啊。”

另一个也是听说过张辰大名的也是有些羡慕地道:“我也知道这个小师弟张辰,如今收藏界年青一代中的头号人物,而且在珠宝‘玉’、

石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已经被很多人奉为未来收藏界的领军者。他那个唐韵文化展览中心可是厉害的很啊,把我们这些地方博物馆甩的老远,怎么撵都撵不上这次的专家团不就是给他刺‘激’出来的吗。”

董老也听出了两人话里的酸味,笑道:“当初我还给你们做老师的时候,收藏这一行还完全不见起‘色’当时的社会形势也不赞成搞这一套,否则以你们的天赋和努力足以成为陈氏的弟子了。不过小辰这个孩子却是一个异类,陈氏一‘门’延续了两多年,‘门’下弟子无数,其中不乏有天赋的,但也只是出了他这么一个怪物式的天才。就这种孔雀尾柚,我在今天之前都是没有听说过的,他能有今天的成绩,也不全是师长们教导的功劳,他自己的天赋和努力在其中占到了八成以上。这孩子好像就是为古玩而生的,说出来都让人难以置信,他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历史都有研究,医学、宗教、社会、文学几乎都是无所不知,我活了六十多年,也只是听说过他这么一个而已,再无他例。”

任何行业都是一栏的,不光是有个好老师就够了,名师手里能够出高徒不假,但也要这个徒弟根正苗红,否则也只能出一块废材。想要做到一个旁人无法企及的高,不但要是名师的教导,本身的天赋、努力还有一定的机缘都是必不可少的条件,缺一而不可。

张辰被张川夫‘妇’收养,给了他一个极佳的先天学习环境,不必像其他人一样苦寻良师而不得其‘门’:他自幼孤苦,为了生存下去,就不得不在各种环境下计出别人若干倍的努力:而同龄孩子们可以上学读书,也是他极为羡慕的,一旦有机会走进学堂,就会爆出无与伦比的求知‘玉’:而他能够拥有意念力这个神奇的能力,则是最大的机缘,在他的成功之中占有一半以上的功劳。

在如此大量优质条件的堆砌下,才有了张辰如今的成绩,这种事情在任何时候都属于特例中的特例,可以说是完全不可能复制的,任何人也只能是羡慕一下,学是学不来的。

好东西,这只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什么才能叫好东西呢,要的一点就是得能够‘激’起人的‘玉’望(此‘玉’望不是那种两‘性’之间的本能),让人想要拥有或者欣赏它,亲不自禁地为它出赞叹。

孔雀尾很显然就具备有好东西的基本素质,张辰他们三个人从回到酒店开始,除了吃饭的那一小段时间之外,一直到临晨两点多,就没有把注意力从那几只茶碗上移开过,搞的张沐在第二天参加预展的时候都有些‘精’神不振。

这次到法国参加拍卖会,张辰的主要目标是三只青‘花’大盘,在所有的青‘花’瓷器里边,张辰最喜欢的就是大盘了,但凡是遇到合适的,张辰是肯定要收为己有的。

这里说的大盘,可不是那些美其名曰的大盘,刚刚二十厘米出头的直径,就拿到市场上来充大个儿。那种所谓的大盘九成九以上都是假货,剩下的那零点一,也都是拿来忽悠外行或者新手的。真正的大盘最大直径可以达到七十厘米以上,最小的也要在三十厘米以上,这个尺寸之下的全部都不能叫大盘。试想一下,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身高不过一米四、五,就站在那里说他是大人,和不是笑话吗。

里昂维克托拍卖行的预展中有两只青‘花’大盘,已经是确定了的清康熙和雍正朝瓷器,一只四十五厘米,一只是巨大的五十七厘米,尺寸完全达到了张辰的要求。直径五十七厘米的是一只“中和堂”款康熙山水青‘花’大盘,起拍底价两万七千欧元:另一件是“太和斋雍邸清玩”七字款的黄轴青‘花’一束莲大盘,起拍底价一万欧元。

这两只大盘都算得上不错的‘精’品了,在国内都很少见到,能够完好保存道现在,也多亏了当年欧洲人对〖中〗国瓷器的热爱和追捧,把〖中〗国瓷器当做装饰品来看待,否则怕是早就支离破碎了。

小拍卖行的好处就在于客户少,虽然对拍品没有什么保证,但只要你自己眼力过关,想要捡漏还是大有机会的。一个小时之内,两件青‘花’大盘全部落入张辰手里,十一万欧元的价格是相当便宜的,如果在国内拍卖的话,这样尺寸的大盘最少也要在两千万以上。

里尔的诺里兹拍卖行预展的青‘花’大盘张辰已经能看过图册了,四十九厘半的尺寸也是相当不小,而且还是双面青‘花’的,因为鉴定为清代民窑,起拍底价只有三千欧元。

张辰当初在看过图册介绍之后,第一个定下来到法国必拍的就是这件了,这很有可能是一个要捡大漏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可就不一定再有这个店了。

这只大盘在鉴定难上有很大的难,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并且有极深的瓷器鉴定功底,绝对不可能做出准确的鉴定,张辰也只是在猜测很有可能是大漏,具体是不是,还得亲眼看看再说。

很幸运,张辰再次得到了捡大漏的机会,这只大盘并不是什么民窑,更不是清朝的瓷器,它是一只实实在在的元青‘花’大盘。

盘正面上的人物画不太好做区分,又没有什么款识可供鉴定识别,但是盘背面的五条龙纹却是龙身粗壮,鳞纹细密,张口漏齿、面相凶狠,肘‘毛’短而密集,四爪坚实有力。这养的龙虽然和明代三、四根肘‘毛’的五爪龙有明显区别,但是和清代的虾米眼四爪龙还是有些相似之处的:元代的龙多事三爪的,四爪龙很少,清代的龙则是四爪和五爪的都有,见难怪会鉴定为清代民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