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75章 悲催的艾斯肯纳兹

第三七五章 悲催的艾斯肯纳兹

来到荷兰,张辰受到的招待可就要很上级别了,就像张辰在京城亲自去机场接机一样,艾克豪森王子也亲自来到机场迎接张辰。

和艾克豪森同来的还有他那位不要江山要美人,宁愿放弃王位第二继承人资格,也要和曾经与黑帮老大有染的女朋友在一起的二哥诺列斯。

诺列斯也是一个收藏家,在欧洲的收藏界有不小的名气,对自己的弟弟认识了一位同时贵族的大收藏家却没有介绍给他认识,诺列斯早就已经抱怨过了。这次听说是要来接这位东方的年轻收藏家,就坚持要一起来,还想着有时间相互交流一下收藏心得呢。

作为一名王室成员,第三顺位的尼德兰王国王位继承人,在王储健在并且有直系后代的情况下,艾克豪森继承王位的可能性几乎等于没有。好在他们兄弟之间感情很不错,艾克豪森也一心一意为往事工作着,从非政治角度进行另类外交,在更多的领域拓展荷兰的影响力。

虽然张辰来自非君主立宪制国家,但他的身份却不容忽视,严格地说他就是〖中〗国的顶级贵族,王室对于这方面也很明白,所以在接待张辰的时候,还是隐隐摆出了一种大气派。

如果不是有足够的重视,艾克豪森的母亲,也就是现任的荷兰女王,是绝对不会同意让自己的两个儿子同时去迎接的,不要说只是一个关于收藏探讨的理由,即使是任何的理由,也不可能放任他们这么没有规矩。

欢迎的晚宴过后,张辰和艾克豪森弟兄俩在下榻酒店的套房里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参与交谈的还有另外几位荷兰政界代表当然这只是一个私人性质的会谈,并不可能对外界宣布什么东西。

晚间的交谈结束之后,众人告辞时,诺列斯和张辰约好了要一起去参加一场拍卖会并且把一幅文徵明的《萧山秋雨图》作为礼物赠送给张辰。

这个是张辰没有想到的,这位荷兰王子居然收藏着文徵明的画作,而且还送给了他,搞得张辰都有点被动了,他事先可是没有准备礼物的。但是又不能拒绝,而且这么好的一幅画他也不舍的拒绝,只好是看看自己有什么价值差不多的荷兰古董,下次见面的时候再送给人家一件好了。

其实诺列斯真的没有想要张辰再给他还礼的想法以他在欧洲收藏界的实力,对于收藏界的新鲜话题肯定是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到的,唐韵如今在世界收藏界都很有地位了前一段时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流传的很快的。他早就知道张辰在收藏上面的强大,是真的想要交张辰这个朋友,并且作为地主,才拿出这么一副画来做礼物的。

荷兰是艾克豪森的主场,只要他愿意扫听,就很难有他知道不了的消息,何况还有他二哥诺列斯这个收藏家帮着倒也给张辰带来了不少的信息。有一场连续一周的拍卖会要在五天之后开始,将会拍卖几十件〖中〗国古董,还有两个小型的拍卖会在这几天开拍,也有一些〖中〗国古董参与:还有两个个人愿意出让藏品的,其中一位的曾祖父还在明国的时候做过京城荷兰大使护守军司令,家里有不少的〖中〗国工艺品收藏。

不过最先要参加的一场拍卖会,却是诺列斯邀请的,两天之后在距离阿姆斯特丹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叫做豪达的小城市进行的,里克维斯个人收藏拍卖专场。提供拍品的藏家是一位叫做里克维斯的老人,想要把自己的藏品都捐献出来用拍卖所得的资金成立一个残疾儿童音乐中心,来培养一些身有残疾却想要在音乐方面学习的孩子,也算是一个小

型的慈善拍卖会。

之所以没有大的拍卖公司愿意接这个买卖是因为老人的要求比较奇怪,他的所有收藏都是成套的或者是成系列的买家必须按照一套或者一个系列来竞拍,而且他还要求拍卖行必须在自己的收入中拿出一半来投入到未来的基金会当中。

大型的拍卖行都有很多固定的客户,按理说应该是最佳的合作伙伴,但是老人的收藏品有一部分是没有太多收藏价值的,而老人却坚持要求把这些收藏也列进拍卖会中,而且必须由爱买航保证全部拍出。

这样的一个条件,肯定是要被大多数拍卖行拒绝的,他们首先是做生意,然后才会考虑其他的,不排除有一部分客户愿意参加慈善拍卖,但他们要的是精美的古董和艺术品,并不是一些普通的收藏品。

把自己的顾客都找来参加这样一场拍卖会,不说拍卖行要因为这场拍卖耗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就是客户的怪罪他们也担不起啊:越来越多的拍卖行异军突起,巴不得那些优质客户和老牌的拍卖行分道扬镰呢。

就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拍卖行结下了这个业务,并且通过有效地宣传和公关活动说动了很多企业家来参加这场拍卖会,这场拍卖会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场慈善募*为主,拍卖活动为辅的捐赠活动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拍卖会还没有进行,就已经筹集到了不少的善款,老人也不再坚持他的鼻些条件了。到了正式拍卖的时候,大都是象征性地走个过场,把拍卖会的名声圆一下就好了,至于能卖多少钱,已经变得很无所谓了。

诺列斯在慈善方面的投入也不小,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被老人的精神而感动,捐了一部分钱,换得一个参与拍卖会的资格。

这个资格并不是以参与竞拍为目的的,而是要通过这样的行为,

来表现王室对于社会的关心,对于慈善事业的大力支持,算是一种王室的社会公关吧。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国民对王室有更多的了解,把社会风气更进一步带向宽容和善的一面。

张辰很了解,这些欧洲的贵族们都喜欢搞慈善,通过慈善能够把自己表现的更加亲民,也能够树立自己良好的正面形象。当然,这其中的很多人都是真有心做慈善的,其他的都是顺带完成的工作,否则也不可能一做就是几十年,扮演大善人其实是很累又很危险的一个职业,穿帮率很高的。

诺里斯要请张辰,有想要拉近关系的成分,也是因为听说了张辰在伦敦慈善拍卖会上的事情,觉得张辰应该也是一个乐于献爱心的大好青年。而张辰又是一个来自东方的贵族,在这方面也会很在意,如果到时候知道了有这样一场善事,而他却没有通知对方,很可能会张辰被怪罪的。

其实张辰还真的没怎么做过慈善方面的事情,国内的某些机构真的很肮脏,他绝对不允许有人用他的钱来养蛀虫:如果让他捐钱给其他国家的慈善事业,民族情绪却又拦在了前面。以个人的身份做慈善又不大合适,哪怕是匿名的也不合适,因为他是龙城张家的人,这事只要是有心人去查,总能找到最后的源头,你这么做了,让别家怎么做,会让大家都难看的,大家脸上挂不住了,就会和你闹别扭。真想要做慈善,那就不如给更多人一条出路,让更多人有赚钱养活自己的途径,而不是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吃了这顿等下顿,永远都靠别人来救济,这才是大善。

可张辰收了人家的画,又有王子的亲自邀请,怎么能好意思拒绝呢。反正自己送给诺列斯的礼物是白来的,而且也没有文徵明的画价值高,就当是补了一个添头。

登陆主办方的网站,看到最高的个人捐款也只不过是三十万荷兰盾,也就是国内的一百三十万左右,诺列斯个人捐款二十万荷兰盾,代表王室捐款一百万。自己是客人,不能比主人捐款更多,那样可就不好看了,也捐个二十万吧。

既然是慈善拍卖会了,竞价就只是一个形势而已,到时候象征性地举举牌子,也就是那么回事了,预展也就变得没有什么意思。

张辰捐完了善款,就让艾克豪森给他派来的临时助理罗迪莱带他去见见那位要出售家里〖中〗国古董收藏的人,看看他手里有什么样的好东西,会不会也像在法国时候那样,再次有一个天大的漏等着他去捡。

不过这种想法也就是和自己开个玩笑罢了,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好事碓在一起出现呢,艾米勒,杜美那样的人毕竟是极小的一撮,还得是碰上家里的长辈都已经过世了的,这样的事情可遇不可求,专门去找的话很可能连根针都收不到。

罗迪莱把张辰等人带到了乔达奈地区的一座别墅小院,1小院虽然没有杜美家庄园那么大的面积,里边的别墅也没有那么雄壮,但是却也很有风格,从整体的建筑效果看,应该也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

刚刚走近大门,还没有来得及敲门呢,就见别墅门打开了。里边出来一个头发斑白打扮的很精神的老者,对他身后出来的一个四十多对男子还在说着一些什么,对方的脸色斌不是很愉快的样子,只是摇头。

虽然离得还比较远,但是张辰的听力不错,两人的对话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了。

“赫默特先生,你再考虑一下吧,我给出的价格已经很高了,克里斯蒂拍卖行也只不过给出最高五千欧元,我愿意出一万欧元,不会再有人出价比我高了,两万欧元是一个天价,没有人会huā那么多钱买的。”“艾斯肯纳兹先生,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两万欧元,少一块我都不会卖的。”直到两人来到门口,才注意到等在门外的人,那个叫做艾斯肯纳兹的老者看到张辰的时候,很明显地楞了一下。

随即很礼貌地上前问道:“你好,请问是张辰先生吗?”

张辰很纳闷,怎么在这里会有人认识我呢,但还是答道:“对,我是张辰,请问你是……”

“哦,很高兴见到你张先生,我看过关于你的报道,所以认识你。

我叫朱塞佩,艾斯肯纳兹,一个古董经纪人,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的博物馆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随时联系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