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76章 悲催的艾斯肯纳兹(下)

第三七六章 悲催的艾斯肯纳兹(下)

对方自报了家门,倒是让张辰想起来了,这位叫朱塞佩?艾斯肯纯兹的老者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古董商,出身于古董商人世家,在东方艺术品方面功力不浅。

艾斯肯纳兹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在艺术品市场暂『露』头角,多年来致力于东方艺术品的研究,出版过不少学术类和展览类的作品。

大都会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维多利亚阿尔e伯特博物馆、吉美博物馆、香港美术馆、东京国立博物馆等数十间大型展览机构都是他的客户。

他个人的公司也经常会邀请一些博物馆做展览,但凡是艾斯肯纳兹公司的展览,都会吸引来大批的参观者,在业内拥有比较高的名气。

同时他也是一个古董炒作的高手,但凡是经他手炒作过的收藏品,总会在价格上哟一个惊人的涨幅,一件清代的景泰蓝蓥金英雄瓶,被他炒作之后,从最初不到一千英榜的拍卖底价猛升到两百多万的市场价值。???淘宝人生376

这人可以算得上当今艺术品市场上的一条超级大崭了,他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起来还很是苦口婆心地对卖家劝说着,这里边肯定有大文章。

张辰对这类人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本身就不是一类人嘛,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和他没什么交情,也不需要靠炒作古董来发财,至于在收藏品方面也不太会有什么交集的可能。

可对方已经很礼貌地开口了,张辰也不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礼貌上还是要做到的,否则那不是丢人吗。

“你好,艾斯肯纳兹先生,我也听说过你的大名,欢迎你道唐韵来参观。”双方寒暄几句,艾斯肯纳兹就告辞离开了,还邀请张辰有时间去光顾他在伦敦克利福德街的画廊。

这时候艾克豪森给张辰安排的临时助理才开始向主家介绍:“赫默特先生,这位就是我们之前在电话里说过的〖中〗国收藏家张先生,这段时间张先生在法国度假,听说你要出售一部分个人收藏,就想过来看看有没有他能看得上的。”

赫默特本以为张辰只是一个收藏家而已,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他正在出售个人收藏,赶过来想要买几件,并没有十分重视,可见到艾斯肯纳兹都对他很客气的样子,就开始猜测其张辰的身份来。

艾斯肯纳兹在欧洲可是很有名气的,以古董经纪人的身份让各大博物馆都对他礼遇有加,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能让艾斯肯纳兹客客气气说话,并主动攀交的收藏界人士,绝对不是一般的角『色』,而且艾斯肯纳兹应该对这个〖中〗国人有很高的评价,可这个〖中〗国人却对他不冷不热的,那就更不是一般人了。

赫默特收起了之前不在乎的心态,热情地走上前来和张辰握手,道:“张先生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德里亚?赫默特,请到里边来吧,希望我这里能够有你喜欢的东西。”

张辰客气道谢之后,就随着赫默特一起往院子里的别墅走去,两个人都在心里捉『摸』着自己的问题,一路上也没有说什么话。

小楼的面积虽然不是很大,但却布置的很有特『色』,巴洛克风格壁纸的衬托下历经百年的柚木地面越发显得古朴而沉稳,和清一『色』的古代那家具相得益彰,低调而又不失高雅,看来这是一个很有品位人家。

张辰没有过多去欣赏这家人的装饰艺术,他目光的落点很快就转移到了家里陈列的古董身上,紫檀木架子上的粉彩天球瓶,多宝阁上的杯盘炉碗,林林总总的得有二、三十件。这还只是一个客厅呢,这家人收藏的〖中〗国古董也不少啊,不知道在专门陈列收藏的房间里又是一个怎样的场面。

二楼的三个房间全部都用来做收藏室了,里边不只有〖中〗国古董,欧洲各时期的文物也不在少数。张辰一边看一边询问价格,赫默特之前已经请专业的鉴定师给家里的古董做过评估了,给出的价钱倒也不至于离谱,但是对张辰来说就不合适了,一部分东西的报价已经很接近市场价值了,而且并不是很珍稀罕见的。

三个房间看下来,一共有两百多件〖中〗国古董,真正能够让张辰出手的,只不过两件近一米高的被鉴定为明代仿品的唐三彩大马、一件鉴定为清仿的哥窑双耳瓶和一对无款乾隆官窑粉彩九桃贯耳瓶等五件而已。

张辰一直在琢磨刚才艾斯肯纳兹和赫默特的对话,以艾斯肯纳兹现在的经营能力,他断不会为了一件被鉴定为两万鼻元的古董耗费这么大心思,不惜亲自上门来看货,那件价值两万欧无的古董绝对是一件看起来那么简单。

可他是一个古董商人,完全没必要为了一万欧元这么累啊,多赚一万少赚一万对于他来说并没受什么区别,可他为什么又非得这样做呢。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和自己有同样的习惯和『毛』病,他就是想着要捡漏的。这样的话,别说一万欧元,有时候几十块都很重要,那种在捡漏的程度上翻一倍甚至是几倍的感觉,给人带来的那种心理上的愉悦,绝对是无法言喻的。作为一个老牌的资深古董经纪人,对于各种古董的认识要远远超出一些专家,它能够坚持谈价钱捡漏的东西,其价值就可想而知了。

克里斯蒂是世界三大拍卖行之一,艾斯肯纳兹是一流的古董经纪人,他们之间都要相互争抢的东西,张辰怎么肯那个不动心呢。让人郁闷的是,看完了所有的藏品,张辰都没能找出哪一件是被他们看上的。

他所挑出来的五件古董中,每一件的价值都能够在赫默特的出让价上翻是个跟头以上,其中的价值空间多达上百倍,那两件唐三彩更是能够达到两百倍以上。可为什么那两家都没看早上这些东西,反而是看上了一件报价两万的呢,赫默特所有的东西方藏品中只有几件是报价两万的,但没有一件的价值能够在短时间内急速上升,而且未来的升值空间也不是特别大。

张辰甚至主动问过赫默特,是不是他家里的收藏已经全部都看过了,对方肯定地回答让他更加的郁闷,难道说克里斯蒂的鉴定师和艾斯肯纳兹的眼力要比自己都超出很多吗。这样的一个想法,让张辰很受打击,看来自己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需要更加努力地学习才可以啊。

承认了自己技不如人,张辰也就放下了再去寻找那件古董的心思,他总不能要求赫默特拿出那件他和艾斯肯纳兹争论价钱的古董来,那样会因为有偷听的嫌疑被人家讨厌的,很可能连眼前的这五件也不卖了。而且总不能让自己把所有的大漏都捡光了吧,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从古至今再到未来,也不可能有这么一号人物。???淘宝人生376

左右就是这样了,张辰也就不再为那件自己找不出来的古董而烦恼,把钱给赫默特转过去就走吧,明天还有一场慈善拍卖要参加呢,早点回去休息算了。

黄迹的出现往往就在不经意之间,赫默特带着张辰去到书房的电脑上转账的时候,那件被估价两万欧元的古董出现了,是一只差不多一尺高的青花人物图大罐。

那只大关就摆在书房的角落里,里边满满地放着都是光碟,最上边的一张是贝多芬的第六交响曲《田园》,下边好像还有一张是安德烈波切利的最新歌剧专辑《托斯卡》。

罐子主题纹饰的正面是一个很淡定地坐在由一只老虎和一只猫子拉动的双轮车上的秃顶老人,他的前面还有两个开道的士兵,车后是一个骑马挎弓的小将,手里打着一把豪旗,上边是“鬼谷”两字,最后边是一个骑着花马的官员模样的人:这讲的应该是《战国策》里边孙膑被黄柏阳擒拿,齐国的世界苏代请孙膑的师傅鬼谷子下山解救他的故事。

大罐的纹饰分为四层,最上边一层是颈部的海水纹,第二层是缠枝牡丹纹,第三城市罐子的主要纹饰,最下边一层是八大码的变形莲瓣加琛宝纹。责花发『色』浓艳呈紫罗兰『色』,『色』料凝聚处有明显的结晶斑块或斑点,晕散情况比较严重,这事典型的苏麻离青现象。整体纹饰的表现力很强,画面饱满有力,布局主鼻分明又浑然一体。

这只罐子的纹饰风格应该是元朝时候的,再释放出意念力观察后,一层蓝『色』的光芒也肯定了张辰的判断。

应该就是这件了,怪不得艾斯肯纳兹这么上心呢,给谁丫不会轻易放过这样一件宝贝的,元代的青花瓷存世量稀少,大件更是极少数的存在,这样保存完好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唐韵馆藏有四只元青花大罐,是一个系列四件的二十四孝故事图,品相要比这只还好一些,而且还是一整套的,存世的整套也只有在唐韵能看到了。那一套也是属于绝世珍宝范围内的,价值根本无法估量,但这值得价值也是相当恐怖的,如果上拍的话最少也要在一千万欧元左右。

看不见也就罢了,可是既然看见了,就没有不下手的道理,张辰指了指这只青花大罐,问赫默特:“这只大罐你多少钱出让?”

赫默特按下电脑的开机键,看了看那只大罐,道:“哦,对不起张先喜,这件是不能出售的,已经被刚才的那位艾斯肯纳兹先生预定了,如果你早来一步的话,这只元代的青花瓷也许会成为你的收藏品。这件事我还要感谢你呢,也许是你的到来让他感到了压力,放弃了之前的对价格的坚持,就在你刚才进来之后不久,他打电话来跟我确定了要买下这只青花瓷。”

张辰可不是这么好打发的,都还没有交易呢,只不过打一个电话就想要劫和吗。继续问道:“就是刚才那位古董经纪人吗?赫默特先生,他只不过是预定了而已,还没有交易,也没有给你缴纳定金吧。

赫默特先生,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艾斯肯纳兹先生他只是一个古董商人,并不是以收藏为主业的,他买下这件青花瓷只不过是要去市场上炒作牟利而已,你不觉得这样会让这件精美的艺术品变得很世俗吗。而我是一个职业的收藏者,买下它只是为了研究和收藏,这只大罐的出生就是〖中〗国,你别欲绝的让它回到出生的地方,对世人展示它独特的魅力,这是一个很棒的选择吗?”

赫默特明显已经有些被说动了,正犹豫着该不该答应呢,张辰再次给他添上一把柴,道:“艾斯肯纳兹先生和你僵持了这么久才决定按照你的价格来购买这件瓷器,你不觉得他没有什么诚意吗?这虽然是一件明代中后期的民窑,但是我的确很喜欢他,赫默特先生,我再多支付给你五千欧元,这只青花大罐卖给我怎么样,我可以保证,只要不是发生意外事件,这只大罐将会永远都在我的手里。”

“好吧张先生,我的确被你打动了,决定把这件收藏品卖给你,希望你更好好收藏它。”五千欧元的美丽也是很强大的,赫默特纵欲被撬动了。

张辰花了三万五千欧元,得到了两件九十四厘米高的巨型唐三彩马,一只百圾碎的哥窑双耳瓶,一对无款乾隆官窑粉彩九桃贯耳瓶,还有一件可知存世量只有十二件的元青花人物故事图大罐。

张辰高高兴兴地走了,接到赫默特电话的艾斯肯纳兹却快要哭了,他无简直法接受这种悲催的结局,没有了这只元青花大罐,自己接下来的计划就完全无法实施了。

他卒辛苦苦寻找了好些年,才找到这么一件元青花大罐,正准备派大用场呢。他手里已经囤积了不少的〖中〗国古董艺术品,也在外边接了大量的古董经济业务,就想着要用一件绝对重器的玩意儿来把市场炒热了,好从中谋取巨额暴利呢。哪知道半路杀出个张辰来,把他的计划全部搅『乱』了,没有了顶级重器的冲击,市场怎么能火起来嘛。

这时候艾斯肯纳兹真是恨透了自己总是谋着捡大漏的心态,他也知道这样不好,他是一个古董商人,并不是一个收藏家,这种心态对他的生意来说是一个最恶『性』的肿瘤,现在这个肿瘤终于把他害惨了。

从在门口看到张辰并且认出他的时候,艾斯肯纳兹就已经感觉不妙了,可他还是保估着意思幻想,也许张辰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认不出那只元青花大罐也是有可能的呢。但是当时被欲望压战胜了理智的他,却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张辰的唐韵文化展览中心里,可是展出着四只元青花大罐和其他的十数件元青花瓷器,哪里有认不出来的道理。

出门之后不久,艾斯肯纳兹就反应过来了,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在转回去在做什么,这样会加大张辰发现那只青花大罐的几率,只好是给赫默特打电话,说他愿意用两万欧元买下那只大罐,不要再给别人看了。

可即便是这样,也还是阴差阳错了,赫默特的电脑就在书房里边,但凡要转账,就肯定会进去的,怎么可能会看不到那只失罐呢。

如果这只元青花人物图大罐落袋艾斯肯纳兹手里,在经过他的炒作之后,将会拍出一个惊人的天价,带动国际收藏市场上的一阵狂风,让〖中〗国艺术品收藏市场走入近二十年的畸形发展道路。???淘宝人生376

而张辰并不知道,他只是收了一件很有价值的瓷器,但是却给〖中〗国艺术品国际收藏市场带来了好些年的平稳,因为他此举而受益的收藏界人士数不胜数。

当然,艾斯肯纳兹并没有认出张辰买走的另外五件瓷器,那五件其中的任何一间,到了他的手里,也会掀起一阵波澜的。

那五件的价值一点不比那件元青花底,那两件唐三彩马和哥窑双耳瓶更是少之又少,将来的祸害指数绝对要超出元青花大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