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78章 选帝侯纹章瓷

第二七八章 选帝侯纹章瓷

有电的感觉真是爽呆了!

尽管张辰很不愿意,但专家团还是赶上他的行程了,在半兰待了几天之后,专家团结束了意大利的行程,赶往了张辰这一站的目的地科隆。,。

比利时的那位哈里森王子也是一个极爱玩的人,在得到张辰前往科隆的消息后,就约了同样爱玩的卢森堡大公储菲利普,前往到科隆去和张辰会面。

三个人科隆游逛了一天之后,菲利普因为有国事访问告辞离开,而哈里森却留下来要和张辰到周末的科隆莱茵河跳蚤市场看看。他对张辰总是能够以低廉的价格买到昂贵的收藏品很有兴趣,在他看来这绝对是极为考量一个人学识的事情,张辰如此年轻,就能在收藏这方面有很高的成就,他在为朋友感到骄傲的同时,也想见识一下张辰是如何做到这样的。

克隆的民间收藏集市就在笔直的莱茵河畔,每逢周某就会有一个个小摊子冒出来,经营的种类也有很多,银器、铜器、瓷器、海报、时钟、照片……,五花八门的种期艮是繁多。来这里出摊的人,除了一部分专业的小贩之外,还有很多以家庭为单位,趁着周末把自己的家里一些老旧物品拿出来卖掉或者交换一些适用物品的小团体,最然摊贩们销售的大多数都是一些日常用品,没有太多针对性的东西,但是在这里要比在古董市场捡漏的机会大很多。

张辰和哈里森都带着大量的随人,挤在从科隆大教堂参观出来准备淘宝的游客当中,显得十分扎眼,这样一个阵势,看看就知道是有钱人了,那些小贩绝对是要漫天喊价的,想要淘宝基本是不可能了。

张辰和哈里森商量之后,还是决定把随行人员都留在市场外围,或者离他们较远一些的距离,只留下张辰这边的三个人和哈里森1这样才更便于行事。

哈里森对于收藏是一窍不通,这次和张辰逛跳蚤市场也有想要淘淘宝的想法,一见到有比较古旧的东西,就会让张辰给他指点一下,拿起来和商贩讨价还价一番,一路上下来看上的东西有十多样,却没有一个是真正的古董,最多是二三十年历史的东西。

张辰对于他的这种心血**感到无话可说,怎么说也是快到三十岁的人了,而且还是一个受过最优质教育的王室贵族,却表现的跟一个孩子似的。

哈里森他们这些王室子弟们很少有能够随性而为的时候,如不是遇到了事关自己幸福的事情或者偶尔钻了牛角尖,他们永远都是一副高贵从容的样子,在各种场合里表现着自己的优雅和尊贵,展现出王室最正面的形象。

这会儿和张辰在一起,既没有什么利益纠葛,也没有什么需要特别防备的,又是在这游人穿棱熙熙攘攘的跳蚤市场里,这才让他放下了一贯的坚持的外表,把自己内心深处的小玉望暴漏了出来。

长期的压抑会导致人神经紧张,心里也会跟着有变化,严重的很有可能导致性格变异,以至于出现暴戾、掉郁、癫狂等等的很多表现。

偶尔释放一下自己的心情,无拘无束地放松自己,把所有的顾虑和烦恼都抛开,这样来一次其实挺好的。

面对如此的哈里森,张辰要做的也只是尽量陪他放松自己,尽可能低多给他一点快乐,这也许就是一个朋友最应该为他做的了吧。

行至一个由两张小方桌搭起来的摊子前,哈里森拿起桌上的一对烛台,朝张辰道:“辰,你来看,这上边有你们中国的文字,这个应该是古董了吧,我可是听说过你们中国古代的青铜器,那个很有名的,价值也都非常高。”

哈里森是有过最优良教育的,对于各种古董方面的东西虽然一窍不通,但也不可能这么菜到无知,他这样的表现就是在释放心里的压力,用近乎于玩笑和小白的责式来让自己轻松起来。

张辰自然也不会不明白,配合着他的想法笑道:“不是的,哈里森,这两只烛台是臆造出来的,中国古代的烛台上边都应该有一个尖,用来插蜡烛,而这个却没有。另外这烛台上边的文字也不是青铜器上边该出现的文字,青铜器上边的文字都是金鼎文或者篆书,而这个却是行书。”

他们两个相互交流着,摆摊的女孩却不高兴了,看他们的衣着就知道是那种非富即贵的人,周末闲着没事出来到处找乐子的,这些富家少爷哪里能体会她们这种小摊贩的难处,夺过哈里森手里的烛台,微微有些发怒地道:“两位先生,如果你们不喜欢我的商品,就请你们马上离开这里,不要耽误我接下来的生意。这里有成千上万的游客,你们不觉得自己的行为会对我的生意造成影响吗,我是一个需要依靠着在跳蚤市场里经营来赚学费的学生,不像你们这种富家公子可以不为生计担心,请你们马上离开。”

呃?两人同时愣住了,这个摆摊的姑娘好像脾气不小的样子,想想也是,他们在这里讨论人家的东西如果给别的游客听到了,读书定会坏了人家的买卖,人家不高兴时理所当然的。

哈里森立即表现出很绅士的一面,给这姑娘道歉:“对不起,这位小姐,我承认我们给你带来了麻烦,请你相信,我们并没有恶意。”

张辰并没有及时道歉,他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了女孩放下烛台为之的旁边,那里摆着几只不错的瓷盘和茶壶,上边的纹章很有意思。

红底色的方形中央一个白色的圆,圆内有四把交叉重叠的双头长矛,好像一只轮子的形状:或者一只头带皇冠,吐着舌头直立着的白狮子:还有一种是双翅展开黄喙黄爪的红鹰。

这三种徽章是神圣罗马帝国时期七大选帝侯之中三位的徽章,轮子代表的是有最终决定权的美因茨大主教选帝侯,狮子代表波西米亚国王选帝侯,老鹰代表着勃兰登堡选帝侯。

几件瓷器都是开光五彩瓷器,这种瓷器应该是明清时期的产物,这些也应该是当时的外销瓷,表面的六层绿色光芒也确定了这些瓷器的身份。

张辰看清楚之后,就想着要下手了,对于这个女孩他并没有多少的歉意。从她刚才的话里边能够听出来他的确知道那两只烛台是质品,既然卖假货就要有被揭穿的觉悟,被人接触阿勒不但不羞愧,还要强词夺理嫌别人坏了她的买卖这样的小贩如果在潘家园,早给人收拾了,哪里还能容得她耍威风呢。

可是哈里森已经很绅士地道过谦了,他也不能表现得过分了,缓了缓脸色,试探性地道:“哦,好吧,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认为我应该买下你的一些商品作为补偿,我看就这几只盘子和茶壶吧这些怎么也要值三百块了吧,我给付给你五百,怎么样。”

摆摊的女孩脑子很灵活,刚刚听张辰对那对烛台的判断,就知道他应该是个行家,这时候选择买自己的瓷器,那这几件瓷器读书定要比那烛台的价值高。

她认为张辰是个富家公子,应该不会那么在乎钱的就像很赚一笔,也是试探道:“这些瓷器可都是真正的古董,一共有九件呢,你觉得五百块就是它们的价值吗?”

如果她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会直接把名称说出来而不是说“真正的古董”只这一句话她就露怯了。如非真正研究历史和古董的人,很少有知道一些徽章和标记属于哪个家族,又有怎样的历史,而且这女孩子一看就不是德国人,应该是在科隆留学的外籍学员这些瓷器还不知道她是从哪收来的呢。

张辰心里有了判断,就反问她道:“你确定吗?”

这些瓷器是她从别的一个准备去旅行的摊贩那里交换来的,当时觉得挺漂亮的应该能够卖一个不错的价钱,从来没有想过可能会是古董。

女孩心里本来就没底被张辰这么一问,心里就开始打鼓了,吱吱唔唔地道:“娄,确定啊,我当然确定了,这可是我一个朋友家里传了很多年的东西了,怎么能不是古董呢?”

张辰再次暗笑,一般拿着质品或者假货的人,通常都会用几种借口来遮掩,朋友家里传下来的就是很常用的一种,现在已经可以很确定了,这女孩子绝对不知道这几件瓷器是怎么回事。

笑道:“好吧,如果你可以说出这上面的会长是怎么回事,我就相信你的话,即便这些瓷器只是很普通的东西,我一样会用古董的价格把它们买下来,你能说得出来吗?”

张辰的话已经把对方完全镇住了,女孩哪里能说出个四五六啊,心里琢磨着:本来还想着大赚一笔呢,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是个行家,这几件瓷器应该不会是古董了,否则的话他怎么干用如此笃定的语气来打赌呢,看来他真的只是喜欢这几件瓷器吧。

古董的说法已经被插穿了,只好是再拿价格来说事了,女孩努力平静下来,红着脸道:“那也不能五百块,每件一百块,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掏钱,如果不愿意那就算了,我留着卖给别人。”

张辰在古玩市场上讨价还价的精要甚至要比一个家庭fu女在菜市场里讨价还价的经验还丰富,怎么可能给她这一句话就难住了。这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其中卧虎藏龙也说不准,为了避免再有人出来截和,速战速决道:“我只出八百块,如果你不能接受,那这笔买卖就谈崩了,我相信这个市场里有更多漂亮的瓷器可以买到。”

张辰只要求降一百块,绝对是女孩没想到的,心说这个富家公子真是败家,本以为他会坚持五百块呢,居然只搞价一百块,既然是你自己愿意的那就怪不得我了,这一笔生意又能赚六百块,利润丰盛啊。

女孩立即把这笔买卖敲定了,道:“好吧,八百块成交,你掏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