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79章 很眼熟的背影

第二七九章 很眼熟的背影

莱茵河潺潺流动着,在夏季微风的吹动下泛起一阵阵‘波’纹,摆摊的‘女’孩收了张辰的八百马克,回头看看不远处的河水,心里想着如果自己的生意能够像这莱茵河一样长长地流下去,那可就太好了。

在张辰‘交’易的过程中,哈里森一直都没有说话,等到走远一些之后,才看着张辰〖兴〗奋地道:“辰,你淘道宝贝了对吗,我认识那瓷器上的徽章,那是选帝侯家族的标记,原来这就是真正的淘宝啊。不过你为什么要在最后还在乎一百马克呢,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吝啬的人,你能给我说说吗?”张辰看着这个好奇宝宝,笑道:“哈里森,一百娄并不重要,甚至一千块、一万块,或者是一百万都无关紧要,我要的是那种快乐的感觉。”哈里森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张辰接着道:“你知道吗,这些东西都是来自十六世纪末到十七世纪初期的〖中〗国,不但做工‘精’美,而且存世量极少,这九件瓷器中任何一件的价值都要超过八十万马克。但是我却依然要为了一百马克和卖家讨价还价,虽然一百块很微不足道,但是他给我带来的快乐却远远超过了一百万马克。

这种事在我们〖中〗国有一个很形象的称呼,叫做“捡漏”就是捡到宝贝的意思,你可以理解为在卖家不知情的条件下,以极便宜的价格买到很有价值的古董。这里边最关键的就是“捡”明明是‘花’了钱的,但是却要说“捡”可想而知其中的价值差距应得是非常大才可以我们这个行业公认的标准是一百倍以上的价值差。

你可以这样想象,如果一件东西的价值是一万块,可你只用一百块就买到了,卖东西的人也认为这件东西的价值就是一百块但是有很多人却知道这件东西真正的价值,这种感觉是很‘棒’的,那是一种自我认可的极度满足感。或者说,你还可以用五十块甚至更低的价格买到,也许五十块什么都不算,但是你的快乐却可以增加一倍。

同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作为一个热爱古董的人,我买下的任何一件宝贝都会很周到地保护起来:可如果买到它的人是一个不懂古董的人,把一件宝贝像平常的普通东西一样对待,这也会是一种悲哀。”“哦我明白了,你是说你的快乐不但是来源于“捡漏”还有一种类似于责任和使命的东西,让你觉得自己做到了什么,是这样的吗?”哈里森好像是真的明白了。

接着又问张辰:“辰,你购买古董的时候总能够“捡漏,吗,还是说只能偶尔为之呢?你所经历过的“捡漏,之中,价值差最大的是什么?我对这些很感兴趣。”张辰感觉哈里森是不是也要跑来搞收藏了一般人在问过这些问题之后,都会对收藏大感兴趣的,道:“我个人所有的收藏品之中,除了古董车收藏之外,全部都是捡漏的没有一件例外。至于说价值差最大的捡漏,这种例子有很多,我给你说一件吧,我在几年前的时候,用一百美金的价格买到了一只价值两百多美金的笔筒,但是还有一幅画作为赠品那幅画是我们〖中〗国一千多年前一位伟大画家的作品,属于无解之宝,全世界只有那一幅。…,

“哦上帝,这也太神黄了。辰怪不得你会那么富有,原来你总能够用一块钱买到价值一万块甚至更贵的东西,我要说,我有些嫉妒你了。对了,你也收藏古董车吗,那你这回真的来对了,过几天在斯图加特会有一个古董车的展览,只要你能够看上的,就可以‘花’钱买下来,你可以去看看的。”一边走一边聊,张辰还要顺便观察一路上所有摊贩的商品,正走着就给宁琳琅拽住,道:“师兄你等一下,娄看看这台相机。”

宁琳琅在收藏之外的另一专长就是摄影,也是她的一大业余爱好,对于摄影器材的了解要远超于张辰。本身对于摄影器材的树脂和了解,再加上多年的古玩收藏鉴定经验,能够引起她主意的相机绝对不会是普通货‘色’。

张辰对于相机还真是没什么研究,索‘性’直接用意念力对相机进行观察,这是一台老式的立体照相机,表面有一层淡绿‘色’的光芒流动,相机的品牌标志为“R,在相机背后的胶卷盖仓上写着“送给奥古斯特,桑德的礼物,由雷因赫,海德克亲自制造…,。

张辰对于相机的了解,只是能够从外型上知道,有两个镜头的相机叫做立体照相机,其他的也只是知道奥古斯桑德是全世界最著名的摄影师之一,土生土长的科隆本地人。至于雷因赫,海德克是什么人物,他还真是不大清楚,想来应该是一个在光学方面很有研穷的人,否则也不至于让奥古斯橼桑德这样的大师使用他制造的相机。

宁琳琅并没有张辰那么妖孽的能力,她注意到这台相机只是因为造型太独特了,在所有的相机型号中从来没有见过这一款,只要是与众不同的东西,就一定会有它的特殊意义。

自从张辰说过想要再建三座展示场所之后,宁琳琅就开始留心这些方面的事情和东西了,张辰所说的音像展馆不应该只有声音和影视,影像也应该是其中之一。今天看到这台相机,宁琳琅马上就感到,音像展馆的第一台相机展品出现了。

拿起相机仔细观察过之后,宁琳琅都在为自己的这个发现而庆幸了,这台相机是独一无二的,它是在一九二三年生产的117型胶卷立体照相机的基础上特别制造的,虽然还依稀可见117的影子,但是功能等方面确实强大了很多包括镜头在内,全部都是特制的。虽然这台相机没有在任何文字记载中出现过,但是每一个部件上的R

标记却也足以证明它的血统了,毫无疑问这就是一台特刷的R相机。

这台独一无二的照相机的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奥古斯特,桑德唯一一位被列入改变人类生活大师的摄影家,他拍摄的作品不只是人像,而是拍摄了整整一个时代,把时代的脸孔清晰地留在了相纸上。

“你好,这个相机要多少钱?”宁琳琅简单检查了一下相机的各部件是否都完好,还有没有可以成像的可能,确定其品质还算不错之后,就要开始和小贩讨价还价了。

小贩件宁琳琅对相机很熟悉也知道碰上懂行的人了,这台相机上边的文字他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毕竟没有任何的记录可以证明这台相机存在过。已经有很多的顾客因为这个而放弃了这台相机今天好不容易又遇上一个有兴趣的,干脆便宜点卖掉好了,省得压在手里影响资金周转,当然了,能赚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笑呵呵地道:“能够看上这台相机,你一定是个懂得相机的人了,这可是禄莱相机的创始人亲自制作,并且是奥古斯桑德个人专用的这台相机一定记录过无数的‘精’彩瞬间,也许就是这套相机帮助他记录了那个时代也不一定呢。

奥古斯桑德你应该是知道的,他对于德国各阶级肖像的如实记录,使他超越了摄影的范畴,更像一位人类学家‘精’确和超越表象的‘洞’察力。一台相机能够被他使用,应该感到十分荣幸的,这么‘棒’的一台相机,我认为一万马克一点都不贵,你觉得呢?”宁琳琅摇了摇头,道:“正因为它的独一无二所以才要更便宜,我用它是要来摄影的,而不是摆在那里看一点有什么损坏,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修好它。你说这是奥古斯特,桑德个人专用的但是天知道他是不是用过这台相机,也许这只是别人用他的名气来作假也说不定呢,你也拿不出有效的证明不是吗。

两千马克,如果你认为可以我们就成‘交’,如果你认为不合适,那我就只好放弃了。”

两千马克也不是不能接受,不过还是觉得应该再高一点,小贩为难道:“美丽的小姐,你这个价格实在让人难以接受,难道就不能再大方一点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宁琳琅跟着张辰早就学会了一套砍价的神功,怎么可能被他的一句话打动呢,还是坚持着自己的主意,佯做出一副不合适我就走的样子,道:“我只出两千块,如果不合适,那你就等待下一个顾客吧。”“哦,好吧,美丽的小姐,两千块成‘交’了,希望你能够用这台相机拍摄出漂亮的影像。”1小贩还是坚持不下去了,只好选择让步,两千块也不是没赚头。

完成‘交’易之后,几个人继续向前走去,宁琳琅挽着张辰的额胳臂道:“师兄,你知道吗,这台相机可是独一无二的,作为唐韵未来音像展馆的第一件相机展品再合适不过了。我今天也算是捡了一个小漏,这台相机应该能够值五万美金吧,如果拍卖的话可能再翻两三倍,你要怎么奖励我呢?”张辰宠溺地看着宁琳琅,刮了刮她的鼻尖,贴着她的耳朵说了一句悄悄话。

“咯咯,讨厌,我要和小沐姐先走,不理你了。”宁琳琅笑着跑开了。

这一上午的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回酒店吃了午饭,哈里森就离开德国回去了,身为王子不必一般的政要轻松多少,能够有两天的时间休闲已经很不错了。

晚间的时候,去科隆音乐厅听米勒,布吕克的塔姆斯塔特序曲,路过一座赌场的‘门’口时,张辰从车窗里看到一个眼熟的背影,一个矮胖的大秃顶在一个很风‘骚’妖‘艳’的‘女’人搀扶下,走进了赌场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