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80章 恩将仇报

第二八零章 恩将仇报

秃顶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不说熟悉不熟悉的吧,总之是都见过了,悉数都是专家团里的经济派成员,一个个的都快把脸乐成菊花了。

头前的马上风带着他的一干小弟们鱼贯而入,虽说个头没有身边的妖艳女郎高,却也昂首挺胸的,那兴奋劲儿就别提多足了。

在张辰的意识中,来到科隆如果暂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首先要看看的就是遍及于科隆的古典教堂建筑,另外科鹿是一个展览会名城,能够赶上一次展览会的话,也是应该去见识一下的。

虽然博彩在德国是合法化的,易也在零三年通过了立法,可是作为一个在收藏界和考古界有一定名气的老专家来说,无论如何也不该想着光顾这两个产业啊。

张辰一行人在科隆入住的是卢森堡大公储菲利普的私人酒店,出行时候安排的车辆也都是酒店专门提供的,驾车的司机知道张辰是菲利普的贵客,又经过这两天的接触相对熟悉了一些,有的话就能说出来了。

从后视镜看到张辰望向路边的赌场,本以为张辰是想进去玩两手,这个在欧洲的贵族层面也是很流行的,只要不是惊天豪赌或者输到破产的,也没有人会说什么,一种社交形式而已。

扭头瞟了一眼赌场,看见进去不少的东方人,而张辰脸上的表情则是有点鄙夷的意思,司机就明白自己刚才会错意了,开口给张辰介绍道:“张先生,这里是本地很著名的一间赌场,科隆两成以上的赌客都会光顾这里,而且天天都会有一个神秘的百万马克大奖,有不少运气好的人都赌中过。不过这几个刚刚进去的怕是就要麻烦了,这几个东方人一定会吃大亏的。”

张辰倒是听说过一些大赌场为了吸引赌客,会常常开出巨额的奖金,而这种方法也的确有效,为了赌中巨奖,会有很多人趋之若鹜。不过这些奖金大多数都不会被带走,赌场当然不会为了一百万去对赌客做什么,那样很快就会把名声搞臭的,把那些巨奖留下的并不是传说中赌场的打手,而是人们的贪欲,好不容易中了巨奖,十个里边最少有九个都会选择再玩下去,赌中巨奖很难,但是要把巨奖输出去,那就很容易了。

每一个赌场都会有自己招揽赌客和盈利的方式,这些都不足为奇,只是张辰对于司机所说的马上风等人会吃大亏不太明白。德国的赌场是很正规的,不可能出现强制赌博或者设陷阱的情况,而且马上风他们也没有那个被设陷阱的资本,赌场才懒得在他们身上下功夫,这吃亏的说法从何而来呢。

不过既然司机这样说了,就不应该是说瞎话,他是菲利普专门为自己安排的司机,没有经过严格的挑淹培训不可能安排这类工作的,他常年载着菲利普的客人在科隆当地出入,肯定知道一些外来人不知道的东西。

和马上风等人再有什么不对付,那也只是内部矛盾,出了门就应该相互多照应一些,总不能看着他们吃亏而不管吧,张辰就问司机:“特拉杜夫,他们只不过是去赌场玩玩,而这里也是很正规的赌场,会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吗?”

司机略微有些得意地道:“张先生,你是菲利普阁下的朋友,你们都是处于那种高雅层次的人,对于社会的黑暗面肯定不如我们这些小人物了解的多,我说他们会吃大亏,并不是来自赌场方面,而是陪同他们进入赌场的那些妓女。”

说到这里,张辰就有些明白了,道:“特拉杜夫,你是说那些应召女郎吗,他们是否受雇于某些地下金融机构?”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这些陪赌的妓女可不是简单的人,她们都是科隆最大黑帮的成员,只要被她们黏上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会输光最后一个马克。到时候她们就会想办法让赌客借高利贷,赌输了的人一般都不会很理智,最后的结果往往就是越输越多,而他们的护照被作为抵押品收走,就由不得他们不还钱了,黑帮会有很多方法让他们赖不了帐的。”

司机的肯定回答让张辰不得不相信,立即和董老进行联系,让专家团的人赶紧去把马上风等人弄回去,别到时候签下了大额的借款协议,可就得不偿失了。

如果让他去赌场里边喊马上风出来,那是肯定不可能的,没有看着他们给人家黑了不管,已经是不错了,这也是张辰唯一能做的。

前一段时间张辰就知道了,马上风等人提议跟着他,就是想要占他的便宜,截他的和来的,现在自己却要帮着想截自己和的人保护他们的钱袋子,这都是什么道理啊。

可有时候现实就是这样,即使张辰对于看着马上风他们跳火坑没有任何感觉,不会为他们有一点点的担心,也一样不能任由不管。现在驾车的司机是菲利普安排给他的,如果对方因为这件事对张辰有了不好的看法,不但会让张辰的形象大打折扣,同时也会给菲利普带来不好的影响,这不是一个朋友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所以不论是处于对马上风等人的同情,还是对于自己或者朋友名声的在意,他都必须要拉马上风一把,哪怕是第二天彼此就要有激烈的利益争夺,现在也不能看着他们要吃亏而不管不顾。

这种想法是很正确的,张辰的做法的确得到了司机特拉杜夫内心的赞扬,也为自己能给这样一个人驾车而很高兴。不愧是菲利普阁下的朋友,是非恩怨分得很清楚,永远都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通过张辰之前的问话,特拉杜夫能够看出来,张辰和那些人是认识的,否则他也不会关心那么多;而他后边打电话,应该是请别人帮忙去搭救那几个人,这就证明他们之间有不小的矛盾;在这样的一种交集之下,还能够为对方考虑,愿意在关键时候帮一把的人,不说其他方面,品质肯定是没得说了。

拉了马上风一把,张辰也没敢想着他能够知恩图报,说不来人家还会怪他坏了好事呢,那么**的应召女郎,你自己不喜欢,也不让别人痛快吗。

马上风等人果然买有任何表示感谢的举动,就好像这件事情从来没发生过一样,其实这个原因很简单的,在国内依旧被看作是不良作风,即便是在易合法的国家里,也不是能够乐于称道的。人家被你看到了,而且还差点发生了更加丢脸的事情,你在救了他的同时,也毁了他的一些名声,放在马上风这种人身上,能有好脸色给你看吗。

又过了两天的一场拍卖会上,马上风等人果然没有给张辰留面子,包括另外几个地方博物馆派出的专家,只要是张辰看上的东西,就肯定会被他们抬价,等到张辰因为价高而退出竞价之后,他们之间又开始相互厮杀。

往往竞价到最后,捉对拼价的两方面全都是专家团的成员,人家外国人都退出了,他们却还是不依不饶的自相残杀,非得分出一个胜负不可。对于他们这样的做法,最高兴的就是物主和拍卖行了,他们杀的越惨烈,最后的成交价就越高,卖方的利润也就越大了,傻子才不高兴呢。

不过张辰也不是一无所获,在重重围攻之下,他依旧得到了这场拍卖会最有价值的一套瓷器,被鉴定为迈森瓷厂出品的波兰国王奥古斯特二世御用瓷,实则为明代中国外销瓷。

虽然每一件瓷器的底部都有花押“ar”标记,被认为是奥古斯特家族的官窑产品,但是因为其做工之精美,却被定义在十八世纪三十到四十年代。也就是奥古斯特二世去世之后,他的儿子并没有登上波兰国王的宝座,又重新做回神圣罗马帝国的七大杨之一萨克森选帝侯之后才烧出来的产品。

而在意念力之下,辞其表面有五层绿色光芒流动,证明这些瓷器都是在三百年前生产的,那时候奥古斯特二世刚刚当上波兰国王,迈森瓷厂也还没有建立,哪来的迈森瓷给他们烧。

这些瓷器之所以烧造的如此漂亮,没有任何瑕疵,那是因为它们的生产地为中国的景德镇,那里有世界上最好的瓷工和画师,否则以十八世纪中叶德国人的制瓷水平,绝对是做不到这点的。

也正是因为被认为是萨克森选帝侯奥古斯特三世私人用瓷,而且并不是早期的中国瓷器,整套瓷器的价格也大幅下降,张辰几乎是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拿下这套七十五件包括咖啡具和餐具在内的青花瓷器的,只不过区区三万八千欧元而已。

专家团这次的行为,也的确让张辰心里恼怒了,虽然他已经拿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瓷器,但那是因为别人都对那套瓷器不认识,如果认识的话,哪还有他的份呢。其他的拍品里边也有几件事张辰看上的,无奈专家团的某些人太卑鄙了,只要张辰一举牌,马上就会有人跟着出一个高出几倍的价格,把张辰压的死死的。

不过得到也不一定就是最好的事,失去也不一定就是最悲哀的结局,有时候也会因福而招灾的,这一次张辰没有再拦着马上风,而且还准备给他挖一个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