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98章 进化(上)

第二九八章 进化(上)

不多时,崔正男把陈老和董去也接来了,石老收到消息后让石磊亲自开车把他送到了实验中心,然后就是田乃男等几个关系最近的藏协理事和张辰的师兄们,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个人。

每一个进到成品车间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惊讶,接着就会对桌子上的瓷器爱不释手,看了这件看那件,陈老和石老等人也没能完全保持镇定。

瓷器历史上以宝石入柚的,只有柴窑和部分汝窑,全部都是直供皇家的珍品,民间根本不得一见,而不论是柴窑还是汝窑,都只有一种‘色’调“天青‘色’”。

汝窑的天青‘色’要比柴窑差一些,应该是没有得到完整的柴窑烧制秘法,柚汁中所含的成分不一样,但也是弥足珍贵了,柴窑的价值更是难以估量。自宋代之后,就再没有宝石轴的瓷器问世,烧制成本最高的就是以黄金入轴胭脂水柚,高昂的造价和神秘的轴汁配方阻碍了这一类瓷器的发展。

在张辰拿出柴窑瓷器之前,基本上所有的收藏界人士都只见识过汝窑,对于宝石轴的了解也停留在文字记载和天青‘色’这一层。

虽然已经有人仿制出了汝窑瓷器,但是并没有使用宝石轴,只是以青瓷的形式模仿了汝窑的样子而已,在成品瓷器上完全见不到珠宝的光泽,还算不得真正的汝窑瓷器。

而现在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却是十二件完全不同轴‘色’的瓷器,宝石釉居然可以有这么多的颜‘色’,在不同的温度环境和配置比例下能够产生无数的‘色’彩表现,完全颠覆了之前人们对宝石轴的认识。

烧出宝石轴带来的经济效益并不在这些人的考虑范围,他们所看重的是这种瓷器的艺术价值,成功复制出柴窑瓷器,就代表着已经能够复原柴窑瓷的烧制方法,这在瓷器研究的学术领域将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

褚铁眼的研究成果的确是建立在古人留下的基础之上,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这是一个伟大的成果,唐韵一旦对这种瓷器进行推广,极有可能打破现有的顶级瓷器工艺格局,宝石轴将会站在所有瓷器的最顶端,所有的其他瓷器都无法和它一较高下。

即使在古董瓷器中,也不见得有多少能够和宝石轴相比较的,明清时期的瓷器盛世出现了很多种粞面的表现形式,但是却都不足以和宝石轴相抗衡,估计也只有改变瓷器历史的元青‘花’能够拿来说事了。

不过这个消息暂时还不会对外公布,宝石轴的全部变化规律还没有完全‘摸’清,而且现在也不是一个好的时机,〖中〗国艺术品的收藏正值稳步上升的时期,这时候猛然出现这么一条消息,对收藏品市场不会有太大的好处,要等到这个消息放出去之后能够对收藏品市场带来巨大良‘性’刺‘激’的时候才行。

在实验中心围绕着宝石柚和桌上的瓷器,‘交’谈了半下午的时间,到了晚间的时候,一众人等到汉府酒店去简单庆祝一下。

如今汉府酒店的仿膳名气大涨,高档的商务宴请或者富人之间小聚会什么的,汉府酒店的仿膳必定是首选。如非特殊关系,想要用餐都得提前预定,生意火的一塌糊涂,这一点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如果不是在后来的四合院民居收购中又搜罗出两百多箱老酒,而张辰对这件事也比较重视,前前后后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了大量的收购,并且提前购买大批名酒储存为今后销售做足了准备,就这个客流量下去,用不了几年他那点老底子就得卖光了。

张辰请客那肯定是高标准的,三十道菜的仿膳外加二十年的陈酿,这个规格在汉府的两间仿膳餐厅都是极少见到的。酒过三巡,菜上五味之后,杯胱‘交’错的场面就展开了,张辰瞬间就感觉自己被一帮酒桶包围了,这些人一个个看起来文质彬彬,可喝酒的时候却都是好手,年过九旬的陈老都喝了好几杯。

席间又说起宝石轴的后续研究,褚铁眼认为宝石轴至少有五十种以上的稳定轴‘色’变化规律,在现在的基础上,至少也得有几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才能有完整的结论,久一些的话很可能需要一年或者更多的时间。

又给张辰安排了任务,道:“下一步我准备在烧制的时候加入温度的变化,看看能出来什么样的效果。还有,1小辰啊,你小子手里有不少的顶级翡翠,赶明儿给我把玻璃种的边角料送来一些,其它种水的也来一点,我想在轴汁里加入翡翠和钻石看一下,也许还能够有更多的变化。”

在座的众人一听就无语了,这简直是太疯狂了,到底是烧瓷器还是烧钱啊,这位老爷子可真能折腾的,用的都是鼻顶级的珠宝,怪不得能烧出那么多的宝贝来呢。烧几件瓷器而*,居然要用翡翠和钻石入釉,没点深厚的经济实力还真是扛不住,几天就烧破产了。

卢俊义在一边听褚铁眼说需要边角料的翡翠,就‘插’嘴问道:“老爷子,您那儿要用的应该是粉末一类的吧,我们天美也加工玻璃种,娄料没小辰那边的多吧,可也有不少的,您要用的话我都给您留着吧。

您看是要细分到什么程度,是简单的按基本‘色’分就可以,还是要按照不同的‘色’地来分,我回头让车间里给你都收拾好了。”

褚铁眼一乐,道:“好,算你小子有心,改天老头子送你一只小瓶子,算是对你的回报,你看怎么样啊。”

在卢俊义看来,那些切废了的料子即便是玻璃种,也没什么用处了,他也不会黑心到用废料搞鬼的地步,拿来给褚铁眼废物利用也算是自己对张辰的帮助了,哪成想还能换来一件褚铁眼的作品。

当下高兴道:“哟,那可真谢谢您了,您的手艺我可是知道,那马上风可是高手啊,硬是把汉府的餐具‘花’了三千多万买下来,别人和他抢他还急呢。”

说着还指了指桌子上的餐具,脸上做出和人争抢时斗‘鸡’般的表情,把两桌二十来人都给逗乐了。

马上风的这件丑事已经成了整个古玩行的笑话,倒不是说别人不会在褚铁眼的作品上打眼,但是明明标着汉府的款,他还打了眼,这做人也够失败的了。

汉府大酒店是张辰的买卖,古玩行的高手们差不多都知道,尤其是藏协的人,有不少都是在汉府开业的时候被宴请过的,对于汉府的餐具肯定是不陌生,绝对不会在这个上面打眼的。

马上风作为藏协的会长之一,却没能在张辰宴请的名单之中,哪怕是一次都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他的人品和素质通过这一点就可见一斑了。

考虑到宝石柚各种‘色’彩的需要,张辰当晚把宁琳琅和张沐送回家后,就返回到了蓝图大厦后院的首饰加工车间。那里有他专用的解石机,从戒子里边取出几块内在是柠檬黄、海水蓝之类的玻璃种,趁着晚上的时间都解出来,‘毛’料的个头都不大,切下一些边边角角的,也足够实验中心那边用了。

第二天一早,张辰就去取其它的翡翠废料,还得‘交’待一下,太细小

的碎料就不用再琢磨着废物利用了,以后的所有废料都按照每一类的细分区别开来,他留着有其它用处。

在商言商,琳琅艾lì娜的雕刻师傅都是很尽职尽责的,因为过他们手的翡翠全部都是高等料子,谁都舍不得‘浪’费一点点,哪怕是绿豆大小的颗粒,也会拼凑在一起搞个‘花’样出来,价值也是相当不低。

要知道有些首饰就是依靠‘花’式和造型来吸引顾客的,只要你的用料够好,样式够别致新颖,舍得‘花’钱的人还是很多的。张辰也不能要求太多了,那样会打击大家的创作热情,只能是和郑天宝商量过之后决定,除最顶级的料子外,1小于三个毫米的就当做废料来处理,连同粉末一起另外留出来。

取了料子来到实验中心,褚铁眼正在调柚汁呢,有了前边的成功例子,现在已经能够一窑烧两件到三件了,今天调的轴汁里就加入了蓝宝石、黄水晶以及各‘色’的欧泊等成分,分别是八件瓷器所用。

看到张辰带着宁琳琅和张沐一起来的,褚铁眼也起了心思,让她们俩每人选择一件烧好的素胎,自己选择喜欢的轴‘色’,烧好了就送给她们。宁琳琅是这一代里在张辰之外最有天赋的,张沐是褚铁眼亲自收进‘门’的,老爷子很愿意多给她们一点好处。

轴汁的调配是一个很复杂的工作,有了张辰的帮忙,也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把八种轴汁全部调好了。又单给俩丫头调制了一样柚汁,在褚铁眼的记录中,会烧出类似于胭脂水轴的颜‘色’,多了珠宝光泽之后应该会更加漂亮一些。

这种轴‘色’必须是内部施白粞,外部施胭脂轴才会漂亮,如果里外都是一样的胭脂‘色’,看起来就会有一种很腻的感觉,失去了瓷器本来具备的美感,即使柚质再珍贵,烧制的再完美,也不会有什么太高的价值了。

褚铁眼也是一个讲究生活品质的人,虽然在郊区的实验中心,但也不会把午饭就那么将就了,早就打电话让人送来丰盛的午餐,爷孙四人吃过了午餐之后,回到了制胎车间就开始给瓷器施轴准备进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