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99章 进化(中)

第二九九章 进化(中)

瓷胎都是已经烧好了的,上柚的程序也不复杂,褚铁眼让集辰也一起上手,前前后的两个人也就用了不到半个钟头,十件瓷器就已经入窑了。

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了专门用来烧制陶器的窑口,叫做“穴窑”:到了商周以后,随着瓷器的出现,又发明了升焰式的窑炉。但是在当时都是把陶器和瓷器放在同一个窑口里来烧制的,并没有专门烧制瓷器的窑口:到了东汉时期左右,才出现了专业的烧瓷窑口。

一般来说,瓷窑的形式有馊头窑、龙窑、阶级窑、葫芦窑、蛋形窑这几种,其中最常见的是馊头窑,又叫做圆窑,是最古老的瓷器烧制窑炉,在北方平原和高原地区使用最多:南方因为山区和半山区多一些,就出现了依山而建的龙窑,也就是长窑。

阶级窑和葫芦窑都是由龙窑演变而来的,阶级窑是福建德化窑的主流窑口形式,现在〖日〗本的不少窑口也是借鉴了这种形式:葫芦窑得名于其形状,就像一只倒在地上的葫芦,发展到后来就演变为蛋窑。

蛋窑是由景德镇的工匠研究出来的,因此又叫做景德镇窑,蛋窑结合了南北不同窑口的优点,高产低耗易于操作,可以说是烧制瓷器的最佳传统窑炉形式,欧洲有很多的窑口就是仿蛋窑设计的。

张辰管褚铁眼设计的窑炉叫做“褚氏窑”今后就要把这个称呼延续下去,无论到了何年何月,都要让人们知道,褚铁眼在瓷器方面的成就和功劳。还有褚铁眼烧出来的瓷器,他也要想个漂亮的名称来冠上去,把褚铁眼的名字让每一个喜欢瓷器的人都知道。

祜氏窑的形式不同于所有的传统窑炉,按照上扩下窄的形式修建,采用现代的浇筑方式,配合加厚的耐火保温材料层,以保证窑内的温度在高压之下能够达到恒定,不至于因为炉壁散热的原因而导致窑内温度不稳定。

保温层表面每隔三十公分就有一条走水的凹槽,以保证窑内的湿度达到平衡,在超过千度高温的时候,也能够产生足够的湿气,但又不会沾染到烧制的瓷器上,破坏柚面的效果。

窑内不烧炭,也不烧柴,完个依靠环绕着的大型金属电路设施,利用电阻和远红外光波发热的原理进行加温,温度的高低可随意调节,配合相应的降温系统在规定的时间内达到所需要的各种高低温度。

褚铁眼经过三十多年的研究,更改了上百次的方案,结合各种窑炉的长处,又加入了不少的新科技元素,才完成了这种窑炉的设计。

褚氏窑的最大特点就是成品率高,且不造成污染,可以在任何气候和地理环境中建造,每出一窑的速度要比传统窑炉节约二分之一以上的时间,唯一所受到限制的就是电能的供应。

他原来的小窑炉就是因为受用电的限制,而不得不进行缩小,每窑最多才能够烧十件左右的瓷器,如果要烧造大型瓷器,就只有四到六件了。

唐韵的业务是受到军机处支持的,一纸红顶子文件批下来,任何部门都要开绿灯,大部鼻还要积极制造便利条件,不求能够落什么好,但求别得罪了这个不知道是何方神圣的大人物就烧高香了。

宋武也是个极其会利用有利条件的家伙,拿着批文去电网公司直接给实验中心批下了一条二十万千瓦的专用线,足够实验中心的所有电力用量还有富余。二十万千瓦是多少啊,这样的供电负荷可以同时点亮两百万盏老式的一百瓦灯泡,差不多可以够一个县城的所有家庭照明用电了。

实验中心所有的设备全部依靠电力运转,冶炼铸造厂的两座熔炉等设备占用了五万千瓦,瓷器烧造厂的三座窑炉等设备占用了九万千瓦,剩下的六万千瓦分给雕刻车间、建筑结构试验车间等部门,以及备用电力。

这样做有好处也有弊端,如果实验中心的所有设备都全力运转的话,唐韵每天就要负担至少四十万以上的电费,这得是一张多么可怕的电费单啊。

烧造厂的三座窑炉外边,就各挂着一台两万五千千瓦的变压器,这东西的负荷足够带动一个大型住宅小区的用电了。这三座窑炉只要正式开干,一窑下来就要烧掉好几万的电费,如果不是唐韵这样的单位,还真没几个能烧得起的。

这也就注定了烧造厂只能烧制精品瓷器,或者作为实验室来用,烧一窑普通的民用餐具出来,赚的钱还不够那点电费呢。

但是这三座窑炉的容量也相当大,一窑最少也能出几百件中等大小

的瓷器,按照唐韵所走的精品路线来看,成本还是能够控制在一个相对比较低的范围。

褚铁眼也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隐形亿万富豪,但是他在面对这三座窑炉的时候,也有点觉得烧钱烧的心疼了。前期试验的时候,为了摸出宝石柚的成色规律,只能每窑烧一件,而今有了相当的把握,就不舍得那么浪费了。

十件瓷器进入一座窑嬉烧制,不但少操了很多的心,也把电费的消耗降低在两万块以内,即便是这样也要让那些烧柴、烧炭的窑口鄙视了。

一些小的窑口,一个月都用不了两万鼻的燃料钱,你一天就要烧掉这么多,就没见过这么败家的。

不过张辰和褚铁眼不会在乎这些,即使有人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种话来,他们也会不以为然,甚至还会鄙视出言的人。这里边烧制的都是顶级的瓷器,当然不能等闲视之,你见过用大铁锅盹燕窝的吗?

通过专用的无尘通道,把十件瓷器都放进窑炉内的支架上,摆好了位置就要开始加温烧制了。张辰每次进到窑炉内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进入科学怪人实验室的感觉,地下是厚厚的真空隔温层和耐火隔温材料,踩上去会发出“咚咚,…的声音,四周全部都是盘旋着的鸦制电阻管路和红外发光管,彰显着暴力科学家的彪悍。

待烧的瓷器摆放好之后窑炉就要关闭了,厚孕的闹门被推进去,把窑炉内隔绝成为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两边互不干扰相安无事。

内部通电加温的时候,鸽因为被电流充斥产生物理变化,会发出巨大的热量,整体变得如同正在燃烧一样:红外发光管在加热的时候,会有强烈的光波出现,更加的刺眼。

这两种现象都是肉眼无法直视的,否则就会出现不戴防具进行电焊作业那样的打眼,这个打眼可不是买了假货而是真正的伤到了眼睛,那种刺痛和灼热感极其难受,非哺乳期妇女的乳汁不能缓解这个东西在关键时候很难找到的。

不进行封闭就难以保证窑内温度和湿度的恒定,而窑炉内超过一千度的高温也会对外界的大多数物体造成灼伤:如果是用柴或者炭来烧的话,就能够看到近乎白色的火苗,用电烧是看不到火焰的,反而危险更大一些。在这样的高温下,黄金都很容易被熔化,何况是血肉之躯的人呢,只要稍微靠近一些很可能就挂了。

虽然是经过褚铁眼改造和全新设计的窑炉,内部加装了很厚的保温和隔温层,窑内温度刚刚到六百多度,窑炉的外壁温度就已经不低了,张辰站在几米以外的地方都能够感觉到一阵阵的热浪翻滚而来,如果不是他经过意念力改造后的体制,怕是早已经大汗淋漓了。

可想而知在没有良好散热条件的古代,窑工们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给窑内添加燃料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很多的窑工隔一段时间就会全身性地蜕一次皮,被灼伤或者烧伤更是家常便饭。

就是在那样的条件下〖中〗国古代的制瓷艺术达到了世界的顶峰,烧出了举世瞩目,被全世界人民喜爱受到无数贵族追捧的精美瓷器。

但是因为满清政府的**和无能,〖中〗国的制瓷工艺在十八世纪后期开始止步不前逐渐走向衰败,瓷器的品质越来越差,居然连弹丸之地的〖日〗本都能够超过当时的“大”清朝。

这是一个十分惨痛,但却不得不面对的事实,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在政府的重视和扶持下,〖中〗国的制瓷工艺才慢慢恢复,随着艺术品收藏的兴盛,再次出现了繁荣的局面。

褚铁眼几十年来经常接触这种环境,倒也已经习惯了偶尔的高温,宁琳琅和张沐细皮嫩肉的哪受得了这种罪,早就躲在成品车间里去乘凉去了。

张辰在窑炉附近待着,倒不是他感觉不到蒸烤的难受,更不是他喜欢这种被虐待一样的感觉,他巴不得现在能去室内凉快一会儿呢。

可是赖在窑炉内的意念力,却是好像不受他控制一样揪着他不放,就那么站在原地难以挪动半步,任凭意念力在老君炉一般的窑内肆意欢腾着。

褚铁眼再次设定了加温程序,炉内的温度已经开始从六百六十度再次加热,直到一千三百度才会停下来保持恒定,现在没必要在外边守着,就叫张辰和他一起进屋里去。

可是张辰却好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对褚铁眼的声音完全听而不闻,拿手在他眼前晃,也不见他有任何的反应,就那么呆呆地傻站着。

屋里的宁琳琅和张沐看到也急忙跑出来,绕着张辰叫了好几声,还是没有反应,宁琳琅急得都快哭了,可是又不敢去生拉硬拽,就怕有个什么闪失。

褚铁眼毕竟是活了八十多年,经见的事物也多了,让两个丫头先冷静下来,又是把脉又是听心跳的,仔细分析了张辰的情况和表现,认为张辰不应该有任何的问题,估计是进入冥想之类的状态了。

关于高效低耗和环保的说法:电费虽然昂贵,但是烧电的能耗却相对低很多,也更加的环保,一点二三吨标准电煤的价格(因为是相比较于烧煤,所以不包含各类其他费用)应该在一千块以内,有时候会更低一些,可以发电一万千瓦时,也可以理解为,两千块的煤炭就足够产出两万块的商业用电了,其中还包括损耗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