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00章 进化(下)

第三零零章 进化(下)

从瓷器入窑的时候开始,张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就会用意念力对窑内的瓷器进行查看。以前他并没有这样做过,因为这次烧的是宝石轴,才特别要关注一下,看看宝石轴的成色过程有什么奇妙之处。

刚入窑的时候,挂在瓷器表面的轴汁并没有什么变化:直至温度达到三百度以上,才开始慢慢变得浓稠,一点点地收缩并且贴附在瓷胎之上:但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光泽,只是呈现胶合状态,然后再次变得稀软如浆。

张辰也一直是在成品车间内待着,把意念力释放出去,偶尔观察那么几分钟,更多的时间还是在和大家聊天说笑。

等到瓷器入窑两个小时之后,温度已经升到了六百度,张辰再用意念力去观察的时候,这才看到了柚汁在瓷器表面的具体变化。

瓷胎的分子构成在高温状态下变得有些疏离,渐渐出现了一些极微小的缝隙和坑洼,轴汁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和瓷胎进行完全粘合的。

轴汁中的宝石粉末在经过研磨之后仍然是相对比较大的颗粒,不可能进入瓷胎的缝隙和坑洼处,但是有了其它的成分辅助,就可以附着、

粘合在其它的成分之中。再经过高温的熔化,和其它的轴汁成分混为一体,紧紧地贴在瓷器表面。

而之前轴质变浓稠再变稀软,在浓稠和僵化之间不断转变,就是把宝石成分和其他的轴汁成分混合的过程,经过了这一个变化之后,就真正进入到轴面的成型阶段了。

张辰的内心因为发现了这个变化的过程而变得无比欣喜“看”着瓷器表面的柚汁缓慢地变化着,一边参与聊天,一边享受着这种喜悦。

窑内的温度会在六百六十度上持续半个多小时,这半个多小时就是宝石轴的轴面初步凝结的时间,当第一抹珠宝光泽在意海中闪现过之后,张辰的好奇心大盛在本能的驱使下,就想走近了去瞧一瞧。

这有点像人们平常看到比较吸引注意力的场景,或者激动人心的画面,虽然已经看得很清楚也听得很真切了,可还是会忍不住抻着脖子尽量往前一点,甚至会信步向中心位置靠近。

张辰给几个人说了一声,就到外边去“近距离”观察了,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看清楚窑内的变化一样。

万事万物都有它美丽的一面,只要用心观察就一定能够发现,张辰现在就是发现了轴质变化的美丽,整个人的心神都已经沉醉进去。

为了能够更全面地观察张辰索性加大了意念力的覆盖范围,将那十件瓷器全部用意念力包裹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地仔细欣赏着釉质变化的美妙。

张辰正在欣赏一只笔洗上某一处的釉质变化突然就在那只笔洗的周围生起了一圈银白色的光芒,随着窑内的热浪轻轻舞动着。

这并不是在古董上边出现的那种,有灵性并且〖自〗由流动的光芒,而只能随着热浪的起伏而动荡,但是却能够和意念力融合在一起。

这种光芒是张辰在意念力的作用下从来没有见过的,为什么会凭空出现在窑炉内呢,为了搞清楚这一圈光芒的来由,张辰只好把意念力暂时从瓷器上扯下来改为分析这圈责怪的光芒。

几分钟之后,其他的几件瓷器周围也出现了同样的光芒,渐渐地把整个窑内全都布满了,而且越来越浓密,几乎要形成实质如果不是因为在热浪的波动作用下,像微风吹拂的水面一样轻轻动荡着,就和一滩银色的死水没有任何区别。

张辰把意念力撤开布满整个窑内的空间,发现用来加热的电阻和红外发光管表面也都已经是这种银白色的光芒,之前那种红彤彤快要着了火的景象也都完全不见了。

想到火,张辰顿时就明白了褚氏窑没有燃料,但是内部的温度一样可以达到上千度,全力加热的时候可以达到三千度以上室内空气本来就已经因为受热而极度压缩,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其形存肯定是会出现一些改变的。

大部分的气体在超过七百度之后都会产生燃烧,窑内经过压力转变的空气这时候虽然没有形成燃烧的实质,但是在温度上已经燃烧了,如果这时候放一截树枝进去的话,相信很快就会化成灰。

搞明白这种光芒的来源,张辰就准备再次去观察轴面形成过程中的变化,但是意念力却开始不听他指挥了,从他的意海中大量涌出,进入到窑炉内和那些银白色的光芒交织在一起,只留下细细的一丝和他的意海相连接。

颜色也变得无限接近于那种光芒,就像一对多年不见的兄弟一样,一见面就勾肩搭背相邀去喝酒谈天,忘记了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在等着,用恰当的一些的比喻来说,就好像水乳交融、蜜里调油的样子。

紧接着,张辰的意海之中也产生了变化,经过这么多年的进化,张辰意海的空间已经这到了最初时候的两百多倍,用碧波万里来说是一点不为过的,可现在的碧波万里却变成了一片火海。而且火势越来越大,颇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很快就已经烈焰滔天了。

说实话张辰真是有点懵了,完全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意念力完全不安自己的控制,甚至还有点要反噬的样子,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现在可是正在火跟前站着呢,意念力遇到火就发生了这种变化,难道这就是走火入魔的本意?

一种不好的想法爬了上来,让张辰冷不防打了个寒颤,当初那位老哥可是再三,丁嘱过的,切不可用意念力去吸收活物的灵气,他在海上吸收过大量海水的灵气,难道说那时候曾经有无辜的小动物被他残害吗,如果是的话,那可就真要倒大霉了。可是那时候明明是千注意万小心的,没有伤害过小动物啊。

意海中的火势越来越猛,张辰的心里也越来越紧张,真要是因为这个而遭了天谴,那可就太不值当了,也不知道最后是个什么结局。小鱼小虾的能有多少灵气,沧海一粟都说大了,居然要遭受这样的惩罚,这意念力也不全是好处啊。

最初的紧张之后,张辰的心态也就慢慢平和下来,这时候头脑冷静了许多,也有了准确的判断能力。不管是在受惩罚还是什么,总得要受着啊,跑是肯定跑不了的,意念力现在都不受自己控制,身体也都开始无法挪动了,干脆光棍一点,爱咋咋地吧。

静下心来,张辰也不再想那么多,反而继续去通过意念力观察窑炉内的银白色光芒和意海中翻滚着的火焰,虽然意念力不受控制了,但这个通道还是可以借用的。

大火就那么烧着,没有一点要缓下来的意思,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张辰发现,那火虽然声势浩大无比,但是却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损伤,意海之中也没有被破坏的迹象,难道这不是惩罚吗?

意海之中大火的趋势也不再增长了,就那么持续烧着,慢慢地和窑炉内的意念力再次融合起来,并且不断地相互转换着,进入到窑炉内的大火变成了银白色,把窑炉内的意念力替换回到意海之内。

随着替换的进度,意海内的火势也渐渐小了下来,银白色的海水开始代替火焰的存在,张辰的灵台也逐渐恢复了一片清明,思绪在银白色的波浪上荡漾着,偶尔也会被荡进大火之中,但是却不会因此而变得繁复混乱,反而会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到这个时候,张辰也就明白了,这个并不是什么天谴,而是意念力的再次进化。以前的时候,意念力的进化只是在量的方面,而这次却是质的变化。

意念力是可以控制世间万物的,这世间万物可不只是死物活物那么简单,水、火、风、雾这些也是存在于自然界的物质,当然可以被意念力控制了。以前自己只是把意念力运用在鉴定古玩、穿透物体,以及恢复和力量上面,而忽略了其他的功能。

这次在偶然的条件下,接触到了真正可以产生火焰的高温,意念力自动进行了质的进化,通过这次的进化之后,自己应该就能够控制火焰了吧。

张辰观察了一下意海之中的情况,火焰已经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大多数的空间都被银白色的海水填满了,只是不知道现在能不能对意念力进行有效的控制。

想到这里,就尝试着去驱赶那些火焰,意念力还没有转化完毕,张辰也不敢猛地就用力过大,进化后的意念力还没有熟悉呢。

驱动起一丝意念力,来到大火的前面,试图把火焰推起来,但是意念力只能穿过火焰,并不会对火焰的形状造成改变,更不用说驱赶了。张辰也没有气馁,许是驱动的意念力不够吧,这次再加大了几倍的量,果然把一团火焰从中间分开了。

张辰的意识全部都停留在窑炉里和意海之内,对于外界的一切都完全没有感觉,他正在感受着意念力进化之后的乐趣,暂时还不能从这种空明的状态中恢复,却不知道在他的身边已经围了十来个人,陈老、董老、崔正男这些练氏门下的男性传人已经都来了。

从发现他如老僧入定般开始到现在,已经快八个小时过去了,宁琳琅和张沐急得哭了好几回,董老来到之后再三安抚,才让这俩丫头稍稍定下心来,等着张辰从所谓的冥想状态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