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01章 故人相见

第三零一章 故人相见

张辰是董老他们师兄弟五人仓部的希望,赌铁眼也把张辰当做传人来培养,甚至整个陈氏一‘门’都把张辰看作是未来光耀师‘门’的灵魂人物,一听说张辰有了什么问题,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全部都立即赶往实验中心。

到了地方才知道,张辰很有可能是进入冥想状态了,这种现象在道家来说,叫做“天人合一”意指人在参研某一种事物的时候,进入一种忘我的的状态,不受周围任何事物的干扰,全力去想通事物的根源,并不是那神棍们信口胡诌的人神对话。

能够进入到天人合一状态的人也不是没有,很多的道家高人都可以做到,陈老和董老也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像张辰这样一进去就是半天的,却从来没有遇见过。

褚铁眼刚发现张辰这样的时候,就关闭了烧造厂的大‘门’,让护卫队在不远处单设一个点,不允许任何人在周围高声尖叫或者嘶吼什么的,但凡有人来,就事前提醒一下,不要打扰到张辰。

在进入天人合一状态的时候,是最怕受到外界干扰的,那时候人的所有‘精’力都投入在某一个细小的点上,对外界是不会有所防范的。武侠小说中所谓的练功练到关键处,没有了一点的防御力,被一个小孩子一掌拍死的说法,就是从道家的天人合一不能被打扰衍生出来的。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褚铁眼见张辰还在长时间冥想,害怕出个什么意外,他一个人带着这两个丫头处理不好,就给董老去了电话。董老对这个事也十分重视,一旦有个差错,张辰很可能就会面临脑死亡的危险,带着几个弟子很快就赶来了。

这一次的进化相当复杂,张辰的意识和神智完全被意念力占用了,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毫不知情等到转化完最后的一丝意念力,意海之中恢复了碧‘波’‘荡’漾,间杂着点点银光之后,已经到了夜里快一点了。

张辰回过神来第一个发现就是天很黑估计应该是深夜了,再看看身边面带欣慰的微笑围着的众人,心中不由的一阵感动,这些人都是真正关心他,赶来给他帮忙的,也知道是自己给大家带来的麻烦,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太师叔、师伯、各位师兄,烦劳你们担心了下午的时候琢磨宝石柚的问题,突然就感觉灵台清明了,一下子进入冥想状态没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

张辰这厮的脑子很快,一看来了这么多人,就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了,拿出了一个大家已经认可了的理由。其实他这一下午半晚上的时间,也差不多属于进入了冥想的状态,只不过不同的是,这种冥想世界里的活动不能对任何人说起而已。

话一说完,众人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宁琳琅飞也似地撞到张辰的怀里,对,就是撞进去的,抱着张辰“哇”的就哭开了。

嘴里也没有闲着,边哭边道:“师兄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呜……”

宁琳琅的确是担心坏了,开始的时候尤其的胆颤心惊,看着张辰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如果不是他还有心跳和呼吸宁琳琅都要以为他英年早逝了呢。虽然猪铁眼很确定张辰是进入冥想状态了,后来陈老和董老等人来了之后,也是一样的说法但还是没能让宁琳琅安下心来。

张沐也担心的够呛,在所有的兄弟姐妹里边数她和张辰的关系最好,如果张辰真的有什么不测,她内心的伤痛不会比宁琳琅少一点。

两个人一直守在张辰身边,晒死人的日头也不管了,也顾不上窑炉的热鼻了,就怕张辰有点什么不适,守在身边也许不会有什么帮助,但是心理上至少能好受一点。

安抚过了宁琳琅和张沐之后,张辰又开始和陈老等人编瞎话,说起进入天人合一之后的感悟,也只是说在太极和奔雷掌方面大有收获,其它的并没有什么深刻的领悟。

崔正男是典型的武夫,一听说张辰在武学上有了极大的进步,就要张辰给他展示展示,自己做不到,看看师兄的手段也是蛮不错的,张辰已经是崔正男在武学上要膜拜的对象了。

张辰既然说了在这方面有感悟,肯定是要展示一下的,否则也说不过去啊,在师‘门’长辈面前还要藏拙吗。而且他也想试试看,进化后的意念力能强悍到什么地步。

让崔正男去找来一块青砖,夹在双掌之间,意念力附着在双手上,掌心分别透出火‘性’意念力,眨眼间的功夫,青砖的内部就已经烧成了“苏打饼干”接着再把双手用力向中间一挤,一块六公分厚的青砖顺势就成了粉末。

崔正男当时就眼直了,师兄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就这么个进步的速度,我猴年马月才能赶得上你啊,这辈子有没有希望都不一定呢,简直就是无情的打击啊。

在场的都是陈氏‘门’下的核心弟子,也都有修习陈氏的太极,对张辰的功力也有一定的了解,在他们面前展示,倒也不怕会走漏了消息,这些人都猴‘精’猴‘精’的,外人想从他们嘴里套点消息难如登天。

张辰心里也是有计算的,人怕出名猪怕壮的道理他很明白,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只是在武道方面略微展示出一点意念力的强大,但也只是他实力的很小一部分,控制在人们可以接受的神奇范围之内。

国人对于武术的崇拜很深,自古以来也不乏一些武术界的名人,清末的霍元甲,还有后来的海灯法师,以及许大将军,这些人都是武术这一道上的高手,一个人在这一道上有所成就,于情于理都能说得过去,而且太极的玄奥也是很好的托词。

对于张晨妖孽般的天赋,陈氏‘门’下所有老中青三代弟子,不论老少都已经是很无语了,真想不通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根骨,学什么都能够超出别人一大截。二十出头就已经在古玩行扬名立万,学识上也把其他人远远抛在身后,同时又在经济领域也有着不俗的成绩,偏偏在武学方面也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陈氏‘门’下到了这一辈是注定要开创辉煌了。

陈氏‘门’下弟子们因为张辰的一个意外而搞出的小聚会又进行了一个多小时,重点就放在了对冥想的探讨上,几位长辈也趁着这个机会对弟子们进行一些指导,把自己在这方面的心得拿出来给晚辈们消化。

不奢望能够达到张辰那样的高度,毕竟陈氏一‘门’几百年来也就出了这么一个怪胎,只希望能够多出几个出类拔萃的就足够了,有了更优秀的弟子,陈氏一‘门’才能更加的发扬光大下去,光靠张辰一个人发展整个‘门’派,还是很吃力的。

陈氏‘门’下的弟子多数都修习太极,三分之一左右的人修习奔雷掌,但是能够在武学一途上到达高深层次的,百年以来也只有四人,张辰是其中实力最强,并且很可能是永远无法超越的。

陈老、褚铁眼、董老等人的冥想,全部都在艺术和文学方面,于武道上从来没有进入过天人合一的境界,对晚辈们的指点也偏向于文的一面,毕竟像张辰这样的弟子是可遇不可求的。可谁也没想到的是,百年以来第五个在武道方面有所成就的陈氏弟子,就在今晚的众人当中。

在不久之后,崔正男就在褚铁眼和张辰的共同指点下,以坚毅的韧‘性’进入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居然也是有了武学方面的领悟,成为了陈氏‘门’下在武道方面大成的弟子之一。

几位老爷子年纪大了,纵然是身体都不错,也不能像年轻人那么能熬,另外大部分人第二天都有工作要做,三点多的时候大家就结束了这次的小聚会,各自回家休息了。

经过一夜的降温,窑炉里的十件瓷器也可以出窑了,张沐和宁琳琅惦记着自己的那一件瓷器,第二天也是早早就起来和张辰一起去到了实验中心。

“这一窑烧的特别好,看看这轴‘色’,珠宝的光泽要绚丽了很多,就像是活了一样,从里到外带着一股灵透劲儿,看上一眼,就能被那种瓷器固有的神韵‘迷’住。”

褚铁眼对与这一窑烧出来的宝石祜最满意,是他近半年以来烧制的最成功,最漂亮的一次,乐呵呵地摆‘弄’着桌子上刚刚出窑的瓷器。

美美地欣赏了一阵之后,又和张辰道:“1小辰,从这里边挑几件出来,送到陶瓷展览会上去吧。

就这个成‘色’,我敢保证,咱们拿几件出来,唐韵就能包揽前几名,对于唐韵的名气绝对是一个极好的宣”

这一窑的十件瓷器的确是烧的很漂亮,如果不是因为那几件柴窑瓷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还真就比不过眼前的这些了呢。

这次的宝石轴之所以这么漂亮,其实就是因为在烧制的过程当中,被张辰那极度浓缩之后布满了整个窑炉内部空间的意念力长时间包裹,以至于有部分意念力残留在柚面下,才会出现这么漂亮的效果,再烧一窑肯定就不会有这么好了。

取了瓷器,把褚铁眼送回到唐韵研发中心,张辰又急着赶往琳琅,

艾lì娜京城旗舰店。

军机一号的那位二孙‘女’姜圣懿现在和张辰他们走得很近,经常推荐朋友来消费,今天又带来了一位,想要定制一套首饰在结婚的时候戴。因为属于是铁杆的闺mì一类,值得她出力气帮忙,就来找张辰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一点的,适合结婚佩戴的好料子。

也算是这位来对了时候,赶巧张辰为了给褚铁眼凑宝石轴的原料解了一块荧光玻璃种的玫瑰红出来,足足够两套首饰的量,又看姜圣懿的面子,请郑天宝大师的首席弟子彭远暇亲自下刀。

彭远暇是很少数能够在作品上留名款的‘玉’雕高手,他日必定是‘玉’…

雕界的大师,他亲自雕琢的首饰也算是不错艺术品了,流传后世的话很有价值的。

虽然有姜圣懿的面子在,对方还是坚持要请张辰吃顿饭感谢一下,毕竟张辰是给了大面子的,姜圣懿也有段时间没和张辰他们聚了,拉着宁琳琅和张沐就往外娄,张辰也只好是跟上去。

好巧不巧的,姜圣懿今天是在一楼的大厅里边看东西边等张辰,张辰来了也就把车停在了楼前的停车场。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出了正‘门’,还没有走几步,就打对面过来一男一‘女’,那男的走起路来一摇三晃的,十足的一副地痞流氓相。

远远地看见张辰一男四‘女’,双眼一亮,‘毛’病就又犯了,吆喝道:“哟,这不是张大才子吗,我说怎么这两年在龙城见不到你呢,原来是跑到首都京城扎进脂粉堆儿了,哈哈。,…

这不是张辰之前的那个‘女’朋友赵蕾和她的么子哥男朋友又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