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03章 陈年旧事(中)

第三零三章 陈年旧事(中)

张辰可以不在乎,但是张沐和宁琳琅就不同意了,她们俩是知道张辰那段历史的,听对方的说话,也能反应过来,这小子就是那个当初抢走张辰女朋友的顽劣男人。

张沐很不解地看着对面的公子哥,就这样的男人,居然就把这个女人勾搭跑了?这女人也太没出息了吧,她是怎样才能做到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的,完全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转头又问毫无反应的张辰:“1小辰,他说你吃软饭呢,你就一点也不在乎,一点也不生气吗?”公子哥一听这话,顿时为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喝了一声彩,眼前这几个美女可是一个比一个有味道啊,尤其是呢个蓝眼睛的,太他妈的招人了,估计都不是什么正经货,正经人谁干这个啊,看看能不能勾搭上一两个,以后来京城就有乐子了。

心里意**着,就伸出手去想和张沐握手,一边伸手,一边道:“美女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冯亮,算起来也是张辰这小子的同学……”“啪”公子哥的话还没说完,就给张沐在脸上掴了一巴掌,张沐虽然在武学上没有什么天赋,也不是好根骨,但是在陈老和张辰等众多高手的指点下学了一年多也还有点成绩,这一巴掌下去的力道也是不小,公子哥的左边脸上深深的五条手指印就是最好的证明。

敢这么肆无忌惮地侮辱张辰,抽他一巴掌根本不解气,公子哥还没反应过来,张沐反手又是一巴掌,公子哥的右脸也红肿了。

张沐才冷声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口出不逊,让我弟弟投奔你,你能照应得起他吗也不怕撑破你的狗胆。“这小子,这三个字是你能叫的吗,今天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还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什么玩意儿。”被女人打了这可是奇耻大辱啊,想他冯公子在龙城也是有些脸面的,从来只有他欺负女人,何曾这样掉过面子,怒气也就窜上来了。

想要发作,可又想起这里是京城,不是他能够撤野的地方,而且听对方的口气好像是很不含糊的样子难道说张辰发达了吗?

这个女人说张辰是她弟弟,嗯,应该是认了干姐弟的那种还不是一样靠女人养活吗。明显很彪悍的张沐他不敢惹了,可是靠女人吃饭的张辰却还没有被他放在眼里,冲他发威应该可以的吧,大不了不用刺激的语言就好了嘛。

畏惧地看了看张沐,确定对方不会再动手了,才又转向张辰道:“张辰,你这算什么啊,你自己惹不起我靠着女人给你出面,你还是不是个爷们儿,有本事就别躲在女人的后边。

你站出来说说看,我看你可怜让你来投奔我有什么错吗?”

这话不说还好,刚一说完又是左右各一巴掌这次是姜圣懿赏他的,把她堂堂的姜大小姐当成了包养小白脸的怨妇,还敢这么嚣张,指着张辰要讲道理,不抽他也显得自己太窝囊了。

“1小子,你知道他是谁吗还要他投奔你,我看你的自我感觉是严重超标了吧。你没听刚才这位姑奶奶怎么说的吗,张辰可不是你能照应得起的别以为自己有点小能耐就可以跑到京城来耀武扬威,老张家打个喷嚏就够你死上几十次的了赶紧道了歉滚蛋吧。”老张家?是张辰他们老张家吗,以前没听谁说起过啊?如果他们家这么有能耐,张辰当初至于去给人家开车吗,还眼睁睁看着赵蕾投入了自己的怀抱,这完全是不可能啊,该不会是这几个女人故作声势诈唬我这个外来的吧。

这样的情况他之前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被两个女人打了啊,这口气怎么能演的下去呢,不过在分不清形势的情况下,公子哥倒是不敢那么嚣张了,向旁边瞟了一眼,看看有没有人往这边看,可不能在首都人民面前丢脸啊。

这一瞟正好就看见了往这边过来的两个保安,想法就又活泛开了,冲着保安喊道:“保安,保安,这边有人打人了,你们快过来管管啊。”这小子也够不要脸的了,给两个女人打了不敢还手,还得叫保安过来给他撑场子,跟在他身边的赵蕾都觉得午点无地自容了。

旁观者清,赵蕾从女性的角度去看,这四个和张辰一起的女人看起来都是比较正派的,面容和表情中没有那种怨妇的**气,举止之间的那种从容也不是能够装出来的,十有**都是有些背景的人。

刚才第一个打冯亮的女人说张辰是她弟弟,后边这个女人又说什么老张家,应该说的就是张辰的家庭了,难道说张辰真的有什么深厚的背景吗。想来想去也只有一种可能,张辰找到他本来的亲人了。

从跟张辰在一起的这四女身上也不难看出来,张辰的亲人应该是很有背景的,否则的话张辰也不可能和这样几个一看就比较有身份的女孩子在一起。这些人里边有他的女朋友或者妻子吗,不论是哪一个,都要比自己强,看来张辰的确是飞黄腾达了。

赵蕾知道那时候张辰对她的感情有多深,想想自己当初离开张辰的时候,他应该是很难受的吧。自己当初把他当做了困难户,狠下心来和他分开,哪里能想到时至今日,张辰要比当初的时候更加有实力。

张辰是被张百川夫妇收养的孤儿,这一点赵蕾是知道的,在她第一次去张辰家里的时候,陈受珊就问过她,会不会在意张辰曾经孤儿的身份。也正是因为她回答陈受珊的话,说她并不在乎张辰是什么身份,只要是张辰这个人就够了,并且没有什么犹豫,这才能有了和张辰继续交往下去的可能。

那时候正是刚刚恋爱,的确是爱的很疯狂,于其它方面考虑的自然少一些。张辰的阳光和帅气很吸引人,青葱岁月里的女孩子很容易就会喜欢上张辰,而且张辰在学校里也是小名人能够和张辰在校园里成双成对,是一件让很多女孩子都羡慕的事。

张百川又是系主任,在学生毕业留校这件事上有很大的话语权,在已经不包分配的年代他无疑是一些未来没有什么好出路的大学生们眼里的大人物,留校工作可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工作、收入、房子……”以至于未来的人生,一次性就能全部解决。

对于家里没有什么特别背景和办法的赵蕾来说,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未来,帅气又疼人的丈夫,高级知识分子的公婆令人羡慕的工作,这样的一个家庭一定是很美满的。

她不介意张辰曾经是孤儿的身份,集意和他谈恋爱甚至结婚同样她离开张辰也是因为他孤儿的身份。

她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自小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出人头地就得找到一个可以依靠,可以给自己提供助力的人,一个女孩子更是要攀上高枝才能有出息。所以当初和张辰谈恋爱就多少有那么一点功利性,希望能够通过张百川在毕业后留校,自己在努力一点将来不难有一番成就。

可是张百川夫妇都已经去世了,留下没有任何依靠的张辰,拿什么来保障她的未来呢。什么师叔伯的就不用提了,在这个功利的社会里,没有了利用价值的人谁还会管你的死活啊,不落井下石的就是好人。

张辰的几个师叔师伯她是知道的,可那又怎么样呢,亲生的叔伯都会在你落难的时候选择视若无睹,何况是师叔伯,而且还是一个收养的孩子呢。

要不为什么要听妈妈的话呢这话是很有些道理的,因为只要不是丧心病狂,妈妈永远都会替自己的孩子考虑。

陈受珊是陈氏门下的弟子多少也略通一些命相之说,本人又是从事医生这样一个工作细心是首要必备的条件。初次见到赵蕾,陈受珊就从她的面相上看出了一些问题,此女面露邪相,功利欲太重,而且素根浮摆不定,忠贞度比较差,这样的面相对儿子是有害无益的。

也就是说赵蕾的面相上就能看出来,这个人热衷于功利,私心很重,为人不会太正直,而且迟早有一天会红杏出墙,哪个母亲也不会要这样的儿媳妇的。

这样一个女孩子留在儿子身边,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儿子第一次谈恋爱,又不能太打击他的信心,这种事只能是缓缓图之了。

所以才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问出了那样的问题,先从张辰孤儿的身份开始,然后一步一步地把他们分开,也不至于让儿子不好接受。

但是陈受珊也不得不谨慎,和丈夫商量之后,还是对张辰进行了一些劝告,在双方的父母见面并且拿出最终的意见之前,不能对赵蕾说起太多的事情。两个人谈恋爱可以,只要建立在相互喜欢的基础上就好,不要把家里的富有不富有之类的问题带入到感情中去,尤其是四师叔的那个决定,夹是不能随便说起。

张辰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同时又比较聪明,知道母亲的这些话都是为了他好,当然是一股脑儿的答应下来,并且全都记在了心里。

张百川很宠溺张辰,但是要求也很严格,学生就得有学生的样子,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年龄段,就得按照这个年龄段的准则来行事。

生活品质上可以讲究一些,但是言行举止和穿着打扮不能出格,如非必要的时候,更是绝对不允许张辰驾车出去玩。

从赵蕾和张辰真正的亲密,到张百川夫妻去世,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算是张辰有心给她透露一些家里边的事情,也都没有时间。所以他对张辰家里情况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陈受珊和张百川限定的范围之内,真正的家底是她完全不了解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张辰在陈受珊的干预下,逃过了一次头顶染绿的霉运。像他这样一个性格的人,当脑壳变绿的时候,无异于是毁灭性的打击,人生很可能就会被改变了。

失去利用价值的张辰躺在病房里,赵蕾当真是心乱如麻,她虽然很热衷于功利,和张辰谈恋爱的出发点也不是那么纯洁,但是对张辰还是有那么一点感觉的。不过感情不能当饭吃,人总要有了物质的满足,才能够去享受奢侈的感情。当物质生活被别人远远超过,谁还会有心思去谈情说爱啊,那东西看着美妙,却也不能在你食不果腹的时候产生任何正面的作用,如果真的产生了,那一定是幻觉。

诸位同学如果有什么建议,可以再书评区里提出来,只要俺能补进来的,就绝不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