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04章 陈年旧事(下)

第三零四章 陈年旧事(下)

一直以来就对他穷追不舍的阔公子冯亮,在听说了张辰的遭遇之后,第一时间就跑来对她献殷勤,对于张辰未来的凄惨,他家里公司如何的有实力,以及他能够提供给她的帮助,东拼西凑的描绘出一幅无比广阔的蓝图。

在冯亮连续几个小时动之以情,诱之以利的劝说下,不知道该怎么选择的赵蕾终于动心了,张辰已经是没有了根本的浮萍,她所憧憬的美好未来也就随之消失不见了,难道真的要跟着他从第一步奏开始打拼奋斗吗,哪有冯亮可以给自己的条件优厚呢。

就以张辰这个现状,能不能醒来还没有完全的把握呢,就算是自己愿意和张辰一起去打拼,一起去为了将来努力,他也不一定有机会了。

赵蕾是一个豁得出去的人,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接受冯亮,也就不再扭扭捏捏的了,第二天就和冯亮做了进一步的接触,第三天的时候收到冯亮送的玫瑰,直接就进行深度交流了,早一天把关系确定下来,就能早一天栓住这个阔公子。

两个人的关系确定下来,就要考虑和张辰分手的问题了,可是他现在还昏迷着呢,你说什么他都不知道,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张辰以前对她是很不错的,趁着他昏迷的时候给他一封分手信,不是正好能够避免尴尬吗。

赵蕾和冯亮相拥着来到医院,按照赵蕾的意思是要找个护士替她转交分手信的,但是冯亮却觉得没那个必要,直接扔他床头就可以了。

等进到病房之后,冯亮又提出了想要亲热一下的要求,说是在失败的情敌面前做些什么会更加有感觉。虽然张辰还昏迷着,可赵蕾总是有些无法面对,但又耐不住冯亮的软磨硬泡,想起他还是自己将来的依靠,半推半就的也就顺从了。

两人亲热过了之后,又在外间的沙发上抱着亲吻这也正是张辰醒来的时候,恰巧意念力也是在张辰〖体〗内刚刚苏醒,就被他“看”到了这一幕。

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不喜欢了自然可以去找别人张辰还不至于受不了这个打击,但是赵蕾和冯亮的对话却让张辰很受伤。

“1小宝贝,你刚才也太投入了吧,就不怕把那小子吵醒了啊?”

“你还说呢,不都是你要这样我才被迫同意的吗,真弄开了我又忍不住,在医院里做这种事,亏你能想得出来。”

“嘿嘿你是不知道啊,那种感觉真的美得很啊,在昔日的情敌床前弄你我的魂儿都快飞出来了。你说他刚才要是醒了,看见我正在弄你,会不会直接就给气死了啊?”

“你可别瞎说啊,怎么能这么不照顾我的面子和感受呢,那种时候给人看见了,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不过他可千万不要醒过来,至少不要很快醒过来,怎么也得过上几个月之后再醒我离开他也能名正言顺一些。”

“少扯吧你,你不是说医生通知过了吗,如果半个月没有反应,他就是确诊的植物人了,还几个月以后你还不如说让他死了比较好一些,最毒妇人心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啊,要不是因为你死缠烂打,我能是现在这样吗,我还不是为了咱们在一起的事情别让人说闲话吗,他如果真的成植物人了谁还能说我们什么呢。”

“这有什么啊,他就算现在醒来了,也不过是一个孤儿没人给他撑腰的。我就当面告诉他,赵蕾现在是我的了他还敢放半个屁吗。”

“嘻嘻,这倒也是,他现在这个样子了,的确没什么威胁力。好了,你先回去吧,我再留一下,还有几句话说说,然后把分手信给他放下,我就去找你。”

“你不会是对她还余情未了,想把我糊弄走了,在给这个半死人来一下吧?”

“你胡说什么呢,就算我想,他也得有这个能力啊。好了,你快走吧,刚刚给你弄得还不够啊,晚上你要请我吃一顿金路易补偿才行,要不以后都不给你弄。”

“没问题,跟着我保证你吃香喝辣的,你送送我。”

“……”

虽然冯亮的猜测和判断很失败,但也算他误打误撞蒙对了,张辰对他们两个的事没有任何表示。一个小小的冯亮还不值得张辰怎么样,哪怕是冯亮全家人加起来,也是不够看的,只不过事己至此,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了。

难道要像一个泼皮无赖那样纠缠、报复赵蕾,或者找冯亮去打一架,还是找人来评评理呢,这些都是思想不成熟的行为。张辰还不屑于把自己表现的像一个受害者,从记事起的所有经历,让他有了一种近乎于固执的坚持,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自己都不能从心理上做失败者,心理上一旦懦弱了,人生就再无光彩可言。

赵蕾送走他的现任男友回到病房的时候,张辰已经“醒”过来了,两眼一动不动,直直地看着房顶。他和赵蕾已经没话说了,移情别恋也好,算计利用也罢,这些都是人生在世必须要接受的,只要正面说出来,张辰断无不同意的道理,也不会有什么纠缠和挽留。

哪怕是赵蕾在他昏迷还没有确定成为植物人的时候,就和冯亮搞到一起,他也不会有半点的埋怨,谁都没权利去干涉别人的选择。

但是赵蕾那句希望他变成植物人的话,却彻底把他伤到了。买卖不成还有个仁义在呢,谈了一年多的恋爱,张辰自认对赵蕾很不错,全心全意的付出所换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盲目的爱情果然是一杯毒酒,喝着美味,却足以致命。

等张辰回过神来,赵蕾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辰就先开口了,说在医院待着太辛苦让她回去。赵蕾已经准备好了的一套说辞和分手信,也没机会拿出来了,毕竟自己做了这样的事情,心虚总是有一些的,看着张辰,她实在没胆量做这个。

赵蕾在事后也有过一些猜测和怀疑,在张辰家的小区外边见面的时候,在机场看到张辰和董老的时候,她都有过一种后悔的冲动和莫名的不安。

她也曾经想过,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误的,看着张辰面对自己时候的那种淡然,总认为自己失去的才是真正需要的。可他已经失去双亲了,自己又是一个孤儿,还有谁会为他的事情操心呢,为了他的女朋友或者妻子,那就更不可能了。

后来又有冯亮拿出来的证明,张辰父母的车都是某公司的,并不在自己的名下,他开到机场接人的车也是那家公司的。估计是他找上了父亲生前的朋友,谋了一份工作而已,谁会无私到把那么贵的车送给一个已经没有了依靠的孤儿呢,能给他一份工作就很不错了。

这四年以来,赵蕾多次想起过张辰,和冯亮闹别扭的时候,内心孤独的时候,被冯亮的家人看不起的时候,她都会想,如果自己和张辰在一起了,会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可也只是想想而已,自从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张辰,应该是像他说的那样,去投奔亲戚了。

如果和张辰在一起了,张辰也许会一如既往地对她好,但是却不能给她想要的物质生活。每当遇到面包,爱情就会变得脆弱不堪,个人**比爱情更脆弱的赵蕾,一直以来都绯徊着接受现实,只是把张辰当做心头寂寞难过时候的一个自我安慰对象,毕竟他给不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是现在,就在那两个保安走过来,恭恭敬敬地问张辰:“张先生,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吗?”之后,赵蕾终于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她离开了的张辰,才是那个可以给她想要的一切,可以永远都对她好的人。

被人称呼为某先生,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礼貌用语,表示很客气:另外一种就是表达尊敬,被称呼者必定是大有权势的人物:从两个保安很恭敬的问话也可以看出,张辰肯定是后者。

虽然对方只是两个保安,但是在官比狗多,水深不见底的京城,能够有这样的称呼,也不是一般的权势能够做到的。有些小权势的人,通常都会被称呼官职,或者称呼董、总这一类,先生却是一个很很高等的存在,这让赵蕾不禁想起了《上海滩》里的冯敬尧。

赵蕾奋斗的目标就是有”天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但是却一直都在看着别人的脸色生活,这几年下来对于各种社会形态也有了一些自己的认识,眼力自然也是有一些的,至少要比她男人冯亮强很多。

以为是高枝攀上去的,对自己毫不在乎,只不过是一个地方上的暴发户:被认为是困难户离开了的,却摇身一变成了京城的权贵,不用问都能看出地位的尊荣。赵蕾这时候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世事弄人啊,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当初真是瞎了眼啊。

张辰还是那么的从容淡定,脸上没有太多余的表情,对两个保安淡淡一笑,道:“哦,没什么,只是一点小误会,你们去忙吧。”

两个保安正要应声离开,又给余怒未平的张沐叫住了,道:“怎么就没事了,1小辰你也太大方了,没你这么好原谅别人的。刚才这个小子对你们老板大呼小叫的,还出言侮辱你们老板,他们应该是来买东西的,你们把这两个人看紧了,通知旗舰店的经理,不能卖给他们任何东西,让他们马上滚蛋。琳氓艾lì娜的首饰如果给这种人戴上,那是对这个品牌的侮辱。”

冯亮这下是真被惊呆了,他来京城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买一件奢侈品首饰回龙城送礼走关系的,琳氓艾lì娜现在可是奢侈品珠宝的代名词,自然是办事送礼的首选。

张辰居然就是琳琅,艾lì娜的老板?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家珠宝公司的势力可是超一流的,据说每个月都能赚几亿,那他得有多少钱啊?

这回可是惨了,本以为他落魄到当牛郎的地步,借机踩一踩他,刷一点自豪感出来,也让赵蕾明白明白,她应该怎么做别人的老婆,哪知道却得罪了这么大的人物,这可怎么办啊。

一只没有开口的宁琳琅往前一步和张辰并肩,看着赵蕾道:“你就是被我师兄放弃了的那个赵蕾吧,我很早以前就想见见你,但一直都没有机会见面。今天凑巧碰上了,我正好借这个机会表达一下对你的感谢,如果不是你选择了这个傻瓜,我到哪找这么优秀的男人呢。”

宁琳琅曾经设想过很多的场景,都是怎么去讽刺和贬低赵蕾,让她怎样抬不起头来,甚至要给她几个耳光,可今天一见面,看到她那个二百五男人,反而觉得赵蕾有点可怜了。跟了这么一个男人,哪还有什么太多的幸福可言,恐怕更多的是丢脸吧。

之前想过的那些话,已经没有必要说了,挽起张辰的胳膊,轻轻地道:“师晃,我们走吧。”

自始至终张辰都没有和赵蕾冯亮说过一句话,当张辰从身边走过的时候,赵蕾甚至还能够为闻到那种她曾经很熟悉的味道,但是现在却永远都不属于她了。

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赵蕾真是难过极了,悔不该当初啊,这样的金龟婿是自己还能找到的吗,怕是没什么可能了吧。

看着张辰坐着劳尔路易斯银天使离开,冯亮在庆幸张辰没有为难他的同时,再次露出了四年前在龙城机场一样近乎于呆傻的表情,对赵蕾道:“他,他,他坐的居然是劳尔斯路易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