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07章 白琉璃瓦

第三零七章白琉璃瓦

张辰的话再次得到了众人的赞同,围观的人群中不论是摊贩商户,还是来市场里淘宝的,都鼓起掌来,对张辰公正的行事和谦和的态度表示赞佩。

“专家就是专家,看看人家说的这话,就是有水平,难怪这么年轻就有那么高的成就呢。”

“可不是吗,就冲这公平的态度,也足够人们学习了。”

也有张辰的崇拜者在一边大声说着:“张先生说得好,我祝博古藏谈节目越办越好,也祝你的唐韵博物馆有更大的发展,为古文化做更多的贡献。”

张辰当年在学校也接受过很多人的祝贺和恭维,但是却从来没有这么真心的,谦虚道:“我谢谢大家的祝福,我也希望能够为古文化多做一些贡献,想要把古文化的精髓挖掘并且传播开来,不是几个人能够做到的,还需要更多人的支持和关注,我和大家共同努力吧。”

任志不敢对张辰的鉴定有质疑,也没有那个能耐做出质疑,他也相信张辰不会专门针对他。这件事有了张辰参与进来,他更是没可能逃避赔偿,否则会对他大为不利,他以后还想在古玩圈子里混呢,这时候必须得保住面子。

心不甘情不愿地,用很无奈无奈的语气和李三道:“既然你这件东西确定是乾隆官窑,我也不赖你的东西,可这毕竟不是皇家贡品,我就按市场价赔你吧,一百万不高也不低,你看怎么样?”

李三只是摆地摊的,还从来没有在一笔买卖上赚过这么多钱,一时间有点拿捏不准了,眼睛带着求助的味道瞅向张辰,希望他能够给个意见。

张辰在之前已经给这只碗做过定价,差不多就在九十万到一百二十万之间,点点头道:“嗯,一百万虽然不是最高,但也不算低了,这个价格还算合理。你这碗虽然碎了,修补修补也能值个五万左右,好点的话兴许还能上十万,一百万就一百万吧。”

任志本想着赔出去一百万把那只碗收下来呢,要知道刚才李三给他的开价也不过就是六十万,可张辰这么一说,这只碗和他可就毫无关系了。要是自己眼力再高明一点的话,早就能收到一只完整的乾隆官窑了,看来自己真的是学艺不精啊,马上风那老东西还真是没用,一点正经本事也没传授,跟着他尽他**的倒霉了。

递过去签了字的支票,任志的心都在滴血,那可是一百万啊。可李三接下来的一句话,就差点让他的血改道从嘴里喷出来了。

“张先生,如果不是有您帮忙,我这事还不知道怎么解决呢,这碗我也不留着了,送给您当个纪念吧。”

任志心里大骂:你个混蛋加三极的,老子给了你一百万,也不见你说点什么,连句谢谢都没有。他只不过是说了几句话,你就要把碗送他,这可是最少都要值好几万啊,真是个败家玩意儿,活该你一辈子摆地摊。

在心里骂过之后,他也没脸在这儿待着了,趁着大家都注意张辰的时候,一个人灰溜溜地跑了。边跑还边骂马上风,老东西自己不学无术还害人不浅,这个师傅是不能要了,跟着他一点好没学到。以后还是听张辰那句话,自己多多看书,多多学习,估计也要比跟着老东西强多了。

张辰可不能收下这碗,不说自己稀罕不稀罕,就是凭着这么多人的信任,他也不能收这么重的一份礼物。

摆手道:“谢谢你的盛情,你这件东西我真的不能收,这可不是一包烟一杯茶,这是一件很重要的证物,它能够证明在两百年前,我们的工匠就可以烧制出这么精美的瓷器,是很值得收藏和研究的文物。如果你自己不愿意收藏的话,我给你推荐一个地方吧,京城博物馆你知道吧,你给这位石老先生打电话>,就说是我介绍你去的,他一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价格。”

李三接过张辰写了电话>号码递过来的便签,再次感谢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张先生,您不但帮我解决的难题,还帮着我给东西找出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要不这样吧,我这摊儿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是我平时跑乡下收上来的,您看着挑两件,算是我对您的感谢吧。

虽说是大恩不言谢,可我这心里却过意不去啊,贵重的东西您肯定不缺,我也没那本事送您,就这点不入眼的小玩意儿,你要是再拒绝,那可就是打我李三的脸了。”

看来这李三在处事上还是个挺讲究的人,做人贪心没那么重,也知道知恩图报,这时候要是拒绝了他,还真就让他面子上下不来,以后难免要给市场里的同行调笑。

张辰觉得李三这个人还不错,干脆在他摊上看看,有什么差不多点的,就收上一件,也算是远了李三的面子,没合适的就随便拿一件最不值钱的好了。

“好吧,我就看看,不过咱们可是先说好了,我要是在你摊儿上捡了漏,你回头可不准骂街啊。”张辰应下了李三的话,同时也和他开了一个玩笑。

李三也笑着道:“看您这话说的,张先生,我李三也是行的正坐得端的爷们儿,走了宝是我自己眼力不够活该,怎么能埋怨别人捡漏呢,都这样的话,这市场就不用干了。再说你还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即使送你两件也说得过去,而且我这摊儿上除了这只碗也就没什么好玩意儿了,哪能入得了您的法眼,您也就是给我面子罢了。”

张辰是牛建国半路上请来的,果然简简单单就把事情处理了,这时候也觉得自己有了几分面子,虽然他是听到姜圣懿喊张辰的名字才注意的,可好歹也是他第一个发现张辰的啊。

见张辰要在李三的摊子上选东西,这么多人围着可不合适,对着围观的众人打了一个罗圈揖,亮起嗓门儿道:“各位,事儿已经解决了,大家也都长见识了,张先生还有自己的事要忙,这就散了吧,趁着天色还早,想淘宝捡漏的可要加把劲儿了。”

事件结束了,围观的人群也渐渐都散开了,只有少数的几个人还在原地等着,想看看张辰会选什么东西。

有不少人在走前都主动和张辰打招呼,不为他专家的名头,也不为他能够鉴定出这只粉彩碗,只为他能够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去说话,为他对自己喜爱的古文化做出的贡献。

洛湘怡之前只知道张辰是龙城张家的外孙,自己有偌大的买卖在经营,没想到今天跟着姜圣懿来找张辰买首饰,居然看到这这么一出。

带着点难以置信的口气,问姜圣懿道:“圣懿,原来张辰有这么大的名气啊,刚才还纠缠不清的两个人,就因为他的几句话,居然就这么把事情解决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即使是他大舅来了,也不见得能这么顺利就解决。”

姜圣懿也是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场面,对张辰一样有些敬佩起来了,翻了翻眼皮,道:“这个我也是第一次见识,以前压根儿不知道这家伙这么能耐,张沐姐成天和张辰在一起,她应该知道这些的。”

两人同时看向张沐,张沐这时候当然是自信有余了,张辰可是她的弟弟,语气中显露出一丝对张辰的骄傲,道:“小辰的能耐大着呢,在国际收藏界都有不小的名声,上次我们去荷兰,有一个欧洲最有名气的古董商,一看见他马上就递名片了。除我们师伯和太师叔这些收藏界的大师老会长以外,就连藏协里的那些老前辈们都对小辰很客气的,他说话很管用的。”

张辰听着张沐在那儿逮住机会就宣传他的事迹,无可奈何地笑道:“得了小沐姐,咱就别自吹自擂了,我在这个摊儿上看看,完后咱们再到前边走走吧。”

李三他们这边的摊位张辰本就没打算过来,如果不是牛建国认出他,请他来给主持公道,他就要带着姜圣懿和洛湘怡两人往商铺区转了。今天主要就是带她们来见识一下的,淘宝只是顺带着的事情,看了天棚区也要到商铺区看看,感受一下不同的古玩经营气氛。

张辰一直以来都认为,与人为善总是没坏处的,今天无意之间撞到了李三和任志的事,又意外地给人拉来帮着做鉴定,果然得到了回报。

李三强烈要求张辰在他的摊子上挑两件东西作为馈赠,张辰也是为了周全李三的面子才同意的,可现在看来,他还真得挑上两件了。

天棚区的商贩手里大多数都是普通玩意儿,其中还混杂着不少蒙外行和老外的东西,但是真正的好玩意儿也还是有的。人往高处走,眼力好的鉴定师都在大商铺里行走,所以说越大的买卖里边,捡漏的可能就越小,一多半的漏都是在地摊上捡来的。

这些小摊贩们的路子很野,指不定就跑到哪个山旮旯里边去憋宝,经常能够遇上一些流传几百上千年,但是却没有人认识的好玩意儿。卖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随便给个仨瓜俩枣的也就顺回来了,这里边就有很多重量级的收藏珍品。

李三的摊儿上就有这么几件东西,整整齐齐地一摞码放在边上,那个位置是商贩们最不重视的,一般都放一些不好卖的和没什么价值的东西。

帮忙归帮忙,捡漏归捡漏,这两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这几件东西很明显已经被李三认定为处理货,留在他手里不是被别人捡了漏,就是卖不出去处理了或者丢弃了,还不如在自己手里能体现出它们本身的价值呢。

张辰随便在李三的摊子上扫了几眼,的确是在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收藏的东西了,最有价值的也不过就是几件民国时候的木雕,对于他这样的收藏界老虫来说,完全入不了眼。

指着边上一摞在意念力之下有两层蓝色光芒的瓦片问道:“你这东西倒是有点意思啊,看起来像是琉璃瓦,不过又和正常的琉璃瓦大相径庭,你从哪儿弄来的啊?”

李三看了那几块白琉璃瓦一眼,道:“嗨,说起这个来还真是失败。这是上次去包头时候带回来的,当时也是觉得有点意思,可这回来都好几个月了,连个问的人都没有,估计是嫌这东西晦气吧,兴许是办白事用的也不一定。”

张辰又捡起摊子上的两件现代仿牙雕,估计也就值个几十块钱,对李三道:“行,这两件做的还算精致,我就拿你这两件当个纪念吧。你这几块瓦我看着也有点意思,白事也是事啊,我带回去琢磨琢磨,但是这个就不能白拿了,你也是做买卖的,你开个价吧。”

李三颇有点难为情地道:“张先生,您选的这两件拢共才不到三十块钱,还要花钱买这几块破瓦,我哪好意思要您的钱啊,你喜欢拿走就是了。”

张辰可不能白要了这几块琉璃瓦,哪怕是花十块钱买了,也不能白要,这个将来都是要闹麻烦的。道:“什么是什么,我只是说几句公道话,又不用我出什么大力,也不用我花钱费事的。就你从包头带回来这一趟,里边的辛苦也有些价值的,你还是开个价吧。”

感谢诸位同学的支持,这更超四千,挪出一部分来放到下一更。

大家的只是就是俺码字的动力,再次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