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08章 最坏的人(上)

第三零八章最坏的人(上)

李三倒也是痛快人,知道张辰不会在乎这几个钱,买卖上的规矩还是要顺了的,当下也不犹豫,道:“那好吧,既然张先生您这么说了,我也不扭扭捏捏的,这几块瓦我是三十块钱一块收上来的,一共收了十四块,还有几块在我一哥们儿那边,您等一下,我给您一块儿取过来,收您五百块,您看成吗?”。

定下价钱就什么都好说了,张辰同意之后,李三又去不远处的摊儿上把其余的五块琉璃瓦也取来,一并给张辰打包好了。

双方钱货两清,张辰和李三告别之后,就准备带着姜圣懿再往前边转转,看一看商铺区就回家了。

还没起身,李三旁边的一个商贩就凑上来,跟张辰道:“张先生,您能看看我这两件东西吗,我收上来有一年多时间了,问了好多人,谁都没个准话儿。您是大行家,见多识广的,我也只能求您帮忙看一下了。”

刚刚帮着李三解决了问题,这时候再拒绝这个人也不合适,而且张辰也不指望着鉴定古玩赚钱,帮着看看就看看了。

嘴上还是很谦虚地道:“您抬举我了,帮您看看没问题,但是我可不敢保证我就肯定能看明白了,有个对不对的,您多担待。”

张辰不是怕看不出来,放在以前也许会有这个可能,自从有了意念力的帮助,张辰可以确定,任何古玩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了。说这话也是提前打个预防针,所谓的看不出来,也就是说对方的东西不对,让对方有个心理准备。

这个商贩也是明白道理的人,客气道:“张先生您客气了,不说您这么大的能耐,肯帮着看看就是给面子了,我怎么能怪您呢,您这边请。”

离着几步远就是他的摊子,到了摊子上从后面的包里拿出两块造型古朴的玉雕来,其中一块还有黑、蓝、红、黄四色沁,只是可惜这两块玉受腐蚀比较严重,破坏了本来的美感。

张辰接过两块古玉在手,先感觉了一下分量,然后又看看造型和上边的纹饰,有了初步的结果之后,又用意念力去观察了一遍。

把左手的那块平放在掌心里,道:“你这块应该是春秋时期的玉琥,和圭、璋、璧、琮、璜合称为六瑞,属于礼器的一种,后来的发兵瑞玉虎符就是从这种东西演变而来的。一般的玉琥都是一面有纹饰一面光素的,你这件满身都有云纹、鳞纹和虎皮斑纹,繁复而不紊乱,这都是春秋时期玉琥的明显特征。

别人拿不定主意的原因,大概就是边圈阴线外的这些小米粒纹饰,这种纹饰我以前也见过,这应该是在玉器纹饰从春秋到战国的过渡时期出现的,后来战国秦汉时期流行的谷纹和这种米粒大小的纹饰有很大的关系。

你这件不错,有四种沁色,也是一件比较少见的有过渡时期纹饰的玉琥,虽然有严重的腐蚀,但是个人收藏的话也算是不错,如果能盘出来,那价值还会再高一些。”

商贩听了脸上都乐开花了,直指张辰右手里的那块,问道:“张先生,那这块呢,这块是什么来头?”

张辰看了看他一脸的开心,真有点不愿意打击他,拿出右手的那块,道:“这是一块‘子辰佩’,是流行于汉代的新造型,这边是一只老鼠,这边是一条龙的造型,有望子成龙的寓意,这种造型的玉器在后代有很多的仿制品。你这件的雕工还不错,不过我还有些拿不准,不行你再找别人看看。”

这位也就明白了,这块所谓的子辰佩就是一件赝品呗,人家都说的很清楚了,后代有很多仿品,自己又拿不准。张辰在古玩界的名声,主要就是靠着眼力闯出来的,他能看不准吗,留面子而已。

摊贩也不灰心丧气,能有一件真家伙就很开心了,笑着道:“真是谢谢您了张先生,我这人吧,就喜欢古玉,其他东西都是顺带着搞,可是眼力还真不行,以后得多多学习了。”

打眼了的时候不气馁,也不会大呼小叫,收到真东西好宝贝也不会兴奋到要上天,这样的心理和态度很适合搞收藏。

张辰也笑着鼓励他,道:“你的心态很不错,只要能扎进去好好学,将来肯定会有成绩的。”

摊贩也学着李三那样,道:“张先生,您在我摊儿上看看吧,有合适您也拿两件,算是我给您的谢礼了。”

张辰早在看那两块古玉的时候就已经观察过了,他摊子上并没有什么好东西,李三那边是因为推不过了,这边可不能再要,拿那么多破烂回去,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呢。

倒是隔几个摊子过去,那边还算是有两件好玩意儿,看位置也不像是受重视的宝贝,如果能把那两件拿下,今天可就真是大有收获了。

婉拒道:“不用这么客气,我干的就是这个,大家都是同行,谁还没有个需要帮助的时候呢,能帮到你我也很高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再去前边看看,咱们以后有机会再见吧。”

不论是男女老少,好汉孬种,活在世上就要有自己的名声;只要是这世上的万物,哪怕是一草一木,也都会有自己的影子,不论白天黑夜,日光月光,甚至是灯光下,都会有影子;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都是永远脱离不了的东西。

张辰没有被认出来之前,也不会有人去太关注他,只不过带着四个美女逛市场,这样的花花公子>哪儿都不会少了。可是人们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以后,带着四个美女的花花公子>形象就自动烟消云散了,他们看到的只是最年轻的收藏家和鉴定专家,一个闪耀夺目的古玩行老虫。

张辰来到他之前已经看好的那个摊子前,摊贩好像早就等着他过来一样,马上起身和张辰笑着道:“张先生您好,我也是博古藏谈的忠实观众啊,唐韵的博物馆我也去过好几次了,每次都受益匪浅。您随便看,我这摊儿上也没啥正经东西,你看好了哪件,给点钱拿走就是了,能和你做买卖我就够开心的了。”

这些人别看都是小摊贩,可哪一个都鸡贼的很,没有一颗七窍心,根本别想再这么大的古玩市场里混生活,其中的复杂程度可不是一般的批发市场能比的,首先这里边卖的东西他就不一样。

他能说让张辰随便给两个钱拿走,但是张辰真能那样做吗,听话要听音儿,这可不是说听别人说话的口音还是音调,而是要听余音,听出话里边深层次的意思来。

摊贩这么说,其实就是恭维张辰,漂亮话而已。像这样的大藏家,但凡出来看货,只要不是捡漏的时候,出手都不会小气了,那样会坏了自己在圈里的名声。

只不过这个摊主今天不走运,遇上了一个从来不正价收东西,一向只是捡漏的大藏家。来光顾他的摊子,就是来捡他的漏,绝对不会给他任何便宜占的。

张辰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就蹲下来看他摊儿上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看头,张辰的目标早就已经锁定了,看看其他的只不过是在打掩护,为了后边的捡漏做准备。

看了几件之后,张辰就把目光移向角落里的两件瓷器,一件是鸡油黄的太康款黄地寿字纹玉壶春瓶,一件是安乐堂款黄地斗彩荷花贯耳瓶,这两件可是好东西啊。

好像是刚刚发现一样,拿起两只瓶子看了看,问摊贩道:“这两只瓶子的款没见过啊,你怎么弄来的?”

摊贩一听连开着那么大博物馆的张辰都没见过,更加证实了一直以来多数人的说法,道:“呵呵,这两件的款识确是生僻的很,我也找几位老掌柜的给看过,都说可能是民国的仿品,不过这釉色还算精到。”

既然认定是民国的,那就好说了,张辰“啧”了一声,好像是有些可惜,道:“颜色是真漂亮啊,如果是老官窑可就了不得了,可惜这款识没在老官窑上见过。就这两件吧,看起来还算漂亮,你给开个价。”

这个摊子上也没什么正经东西,摊贩还真不好意思把价格要高了,道:“这两件收回来也没花了多少钱,民国的物件而已,张先生您看着给吧。”

张辰在收了那件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之后,就记住了艾斯肯纳兹被他抢先的教训,看着了好东西不必每次都追求极致的捡漏快乐,只要是在捡漏的范围内就可以了,遇上一个也能看明白的和你抢起来,还捡个屁的漏啊。

略微琢磨了一下,道:“不说别的,首先这颜色就不错,摆着看也有点意思,八千吧,你看怎么样,不合适的话我再给你加一点。”

摊贩哪还能再要啊,这已经是他本钱的两倍还多了,忙道:“合适,合适,八千就不少了,我这就给您包起来。”

买下了这两件黄地瓶子,张辰又简单转了一小会儿,就招呼几人往回走了,姜圣懿她们两个不明所以,这还没转够呢,怎么就急着走了呢。

张沐和宁琳琅对张辰的做法当然了解了,这种情况那就不用说,肯定是捡大漏了呗。张辰这时候是不好解释的,只能是张沐出来说话:“今天早上呢出门时候我二姑交待了,让小辰早点回去,家里有事要办呢,改天咱们再来。”

到了停车场之后,张沐才悄悄对姜圣懿道:“这小子又捡大漏,每次捡大漏之后,他就是这样,咱们一起去看看吧,我也觉得最后那两只瓶子不简单,说不来就是至宝呢。”

姜圣懿只是觉得那两只瓶子挺好看的,但是并不像是古董的样子,就要跟着去看个明白,洛湘怡也对传说中的捡漏很感兴趣,想看看这个在古玩行有极高身份的家伙捡到了什么宝贝,两人索性就跟着张辰他们一起了。

今天捡到的还真都是大漏,张辰没有在车上说什么,也没有给宁琳琅和张沐看再看那两只瓶子,虽然劳尔斯?路易斯的平稳和舒适性堪称最一流,但是也要当心,千万不能在路上磕碰着了。

因为张辰洁癖的问题,家里专门设了一间用来整理刚刚收回来东西用的房间,里边的设施很简单,一张三米多的书案,十来把圈椅,几个大大小小的架子,再有就是手套放大镜什么的了。

张辰把今天的收获全都摆在了书案上,把灯光也打开,做好准备之后,先问张沐和宁琳琅:“小沐姐,琳琅,你们看看这些东西,有没有什么说法?”

今天再次超七千,大家点两票支持下,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