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10章 起锚

第三一零章 起锚

姜圣懿和张辰他们已经很熟了,尤其是和宁琳琅很合得来,经常和宁琳琅、张沐去逛街什么的,有时候也会跑到博古藏谈的录制现场去混充嘉宾,到张辰家里去混饭也是常有的事,说几句打趣的话并不算什么。

开玩笑是开玩笑,姜圣懿对张辰的发财速度一直以来都很感兴趣,琳琅?艾莉娜的敛财速度她是知道的,可在这之前呢,和她同龄的张辰是如何赚到第一桶金的,这个问题一般情况下是不好问出口的,正好今天说到这儿了,就顺势问一问他。

“张辰,你在古玩行这么多年,到底从这上面赚了多少钱,肯定不是小数吧?”

张辰很无奈地翻着白眼,道:“姜同学,这你可就错了,我只有在上学的时候卖过一些不太好的东西,我通过捡漏赚来的钱还真是没多少,而且也都是上学时候的事了。自从毕业之后,我收回来的东西只是有目的性地上过几次拍卖会,以赚钱为目的一件没卖过,精品古玩更是一件都没有卖过。

我不是说了吗,每一个真正喜欢古董和古文化的人,他们收藏古玩都不是以盈利为第一目的,研究、学习、欣赏,这些才是能够带来快乐的。

你去过唐韵的展示中心,应该见过那只近一米大小的青铜冰鉴吧,那东西其实就是一个最原始的冰箱。通过对它的研究,我们不但可以看到两千年前的青铜冶炼和铸造工艺,还能够发现,原来在那个时候,人类已经能开始利用最原始的降温保鲜方法来储存食物了。

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对古董文物的研究,破解很多历史方面的谜题,例如古人通常多久洗一次澡,用什么来洗头,在没有卫生纸的时代如厕后怎么清洁,古代女性怎么化妆,没有杀虫剂古人如何扑杀害虫,古人的工作是怎样的休假制度,有没有类似于现代打卡的规则,除了听鸡叫以外古人是否有类似于现代闹钟的工具,这些都是小的方面。

大的方面就更多了,建筑、工农业、经济、法律、战争等等方面,都可以从古董文物中找到相关的知识,对于历史的研究有很重要的作用。

与我们现代人的生活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就拿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来说吧,我们常常都会看一些古装片,里边的各种道具、演员的服饰、场景的布置等等,这些都是从对历史文物的研究中得到的知识。

我并不是一个古董商人,我只是一个搞收藏的,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很大。收藏是以自己的喜爱为主导因素,通过对古玩的研究来满足精神方面的要求;而古董商则是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目的,通过交易赚取利润来满足自己物质方面的需求。

不过古玩商也是古玩行里的一枝,对促进古文化的传播有一定能的积极作用,如果没有古玩商,这个行业也不会如此的繁荣,很多喜欢的人也没有参与的途径。我没必要通过这个去赚钱,陈氏门下也不允许借此牟利,所以我也不会做古玩商,真要是那样,我还不如退出收藏界呢。”

“啊?你们的师门还有这样的规矩啊,那么多的弟子都能够做到吗,你以前总说收藏是一个很费钱的事,那他们的钱从哪来呢?”

姜圣懿的问题也是很多人都想知道的,张辰当初也有过这样的疑问,道:“这个说起来很难,做起来就很简单了,不许以此为牟利手段,并不是说完全不允许进行交易,只是不能因为想要发财而去交易。

如果你看上了一件玩意儿,很有收藏和研究价值,但是手里的钱却不够,又不愿意让这件东西跑了,那就只能是卖出一件或者几件相对价值低的,去换来这件价值高的。当然这只是个别现象,如果你眼力足够好的话,捡漏的机会有很多,有了足够量的藏品,交换也是一种方法。

我在藏品方面比较挑剔,不会去收一些价值不高的东西,所以你在我这里或者是唐韵看到的,都是相对来说的精品。其实有不少价值比较低的东西都是很容易捡漏的,那些东西收回来以后再交易出去,赚的钱也差不多够一般的收藏之用了。

而且陈氏门下对这点上也不是很苛酷,古玩行有一句话,叫做‘识古不穷迷古必穷’,没有多少人能真正的做到只进不出,最起码也要把收藏的乐趣建立在填饱肚皮的基础上,你要把商人的牟利和藏家的交易区分开来,正常的古玩交易流通是很有必要的。”

给姜圣懿普及了不少的古玩行知识,但也只是皮毛一类的东西,大致了解一点,不至于说起来完全不明白就好了。张辰可不想把姜圣懿的兴趣也勾起来,将来再给自己拴上一个甩不掉的小尾巴,有张沐一个人就够他招架的了。一般的女孩子都不会喜欢和古董打交道,有的甚至连欣赏的兴趣都没有,可自己认识的这些呢,一个个却都是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真是怪事。

按照张辰当初的设想,完成学业之后就在古玩行里发展,在收藏界打下一片自己的天地。可世事不由人,自从毕业来到京城之后,就一步步地走到了现在的局面,放在两年之前他是绝对不敢想的。

先是因为要安置吴世璠宝藏里的东西成立了唐韵,接着又和宁家合作搞了珠宝公司,汉府酒店也鬼使神差地办了起来,后边又有了游艇会、造船厂等等的项目,这些全都不在他的计划范围之内。

现在的生活倒也快乐,但是却比原本的计划增添了许多的变数。既然做了某一件事,那就务必要尽力做好,张辰现在也不得不把心思分出一部分来,放到经营上面去,还要照顾到唐韵的研究业务。

在张辰名下的所有生意中,其它的都有专人可以完全处理,宋武和沈宪波的能力也足以应付,唯独唐韵的事总少不了他。

打唐韵定下计划的时候开始,就注定他要有的忙了,针对天皇家族历史的研究项目,佛学研究项目,教会的研究项目,这些都是他许诺了要参加的,即便是忙里偷闲,也不得不抽空去看看,总不能担着名声却什么都不干啊。而且在以后还会有其它的项目出现,也都是需要他参与研究的,这些事情他作为唐韵的当家人是跑不了的。

九月初的时候,身在印度的宋武打回电话,告知那边的挖掘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再有一周左右的时间就能够返回京城,看张辰怎么安排运输方面的事宜。

另外在挖掘钾镁煌斑岩的过程中,挖开了另一段河床,发现不少深埋地下但是却没有完全腐烂的木材,硬度要比山上的乌木还强很多,晒干以后的重量也要大不少,问张辰这些木头是不是有用,该怎么处理。

张辰先让宋武取一小截下来,看看燃烧后的灰是什么样的,等宋武确定烧出来的灰是黄色的,张辰心下又是一喜,只有阴沉木燃烧后的灰才是黄色的。

所谓阴沉木,又叫做“植物木乃伊”就是树木在地壳变动或者山体坍塌的过程中,被掩埋在河床的沙质土壤和淤泥下,经过千年万年的碳化过程而形成的一种特殊木材。

因为其形成原因的特殊,在自然条件下被塑造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以及永不褪色的品质,存世量又特别稀少,自古以来就是极为昂贵的家具和工艺雕刻材料,深受古代帝王和贵族的喜爱。

那一片的山头上都是最优等的木材,而以这些木材为基础所形成的阴沉木就更有价值了,如果那里边能有山上的乌木质变形成的阴沉木,绝对是宝中之宝,打造一套家具出来,怕是真要售出天价了。

这曼尼普尔还真是块宝地,前前后后在同一处山沟里发现了这么多宝贝,说是聚宝盆也不为过了吧。可做人也不能太贪心不足了,已经有了这么多的收获,还要再去整个挖断另一段河床把里边的阴沉木也掏空了,那就有点不合适了,怎么也得给人家留下一点啊。

张辰安排宋武差不多挖到多少收起来多少就是了,河床不必再挖下去,把钾镁煌斑岩挖完了就可以停工,他会亲自去安排运输的事情呢,宋武带着队伍回京城就可以了。

可他哪里知道,宋武这家伙这段时间挖宝挖上瘾了,虽然不知道那些木头的价值有多高,但是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早在跟他汇报之前,就已经把那段河床挖了个底朝天。现如今的那段河床下面,别说阴沉木的木料了,连一根树枝都找不出来。

九月中旬,宋武顺利完成在印度的工作,带着队伍返回了京城。张辰亲自去机场接机,又在汉府给宋武接了风,让他好好休息几天,然后再操持工作上的事。

张辰所谓的运输其实是再简单不过了,亲自去一趟曼尼普尔,悄悄的进山,打枪的不要,来到位于英帕尔山脉中已经被挖掘到不成样子的所谓水厂工地。打开一扇扇着的仓库大门,连咒语都不用念,直接把意念力覆盖在仓库内的物体上,很短暂的片刻之后,“运输工作”就已经完成了。

所有的时间都配合的刚刚好,宋武从印度回到京城的时候,正是打捞团队最后一次模拟作业结束;成员们休息几天之后,张辰也正好从印度返回京城;计划已久的沉船打捞行动可以正式展开了。

九月二十二号,这一天是出行的黄道吉日,天津港的码头上,勇士号、唐风号、海神号三艘打捞作业船和张辰的座船琳琅甜心号已经整装待发。

一应的工作和生活用品都已经装船,人员也都各就各位,上午九点五十分,打捞团队正式起锚,至孟加拉湾去完成他们的第一次打捞任务。

今天再超七千,啥也不说了,老几位有票就点两下吧,俺先谢过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