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24章 一致对外(三千八)

第三二四章 一致对外(三千八,求票!)

公盘开始的前四天张辰和卢俊义就要动身了,他们这次去缅甸还要和吴瑞泰好好谈一下,吴瑞泰也是坚实的市场维护者,看看他在维护翡翠市场方面有没有好的建议和办法。

承经大师在佛学研究小组已经待了半年时间,这次要回国去处理一些他在大金寺的事务,张辰就邀请承经大师和他同行,回京城的时候正好又能把承经大师捎回来。

在飞机上,卢俊义和张辰一直就在讨论关于维护市场的话题,该在什么时间正式出手,该摆出一个什么样的态度,该做到哪一步才能有效果,如果有意外的变数又该怎么去对待。

承经大师对张辰一直都是十分看好的,不只是因为他在学识方面的强大,也因为他表现出来的那种对文化的热爱和保护,这样的人在心‘性’上必定不会有什么异端。这时候听他和卢俊义讨论要稳定翡翠市场,更觉得张辰是一个有大责任心的人,能够从大环境去考虑问题,以一己之力渡万千厄运,如非有大智慧者,绝不会有此等心‘胸’,承经大师和张辰的‘交’情并不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他本人又是出家的高僧,一直以来也都没有去关心过张辰财富方面的事,只知道这个小友很有背景很有钱。这次去了京城参加研究小组,才知道张辰的生意的确是不得了,偌大的珠宝公司也只不过是他名下的生意之一,其它的生意也都是场面极大的。

在这样的一个地位上,还愿意为了一个并不是非要不可的行业去作出努力,做这种很可能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这个忘年‘交’的小友还真是不错。承经大师也不禁为张辰的作为在心里赞叹一声,就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帮他一把,成全了小友的心愿,也算是为缅甸国家做一点事情,这对自己何尝又不是一件好事呢。

出声对张辰道:“小友可是想要挽救翡翠市场于水火之前吗旨在救赎万千翡翠行业的从业者,你和卢檀越两人的心‘胸’与志向皆不是旁人所能达到,无论成败与否,这都是一件大功德这样的一件美事,贫僧如果不参与进来,那可就是罪孽了。

“大师慈悲为怀,以黎民苍生为牵挂,晚辈敬佩不已。以大师在缅甸的影响力,如果此事能够得到大师的鼎力相助,成功的几率将会大大提高,晚辈要代整个翡翠行业先行谢过大师的慈悲了。”承经大师愿意帮忙那可是一大助臂,张辰怎能不因此而〖兴〗奋呢。

到达仰光之后,张辰和卢俊义专‘门’去找吴瑞泰讨论这件事。吴瑞泰也从六月份的公盘上看出了一点端倪可他也做不出什么强有力的回击,政fǔ内部也在这个问题上分为几派,有的主张对炒作行为打压,有的认为应该趁着机会哄抬价格,也有对这些事毫无反应觉得不会出现问题的,他们家族再强势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拍板什么决定,免得犯了众怒。

从另一面来说,缅甸政fǔ现在对于翡翠行业的管理已经很严格了如果更加严格地控制出货量,只会把矿场主们都‘逼’到走‘私’的路上,很可能会把刚刚出现的好势头又浇灭了。而且又赶上那么多人参与进来,代表着众多的缅甸豪‘门’,牵扯着各方面的利益这潭水越来越浑,‘摸’鱼倒是很方便,沥清却是没那么容易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政fǔ拿不出确切可行的办法来,也只有依靠业内的一部分人出手了,也许效果不会有多少但也总能造成一些影响力,不至于让整个产业链都‘乱’起来。而这种‘乱’的根源缅甸和〖中〗国又占最大的成分,〖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翡翠消费国缅甸是唯一的出口国,这两边的局面控制不好整个翡翠市场的稳定就无从谈起。

公盘开始的前两天,张辰接到承经大师的电话,说他已经联络了几位愿意对翡翠市场的稳定出力的矿场主,这些人听说这件事是张辰牵头并‘操’持的,也愿意和这位大名鼎鼎的‘玉’师多亲近亲近,也希望尽可能在公盘之前就拿出一个办法来,大家也好开始‘操’作。

张辰和卢俊义这段时间以来也联系到了几位国内的珠宝商,这些人也都是从事多年珠宝行业生意的,最不愿意看到市场‘混’‘乱’的局面,希望能够在翡翠市场未‘乱’之前人为地进行一些干扰,维护翡翠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

中缅双方的十几位翡翠行业‘精’英汇聚在一起,在张辰入住的吴瑞泰家族酒店里,从当天上午一直谈到了深夜时分,总算是拿出了一个相对可行的办法。

以这十几个人为基础,成立翡翠行业同盟会,旨在维护翡翠市场的稳定和健康发展,在翡翠行业遇到外力袭扰和破坏的时候,大家团结起来一致对外,为翡翠市场的长期繁荣做出自己的努力。

缅方的九个人由吴瑞泰牵头作为会长,负责组织翡翠原料的控制和提供,遏制缅甸翡翠市场的畸形繁荣,对一些趁机哄抬翡翠‘交’易价格和囤积居奇的人进行打压。并且在一定程度上通过各自家族的力量影响缅甸政fǔ的决策,在翡翠市场遇到炒作的时候放货压价。

中方能够联络到的有二十多人,今天来参与讨论的一共是八人,由张辰牵头,卢俊义和另外一位成雅珠宝的老总做为一南一北两位副会长。负责〖中〗国乃至全亚洲范围的翡翠成品市场价格把控,对翡翠终端市场的暴利炒作进行打压,通过这些成员所控制的超过四成的国内市场,有效压制价格的炒作‘性’飙升。

最后经过双方的讨论,缅方的同盟会在公盘之前销售一批平价‘毛’料给中方同盟会,以备在需要的时候用来放货平稳市场价格,但是中方的同盟会成员在五年之内不得用这批翡翠做为日常的营利‘性’经营,否则将会受到全体同盟会成员的共同打击翡翠矿场主对炒家是最憎恶的,他们不像珠宝商那样,没有了翡翠还可以做其它珠宝的生意。一旦翡翠市场造成‘混’‘乱’,或者更严重一点,经过恶意炒作之后翡翠行业元气大伤,他们赖以发财致富的根本就没有了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不得不大方一点。

缅方同盟会成员在此次的合作中共提供了价值十五亿的‘毛’料,中方的成员平张辰最是财力雄厚,一个人吃下了六亿的量,卢俊义和成雅珠宝两家吃下了三亿的货剩下的由其它的会员分摊。

量虽然不少,价格也极其的便宜,比一般的市场价还要低出一半左右,公盘上的价格就更是不能比了。缅方的会员足够大方,但是人家也不是傻子,就这么让你把‘毛’料拉走,这些‘毛’料都是要在缅甸解出来才能带走的。

而且这些料子将会统一存放在京城,遇到有需要的时候才会由三位会长共同拿出来用以平定市场价格的‘混’‘乱’,不是谁买的就能放在谁手里。如果五年之后这批料子还没有被动用,那就是属于个人的了想要卖什么价钱、怎么卖,都是由个人说了算。

不过既然能够坐在这里参加同盟会,就不是一般的商家,还不至于在五年之后拿这这批翡翠去搅‘乱’市场,而且参加同盟会可以得到的另外一些好处,也会让他们生不出这种心思。

按照张辰本来的意思,也就是化和卢俊义两个人联手,在保算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尽可能地做一些事去稳定翡翠市场,没想到在承经大师的参与下,搞出了这样大的一个摊子。

翡翠行业同盟会的成立,在事前就给那些贪婪的国际炒家们埋下了一颗超级大麻雷,有了这些人的参与这股力量一下子就爆增了数倍,相信在未来的翡翠市场里,炒家们想要做点大动作就困难多了,很可能把他们的资金都留在翡翠市场,落得一个‘鸡’飞蛋打的结局。

第二天的公盘开幕仪式上,张辰一如既往地受到了各方面的礼遇‘玉’师的名头可不是白给的,他又是缅甸珠宝‘交’易会的名誉〖主〗席,和矿产部的顾问这一连串的头衔加起来,足以把他扶上翡翠行业第一人的位置成为业内人士所仰慕和追逐的对象。

也正是因为他有着不一般的号召力,一向以来的风评也都很好,同盟会中的缅方会员才会拿出那么多的好处来。如非是张辰的加入,承经大师也不可能动意,缅方的会员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大力支持,那些翡翠‘毛’料的市场价值最少也要在三十到四十亿之间的。

翡翠行业同盟会成立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那位张辰的公盘专属记者也就这件事对他做了专题采访,而张辰也很乐得把这个消息更大范围地传播开来,如果能够因为这个消息而令炒家们收手,就此镇住炒家们的步子,那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不过很显然,大部分的炒家对自己的功力还是有信心的,在公盘上还是有不少的非业内人士参与,带着重金聘请的赌石顾问,往来穿棱于一排排的‘毛’料标的之间,挥舞着钞票杀向未来的翡翠市场。

从公盘的第一天开始,张辰就有意地为炒家们设置障碍,先让他们在公盘上栽几个跟头。这家伙这次可是真的发狠了,就连以前一向不屑于做的偷看投标单行为都用上了,连连给好多位买家指点了投标价格,对象当然都是炒家们所关注和投标的,并且是内在有货的‘毛’料。

炒家们聘请的都是业内人士,肯定是知道张辰的名号和能力,虽然每次都会失望而归,但是跟在他身后想捡便宜的还是大有人在,这一点张辰自然也不会不利用起来。

联合了好几位翡翠行业同盟会的会员,对一些表现不错,很可能里边有货,但是最终会超级大垮的‘毛’料进行详细点评,平价之高,评论之到位,让早已知情的几个会有都有点想出钱标下来了。

张辰的解石已经成为公盘最后一天不可或缺的现场秀,好像没有了这一场节目,公盘就变得不再完美了一样,数千人挤在后〖广〗场张辰专用的解石机周围,就为了能够目睹每年两次的‘玉’师亲自解石。

张辰从来都不会让大家失望,这次的现场解石又是高‘潮’连连,五块‘毛’料解出了祖母鼻、‘鸡’油黄、星空蓝和富贵橙四块玻璃种,以及一块十多个立方分米的顶级铁龙生,再次延续了‘玉’师的神话。

几位国际炒家知道张辰是翡翠行业同盟会的领头人之一,就想在现场落一落张辰的面子,他们自认为抢了不少张辰的买卖,这时候拿出来在现场解石,肯定会煞了这个‘玉’师的威风。

结果可想而知,拿出来五块在张辰故意引导下被选中,又在明标竞拍中被张辰下了黑手,‘花’巨资标下来的“顶级”‘毛’料,四块全部垮死掉,只有一块解出了干白种,与中标价格相差最少上千倍。

张辰看着他们解石之后,走过去笑眯眯地道:“你们完全不懂‘玉’石文化,就敢跑来在翡翠市场里兴风作‘浪’,1小心风‘浪’太大玩丢了命,这个不是你们能玩得了的。”

说罢,带着自己手下的一干人等扬长而去,只留下几个炒家站在原地气的娄胡子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