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25章 超级菜鸟

第三二五章 超级菜鸟

张辰吃下了同盟会六亿的毛料,连带着其他的中方同盟会会员,一共吃下了十五亿的毛料,大大小小加起来有上万块,这些都是要解出来才能带回国去的。

虽然缅甸最不缺的就是解石机和解石工人,缅方的会员也提供了近百台机器和足够的熟练工人来操作,但是也要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才能结束。

张辰没那么多时间在缅甸等着,只是准备给自己的两千多块毛料划了线,在缅甸待两天等到承经大师就要先回去了。解石的事情安排三个赌石师傅和几个护卫队员在缅甸盯着,等翡翠全部解出来后一起回京城,这些事情他们足以胜任了。

公盘期间张辰接到了大舅张镇寇打来的电话,现在在海南的三亚有一个游艇会的项目,是龙城张家下面的干部主管并且提出来的,他已经介入到这一行了,干脆把这个项目接下来,与龙城张家和张辰都有好处。

厦门那边的牛市长调任到海南升了主管经济建设的副省长,回京的时候得知张辰在天津投资了游艇会,把官司打到了张镇寇那里,想请老领导给说合说合,让张辰在海南那边也搞一个这样的投资,支持一下地方经济建设。

说是这么说,打心底里还是想要老张家这边站住经济发展的山头,把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为龙城张家系列增添一些影响力。现在正是经济高速发展的初期,很多的新兴行业还没有旺盛起来,在这个时候占了山头,对未来的布局是很有利的。

张镇寇考虑过后也就的可行,游艇会里边聚集的都是商界的头面人物,时间长了自然可以形成一股力量,这对张家和张辰个人都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打电话给张辰,让他结束了缅甸之行后尽快回京城,商量一下在海南的投资计划。

天津的游艇会既然已经开了,也不在乎其它地方的投资,说来说去就是那么一套管理,有丽娜管家掌控全局,背后又有龙城张家的支持,做起来倒是不会有什么困难。而且这是一个可以帮到龙城张家的机会,这么一个世家大族的存在,需要有很强大的影响力,这是他做为龙城张家外孙义不容辞的责任。

给毛料画线考验的就是一个人对毛料的了解程度,是解石过程中一个很关键的步奏,会直接影响到解石的成功与否。一块在涨与平之间的毛料,如果遇到很了解毛料的人,一条线画下来直接就切涨了;可是这条线如果没给对地方,把本就不大的玉肉破坏掉了,这块毛料很可能就是一个赌垮的结果。

一些老一点的前辈经常会被熟悉的晚辈请去画个线,就是因为他们的经验可以在很多时候避免到不少的损失;有些在翡翠行业里浸**了几十年的老前辈,甚至可以画出贴着玉肉切过去的线,这就是功力深厚的表现了。

张辰虽然离老前辈的等级还要差老远,相当老前辈至少也得在三十几年以后了,但是他在玉石行业的名声确实要比老前辈还显赫,如果他愿意给人画线,老前辈们的门庭会冷落很多的。传说中张辰就没有赌垮过一块毛料,也没有切错过一刀,很多时候都是一刀下去直接切涨,玉肉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这是所有的老前辈都没有做到过的。

在缅甸的翡翠行业里,有一大部分人不知道联合国秘书长是谁,或者美工总统是谁,但是却没有一个不知道玉师是谁的,如果有人问出“玉师是什么人”的问题,绝对会受到所有人的嘲笑,连玉师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还好意思在翡翠圈子里混吗。

张辰已经被定义为翡翠行业的传奇人物,从垃圾毛料里解出了史上第一块玻璃种破云青,还有一色三种的祖母绿翡翠;第一个解出了翡翠现有全部颜色的玻璃种,解出了最顶级的龙石种翡翠;他现在就是赌石暴涨的保证。

被安排来解石的工人们听说他们是要给玉师工作,一个个的都兴奋的跟什么似的,这辈子想要达到玉师那样的高度基本是不可能了,想要和人家套近乎都有点距离太远够不上,能够在玉师的手下工作一段时间,那说出去也都是很有面子的事情,我是帮玉师解过石的人,这在翡翠行业是一种认可,一般的选手哪有这样的资格呢。

张辰的时间有限,而且也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毛料,里边也许会有几块能出好料子的,但是绝大多数还是比较普通的内在,他也就不仔细观察了。

画线之前释放出意念力,把面前的毛料全部覆盖了,一块一块地画过去,全部都画在紧贴内部翡翠的地方,一刀下去直接见肉,却不会对翡翠有损伤;偶尔有形状奇怪的翡翠,他也会多画两条线,对跟在身后的赌石师傅简单交待一下解石时候要注意的地方。

四十个专门为张辰安排的解石工人都围在场地外围看着,对这位被神化了的赌石界第一人除了崇拜就是崇拜了,别说看张辰解释了,就是看着他给毛料画线,那都是很精彩的。

什么叫高手,这就是真正的高手,每看一块毛料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一条线就被很果断地画了上去。而在众人的心中也都是绝对坚信,只要顺着那条线切下去,你一定能够在第一刀之后看到翡翠,这种强大的信心是对所有玉石行业从业人员老师的尊敬,没有谁可以提出反对。

两千多块毛料画线用了一天的时间,张辰还亲自解了三块内在是玻璃种的毛料,每一刀切下去都是那么的完美,只是简单的切过之后,里边的翡翠就已经差不多现行了。用砂轮略微擦一下,一块干净清澈的玻璃种翡翠变出现在众人眼前,三块不大不小的毛料一共没用了一个半钟头就全部搞定,让现场的众人着实开了一回眼。

第二天开始,张辰就没有再去解石现场,三个赌石师傅跟着他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也是时候让他们直接负责一些事情了,总是放着不用也会让他们产生自卑感,张辰培养他们就是为了在以后派上大用场,可不能在发挥作用之前就被废了。

承经大师的事还需要两天的时间来处理,张辰在酒店待着也很无聊,干脆出去到市面上逛一逛,缅甸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遗留下来不少的老物件儿,兴许运气好还能碰到什么好东西呢。

二十多个中方的同盟会成员,有一部分是亲自在解石现场待着的,还有一部分不去的,也因为天气的原因不愿意到街上去逛,只有张辰和卢俊义两人倒也自在。

吴瑞泰家族的这间酒店在新城区的繁华地带,出门就是商业区,缅甸的经济还属于比较落后的国家序列,除了特产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购买的东西。张辰和卢俊义在前边走着,后边是六大金刚和卢俊义的保镖,一行十几人漫无目的地逛游着。

走着走着,一间画廊引起了张辰的主意,倒不是这间画廊多么有品味,多么吸引人,而是画廊的门口处争吵着的几个人比较有意思。

张辰并不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但是却对画廊门口的那几个欧美人提起了兴趣,那几个人正是在公盘的最后一天想要落张辰的面子,最后却搞出了五连垮,自扇耳光的家伙。

几个人正围着一个人争论着,对方只有一个人,手里抱着一幅外框已经破损了的油画,几个欧美人对着那油画指指点点,从表情里就能看出那种不屑和嘲讽。

张辰竖起耳朵注意听了一下几个人的话,应该是在批判那个缅甸当地人手里的画,嘲笑他拿着一幅垃圾作品来画廊销售,结果被画廊老板赶了出来。

其中一个有点酒糟鼻的家伙讥讽道:“伙计们,你们看到了吗,这个家伙居然拿着这样一幅烂画来出售,威廉?特纳这个人你们听说过吗,该不会是缅甸的一个小画家吧,就这样的画我用脚都可以画出来,他居然拿来要卖给画廊,怎么缅甸人都穷疯了吗?”

其他几个人也都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仿佛酒糟鼻说的是全世界好笑的笑话一样,那个带着花的当地人应该也懂一点英语,不是很流利地道:“你们这些人难道就没有教养吗,也许我的这幅画并不出名,也不是名家的作品,但是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这就是它的价值,我认为卖两万美金并不贵,即使没有人愿意和我交易,又有什么好笑的呢,这就是你们欧美人的礼貌吗?”

威廉?特纳?一百多年历史?张辰听到这些的时候,就开始忍不住了,释放出意念力去观察那幅画。画面是海上日出的风景,虽然画面表现的是和风红日下微泛波澜的海面,但是从色彩中却隐隐露出一种压倒一切的霸气,这可都是那位可以和毕加索齐名,西方艺术史上最杰出的风景画家之一,特纳的绘画特点。

意念力的观察下,三层绿色为的光芒可以确定这的确是一百八十年之前的作品;再用意念力穿透画框,看到画布背后还有一段文字:一八一八年六月,船行至北海看日出,滑铁卢战役带来了欧洲的和平,绘画的道路也将延伸向更广阔的世界。落款是:约瑟夫?马洛德?威廉?透特纳。

这完全就是特纳的真迹啊,这样的一幅作品出现在这里,居然不被人看好,更是没有人认识,这简直也太夸张了吧。这位的作品那可是很珍贵的, 少量流传于世的作品中曾经拍卖过的一幅价值达到了两千万英镑,正经东西啊。

那几个炒家嘲讽过那个缅甸人后,就很骄傲地走了,留下一脸落寞表情的缅甸在那里发呆,嘴里不知道小声念叨着什么。

张辰见机会来了,走过去对那个缅甸热问道:“先生你好,你的这幅油画是要出售吗,我是否可以看看。”

对方本来一脸沮丧的表情,但是在听到张辰的话后,马上换了一副比较欢乐的笑容道:“似的,我今天就是来卖这幅画的,你如果要的话,两万美金不讲价。”

“你为什么要卖掉这幅画呢,我刚才听到你们的争执,你知道这幅画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为什么还要卖掉它呢?”该问的必须要问清楚了,万一收了赃物怎么办,再吐出来自己心疼,不吐出来又说不过去,还是事前搞明白比较好。

对方苦着一张脸道:“实话实说,这幅画是我家里流传下来的,我爷爷曾经在英国人的使馆里做过翻译,后来英国人撤退了,但是这幅画被遗落下来,就成了我爷爷的。现在我需要一笔钱来做生意,但是家里的钱又不够,所以只好把这东西拿出来卖掉,希望能够凑齐我需要的钱,就两万美金,你要吗?”

张辰花两万美金买下了威廉?特纳的油画,再回到酒店的时候再次遇到了那几个炒家,他们正准备离开呢,看到张辰带着那幅破画出现,再次对那幅画和它的新主人表示讥讽。

张辰很鄙视地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只不过是几个小炒家而已,无论是在珠宝玉石,还是在遗书方面,都是超级菜鸟。连威廉?特纳都没有听说过,还好意思评价别人的画,真是天大的笑话。”

说完又看着其中的一个家伙道:“你应该是一个英国人吧,你回国以后好好去了解一下,那幅被英国人称为‘世界十大名画之首的《战斗的泰梅莱尔号》 ’,你就知道威廉?特纳是谁了,也就知道这幅破画的价值了。”

这一更三千九,怎么说也能值几票吧,诸位同学有劳了,有票就点给俺吧,看在下着大雨俺还熬夜码字的份儿上!谢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