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31章 一车粉条(下)

第三三一章 一车粉条(下)

张辰是绝对不会收一套完全没有收藏价值的六十年代笨重家俱的,

张沐在路上已经问过张辰,这些家俱到底是什么来头,有什么说法,张辰只是笑着说到时候自然知道,多的一个字没说。

这不是在调张沐的胃口,而是要在她完全未知的情况下,去揭开那些家俱的掩饰伪装,让她能够有一个深刻的印象,今后在碰到类似东西的时候,能够很直观地作出判断,这对一个收藏人士来说,是最好的,也是最为难得的实物教学机会。

车行一路,一个小时后,到了郊区的唐韵实验中心,这里只有在研发中心有了研究成果的时候才会来实验,一般时候是没有人的,用来解开这套家俱的秘密最合适了。张辰结了运费,让值班的护卫队员帮着把家俱卸了车,‘弄’进了古典家俱复制车间,又安排人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一切准备就绪后,张辰对宁琳琅、张沐和石磊道:“我现在要做的你们都看仔细了,这样的现象出现的可能很小,但是欺骗‘性’却最大,以后再遇上了,你们心里也好有个底。当然,也许我的判断是错误的,不过基本上还是不会出错。”

说完就用手里的钢铿把一只衣箱边角上的黑漆铿掉,‘露’出下面灰黄‘色’的那一层来,连续在衣箱的里里外外铿掉了好多处之后才停下来。

回头对三人道:“你们来看看,能不能认出这是什么东西?”三个人围着衣箱看来看去,宁琳琅还拿起张辰用过的钢铿看了看,几分钟之后,宁琳琅先抬起头来,带着一丝不确定的语气,问道:“师兄,这是猪皮biao吗?”

宁十八的外孙‘女’果然不简单,通过一点老旧的粉末,就能够看出是猪皮biao来,张辰笑着点头,道:“对,这东西就是猪皮鲸。这些家俱都是在原来的样子上,里外都加了很厚的猪皮biao,然后在上边加黑漆。

有了猪皮鲸的粘合力,黑漆就很难再掉下来,而且也对家俱本身形成了一定的保护。

这种做法很容易就能欺骗了别人的眼睛和判断力,但是也有一个致命的错误,只要你多多注意观察,就会发现,这家俱用料的密度和所有的家俱都不一样,而且有谁会用这么厚重,可以做成两件家俱的料子来打造一件家俱呢。

又是在十年浩劫期间,那时候又上哪去找这么大密度,还这么厚实的料子去。这些家俱的款式也远远超出了耐用的范畴,如果真是全部实木的,怕是用上一千年也不会有任何损坏。”张沐也明白过来了,接口道:“1小辰你是说,这就是那家人原来的雕‘花’家俱,只不过是为了掩饰本来的面目样子,做了这样的一个掩饰,来逃过红卫兵的抄查,对吗?”张辰对张沐的表现很满意,能够在一年多的时间学到这么多东西,远远超出了其它入行很多年的人,虽然头脑聪明的程度占了一定的比例,但是张沐自己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对张沐笑了笑,鼓励道:“小沐姐你说的很对,有很多那个年代保存下来的东西都是通过各种掩饰的方法做到的,例如给瓷器上刷漆,

把金‘玉’首饰缝在孩子的被褥或者枕头里边,还有更绝的把银元藏在竹子的搅茅棍里边,方法太多了。不过这种方法却是我见过最牛的,除了他的体积和比重之外,没有任何的破绽,恰恰这两点又是人们最容易忽略掉的。”

“啧啧啧……,我的天呐,辰哥,你这次可是又捡到超级大漏了,这里的二十八件都是雕‘花’家俱啊,如果年代好一点的话,这可就是无价之宝了。”石磊对张辰的佩服越来越深重了,话语之中就能听出他浓浓的羡慕和敬佩。

这时候护卫队的几个队员拎着开水壶进来了,张辰看了看石磊,道:“知道怎么去缥吧?给你一个机会感觉一下,把这些水都浇上去。”这也一样不是张辰懒得动,要使唤石磊,同样是为了能够加深他的印象。石鼻也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就算张辰不说,他也要抢着动手的。

什么事情就怕不明白,一旦明白了,又都是行里年轻一辈的翘楚,‘操’作起来就会很得心应手。

镖就是古代家俱上用的胶,一般都是用鱼缥或者猪皮熬制的,也叫做鹫胶。在家俱的榫卯结合处涂上biao胶,可以增加家俱连接处的稳固程度,基本上是不可能通过人力打开的:遇到要修理的时候,用开水往上一浇,biao胶就会自动软化,而且biao胶还是可以循环利用的。

这一点要比现代的家俱好若干倍,现代家俱已经摒弃了古老的传统制作方法,大量使用化学工业胶,只要粘住了,再想‘弄’开就只有破坏一途了。但是这样的做法简单,不需要太高的技术,一般的小学徒学上几个月以后就能自己上手干,但是成品质量却要离古典家去差了千万里。

biao胶不需要添加任何的辅助材料,就是用水去煮鱼缥或者猪皮,最后熬成biao胶,百分之百的环保产品。但是现代的化学胶却使用了很多的添加剂,本身就是一种有毒的东西,不但不环保,还会对人的健康有损害。

这正是张辰要发扬古文化‘精’髓的用意所在,如果能够通过更加科学的方法,把biao胶推行开来,那绝对是一件天大的益处。

石磊的动作很快,六七壶开水没多久就浇完了。张辰再次来到那只*箱前面,用小刀在棱角处割出一个小口子,左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揪住割开了的biao胶层,缓缓地向上拉动。biao胶被开水的热量变软,像是覆盖在箱子表面的一层胶垫一样,轻轻松松就拉起来了。

张辰的动作很小心,这箱子可是剔红的,下面的雕刻纹饰一旦遇到强力,很可能就会破裂,那可就把这批家俱的价值大大降低了。在撕扯biao胶的时候,还要释放出意念力,覆盖在箱子的雕刻层表面,随时观察和改变用力的方向。

十分钟过去了,箱子的箱盖部分已经被清理出来,云龙纹的红‘色’漆雕配上乌黑黝亮的本材‘色’泽是那么的夺人眼球,宁琳琅等三个人都有点不舍得把眼睛移开了。

直到四十多分钟后,张辰把整只箱子都清理出来,三人才算缓过一点神来。

石磊再次忍不住了,两眼闪光地道:“辰哥,这,这些家俱都是这种品质的剔红吗,那你这回可真是百分之一万的超级大漏啊。零一年的时候,香港拍了一只小小的剔红盒子,就到了一千两百多万,你这些要都是这么漂亮的剔红‘精’品,那你可就真是剔红收藏里边的老大了。”张辰只是笑了笑,翻起箱子盖,指着上边的那行字,道:“你再看看这是什么。”

石磊再次愣住了,刚才在王四营的时候,还以为是那个主家在吹牛呢,反正东西都找不到了,说什么还不是由着他吗,现在一看这行字“大明永乐二十一年御赐吏部尚书赛义”这东西还真是皇帝赏赐的啊。

“辰哥,你将来要是不成为收藏界第一人都没天理啊,连这种宝贝,藏得这么深,都被你给揪出来了,还有什么东西是能逃过你眼睛的吗。我爷爷一直都在想,你的眼力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好像什么好东西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现在基本能够确定了,你这双眼就是为收藏而生的。”

宁琳琅也是为张辰高兴,扑到张辰身边,抱住他的脖子,在脸上重重地‘吻’了一口,道:“师兄你太‘棒’了,琳琅永远都以你为骄傲。”

张沐也为弟弟高兴,这样的漏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更不是什么人都能捡到的,她进入古玩行也有一段时间了,不论是亲眼看到或者参与了,还是听说别人的事,这种大漏她只知道张辰捡过,其他人身上再没有这种事发生。

张辰的脖子被宁琳琅占领了,张沐只好是抱住张辰的胳膊,道:“1小辰,你这家伙运气太好了,这次又捡了这么大的漏,你准备用什么来感谢我啊,我可是陪了你一上午的。,…

张辰的〖兴〗奋劲儿立马就给张沐压下去一截,想要逗她几句,又想起张沐一向无敌的告状神功,只好是压下心里的不平,苦笑道:“1小沐姐,你说你想要什么吧,只要我能拿出来的,我绝不吝啬就是了。”

东西并不是张沐的目的,她只是想从张辰这里得到一些宠溺而已,想了想道:“我暂时还没有想好,那你先欠着吧,我想好了随时告诉你。”接下来四个人就在实验中心‘弄’这些家俱,中午饭都是护卫队员帮着买回来的,到了下午四点多,已经收拾出八件大件来了,真如那主家说的一样,没有一件带有任何的损伤,可以说是顶级品相的重宝了。

张辰正准备对第九件下手,电话就想了,宁琳琅帮着他把手机拿出来,接通了放在耳边。张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呢,就听到了姜圣懿的声音:“张辰,你现在在京城吗,如果在的话就来帮我一个忙吧。”“姜同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呢,只要不是让我出卖祖国、家庭和我的‘肉’体,又是我能够做到的,保证绝不含糊。”收拾这种家俱的确‘挺’累人的,张辰也借着这个机会和姜圣懿开开玩笑,缓解一下‘精’计上的疲劳。

“也没什么,就是我一个同学啊,他买了几件古玩,回了家又有点疑神疑鬼的,想找人帮他看一下,我这不是正好碰上了吗,就想请你帮我这个忙。你放心,这是我绝对的铁哥们,上学时候的小兄弟,一般关系我哪好意思劳动你这个大忙人呢。”“好吧,你说时间,我去看看就是了。但是咱们先说好了,我可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看准,如果有个什么看不对的,让你那哥们儿可不能怪罪我啊。

”预防针张辰肯定是要先打上的。

姜圣懿和张辰他们‘混’久了,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古玩行的规矩,答道:“放心吧,你们的规矩我还是懂的,我这哥们儿也不是矫情的人。

就今晚吧,京城饭店让他做东,琳琅不是最喜欢吃那里的佛跳墙吗,正好凑一块儿了。”

张辰和姜圣懿通完了电话,笑着和其它三人道:“我突然想起来,姜圣懿如果知道我今天捡了这么大一个漏,她肯定会说“张辰,你太坏了,用一车粉条就把人家这么重要的宝贝给骗来了,你们这些人最坏了”我学的像不像?”

这话张辰还是模仿着姜圣懿的语气说出来的,让张计和宁琳琅两个都大笑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