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32章 高仿赝品

第三三二章 高仿赝品

答应了姜圣懿帮她的同学看东西,这里的活儿就不能再继续了,张辰得回家洗个澡,换换衣服什么的,就这阵儿的样子,他还真不好意思进京城饭店去。

石磊和姜圣懿没打过交道,本人也没有和世家子弟们交往的经验,那些人和张辰他们不一样,大家都是古玩行的,在藏协又是一个派系的,坐在一起能找到共同话题,出了实验中心就自行回家去了。

张辰三人回家洗漱过之后,赶着六点半的饭点到了京城饭店,姜圣懿和她的同学哥们儿已经到了,一起来的还有前次定做首饰的洛湘怡,现在也算是熟人了,坐在一起也能聊点话题。

“哟,我们这是来晚了吧,姜同学不好意思啊。”一进包间的门,张辰就先来了一句,也不是真的抱歉,就是相互玩笑两句而已。

张辰假装客气,姜圣懿可是真热情,他是军机一号的孙女不假,可张问海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他爷爷当年还是跟着张问海混的呢,她和张辰现在的身份最多也就算个平等交往。

不说张辰的身份背景,就是张辰本人的能耐和事业,那可也是姜圣懿需要仰望的。

如累没有宁琳琅的出现,姜圣懿是很愿意和张辰在一块儿的,这样一个有背景而且又很有能力的男人,才是她这个天之骄女的最佳人生伴侣。

“你少来吧你,你现在是多有面子的牛人啊,怎么会把我们这种小

人物放在眼里,你不是专门羞臊我的吧。”姜圣懿开着玩笑自谦了一句,就开始给双方做介绍:“何向东,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家的世交,大名鼎鼎的收藏鉴定专家张辰张老师,唐韵和汉府还有琳氓艾lì娜的大老板,他们家的情况就不用我多说了,圈里的人都知道龙城张家。这两位美女是他的未婚妻宁琳琅,和他的姐姐张沐,你叫琳琅姐和小沐姐就好了。

张辰,这位就是我的校友兼跟班小兄弟何向东,比咱们小两岁,他爸是工信部的副部,镇寇伯伯的前前任就是他爷爷,也是咱们圈里的人。主要你不出来和大家一起活动,认识的人肯定就少,以后时间长了大家就熟了。”

对京城的少爷小姐圈子,张辰还真是没什么兴趣,多数都是点靠着祖辈的权势胡作非为的家伙,和他完全就搭不上边,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没几个真正干实事的。

不过这个何向东看起来还行,首先从面相上就看不出那种堆积着的纨绔习气,进门的时候就看见他坐在那里很随便但是不张扬,也没有像其它少爷们一样摆出一幅夸夸其谈的架势来,随时准备着侃晕哪一个。

姜圣懿给两人介绍的时候,也是目光很清澈地看着张辰,也没有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气,很自然的微笑,有那么一点阳光的味道。估计是个有良好教养和习惯的好青年,张辰对他的第一印象不错,这样的人还值得交往一下,做哥们儿不一定,普通朋友还是没问题的。

何向东等姜圣懿介绍过后,就主动和张辰握手,道:“我应该喊您辰哥吧,我对您可是仰慕很久了,在咱们这一代里,您可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号人物。今天辰哥给面子,来帮兄弟看东西,兄弟心里实在是感激,还希望辰哥您不吝赐教。”

这孩子倒也是个实诚人,说话并不会拐弯抹角,张彻握着的手摇了摇,道:“你这就客气了,圣懿也说了,冉们都是一个圈子的,如果有什么不对付,圣懿也不会喊我来。既然都是一个圈子的,就不用老是您您的叫,感觉就太生分了。”

何向东也没想到张辰这么随和,完全没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态度,没有大部分牛人们那种舍我其谁的不可一世。其实越随和的人越不好打交道,因为你不知道他是真的没关系无所谓,还是只在口头上无所谓,甚至你连他的心情起伏变化都看不出来,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他对你的〖真〗实看法,永远都鼻么让人无法捉摸。

不过他不一样,他就是本着求教的态度来的,而且姜圣懿也已经给他说过了,张辰这个人其实并不难相处,而且又是那种极度聪明的人。只要你不是那种让人看不上的,也能真心和他交往,他肯定能够感觉并且发现,他就会一样真心的对你,而且是可以成为知心过命交情的那种,她现在和张辰他们就打得火热,相处起来轻松的很。

何向东从小就跟在姜圣懿屁股后面跑,这么多年来都是把姜圣懿当做姐姐来对待的,他相信姜圣懿不会骗他,张辰应该是一个值得相处的朋友。

“行,辰哥,那我就不客气了,你里边坐:小沐姐,琳琅姐里边请。今天是头一次见面,请辰哥给我掌掌眼,也不知道你们都爱吃什么,圣懿姐经常和你们一起玩,就让她帮着点的菜,大家一定要多吃点。”张沐是在世家子弟的圈子里边混出来的,只是要比何向东他们大一些,交集的不是一批人。龙城张家的孩子在世家子弟里边都是很能镇住场子的,一边往里面走,一边笑道:“圣懿,这孩子很会说话啊,真的只是你的小兄弟?”

姜圣懿被张沐调侃,有点无可奈何地道:“小沐姐,你瞎说什么呢,人家有女朋友,已经交往了好几年,这会儿都快要谈婚论嫁了。

我这人性子不好,怕是没人要了,我爸还常拿这事说我呢。”

坐下之后,又对张辰道:“张辰,何向东这孩子很不错的,你也应该看出来了,身上没有纨绔习气。他搞收藏就是业余的,眼力实在不怎么样,你有机会就教教他,省得他总是打眼上当的。”

姜圣*也算是不错的朋友了,提出这么一件小事,张辰自然是满口答应下来,让何向东有什么问题就去找他。还说要再介绍几个朋友给他认识,都是眼力不错人品也靠得住的,张辰不在的时候也可以去找他们。

张辰答应以后多教教他,在古玩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说,何向东心里也是高兴忙给张辰和诸位姐姐加了一杯茶,道:“辰哥,那我以后可就不客气了,到时候你可不许嫌我麻烦。要说我在这方面还真是比较菜鸟培训班也上了不少了,还是一头雾水,总是琢磨不出道理来。”

一听这话就知道这小子没正经拜师学习过,培训班有什么用啊,哪怕是故宫办的培训班,可以把故宫里边的所有藏品都拿出来进行学习,效果也不会很好。只要没有行内的高手指点,也一样是两眼一摸黑没有登堂入室的途径,也没有过人的天赋异禀,想要凭着一股子冲劲儿在古玩行里混那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有了姜圣懿的保证,这个家伙也算是能入张辰的眼了,他最喜欢的就是有人在古文化方面表露出兴趣,那就意味着古文化的魅力又多感染吸引了一个人,他求之而不得呢。只要这个何向东能够通过张辰的考验,被张辰所接受,他能够得到的好处绝对会超出他的想象。

张辰也有心思先给他点甜头尝尝,喝了一口茶道:“古玩这一行有很多的门门道道,你只知道苦学是没有太多用处的,就像这世上的很多学问一样,都有一张窗户纸挡着真正的知识,只要你能够穿过那层窗户纸你所学的东西才能真正的学以致用。

以后你也不用再上培训班了,那个太浪费时间,效果还不怎么好,改天你去唐韵找我一下,我冷你几本适合你现在学习的书看看,然后慢慢在实践中积累经验。还有一点你要记住一定要少出手,多看、多听、多学,唯独买卖交易上要克制自己的想法否则你永远都学不出来。

上当上太多了,人的眼睛就会变花就跟老花眼一样,看什么东西都看不清楚了。1小沐姐是在两年前开始学习收藏的,她的学习方法就很正确,到现在她的水平已经不比在收藏圈打拼了七八年的人差,甚至还要比很多人高出不少。”

说完顿了顿,把手里的烟掐灭了,再点上一根,道:“这些都已以后的话题,先说今天的问题吧,把你看不准的东西拿出来让我瞅瞅,到底是怎么个问题。”

给了一般人,张辰绝对不会这么主动,甚至连来也不会来:这就是因为有姜圣懿的面子,何向东这个人看起来也还不错,所以张辰才会同意给他帮助。要是像胡涛那样的棒槌小公子,张辰抬脚就走了,把那样的人拉起来,就相当于给古玩行招祸呢,他可不想做一个千古罪人。

何向东已经从姜圣懿的嘴里知道,张辰是有些洁癖的人,除了烟、

酒、茶、饭、菜这五样东西,其他的是不能上饭桌的。闻言去到沙发那边把包里三件瓷器拿出来,摆在茶几上,请张辰给他张掌掌眼。

张辰起身走过去,身后还跟着宁琳琅和张沐,来到沙发上坐下。

走过来的这一小段时间里,他已经看过那三件瓷器了,向宁琳琅和张沐道:“1小沐姐,琳琅,你们也看看吧,这三件东西怎么样。”

张沐以前一直都是只有让别人给她看的的份儿,现在张辰让她看,这说明这几件东西她肯定是能看懂的,否则张辰绝对不会让她在众人之前没面子。心里那个高兴啊,我张沐苦学两年,现在终于有机会给别人的东西做鉴定了。

和宁琳琅两个人分别拿起茶几上的那三件瓷器看了一会儿,再放下的时候,心里已经很明白了,一真两假,但是质品的仿真度很高,如果不是因为褚铁眼塞给张沐很多瓷器方面的知识,她现在肯定也是看不出来的。

看着两人都放下手里的东西,张辰笑着道:“没事,你们实话实说就好了,既然向东不是外人,咱们就没必要讲究那些外人的规矩。收藏这一道上,大多数人都是要吃点亏的,他既然自己已经看不准了,那肯定是做好了打眼的思想准备,你们说吧,1小沐姐你先来。”

张沐的心突然还小慌了一下,第一次鉴定就要我先说吗,万一说错了怎么办。

她不知道的是,张辰早就从她看东西的眼神里看出来了,她对这的三件瓷器的鉴定是完全正确的,也许做不出最完整的鉴定,但是肯定不会有错。

看着张辰鼓励的眼神,张沐定下心神,道:“这只嘉庆五彩葫芦瓶保真,这件大雅斋的蝴蝶戏花纹碟子和道光青花笔筒看新,仿制和做旧的手法虽然比不上褚太师叔,但也应该是一流高手所为了。”

张辰点点头,并没有说对还是错,对宁琳琅道:“琳琅,你的意见呢?”

“我的看法和小沐姐一致,葫芦瓶保真,另外的两件是高仿。我觉得市面上应该还不止这两件,最少也有一窑的量,大雅斋的底款和道光年制的底款所用的枯料是一样的,只是大雅斋的款要淡一些,应该是最后入窑的几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