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34章 捡漏联盟

第三三四章 捡漏联盟

众人哄堂大笑,都觉得卢俊义这话说的太可乐了,要说张辰自成一个流派,那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要把捡漏单划成一个流派那可就等于是在开玩笑了。

捡漏在古玩行里边是最难的一件事,不但要在收藏鉴定方面有深厚的功力,还得有一定的运气来支撑,两者缺一不可,而这两样又都是常人所不具备的。

深厚的功力是建立在海量信息上的,这个信息可不是你能听说多少消息,而是说一个人的大脑中储存了多少的知识,在遇到一件玩意儿的时候,关于玩意儿的信息就会自动蹦出来,供你来鉴定辨别真伪。

如果说海量信息可以通过不断努力的学习获得,运气可就不是谁努力谁就会有的了,谁都不知道那玩意儿下一刻会从哪里蹦出来,绛到谁的身上去。

很可能一个人刚刚从一个摊子前过去,那摊主就拿出了一件宝贝,下一个路过的人能耐没有前一个大,但是他的运气好,这件宝贝就被他得了。

不过这两样也是相辅相成的,在同样能耐的人里边运气最好的,或者是在同样运气的环境中能耐最大的,捡起漏来就要比别人容易一些,如果两样都强盛无比,那就让人嫉妒死了。

要说张辰的运气,并不一定就比别人好多少,有时候可能还会差上一些。之所以人们都觉得他的运气好,一来是他不愿意把自己的摆的太高了,也不能说出意念力的秘密三二来是古玩行或者玉石行里的人多多少少都讲究一点运气之说,当一个人总能遇上好玩意儿,人们就把这些归结于运气了。

人们常说“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这话是不无道理的。张辰从小就在张百11的教导下勤学苦练,自身的能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后来拥有了意念力,经过淬炼的大脑功能要比常人超出很多倍,又能通过意念力观察或者穿透物体。而张辰有很多藏品都是在别人放弃之后才收回来的,并不是张辰第一个发现了,或者比别人赶巧了的结果。

就拿那一对满血沁的脱胎玉蝉来说吧,那尊弥勒像在马三立店里放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唯独张辰发现了造像手势上的细微不同,经过判断之后,再用意念力穿透外壳,看到了里边的宝贝。如果没有最开始看出手势上的问题,张辰也不会逮住一件什么东西就去透视一下,那不是精神分裂症吗。

还有那些白琉璃瓦、太康款瓷器、选帝侯纹章瓷,以及鬼谷子下山罐、宋青花、款彩屏风等等的藏品,哪一件都不是张辰正赶上的,之前已经有更多的人看过,甚至那件鬼谷子下山罐还有人争抢,但是最后却都进了张辰的藏品名录,这里边张辰靠的可就不仅仅是运气了。

特别是这次的剔红家俱,拆迁的时候是古玩行从业者憋宝的天赐良机,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那套家具的。在张辰看货之前的十来分钟,金立堂还带着〖日〗本人去看过,金立堂本人也是收藏圈里有些名头的,这么多人不都是一个没看出来吗。

而张辰却不一样,化看到有这么奇怪造型款式的家俱,就要从根本上找出原因来。别人都是敲一敲,掂一掂,通过自己的经验去鉴定真伪和断代,可那家俱是用厚厚的猪皮鲸包起来再刷漆的,猪皮鲸干燥之后的敲击声是那种闷中带刺的声音,和木材本身的声音是完全不同的,还不如现代的刨花板家俱来的清脆,靠着老方法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张辰的身体在意念力的淬炼下,各方面的感觉都很敏锐,只是搬了一下花几,就感觉到了比重和密度的不同,再通过一些常规知识的结合去判断,就能够基本肯定这些家具有问题。在这之后,他才会使用意念力去观察,意念力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辅助。

众人感觉卢俊义的话可乐,但是也会在心里有个计较,如果捡漏真的能成为一个流派,那这流派里边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庸手,必须得有极深厚的功力作为前提,完全可以称之为古玩行的精英堂了。

张辰的几个师兄已经有点蠢蠢欲动,师门真要出了这么一个流派,那就可以完全站在所有古玩行门派的最顶峰,陈氏一门将是整个古玩行至高无上的存在。只要有这么一个流派在,陈氏一门就可以永远屹立不倒,走在古玩收藏行业的最巅峰。

田乃昘心里也有了一点盘算,他和张辰是藏协最年轻的两个理事,虽然实干派在藏协的实力最强,在整个收藏圈也有不俗的实力,但是随着收藏市场的逐渐火热,全民收藏之风越行越甚,进入到这个行业的人也越来越杂乱了。

更有一些投资机构,开始对收藏品进行炒作,以图在收藏行业谋取暴利,经济派和一些无派别人士都被巨大的利益所诱惑,跟那些投资机构联合在一起,把收藏品市场和拍卖会当成了他们的提款机。

如果让这股风大行其道下去,整个古玩行和收藏圈也会变得混乱不堪,人人以私利为唯一目标,只想着赚钱,完全忽略了古玩行和收藏圈的本来的责任,摒弃了文物和艺术品收藏的初衷,后果不堪设想啊,百年之后还有几个人愿意在古文化上下功夫专研呢。

实干派必须在这个时候做点什么,几位老会长整日忙于各种的工作和学术方面,还要应付各榫的专家团队等等事务,也该是年青一代做点事的时*了,总不能让老前辈们带着走一辈子吧。

张辰现在是古玩行年轻人的偶像,作为国内最年轻也是最大的收藏家,有着极高的人气不说,自身的实力也足以拉动起一票人马来。如果能够以张辰的影响力为基础,建立一个业内联盟,来影响和带动大批的收藏界人士和收藏爱好者,绝对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看了看各有想法的众人,毕竟都是实干派或者接近于实干派的,他们心里应该也有着一些打算。

田乃昘略微思索一下,道:“我觉得俊义这个想法很不错啊。你们想想看,捡漏在收藏圈里无疑是最难的一件事,同样也是所有人最渴望的,最让人〖兴〗奋的:如果可以通过捡漏的风潮,让迷失在经济利益怪圈里的人找到新的乐趣,尤其是让那些入行不久的收藏爱好者找到一个更高的〖兴〗奋点。

经过一段时间的影响之后,收藏圈的环境将会干净很多的,毕竟收藏还是以享受乐趣和研究承传文化为最终目的的。有些初入行的爱好者个人经济能力有限,也没有一个正确的引导,走进歪路是在所难免的,我们作为收藏圈的人,应该为这个行业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了。

如果可以在古玩行和收藏圈成立一个捡漏联盟,吸收一些成员进来,定期对各自的捡漏成果做个展示,相互之间交流一下收藏经验,这就可以团结起一大批人来啊。还可以再立一个规矩,成员的藏品想要出手的话,必须优先考虑联盟内的成员,联盟内没有意向再对外卖出。

总之加入这个联盟,就可以得到很多在外边不可能有的好处,而这些好处也都是有正面意义的。我相信通过这些动作,一定能够吸引很多的行内人士参与加入,进一步增强正确收藏和健康收藏的影响力,也能够给乌烟瘴气的收藏你市场注入一股新鲜而正面的力量。”

卢俊义说刚才那番话也正有这方面的意思,田乃昘跟着他的话说出这番〖言〗论来,也正合了卢俊义的心思。举起自己的右手道:“我赞成田哥的这个提议,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今天就来个表决吧,谁赞成并且也愿意加入这个联盟的,就举手表示一下。”

田乃昘的这个提议肯定是要以张辰为中心展开的,张辰的师兄们自然不会落于人后,一个个的都举手表示赞同,其它实干派的年轻成员也都举手了,石磊更是〖兴〗奋的举起了两只手,嘴里还嚼着一口菜呢,喃喃呼呼地道:“我举双手表示坚决赞成。”

在座的唯一一个不是实干派,却又无限接近于实干派的无派别弟子,张辰的老同学闻阔海,也举起了自己的手。一年多以来,他对张辰的实力和背景也算是有了不少的了解,才发现,原来这个老同学超牛的啊,而且还不是那种歪门邪道的人,绝对是值得一生交往的朋友。

他师父最近也已经有倾向实干派的意思,他作为弟子肯定是要追随师父脚步的,而且还是倒向实干派这样一个很正确的选择,他就更是义不容辞的要跟在师父身后了。

这个闻阔海也是有脑子的人,举手后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道:“我认为还可以在联盟的活动中增加一点,可以选在不太忙的时候,对新入行的收藏爱好者们做一些辅导,让他们掌握更多的知识,早一天享受到捡漏的快乐,更加坚定地站在正确收藏和健康收藏的阵营里。

还有一点就要张辰来帮忙了,是不是可以偶尔开放一下你的唐韵展馆,让联盟内内的部分成员可以免费娄去参观,这个免费并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你得亲自给大家讲讲课,相信你的讲授是所有初窥门径的收藏爱好者们最愿意听的。

你作为这个捡漏联盟的大盟主,这可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你可不能找借口推脱,而且讲课也是你必须要承诺到的。”

张辰看着这个老同学,也知道这是躲不了的,但还是要谦虚一下,道:“开放唐韵没问题,每个月都可以开放一天:讲课也可以,反正就那么点东西,大家都知道,只不过是没有人点破才会模糊不清的,我愿意做这个戳破窗户纸的人。不过这什么盟主,我就不做了吧,在座的大多数不是我的师兄就是得我喊哥哥的,我看这个不合适。”

最初抛出话题来的卢俊义这时候又开口了,道:“你小子倒是很会推诿,怎么,还想学皇帝老儿登基那样,三推之后才接受啊。你也知道在座的基本都比你大,所以你乖乖听裕就是了,哪来那么多说法。”张辰无可奈何地笑着,看了看卢俊义那张假装的一本正经的脸,道:“干就干呗,有什么啊,我谦虚一下都不成啊。”

宁琳琅看着张辰如此受人推崇,心里是欢喜无比,师兄永远都是这么出类拔萃,永远都是众人的中心,做他的妻子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张沐心里也是欢喜得很,1小辰果然厉害,走到哪里都不会被掩盖了光芒,没有这样的男朋友,有这样一个弟弟也不错啊,反正除了生孩子以外,其他的都可以在弟弟这里得到,也没什么差别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