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35章 捧杀

第三三五章 捧杀(三千八求票)

要说这帮人还真是说干就干,没几天时间,挂靠在藏协名下自主经营,名称为“艺术品收藏和捡漏联盟会”的营业执照就注册下来了,联盟的办公地址就在唐韵文化园区,张辰担任联盟会的法人和理事长。

这个组织的名称也的确是有些怪,卢俊义和另一个藏协的会员区办理注册的时候,工商局窗口上的工作人员愣登了好一阵子才搞明白这个名称的具体意思。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机构和组织出现,工作人员不得不查阅了一整份管理规定之后,才确定这个名称是可以注册的。

联盟会属于民间组织,没有盈利‘性’质的经营项目,张辰作为理事长免费提供出联盟会的经营场地,其它的活动经费则是要联盟内部的会员缴纳的会费来维持。

不过这些费用倒也难不倒他们,能够得上他们这个圈子的没一个穷人,各自拿出个三五万的年费来都比较轻松,而且很多会员都是自己有产业的,活动地点什么的在联盟内部就可以搞定,甚至连一些活动的礼品之类的都会有人免费提供,大家在一起就为了相互‘交’流学习,把更多的人带入到一个良‘性’的收藏世界中来,谁多付出一点也不会有人在乎。

最初期的三十多个会员,都是张辰的师兄中比较年轻的和藏协内部走得比较近的一些年轻人,年龄再大一些的都没来和他们凑热闹,毕竟在年龄上隔的有些大,多多少少还是有代沟的存在的,从其它方面给予支持就好了。

别看这草创的简陋联盟只有三十多个会员,其他的文秘会计等人员加起来也只有十来个,和其它的大型民间组织相比起来机构阵容小的可怜。可这三十多个会员都是圈子里二十多岁到三十多岁的中坚力量,在收藏方面都有着不俗的能力这块牌子一旦打出去,一两年之后再来看,会员过千都是说少了的。

联盟成立的第一个周末,就组织了一次活动而且还搞得很成功。

三十多个人分成四组,以抓阉的形式决定去往指定的四个京城古玩市场之一捡漏,一天半的时间里边哪一组捡漏最多,品相又最好,价值差最大,算为最后的胜利者。

为了以示公平公正,对四支队伍还做了严格的规定,每一组只能从联盟的账上支取三万块作为活动经费而出手的对象也必须在三千块以下,范围不得超出瓷器、字画、金铜和‘玉’器着四个类别。

第二天午饭后在唐韵进行评比,并且可以拿出一半的战利品在联盟内部抓阉销售销售价格视东西的等级定在捡漏价格的十倍到二十倍之间,所得款项添做联盟内部的活动费用。剩余的玩意儿留作联盟的藏品,用来在日后的联盟活动中作为奖品,或者当做实物教学的题材。

活动的结果在之前基本就能够确定了,张辰所在的一组肯定会是第一,其他人要争的也就是第二的名次,真要得了头名,那绝对是运气超好的表现。

在第二天的晚饭之前捡漏联盟的第一次集体活动完美落幕。张辰所在的一组共收获唐代蓥金佛、崇祯民窑蓝地白‘花’盖罐和宋代双龙戏珠‘玉’佩等九件,买入价两万三千三百块,评估价值六百二十万的藏品,毫无意外地夺得头筹。

卢俊义带领的一组以七件买入价两万两千块,评估价三百七十万的藏品排名第二:田乃男带领的小组以七件买入价两万四千块评估价三百五十万的藏品位列第三。最后的一组人因为手气不好,被‘抽’到了琉璃厂和海王村,只淘到了物件买入价为一万一千块,评估价为一百九十万的藏品,其实这个成绩单算起来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他们‘抽’到的是最困难的地方。

本次活动共购回藏品三十一件其中的十五件在内部进行了销售,销售所得八十七万存入了联盟的账户。张辰作为捡漏联盟的理事长,自动退出了‘抽’签竞买的队伍把机会留给了其他的会员。‘抽’到东西的会员心里舒坦,没‘抽’到的也不至于丧气只要捡漏联盟在一天,以后这种机会还多的是。

越到年底就越是事多,张辰刚刚准备休息两天,就有事找上‘门’来了,倒也不是什么坏事,京城电视台要做一期收藏主题的访谈栏目,把邀请函发到了唐韵,又托人找了张沐和大表嫂闻娜的关系,希望张辰能够作为嘉宾参加这次的访谈。

大表嫂在广电局任传媒机构司的副司长,张沐和京城台的合作项目也不少,京城台又是博古藏谈很重要要的一个播出平台,而且和汉府、

琳泌艾lì娜都有深度的广告合作,不论在哪方面来说,这个面子张辰都是要给的。

到了访谈节目录制的这一天下午,张辰按照约定好的时间两点整去到了京城电视台,车刚刚进去电视台大院,就有等着接待参与节目嘉宾的电视台工作人员跟过来。

对方是按照车牌来接人的,负责接张辰的是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小伙子,并不认识张辰是哪个,等张辰和后边车上的护卫队员都下了车,车‘门’也都关上了,这才上前来问道:“请问,张辰张老先生没有来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张老先生?张辰当时就郁闷了,固‘性’思维害死人啊,谁规定古玩行的高手都必须是老头子的,三十五岁以下的也有大把啊。

一个护卫队员看出了张辰的无奈何郁闷,也是带着无可奈何的苦笑,上前两步对负责接待的小伙子解释道:“这位就是你们节目邀请的嘉宾,张辰张先生。”对责诧异都看着张晨,表情有点不可思议地道!”对不起,对不起。张先生您好,真是没想到,您居然这么年轻。在我的印象中,收藏圈的专家们都是一些老爷子最小的也应该在五六十以上了,看来还是我的见识不够,请您多原谅。”张辰自然不可能因为这个怎样,只不过是有些郁闷罢了和对方握手后,道:“没关系,你不是我们这一行的人,认不出我是很正常的。

如果你一眼就能把我认出来,我想你们领导就该找你谈话了,咱们可不是一个行当啊。”年轻人闻言感‘激’地看了张辰一眼,这话他可是听明白了,人家是在主动给他台阶下而且还带着一些表扬的成分,专家果然就是不一样,说出来的话都这么有水平。

笑着道:“张先生您这边请演播大厅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等所有的嘉宾都到齐了,就可以开始录制,也就十几二十分钟的事。”

说完又看了看跟在张辰身后的护卫队员,心想:这些人一个个都身高马大的,双眸闪亮,一脸的彪悍之气,又是统一的着装一看就是保镖之类的:看来这个张先生很不简单啊,出趟‘门’录节目都带这么多人,我要是能有人家这一半的成‘色’就牛了。

进了演播厅的时候,已经有几位收藏圈的老多家在场了,张辰上前给几位老前辈一一见了礼相互攀谈几句之后,才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可是随后进来的人就让张辰有点不待见了,上次在王四营和金立堂发生矛盾之后,张辰已经在擦昂写给老金报了一备,这老小子没了藏协名誉〖主〗席的未来,这是又‘混’到哪家去祸害了?

可来都已经来了又担着那么多人的面子,总不能因为有一个不待见的人,就拒绝参加这次的访谈啊。自己现在走了也没人敢说什么可是面子上就不好看了,让人说自己小气还到罢了人家的节目可就不好‘弄’了,再说他金立堂又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他就不怕自己把他屁股上的瓦给他揭开吗。答应了别人的手就得做到,这是张辰的原则,没有原则的张辰就不是张辰了。

金立堂那天对张辰示好,张辰却没给他留面子,还给他告了状,把他即将到手的藏协名誉〖主〗席也搞没了,这老家伙是火大的很啊。想让徒弟胡涛通过他老子收拾一下张辰,却被徒弟告知,他老子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把他狠狠收拾了一气,估计这局长公子是要当不成了。

前两天听说京城台要办这么个访谈,‘花’钱找了关系才‘混’了一个嘉宾的名额,既然不能去藏协了,那就不如自力更生吧,多上节目刷刷威望和知名度也是不错的,说不来就能刷出个什么好事来呢,哪怕是名气大了自己干一摊,也是不错的选择啊。

谁成想又在这里碰上张辰了,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老金心里的那口始终咽不下去,可又惹不起张辰,心里就想着怎么给这小子制造点麻烦,让他也受受制。

张辰不想搭理金立堂,可不代表金立堂不会招惹他,这老家伙心里不顺气的厉害呢。

节目录制的很顺利,都是谈一些古玩行业的趣事和基础知识什么的,到了节目后半段的时候,有一个环节是让在场的老前辈们,对张辰这个声名鸠起的后起之秀做个点评。

大家都是古玩行的人,本来就是不怎么好还要说好呢,张辰本身又很争气,自然是一井的赞誉之声,这样是京城台给张辰这个合作伙伴的一点回报,刷声望嘛,这种事情大家都会相互关照的。

唯独到了金立堂这里,这老家伙没安好心地笑着道:“张辰是我们收藏圈里最杰出的年轻人,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应经有了很高的成就,这可是收藏界的一大幸事。以他这样的天赋来说,用不了几年的时间,他就能够凌驾于收藏同所有人之上……”

张辰听着听着可就怒了,1小爷我还没有怎么收拾你呢,你到搞上这套了,怎么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吗。这就是在捧杀我啊,上回的事没把你赶尽杀绝,你自己倒是不安分起来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不给你点颜‘色’看看,还真当收藏界能被你一个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呢。

轻轻地笑着道:“哪里哪里,金老前辈缪赞了,晚辈不过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那里当得你这样的老资格夸奖。我的确是做出来一点成绩,但那也是在众多长辈的教导下,在众多同行的帮助下,才能有了这么一点点不足道的微末成绩。

要说到傲视群雄,也只有您老才有这样的资格啊,就连政fǔ的一些官员和外商打‘交’道,也要通过您老出手来帮着铺垫。就拿上次那件事来说吧,那两个〖日〗本商人为啥不找别人帮着他们淘‘弄’古玩呢,还不是因为您老的面子大吗。

这些年您和国外的一些商人之间的‘交’集也越来越深,帮着他们找到了不少的珍品古玩藏品,瞧您这步子迈的,大有向国际上发展的趋势,哪是我们这些晚辈能比的呢。

也只有您老这样与众不同的人物,才能在这古玩界的所有一干人等面前高高在上,藐视天下啊,在收藏界里还有比您老地位更高更强势的吗。

正所谓名师出高徒,您老的弟子也是大名鼎鼎,深得您的真传,能力相当出众,有多少国际友人都在您师徒二位的帮助下,得到了自己喜欢的文物收藏品,这一点在古玩行里除了贵师徒之外再没有人能做到了,晚辈深深佩服!”

这更三千八,大家有票金莲点给俺吧,现在双倍哦,让咱也享受一下余票嗖嗖往上涨的快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