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36章 “黑三代”也有款

第三三六章 “黑三代”也有款(第二更三千八求票)

金立堂真是没想到,张辰会在这样的场合把他帮着老外。老外当掮客的事情给抖搂出来。两眼瞪得老大,恨不得当下就把张辰掐死,这种事情被暴‘露’出来,今后还能有个好活得时候吗。

金立堂心里那个气啊,这不是犯规吗,没有裁判导演也不说出来管管。哪午人把说过一次的事情再拿出来说的呢,我要是裁判,非得给这小子一张红牌,把他罚出演播大厅不可。

其他的几位嘉宾对张辰的反驳也在心里默默点头,这年轻人厉害啊,几句话就把金立堂的话全还回去了。

不但说对方倚老卖老不讲道理欺负年轻人,还骂了这老家伙不把任何人放在眼力,最重要的是还把金立堂给外国人跑‘腿’淘‘弄’〖中〗国宝贝的事情抖出来,这一下就把他推在了绝大多数收藏圈人士的对立面,这记捧杀才更具威力啊。

电视台的人也不全是傻子,现场的主持人和导等人当下就听出了金立堂对张辰的捧杀,几个人当时真是捏了一把汗,深怕张辰有点对答不上来,自己这些人说不来就会有麻烦。

金立堂不知道张辰的北京,可化们很清楚啊,张沐和闻娜是什么人啊,身份背景不说了,和张辰还是最亲近的家人,连他们都没敢保证能把张辰请到,可见这位多难约啊。

他们可是拉着老脸托了关系,才把这位在古玩航红得发紫,几乎从不在博古藏谈之外的节目‘露’面的少爷请过来。就这么被人当着面来了一记,万一这少爷发火了,回去在他嫂子闻娜面前歪一歪嘴,后果可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导演也真怒了,把助理喊过来问道:“那个什么姓金的谁找来的,他没事添什么‘乱’啊,他可以不负责任,说完拍拍屁股走了,可我们怎么办呢。人是我们好不容易请来的我还指望着能打好关系,今后多多合作呢,这下倒好,一旦把人得罪了以后还怎么‘混’啊。”

其实这导演还有话没说出来,他想和张辰搞好关系不假,想以后多来一些合作也是真的,最重要的是他如果和张辰把关系搞好了,以后想求闻副司长办个什么事,就能够请张辰帮着说说话,主要不是什么违规犯法的,相应难度应该不会大。

助理跟了这个导演多年了对他的‘性’格和做事风格也很了解,他清楚导演真正担心的是什么,出言安慰道:“孙导应该不至于吧,我和那个张总接触过几次,那人‘挺’随和的,为人也大方,不至于在这些事上计较吧。这个姓金的老头是广告中心那边关系推荐的,好像是给刘主任‘花’了钱的,也是古玩行的老人,咱们这边就没有推辞。”

这助理也是导演的心腹了导演闻言恨铁不成钢地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懂什么呀,人家随和是人家随和,那是人家的身份赋予的先天优势,但是那并不代表别人可以对他不尊重。他对你越客气就说明你理他越远,只有真正关系近的人,才能够惹他不高兴。

你没看刚才那姓金的老头吗,那话说的够狠毒了吧,可你见着这位爷脸上的表情有变化了吗。没有,一点都没有这就是打心底里看不起对方,说明对方完全没资格让他生气。

你再结合他的表情,品品他后边说的话笑眯眯地就把那姓金的收拾了,而且是一次xìǐng都没有挽回的余地。

这得亏是人家聪明,及时把面子兜住,又有力地反击回奔,要不咱们可就要发愁了。你小子啊,多学着点吧,这里边可都是学问。

回头你跟下边的人说一声,别什么人找了关系就都往节目里边塞,出了‘乱’子算谁的啊。这个老刘啊,从来就不干正经事,每天就是围着钱打转了,去年她收了人家的钱,结果没办成事情,后来不就被人家给告到台里了吗。

你说一个‘女’同志,她能到那个位置就很不错了,自身又没什么过硬的实力和背景,一旦出了问题,为了保住自己,她还能有什么太多的办法呢。得,我这也是说废话,人家本家自己乐意,关咱们什么屁事啊,以后她的关系你尽量少接就是了,省得给咱们惹麻烦。”

导演细细思索过之后,吩咐助理一定要在节目录完的时候提醒他把张辰留住,他还有话要和张辰‘交’流一下。一来为金立堂的事情道歉,把自己从里边摘出来:二来是问问张辰的意见,节目中的那段是要就这么播出去,还是剪掉不播,或击是把金立堂的内容全部切掉了事。

张辰从反过来捧杀金立堂的那一刻开始,就没准备再给这老家伙留什么脸面了,他自己抢着要去死,你非要拦下他来,难不成是跟他有仇吗。

张辰是未来收藏界第一人的事情,差不多已经是被收藏界所公认的了,金立堂再怎么捧杀也不会有结果,这一行靠的是自己的实力,只要你的实力做够强大,没有谁能够用‘阴’招鬼主意让你受到损伤,那总做法无异于是在螳臂挡车。

可金立堂和老外勾结在一起,帮着老外们倒腾〖中〗国文物,这就是在和全体收藏界做对了,说他是全民公敌也不算过分。外国人自己买是外国人的事,你帮着他们买就是又一个概念了,哪怕是经济派的人,对这样的事情也是不屑于去做的:也只有那些完全丧失了民族尊严的家伙,才会干出这类的事情。

孙导向张辰道歉,并且询问关于那一段内容是否剪掉的时候,张辰没有任何的不满意和不爽利,只是说:“孙导您太可气了,咱们是长期合作伙伴,这有什么可怪罪的,我来之前不也是一样没想到会娄生这种事吗。至于那段的内容,录都已经录好了,剪来剪去的多麻烦啊,该怎么播还怎么播,我个人完全无所谓。,…

孙导又主动和张辰‘交’换了电话号码,送上了电视台准备的小礼物,请张辰有空多到台里来坐坐,亲自把张辰送出去到停车场。

看着张辰的车出了院‘门’,才和助理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对助理做教育:“你看到了吧,这才叫厉害,那个老头想在节目里捧杀人家,结果反被人家拎掇了。他说那些有什么用,也许他知道事后台里可能会吧那段剪了,只是想临时快活快活嘴,给别人制造一点小麻烦:可是他没有自知之明,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他面对的是什么人,可结果却都是一样的。

临到了,这事还不是得问这位少爷的意见吗,丢人的还是那个老头,你说他这是何苦呢。那老头估计以前就和这位有矛盾,听节目里那段话的意思,应该是老头干了点不该干的事给这位撞上了,讨好之下这位没给面子,今天才借机出坏招的。

你也看出来了吧,这样的少爷可不能得罪,从头到尾都是笑眯眯的,礼貌有加,谁都挑不出人家的‘毛’病。可人家就这么笑眯眯的,就把那老头整苦了,你觉得这期节目播出去以后,那老头在古玩行还能有立足之地吗?

不过他也是活该,人家都没追着收拾他,他自己抢着往枪口上撞,这不是作死吗。嗯,这少爷的脾气我喜欢,是个办大事的人,平常不‘露’声‘色’扮低调,真正有事的时候又杀伐果断,下得了狠手,难怪能做那么大生意呢……”

话说张辰除了电视台就往家里去了,走到半路上收到宁琳琅的短信“师兄,你那边的节目‘弄’好了没有啊,我和小沐姐在潘家园遇上点麻烦,有几件瓷器我们两个都看不准,但极有可能是大漏,你出来以后就马上到潘家园来找我们吧。”

张辰马上让司机调转车头往潘家园去,心里就琢磨宁琳琅和张沐到底是遇上什么东西了,连宁琳琅这样的高手都看不准。

到了潘家园和两人回合,才从宁琳琅那里得知,原来她们是遇到了四件“大明天顺年制”款的青‘花’瓷器,这种瓷器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两人有点不能确定是不是真品,择菜记着给张辰发消息的。

要说天顺年间的瓷器上带款的,以前还真是没有出现过,任是谁建了都会在心里犹豫不决,不说价钱高低贵贱,但是买了质品的那份闹心,就让人接受不了。

明代的历史中,有一个很有趣的时期,正统、景泰、天顺这分开的三朝里边,却只有两个皇帝。兄弟之间为了皇位之争,不顾手足之情,争斗的你死我活,‘花’样百出、心机耗尽。

正统皇帝御驾亲征元朝旧部,因为气候的不利条件,战败被‘门’g人俘虏:景泰皇帝趁机左上的龙椅,对于正统的死活根本不管不顾:后来正统皇帝又杀回来抢皇位,把景泰皇帝拿下,改元天顺。

这一段时期里,明王朝也以为政治格局的‘混’‘乱’,导致发生了王振擅权、瓦刺人入侵、土木堡之变、北京保卫战、夺‘门’事件、于谦赴死等一些列的事件:以至于朝纲败坏、‘奸’臣跋扈、忠良遇害、民不聊生,边境多次告急,却因为无休止的内斗,让北伐大军全军覆没,几至于山河破碎的地步。

一幕幕血腥彩烈,且暗无天日的闹剧在这二十八年种不断上演,构成了明朝历史上最黑暗和‘混’‘乱’的时期,历史上称这一段视其为“黑暗期”。

又因为这一段时期内政治的‘混’‘乱’,皇帝的更换之反常,宫廷御窑瓷器都没能留下自己的款识:皇家又发出禁令,不兔许民窑烧制黄、

红、绿、青、蓝、白地青‘花’等瓷器。所以在这一段时期,出现了〖中〗国官窑瓷器历史上的一段空白,找不到任何可以证实和研究的对象。

所以考古界和收藏界也把这段时期叫做空白期,这一段时间内出现的瓷器叫做“空白期瓷器”也因为当时政治和社会的黑暗,叫做“黑三代”。

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认为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只有民窑瓷器在发展,官窑瓷器,尤其是青‘花’瓷器,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证物的。这里边不只是战‘乱’和政治黑暗的原因,还有皇帝个人的喜好问题,例如景泰皇帝就特别喜欢掐丝珐琅器,气死发廊仔静态年就就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以至于后世人称呼掐丝珐琅都叫做“景泰蓝”。

但是从《明实录》等文献和资料的记载中,还是能够找出这三朝有过官窑瓷器烧制的证据:正统三年诏令禁止民窑烧造和官窑器式样相同的青‘花’瓷器:正统六年诏命景德镇烧造金龙、金凤白瓷罐及九龙凤青‘花’缸:景泰五年诏令减饶州岁造瓷器三分之一:天顺元年钦命中官赴景德镇督烧瓷器:天顺三年诏令将原定烧造十三万三千多件瓷器准减八万件。

而在建国后,又曾经多次从这三朝的纪年墓葬和御窑厂遗址中出土了不少的民窑和官窑瓷器,只是所有的出土瓷器中没有一件带有署年款,传世品中也没有见到过一件有署年款的官窑瓷器,这也是所谓“空白期”来历的原因之一。

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张辰一直以来都相信空白期其实并不空白,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找到空白期署年款瓷器,作为空白期官窑的铁证。

啥也不说了,就凭咱这实在劲儿,我就不相信会没票,大家可劲儿的砸!

这一环节没能在一更之内写完,只好是脱到下一更了,争取下一更还能超过三千五,那个啥,动力再来点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