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37章 幸好

第三三七章 幸好(求票)

“琳琅,你们看到的那四件瓷器都有什么特征,跟空白期官窑瓷完全符合吗,还是有什么其它不对头的地方,底款是什么样的?”张辰听宁琳琅说完了,又把自己想到的问题拿出来。

宁琳琅道:“一共是两只带盖的梅瓶,和两只将军罐,钴料用的是苏麻离青,青花发『色』趋于靛蓝,呈『色』和宣德青花比较接近,方圈六字三行款。

梅瓶肩丰口小,下部向内收敛,底足向外撇开,整体线条看起来比较清秀;将军罐也是里外施釉的,罐口向里边收回,胎体比较厚重,圈足矮浅但是很厚实。纹饰也符合空白期瓷器的特点,包浆、亮度等方面也没有问题,唯独就是这种带底款的我没见过,我心里是认定了空白期,但是现在的造假高手太多了,觉得还是要你来看一下比较放心。”

其实按照宁琳琅现在的眼力,完全能够认得出空白期的瓷器了,只是她和张辰在一起待久了,见惯了张辰的神奇,在遇到什么不好决断东西的时候,就会依赖『性』地想起张辰,希望他能够为自己加个保险。

张辰对宁琳琅的心态把握的很准,这种心态虽然不是要不得,但是在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些负面作用了,『摸』了『摸』宁琳琅的栗『色』卷发,笑着道:“傻丫头,以你的眼力来说,看这些东西很容易的,不就是多了个底款吗,只要其它方面都对上了,底款并不能成为障碍的。”

从宁琳琅给张辰发信息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钟头了,张沐心里着急,怕那些瓷器给别人捡走了,忙催促张辰道:“小辰你既然来了,那就去看看吧,你这个小师妹每天满脑子都是你,哪还有心思去看东西啊。倒是那几件玩意儿,你得赶紧去了看看,晚去一步就很可能被别人捡了。”

张辰问清楚了位置,就进到潘家园里边去看那些瓷器了。这个时候不能带着宁琳琅和张沐一起,那明显就是在告诉别人,他是宁琳琅她们找来的帮手,对那些瓷器很感兴趣,不是空白期的瓷器,商贩也要按着空白期的来开价了。

自从上次在潘家园帮李三处理了和任志的纠纷,张辰再来潘家园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认出来,这个给他的捡漏生涯带来了很大的困扰。一些比较不义气的商贩,只要认出了是张辰,就会在他看的定西上狠狠的加价,『逼』得张辰只能使用要搭头的方法了。

还好这次的四件瓷器所在的区域并没有认识张辰的,一路通行无阻地来到张沐告诉他的摊子前,已经有一个人在那边看货了,手里拿着的正是一只青花梅瓶,纹饰和宁琳琅描述的空白期瓷器一模一样。?? 淘宝人生337

买主拿着梅瓶看了又看,最后还是放下,道:“你这瓶子仿的不错啊,就是不该加这些底款,谁都知道空白期的没款识,你这么一加上去,还怎么往出卖啊,除非是门g外行还差并不多,内行的人没几个不明白的。

不过这瓶子的做工还真是不错,仿的可真像啊,要是没有这底款,我还就真把它当空白期的官窑精品了呢。这个买回去当摆设也不错,好歹也是高仿啊,兄弟,这两件梅瓶怎么卖啊?”

张辰趁着这个买家说话的功夫,已经打量过这几件瓷器了,所有的表现特征都和空白期瓷器符合,而且还是官窑精品。又释放出意念力做了观察,九层绿『色』的光芒说明这些东西的确是五百四十年前的,而朱祁镇天顺年之前的其他四个帝王,包括朱祁镇自己的正统朝,也都不可能烧出“大明天顺年制”的瓷器来。

蹲着的买家一问价,张辰心说这下坏了,这两只梅瓶被这个人买走,自己就只能买到两只将军罐了,另外的那两件着实有些可惜啊。

从那人的问话上就能看出来,他绝对不知道这几件瓷器的价值,这么好的东西到了他的手里,指定是不会认真对待,说不来哪天就给打了也很有可能。

如果那人是个识货的,即便是他全部买走了,张辰也不会有一点的心疼,毕竟机会是大家共有的,谁也没权力更没有能力去剥夺别人的机会,好玩意儿有了识宝的主人也是一件美事。

目前还没有一件被收藏的传世空白期瓷器是带署年款的,而这几件瓷器的纹饰内容很丰富,人物、花草、动物、瑞兽、装饰等纹饰都有,且造型精美刻画生动,只要这几件瓷器能够通过鉴定,很可能成为天顺官窑青花瓷的标准器。

眼看着两件宝贝就要被不识货的人当做赝品买走,张辰心里真的是有些急了,这么重要的历史文化资料如果被损毁了,那得是多大的罪孽啊,难道就要看着这两件瓷器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走向很可能的厄运吗。张辰甚至想到要喊住那两个人,告诉他们这是真正的天顺官窑精品,自己愿意出高价买下来。

只是这个时候张辰被幸运之神选中了,他还没有开口,就听到那个摊主满不在乎地说道:“一万一件不搞价,要就要不要就拉倒,我这儿还做生意呢。”

张辰硬生生地把就要出口的话咽进肚子里,等着两个人接下来的交锋,看看这个买家会不会以一万一件的价格买下他所谓的赝品。

这位果然没有让张辰失望,抬起头来看疯子似的看着那摊主,声音也高了一些,道:“眼角里抠眵目糊,你还想抠出十斤一块的来,能够吗?想钱想疯了吧,不过是几件赝品而已,你也好意思要一万一件,你知道一万块是多少吗,能买两百件你这样的瓷器,怪不得你摆地摊呢,活该。”

这位说完就起身走了,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小贩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把摊上的东西规整一下后,接着等待下一个客人的到来。

张辰心里顿时一松,只要没被人买走就好,真要是论价值的话,这几件瓷器哪一件都得在两千万上下,别说一万一件,就是两万一件,也都是捡大漏了。

不过能便宜的时候还是一定要便宜买的,幸运之神给了你这次机会,如果你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以后的幸运就不一定会降临到你身上了。幸运之神也是有脾气的,给你幸运你不要,真当幸运之神那么待见你吗,那咱们就看看谁厉害,以后你可就别想再要好运了。

张辰走到摊子前,蹲下看了看那四件瓷器,问摊主:“刚才那位是怎么回事啊,看见他气哼哼就走了,价钱没谈拢啊?”?? 淘宝人生337

摊主往刚才那人离开的方向瞟了一眼,道:“我就不想卖给他,瞅他那德行,装的跟个专家似的,真正的专家才不会向他那样呢,人家都是不说话只看东西,看上了就问个价钱,合适就成交,不合适再看别家的。

还教我不该给这些瓷器加底款,这东西是我做的吗,加不加底款我能决定吗,懒得搭理他而已,还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呢。门g外行,真要是用来门g外行,我至于用天顺朝的东西吗,康雍乾、永宣成,我用哪个时期的不行啊。

我这人吧,就是有这么个『毛』病,见不得有人装专家,不管你真懂假懂,看玩意儿用眼睛就够了,没见哪个专家用嘴巴去看的。哥们你随便看,我这摊上也没啥太值钱的,看上什么了价钱都好商量。”

张辰装模作样地在摊子上扫了一圈,才又拿起那只梅瓶道:“我还就觉得这几件东西漂亮点,最起码看着够顺眼啊。这两件,还有那边的那两只罐子,一共是多少钱?”

摊主看了看张辰选中的四件“赝品”空白期瓷器,稍一盘算,道:“这几件都是仿空白期的,虽然不真,但是仿的实在不赖,我也不和你矫情了,一件一千吧。”

这前后的差别要是让刚才那位听见了,非气疯了不可,转眼间就是十倍的价格差距啊。张辰却不这么认为,这个摊主报出来的肯定不是最低价,还有一部分是留下来给张辰砍的。

不过张辰在荷兰之行后,也不是那么十分在意捡漏时候的几百一千了,如果是很值得收藏的东西,三五千也很有可能不在意,多花几百一千块钱,总要比东西被别人买走以后的后悔强很多的。

一味追求最大的捡漏快乐并不好,但是一点都不商量价钱也不合适,张辰大致猜测了一下摊主的进价,又在他可能会接受的价格上加了一点,道:“一千有点贵吧,我也不和你多搞,就八百吧,这四件我全要了。”

摊主听后也比较痛快,八百块一件比他的理想价位要高出一百块钱,道:“行,就八百块钱成交,你这哥们儿我看着就愿意和你打交道,就当咱交个朋友了。”

接过张辰的钱,摊主麻利地给张辰把东西都收起来,装了几个大盒子捆起来交给张辰,道:“兄弟你收好了,这可就是你的东西了,路上小心别碰着,以后再来潘家园一定要来光顾,咱价格都能便宜。”

张辰心满意足地带着四件瓷器往外边走去,这时候也快到潘家园关门的时间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大量低往外涌,张辰拎着四个盒子在拥挤的人群中,不得不小心翼翼地缓步慢行,这里边装着的可都是宝贝,万一给谁碰一下摔碎一件,真能把他心疼死。

说来也很奇怪,有时候越小心就越会出问题,就像刚刚穿了一双白『色』的新鞋出门,尽管已经很小心翼翼了,但常常还是避免不了自己鞋面和别人鞋底的亲密接触,盖上一个大黑图章是常有的事。

潘家园的生意是很火爆的,每天的商户和客户加起来怕得有几万人,快要关门的时候最是拥挤,攒动的人『潮』中张辰一路左顾右盼,好不容易到了大门口,正准备停下来歇口气,就赶上了一件意外的事故。

一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不知道被谁挤了一下,正好就撞在了张辰身上,随之而来的就是“啪”的一声。

张辰的第一反应就是马上去观察自己手里的四只盒子,看到四只盒子还安然无恙地在自己手上,这才放下心来去找声音的来源。

就在张辰脚边一米左右远近的地方,一只布包掉在了地上,刚刚那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就是从那只布包里传来的。

八字胡的中年男子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赶忙捡起地上的布包打开看了看,脸上『露』出一种类似于大难不死的庆幸式笑容,喃喃地道:“幸好,幸好,实在是悬啊。”

张辰看着他的表情,又听着他的话,顿时好奇心大盛,这人包里装着什么东西呢,摔碎了一件瓷器,他却还要说“幸好”。

今天没有开单章,票票就流失了那么多,让啊心里好生难过啊。再吼一嗓子,大家把票票都点来吧,成绩又下降了十来名,拜托诸位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