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46章 高仿之危(上)

第三四六章 高仿之危(上)

中枢台的很多事情做的都很不地道,但是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炒作能力还是很强的,通过一系列节目的宣传,《又是一年春来到》已经成为电视节目观众热议的话题。

尤其是在新一期的《访谈》播出之后,更是把这股风推向了**,很多观众把电话打到了中枢台,询问节目录制相关消息,报名参加节目录制。

连带着唐韵也出现了火爆的场面,每天五千人的限额被参观游客冲击的很厉害,常常会有当天排队购买一周后参观门票的现象发生,大有雄关失守的趋势。

原本属于各大旅行社的每天三千张门票份额,也出现了抢票的现象,一些高端的旅行团为了抢到门票,也开始利用在他们眼里看来是营销漏洞的汉府酒店入住优惠,把住宿地点安排在汉府酒店,以便得到优先参观的权利。

捡漏联盟也跟着火了,每天都有大量的藏友和收藏爱好者报名加入。虽然联盟已经定制了入会标准,前期吸收的会员必须在收藏界做出了一定的成绩,才能够成为会员,而且五万一年的会费也定的不低。

但是每天仍然会有大量的藏友和收藏爱好者咨询或者报名入会,几百人中总有一些是合格够条件的,本来很轻松的联盟工作人员也都开始大叹自己的工作有多辛苦,看来没有哪一份工作是可以轻松完成的,好在联盟给的工资和待遇都很高,否则员工们怕是因为接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工作量而跳槽或者离开了。

在这次的炒作行为中,受益最大的当然是张辰的古文化传播事业,有越多的人被吸引,他的理想就离成功越近一步,取得的成就也就会越高。

其次的受益方就是唐韵和汉府这两处张辰名下的买卖了,人满为患这四个字就足以说明一切,哪怕是占地三百多亩的仿古园林,也都热闹非凡了。本来仿古园林也是有游客人数限制的,但是无奈游客们一早就排队等候入园,进园之后只要不到你关门的时候,人家就不出去。

解说员们累的口干舌燥,这边补充了大量的水分,等一会儿又要去卫生间解手,完后又得赶紧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为新一拨的游客讲解,每月六千的工资不好拿啊。

这件事情里唯一有损失的就是张辰,中枢台的各类炒作节目播出以后,他出门被认出来的几率就更大了,这让本来就已经因为市场火爆而不再容易的捡漏,在张辰身上变得更加有难度。

这一天,张辰一进潘家园,认识不认识的都过来打招呼,有问好的,有打听消息的,还有请他到自己摊子上看看的,张辰的心态一时之间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还就真不好意思顶着这么大个名声再去捡人家的漏。

无奈之下只能是先去马三立店里坐一坐,等到人流量多起来再出去转悠,那时候大家都忙着做生意,能顾得上打招呼的人就少了,捡不捡漏先不说,最起码出去的时候别那么热闹。虽然大家都是好意和善意,混脸熟也好,沾运气也罢,总是愿意和大藏家多接触接触,可张辰受不了啊,这样捡起漏来心理压力很大的。

一进马三立店里,就看到卢俊义正在里边坐着喝茶呢,两人看见张辰就笑,卢俊义更是很不仗义地开始打趣张辰:“怎么样,压力是不是很大啊,你还没进门我们就知道你来了,你就听外边那声音吧。张先生来啦,进来坐坐吧,给我们讲讲课呗;张先生,您能帮我看看这件玩意儿吗,我有点拿不准啊。你小子这下可是有的瞧了,哈哈。”

马三立也笑着道:“张辰啊,你这下可是出大名气了,咱们古玩行这么多年以来,就没出过一个像你这么大手笔,这么大能耐的。世界最顶级的文化圣地,你这个计划实在宏伟啊,我老马打从心眼儿里佩服你。”

“马前辈您这不是客气吗,就凭咱们的交情,您犯得着说这样的话吗,我再怎么样也是晚辈,哪能当得起前辈的佩服,我师伯听见非揍我不可。”张辰也和两人开始说笑上了。

能拿张辰逗乐机会很少,卢俊义今天可是抄上了,绝对要过足瘾才行:“这就是名人的烦恼啊,你没见那些明星出门倒垃圾都得戴墨镜吗,你小子还差人家一大截呢。要我说啊,就应该给潘家园提个建议,把你的照片放大了贴在大门口,下边再加上两行大字‘此人最喜捡漏,务须严防死守’,你身边再跟着琳琅这么个大美女,到时候你进潘家园可就真得戴墨镜了。”

这下连马三立店里的服务员都被逗乐了,可是当着张辰的面又不好意思笑出来,两个女孩只好是拉着手躲到几排格架后边偷笑去了。

张辰也去到休息区坐下,抓起茶壶来给自己和宁琳琅倒上茶,几个人就着目前的收藏市场和唐韵的计划聊了起来。

不多时,一个园区内的商户进到马三立店里,一进门就喊上了:“老马,我听说张先生进你店里了,我这儿正好有件玩意儿,想……”

话说到一半,就看见坐在里边的张辰,快走两步过去,伸出手来向张辰道:“哎呀,张先生果然是在老马店里。张先生你好,我是老马的朋友,我叫甄能,就在隔三家过去开门市,倒腾点小买卖养家糊口。你的每一期节目我都是雷打不动的看,说的是真好啊,这次的访谈我也看了,咱们古玩行就是得有你这样的人……”

这位是个自来熟,第一次见面还没打过交道呢,就弄得好像多年的朋友似的。这种性格在社交方面很有优势,容易让别人感受到他的热情,从而也回报以热情,想必这位的朋友应该不少。

张辰的朋友可是不多,每一个都是经过长期的观察和共事,才确定成为朋友的,到现在为止,他在古玩行里也就只有田乃昘、卢俊义、石磊和闻阔海这四个朋友。

以张辰的性格来说,对于这种主动套近乎的人并不是很愿意亲近,他更喜欢自身有一点小骄傲的人。这种人虽然骄傲,但是并没有那种狂妄和尾巴翘上天的自命不俗,又会因为自己的骄傲而不屑于去做下三滥的勾当,一旦真心相交,就很可能是永远的朋友。

不过这里好歹还有马三立的面子,而他自己在古玩行也大有名头,不能让别人因为一件小事就在背后说什么,对待这位贸然闯进来的自来熟,倒也还算客气。

和对方握了握手,谦虚道:“您太客气了,我还得谢谢您长期以来的支持呢,没有观众的支持,我们的节目也不可能有进步。”

相处的久了,马三立对张辰的性格也多少有些了解,不大喜欢咋咋呼呼的人。听他刚你进门时候的那半句话,这个甄能找过来肯定是有事相求,甄能在市场里也是个热心人,可别因为说话不讲究惹了张辰,到时候可就不好帮他说话了。

站起来拉着甄能坐下,给他倒上茶,道:“瞧你这急三火四的样儿,有什么不能坐定了再说啊,快五十的人了,咋咋呼呼的也不怕人笑话。”

“唉,我这不是听说张先生进你店里了吗,心里高兴又兴奋的,就怕张先生走了,赶过来想见一见张先生,请他帮我看件东西。”

一般来说,古玩行的人不会随便给别人看东西,这个甄能找上门来,也是因为听说马三立和张辰的关系不错,想趁机会让马三立帮着说说话,请张辰给他看上一眼。

以张辰现在的名声,想请他帮着看东西的人多了去了,只是苦于能和张辰说上话的人太少,他自己也不指着给人鉴定赚钱,基本上只有在唐韵的免费鉴定日和博古藏谈的节目现场,才能见到张辰做鉴定。

“张辰啊,甄能和我也是十来年的交情了,在市场里也是个热心人,谁家有个什么困难,他都是冲在前面帮忙的,人的确不错,要不你就在我这儿帮他看看吧。”

马三立说话了,张辰肯定是不会薄了他的面子,而且这的确也就是一件小事,道:“好啊。我就这么点能耐,别的地方人家也用不到我,大家都是同行,相互帮助一下很正常的。”

只要是张辰鉴定过的东西,一般来说在京城的古玩行里,就不会再有人提出反对,这就是眼力的证明啊。甄能见张辰答应了,赶紧返回自己店里去把东西拿过来,放在桌上让张辰给他鉴定。

张辰看着桌上的青花笔筒,先是莫名奇妙的一笑,接着又皱起眉来,把笔筒反过来看了看,底款是“道光年制”,和前些日子给何向东鉴定过的那支笔筒如出一辙。

拿起笔筒交给卢俊义,道:“卢哥,你也来看看这只笔筒。”

卢俊义眼力没有张辰高明,但也不是一般的藏家,年青一代中算是排得上号的了。笔筒刚放在桌子上,他就看过了,只是人家是请张辰给鉴定,他也就不好意思主动拿过来看,但是就那看了几眼,也觉得这只笔筒有些熟悉。

这时候拿在手里仔细看过,还真就发现问题了,放下笔筒道:“小辰,这笔筒看起来很像咱们前段时间开会看过的那批瓷器啊。”

“琳琅。你觉得呢?”问完了卢俊义,张辰又让宁琳琅也看一看。

宁琳琅的眼力要比卢俊义高上不少,而且她也见过同样纹饰的另一只了,简单看了看,道:“师兄,这件和上次何向东的那件是一样的,唯独底款的颜色要微微深一些。”

“你们说的没错,这就是那批瓷器。”

张辰肯定了卢俊义的猜测,有转而对另一边的甄能问道:“甄老板,这东西你是在哪收的啊,花了不少钱吗?”

甄能也是老古玩行了,还能不明白这话里边的意思吗,心里暗暗庆幸,亏得自己还没有交易,也幸好今天赶上张辰来潘家园,要不还真就吃大亏了。

连着两天了,都处于个位数的增幅,成绩确实十几名甚至几十名的后退,上一更发了三九九九字,今天又是超七千,这个难道还换不来票票吗,诸友于心何忍啊,帮帮俺吧,浪拍云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