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47章 高仿之危(下)

第三四七章 高仿之危(下)

“呃,这个还没交易呢,对方开价三十万,我老婆已经去银行取钱了。张先生今天多亏你了啊,要不我这可就坐蜡了。”

甄能带着庆幸的语气接着道:“这年头,连聋哑人都学坏了,想拿着赝品来骗钱,我当他是家里没办法了才出来变卖东西,还可怜他呢,都没怎么讲价。”

古玩行里充斥着无数的赝品,可以说九成九以上的古玩商都会卖一些假货,尤其是地摊上的人,假货率高的可怕。

古玩本身就是一个很难界定的东西,同样一件东西,说宋代的有,说明代的也有,说清代的也可能有,究竟能这东西到底是哪个朝代的,或者根本就是一件赝品,除了少数高手之外,很少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的断代。

一般遇上卖假货的,古玩行内的人都是选择说句“看不懂”之类的客气话,把对方送走也就算了,没有几个人会较真到非把人家扭派出所去,真要那样的话,整天介就往派出所跑吧,什么事都别干了。

甄能在心里庆幸自己在被骗之前给人拉回来了,待会儿回去好好数落那个聋哑人几句,这也太不地道了,你聋哑人就能出来骗人啊。

张辰可不管这些,他想的是那个卖假货的人,居然明目张胆卖到潘家园市场来了,可见那批高仿瓷现在已经猖狂到了什么地步,受骗上当的人少说也得上百了吧。就按一件最低二十万算,这帮人最少也从古玩市场上骗了几千万,这都快要够枪毙了。

这件事因为警方要隐秘调查,不想惊动了造假售假的团伙,也怕给古玩市场带来影响,所以并没有传出消息来。一般古玩行里的人还不知道,现在有一批赝品在市场上流通着,遇上了假货也只是觉得自己运气背。

可张辰知道这件事啊,今天既然遇上一个,就不能让他跑了,拉起坐在椅子上的甄能,道:“甄老板,赶快带我去你店里,别让那个人走了。”

甄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张辰很紧张这事的样子,估计这里边一定有问题,答应一声就带着张辰往他店里赶过去,马三立和卢俊义也在后边跟过来了。

甄能的店离马三立只有三十多米,没半分钟就赶到了。进门看见服务员正在擦拭家俱,坐在太师椅上的那个卖家却已经不在了,只留下招待客人用的茶杯还冒出丝丝热气。

“小红,那个卖家呢?”甄能把服务员叫过来问道。

“叔,你说那个聋哑人啊?刚才跟我比划了半天,我也看不懂他什么意思,应该是上厕所去了吧,刚出去顶多一分钟的样子。您还怕他不回来啊,他的东西还在咱手里呢,哪有不收钱就走了的道理。”服务员觉得自己的分析很正确,说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洋洋得意。

张辰也着急了,看来这个家伙是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给跑了,八成这聋哑人也是装出来的。忙一把拉过服务员来,问道:“人是从哪边走的,穿什么衣服,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显著特征?”

服务员给张辰吓得愣登了一下,才道:“出,出门往左边,穿的是灰蓝色的棉服,戴了一个棒球帽,其它的我就想不起来了。”

说完赶紧退到甄能身边,问道:“叔,他是警察吗,怎么那么大力气啊?”

“没事,你忙你的吧,这边不用你管了。”

甄能把服务员打发走了,仔细想了想那个聋哑人的样貌,对张辰道:“张先生,我和那个人交谈过,还记得他的样子。小眼睛,大鼻子,和我差不多高,穿了一双黑色的运动鞋。哦,对了,那人还是个招风耳。”

自从第一件这样的高仿瓷被发现,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陈老他们发现的要更早一些,差不多有快一个半月了。这么长时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离卖家这么近,而且这次已经惊动了他们,如果让这个家伙跑了,再想抓住可就难了。

张辰一边走向门外,一边释放出意念力,把方圆一公里多的地方全都覆盖了,开始按照甄能和服务员提供的信息去搜索那个赝品卖家。

照服务员说的,人走了刚刚一分钟左右,加上他询问的时间,最多也就是两分钟,现在园内的人流量很大,跑起来也不可能太快了,应该还超不出自己覆盖了的范围。

一边搜索着,一边掏出电话来,拨给在外边停车场等着的护卫队员,通知他们在外围搜索一个一米七五左右身高,招风耳,穿灰蓝色上衣,黑色运动鞋,可能会戴着棒球帽的人。

这个家伙贼的很,警惕性也很高,甄能只不过是拿着东西出去找人鉴定一下,他就放弃冒险逃跑了。不过这也证明了另一个问题,这些人的确是有组织的团伙作案,关键时候不在乎一件东西的得失,他们宁愿放弃很可能即将到手的三十万,也要保住整个网络,这个制假售假团伙的规模,由此也可见一斑了。

张辰把距离最近和中等距离的北门、西北门,以及通过去的所有道路都搜索了一边,并没有发现疑似的人,招风耳的人更是一个都找不到。

这么短的时间能去哪儿呢,张辰继续顺着意念力往西门方向搜索过去,搜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想错了。

依照对方的警惕性,这个时候肯定是不会走出潘家园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能在这么大的犯罪团伙里做交易人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小混混,对于侦察和反侦察都应该有一定的能力,他这个时候应该在玩捉迷藏,肯定还在潘家园市场里。

想通了这一点,张辰也不再一个门一个门的找了,释放出去的意念力从市场的最西边开始,向东展开地毯式搜索,其它所有的特征都放过,只找穿黑运动鞋的招风耳。

张辰的判断果然准确,那个家伙正在天棚区里晃悠呢,天棚区挨着的就是东三环,绝对是一个进可以隐藏起来,退可以随时离开的好地方。但是很可惜,他今天赶的很不巧,遇上张辰了。

既然已经找到了这个家伙,那一切就好办了。让宁琳琅留在马三立店里,卢俊义往西门追,马三立和甄能分别负责北门和西北门,张辰自己向天棚区走去。

路上又给护卫队打电话,让他们派一个人在东门守着,自己则是快步来到天棚区。一路上张辰都用意念力锁定着那个家伙,张辰都到他身边了,这家伙还浑然不知呢。

逮这个家伙还不能大张旗鼓,张辰走上前去一记手刀敲在他脖子上,趁着他脑缺氧昏倒,跟附近的摊主要了一卷胶带把这家伙的手脚一捆,拎起来就往西边走,同时通知护卫队员到潘家园派出所接他。

有些摊主已经认出了张辰,搞不明白他这是在干什么,张辰也不能跟他们实说,这样的消息传起来很快的,谁知到会不会传到这家伙的同伙那里去,就谎称这家伙是偷东西的,逮了要送到派出所去。

张辰的威信多高,商贩们肯定是选择相信他,而且以张辰的身份,断不会去为难一个素不相识的路人。

有的商贩还给张辰叫好:“张先生好样儿的,我崇拜你。”

这一路上都有人在用奇怪的眼神看张辰,就因为他拎着一个被困了手脚的人,而且那人还是昏过去的。到了马三立店门口,会合了宁琳琅和接到电话在这里等着的卢俊义等人,这个队伍就更让人奇怪了。

到了派出所,警察往那家伙脸上喷了一口凉水,先把他激醒了,带着到审讯室问笔录。这边甄能也写了报案材料,张辰和卢俊义、马三立作为证人也签了字。

这件事在最初就惊动了京城局,派出所级别已经是不够看了,张辰在往派出所的路上就联系了藏协负责协助警方的会员。京城局接到消息也通知了派出所,这个嫌疑人要交由京城局处理,报案人当中有一位藏协的理事需要他们先招待一下。

所长亲自出面接待了报案,正陪着张辰他们聊天,等京城局的同事过来提人。审讯室里负责问笔录的就来了,一脸无奈道:“所长,这小子是个聋哑人,还不识字,什么也问不出来啊,要不还是等京局的人来吧,回到那边有懂哑语的同事。”

所长正犹豫着,考虑这样做会不会显得所里比较无能,张辰站起来道:“所长,如果不违反规定的话,让我去试试吧,兴许能撬开他的嘴巴。”

反正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不参与讯问,只是让张辰帮帮忙,倒也不违反规定。局长点点头,道:“那好吧,劳张先生驾了。”

张辰进到审讯室后,也不和那家伙说话,只顾着和负责讯问的两个警察做简单交流。一直过了近十分钟,才猛地回头,问坐在对面的那小子道:“你是聋哑人?”

这么猛然一问,那家伙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为了证明自己是聋哑人,就很正经地点了点头。

张辰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很轻松地对两个警察道:“行了,你们问吧。”

两个警察也反应过来了,本来他们还因为张辰像个领导一样指点他们的工作而不爽,这时候才觉得张辰的手腕的确高啊。

坐在对面凳子上的家伙也明白了,聋哑人装不下去,所有的一切就都露馅了。今天可真是倒霉啊,好端端的去卖东西,结果半路上出了岔子,躲都没躲掉,不知道怎么的就被带到了派出所,现在连装聋作哑的伎俩也失效了,看来不交代是不行了啊。

警局审问的手段多得很,只要不是铜皮铁骨的人,总能问出点什么来的,何况是已经被摧毁了心理防线的人呢。

不过遗憾的是,这个造假售假的团伙太神秘,警惕性太高了。等警方从假冒聋哑人的嫌疑犯嘴里得到确切信息,去抓捕他的上家时,对方早已经挪窝了。只是根据他所提供的线索,抓获了这个团伙在京城的几个二级人员,团伙头目仍然逍遥法外。

案件自有警方去处理,张辰休息了两天之后,也到了《又是一年春来到》的录制日期,为了自己的古文化传播大业,张辰还得去到中枢台录节目。

第二期节目录到一半的时候,一位中年藏友带上来两件瓷器,一件是大雅斋款的牡丹纹高足碗,一件是友棠浴砚书屋款的青花云龙纹笔筒。

这一期负责瓷器鉴定的专家正是张辰,再次见到同一风格的高仿赝品,张辰都有点吃惊了,这才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光是他自己就见到了近十件这样的高仿瓷,那么市面上流传的又该有多少件呢?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果有足够量的高仿瓷器进入到收藏市场,对正在稳定发展的市场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这件事必须要慎重对待了,收藏市场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实话实说,成绩渣到要死,今天又是颗粒无收。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俺的成绩如此的差,就因为不是水里兑酒吗。

我承认,我真的被打败了,本来今天就诸事不顺,晚上在看到这样一个凄惨的成绩,顿时感觉心灰意冷,一点兴致都没有了。

今天不,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吧。

不是抱怨,俺人为俺还没有资格去抱怨;也不是发泄,俺也不是一个喜欢发脾气的人。就是有点,怎么说呢,算是失落吧,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