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49章 水落石出终有报

第三四九章 水落石出终有报

香港九龙某夜总会顶层办公室里,鸡仔正站在宽大的班台前,面露担忧道:“大佬,我们在京城的线被警方盯上了,损失了好几条小虾,京城方面和我们合作的毛哥已经来到香港,希望我们能提供一些保护,你看怎么办?”

“废物,废物,全都是废物。只是做这么一点事,都会被盯上,早就和他们说过了,大陆的很厉害,做什么都要小心一点,他们就是不听。现在出事了,才知道找我,如果不是德哥有交待过,鬼才会管他们的事。”

坐在班台后边的一个三十多岁黑脸大汉拍着桌子发泄了火气之后,又缓和下来道:“鸡仔,你去安排一下这个毛哥,给他找两个妞陪着,先去大屿山躲两天吧。记得告诉他,不许与外界有任何联系,大陆的很厉害的,出了问题大家都得玩完。”

鸡仔答应一声就去安排毛哥了,剩下黑脸大汉一个人在偌大的办公室里,从监视器上看着鸡仔进了电梯,停在三楼的位置后,黑脸大汉猛的站起来,拿起手边的酒瓶狠狠地向墙上砸去。桌上的一盒烟也被他捏的变了形,几个过滤嘴很不安分地跳出来,落在地毯上滚到远处。

黑脸大汉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又坐在皮椅上,喃喃地道:“大陆的很厉害的,希望有两个妞儿陪着,这个毛哥不会有思乡的念头,否则一定会出乱子的。”

说到这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拿出电话拨通了,道:“鸡仔,找两个正点一点的妞儿,你把毛哥送到大屿山之后,一定要把他的电话收了,再提醒他千万不要和家里联系。大陆的很厉害的,他们会找到毛哥的家人做工作,一定要防范这一点。”

挂断电话后,又开始喃喃地自言自语:“德哥是不是被那个大陆老鬼灌了迷魂药啊,黑社会是砍人收保护费的,搞他妈的什么文化产业,连字都认不全,还搞他妈个毛啊。那个老东西一天到晚唧唧歪歪,弄一堆瓶瓶罐罐盘盘碗碗的,还不是一样要走私、贩卖、诈骗,还他妈不如去卖白粉呢。

大陆的那么厉害,还偏要跑到大陆去做生意,京城的事情已经露馅了,其他地方也是迟早的事,京城人把这个叫什么来着,对,叫‘作死’。再这样继续下去,黑火社非要被他搞散了,总有一天得把那个老东西丢进海里去喂鲨鱼。”

念叨了一阵儿,还是觉得不舒服,又拿起电话拨出去:“德哥,我是爆熊啊,那个京城的毛哥来了,我让人把他安排在大屿山,还给他找了两个妞儿稳着。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可我还是有点担心啊,大陆的很厉害的,万一这个毛哥暴露了,我们会有出麻烦的。”

电话里传来德哥的声音:“暂时还没有问题,就先养着他吧,只要他没有留下尾巴,大陆的就不会找来的。如果大陆那边有什么行动的话,我们也不能不为自己考虑,到时候找几个机灵的兄弟,把他弄到大澳去埋了。”

爆熊拿着电话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德哥,这边我会都安排好的,你放心吧。还有一件事我想说一下,现在社团里有不少兄弟都对这个他妈的文化产业有抱怨,兄弟们人心不稳,队伍就不好带了啊。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是不是把这边先放一放?”

“爆熊,你是最早跟我的,也是最有脑子的,怎么就没看出我的用意呢。你认为我真的那么看重他吗,现在只不过是在利用他来赚钱。这个老家伙能联络来一大批的人,帮着我们做假文物,这个买卖还是很赚钱的,这几个月我们就已经赚了五千万。

等我们赚到了足够的钱,就可以收手不干了,出了问题自然会有他们做替罪羊,不会牵扯到我们的。你就安心做你的事,一切都有我在计划,你弄好你的一摊子,等着分钱就了。”

毛哥自从出了京城,就一路东躲的,坐过火车、汽车、飞机、渡轮,甚至还步行过很长一段时间,换了好几个身份才混到香港。来到香港可算是安生了,这边合作的黑火社也算讲究,并没有在他落难的时候抛弃他。

可毛哥也是道上混出来的,可以说黑火社在香港做什么他在京城也做什么,只不过他在京城更加的低调一些,行事手法上也相对低调。

对于道上人的性子,他是在了解不过了,今天香港人可以收留他,明天出了问题,香港人就会把他宰了来保守秘密,这一条在全世界的黑道都是通用的。什么叫义气,讲义气,讲义气,义气不就是用来讲的吗,谁会傻到真的去做呢。

所以毛哥还是留了一手的,在鸡仔跟他索要电话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要切断自己和外界的联系,不只是防止他和家人通话,也是在防止他受不住心理压力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来。这就说明黑火社对自己不信任啊,先以藏匿为借口把自己控制起来,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准备着随时了结自己呢。

对于熟知黑道做派和程序的毛哥,这样的伎俩算不上高明,他交出了随身携带的电话,但是也留下了自己和外界联络的途径。没有电话算什么,只要手里有钱,能够做到的事情还是很多的。

毛哥和两个舞女在大屿山昏天黑地折腾了一个礼拜,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对两个舞女提出了自己的小要求,想要出去逛一圈。而两个舞女也逐渐在每人一根百克小金条的诱惑面前完全失守,答应带着他在大屿山范围内随便走走,但是却不能超出大屿山的范围。

别说不出大屿山,哪怕是只在附近走走,毛哥就足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这家伙在十年前的时候还是一个在公共车上夹包的,溜门撬锁火中取栗都是基本功,在外边溜了半下午的时间,他在想要的东西就已经全部得手了。

晚间和两个舞女折腾过后,毛哥来到僻静处拿出白天摸来的手机,换上自己在进入香港的第一天就买好了的电话卡,跟他在京城的情人说了半个多钟头的电话,也为自己的安全加了一道保障。

只不过毛哥没想到的是,这个他最喜欢的情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都已经出事了,还能指望别人为他卖命吗。

在拿到毛哥藏在小工厂保险柜里的,和香港方面的往来账目,以及京城销赃的收支账目后,私自吞下了保险柜里的四十多万现金以及一些细软,把毛哥的账目都交给了警方,连带着把毛哥和他通话的内容也都交代了个清楚。

同一时间,深圳福田区的某公寓内,几个目光冷峻的大汉敲开了一扇防盗门,里边出来一个三十多岁身材微微发福的男人,睡眼惺忪地看着几个大汉,问道:“请问你们找哪位?”

“哦,我们找魏永先生。”

“我就是魏永,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我是黑火社的人,你们不想活了吗?”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就被几个大汉按倒在地。

几人之中的头目拿出工作证,给他看过,道:“魏永,你涉嫌参与制造和贩卖假冒文物团伙作案,被你设计诈骗的同乡已经报案了,现在我们请你到警局去协助调查,你最好老实一点,别给自己找麻烦。”

自从加入黑火社的那一天开始,魏永就知道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早。好不容易才有了起色的生意,好不容易才赚到的钱,这些都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呢,怎么到现在就要结束了吗?

魏永心里不服气,但是也无可奈何,毕竟自己的确是触犯法律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配合,争取搏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

忙道:“几位,我一定配合你们的工作,你们想让我交代什么都行,我只求能有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还希望能够成全。”

带队警察哼了一声,道:“能不能宽大处理要看你的表现,只要你老实交代自己的犯过的罪行,政府是会给你一个机会改过自新的。”

警方对魏永突击审讯,按照他所提供的线索,联合香港警方,经过三天的周密部署,将这个制作和贩卖伪造文物的犯罪团伙一举拿下。

案子的审讯结果也让为惊讶,经毛哥和爆熊、德哥等人的交代,这个团伙的犯罪网络遍布十几个省市,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伪造文物近五百件,销售一百多件,涉案款项高达九千多万。

此案所有的主要涉案人员除一人跳海逃跑之外,却已经悉数擒获。而跳海的正是此案中的关键人物,负责联络伪造文物的的所有事项,警方已经展开了严密的搜捕。

根据其他团伙成员的供认,通过照片对比,警方也得出了最终的确认,此人正是被藏协撤消了名誉会长职务的马上风。

马上风来到香港之后,开了一间艺术品收藏经纪公司,但是由于他目前比较狼狈的名声,并没有人愿意和他合作,香港的大藏家们更是对他进行打击和排挤。

正苦于走投无路的马上风,决定铤而走险,通过伪造文物来获取巨额利润。在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黑火社的老大德哥后,马上风以三寸不烂之舌终于说服了德哥,和他联手搞伪造文物的生意。

警方抓捕德哥的时候,正是德哥想要杀马上风灭口的时候,老马还算机灵,趁着德哥不注意的一瞬间跳海逃生了。随后就是香港水警对德哥的围捕,马上风也因为跳海逃生,而躲过了警方的搜捕,至今下落不明。

警方处理这个案子的同时,张辰一家十几口人也来到了香港,不过他们是来搞年前购物的。这一年的时间里,张辰很少有时间陪着家人出门逛逛,正好趁年底全家人都休息的机会,和家人到香港散散心,购购物,算是略作弥补吧。

一家人在香港流连了一周的时间,大包小包的采购了若干的物件,于腊月二十六这一天登上琳琅甜心号准备返回京城。

游艇行至公海后,很意外地发现了一具浮尸,张辰把有些惊慌失措的女眷和孩子安排到房间,让护卫队员把浮尸捞起来。

初步观察,尸体已经在海里跑了至少三天的时间,全身浮肿难以辨认。最后还是在贴身的口袋里翻出了一本已经被浸泡的发了白的护照,上面的照片也已经模糊不清了,只有下面的文字尚可大致辨认。

这具浮尸正是跳海逃生的马上风,估计这家伙当时也是急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根本不会游泳,跳到海里又怎么能够逃生呢。

对于马上风的死,张辰只说了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马上风被金钱迷惑了心智,和黑火社与虎谋皮,有这样的下场是必然的。”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