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50章 多少钱我都买

第三五零章 多少钱我都买

马上风作为黑火社制作贩卖伪造文物案件的关键成员,现在还在被通缉的名单内,张辰无权也不愿意带着他的尸体回京城去,只是通知香港水警做了交接,之后就继续上路了。

这件案子的消息虽然已经做了一定的保密工作,但还是逃不脱有心人的扫听,整个春节期间,古玩行里讨论最多的,就是马上风在香港造假诈骗的事情。

张辰作为侦破工作的间接参与者,对其中的很多内幕都比较清楚,只不过这件事属于古玩行的污点,以他今时今日在古玩行的名声地位,又或者他个人的性情,都不适合去参与讨论。

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况且被谈论的人都已经死了,再谈论又能谈出个什么来,了不得就是哥几个坐在一起从语言上讨伐一下死人,这么做已经毫无意义了。

真正要做的,是好好考虑一下,为什么古玩行会出了这样的事,怎样才能更大程度地让人们从根本上弃绝古玩的造假,让更多的收藏爱好者走上正确的收藏道路。

去年春节全家人去厦门了,张辰和宁琳琅都没有参加斗宝大会,他们俩可是实干派的重头戏,一次不参加可以,连续两年都不参加可就不行了。

张辰和宁琳琅为了今年的斗宝大会,也是做足了准备,拿出来的藏品可都是正儿八经的重器。张辰以一对月影宫灯和褐釉西夏剔刻花瓷大尊得了理事组第一,宁琳琅用一件带款识的黑三代官窑和上官婉儿的手迹拔得会员组的头筹。

进入二月,春节刚刚过去,唐韵就召开了一次新展品发布会,以孟加拉湾沉船圣斯通号上打捞起来的瓷器和金器为主的两万多件藏品出现在新展品的目录里,其中就包括有那只景泰蓝的密匣。

唐韵开展的时候都没有搞发布会,却在这么一个相对来说的小场面上搞了发布会,这让很多博物馆界人都误以为是张辰正式向博物馆界进军的信号。

其实所有人都猜错了,这个新展品的发布会是张辰专门搞出来的,就是为了找出当初买凶杀死古董商的幕后黑手。

有了第一块羊皮地图和第二只密匣里的东西,张辰已经能够找到掩藏秘密的那坐地下建筑,而且也有自信能够把那个可能是天大的秘密破解出来。但是他始终认为,应该还有一件类似于文字记载的东西被遗失了,或者是已经被那个幕后黑手得到了。

如果两只密匣里的东西真的还有另外一部分,并没有完全到了他的手里,那么即使找到了什么秘密,哪怕是全部破解了,也都是不完整的,毕竟是缺少了一份证据。

如果当初的那个幕后黑手买凶去抢那古董商,想要得到的的确就是密匣里的东西,而且也已经得到了其中并不重要的那一部分。那么他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就一定会来打这只密匣的主意,张辰就可以顺藤摸瓜地把他找出来,也不是必须要得到那份只是可能存在的文字记载,但是看一遍还是很必要的。

而且对方既然敢买凶越货杀人,肯定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张辰在了解到事件真相的同时,也不介意为社会除掉这条害虫,最起码要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如果在农历六月张辰去外蒙之前还没有任何动静,也不会影响到张辰的行动,他要的只是一个完整的秘密,迟一些或者早一些都是无所谓的。也许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文字记载,只是在地图终点的那座地下建筑里,就能解开所有的秘密也说不定呢。

这个计划中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那就是张辰想要收齐两只密匣,那密匣本来就是一对的,就这么分开总是有些不美,另外一只密匣要比还不知道有没有的文字记载重要多了。

果然不出张辰的所料,在唐韵新展品发布会召开后的一周内,就已经有两间其他省市的博物馆向唐韵提出了想要搞展品交流的意向。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形式,让更多的人见识到古文化的精粹,推动古文化在新世纪传播的脚步。

只是这两间博物馆有点太急了,完全不在乎博物馆界的规矩,在提出意向的同时,把想要交流展览的文物名录都附上了,两家的名录中都不约而同地出现了“清晚期双面掐丝珐琅盖盒”这件藏品。

正规的大型博物馆院都知道,唐韵几乎是不搞展品交流的,即便是要做一些文化交流活动,也都是照顾一些张辰的关系户。交流的对方几乎是清一色陈氏门下弟子当家的博物馆院,最少也是和张辰或者陈氏门下有很密切关系的。

至于其它的博物馆院,有的自知没有实力和唐韵搞交流,有的是知道唐韵的规矩不愿意去受那个打击,也有当初跟在张奉栋身后想要占张辰便宜现在没脸提出交流意向的,唐韵至少在目前还不会有和他们做交流的计划。

这两间博物馆倒是很有意思,抛开自己还是地方私人博物馆的身份,完全不考虑唐韵会不会和他们交流,就这么一厢情愿地把意向递了过来。甚至还在意向中说明,他们的展品可以让唐韵随意挑选,也可以付出一些经济方面的补偿,只要能够交流,那就一切都好说。

这两间博物馆分别在洛阳和福州两个城市,这就让张辰看出点什么来了,这两间博物馆很可能打的就是密匣的主意。而他们又来的这么急,这么快,这才离发布会过去几天啊,就找上门来要动脑经了,看来这只密匣很重要啊。

他刚刚收的这只密匣的主人,就是来自福建,他家祖上当初是被安排到福建等消息的。而之前被追杀的那个古董商,张辰还记得那人说话的确是带着一点河南口音,他们家的祖上当初应该是被安排到了河南。

那么这个幕后的黑手,应该是多少知道一些当年那个秘密的,对于那两兄弟的去向也都知道个大概。在这两座城市开办私人博物馆,其目的应该和那个被追杀的古董商一样,想通过古玩行和收藏圈的渠道,去打听当年那两只密匣的下落。

可是他们这么做是为什么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种人不是傻子疯子,就是有算计的。所有博物馆圈子的人都知道唐韵的规矩,连一些大型的博物馆院都没机会,就更是不可能和他们这样的小博物馆搞文化交流了。他们到底要达到一个怎样的效果,仅仅是想碰碰运气,还是隐藏着更深层次的意图。

人心难测,更何况是从未谋面的人呢,张辰还真猜不出他们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老主意,不管任何人,哪怕是同门师兄做主的博物馆院,这只密匣也都不在交流的范围之内。只要打定了这个主意,任你是什么人,都不可能在这只密匣上有所收获。

通过这两间博物馆的事,张辰也能想到,那个幕后黑手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把密匣打开过,并且取出里边的东西了。他之所以这么明目张胆地提出要交流展览那只密匣,就是因为在心里有十足的把握,别人不会知道密匣的神奇之处。

现在那个幕后黑手虽然还躲在黑暗里,张辰还无法得知他是何方高人,但是在对于密匣内容的掌握上,确实张辰占据着我暗敌明的优势,对方还在打密匣主意的时候,他已经得到了整幅地图,并且解开了地图上的秘密。

对于这两家还不知道目的的博物馆,唐韵方面在第一时间就给出了拒绝的回复,唐韵的高层管理人员也都是业内高手,对于这两间不知所谓的博物馆的行为感到很幼稚。

开玩笑,唐韵的展品是什么级别,你的展品是什么级别,你有几件能够拿得出来跟唐韵的展品相提并论的。怕是就目前唐韵正在展出的展品中,就不难挑出千数件能够在任何一间博物馆里当做镇馆之宝的东西,你们拿什么来作交流?

面对唐韵的拒绝,两间博物馆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当然他们也没那个让他们表达不满的地位。唐韵和他们高低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在国内,目前还找不出比唐韵更强大的博物馆院;而和唐韵关系好的,又都是一些张辰的关系户,这在业内早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没人能说什么。

这两间博物馆的事并不会给张辰带来任何影响,他也不会去费太多心思琢磨那个幕后黑手到底想怎么样,他的目的就是要把对方揪出来,不论对方会以哪种形式出现,他只要做到以不变应万变就足够了。只要那个幕后黑手肯现身,他就有把握把对方留下来,让对方赔了夫人又折兵。

该来的总归要来,唐韵拒绝展品交流后的第三天,张辰就再次收到了关于密匣的消息,一位很古怪的游客在参观唐韵的时候看上那只密匣了,在展示中心里就对解说员提出了要求,想要把密匣从唐韵的手里买下来。

解说员当时就差点笑出声来,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会狂到想要买下唐韵的藏品,这个人不会是疯了吧,这会是继汉府瓷之后古玩行的又一大笑话吗?

解说员拒绝了对方的请求,可对方还是坚持要买下来,甚至说出了志在必得的话:“这只盒子对我很重要,我希望能见一见你们的老板,和他亲自谈谈,相信他应该会同意的。麻烦你转告一下,就说价钱你们随便开,多少钱我都买。”

最近晚上要出去,今天的两更是自动更新。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