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51章 抛砖引玉

第三五一章 抛砖引玉

服务员对这个老头的话很不以为然,什么叫价钱随便开,真以为张先生没见过钱吗,唐韵的展品连借都不会借出去,你还指望着买,老人家脑子糊涂了吧。

腹诽归腹诽,这件事她还是要上报给展示中心主任的。这老头怎么劝说都不娄,又不方便让护卫队来撵他,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尽和这老头磨闲牙了,自己对付不了,只好交给主管领导来处理了。

张辰得知这件事,也觉得好笑,他怎么都没想到,对方居然想要以这种方式来得到密匣,可这个可能吗,到唐韵的展馆来买展品,简直就是在看玩笑。别说是唐韵,这世上的任何一间博物馆,都不可能随便把自己的展品卖出去。

可是这么简单的低级错误,是一个为了密匣肯买凶抢劫杀人,秘密追寻了密匣若干年没有丝毫暴露的人会犯的吗,这里边一定还有什么内容,也许就是一个陷阱,一个套子。

对方既然已经出现了,张辰肯定会去见见他,但是却也不能这么轻易和对方见面,总得先摸摸他的底子吧,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能够掌握更多对方的消息,就能够在交锋中更多几分赢面。

好在张辰在这方面还是比较有优势的,他手下一干人等中,能够出面去谈这件事的可是有不少。最先可以让展示中心的主任去了解一下,接着可以让唐韵的中高层去,然后还有宋武和沈宪波,最后才能轮到他自己出马呢。

展示中心的主任去见对方的时候,张辰已经坐在了监控中心,正对着显示器观察两个人呢,他很想在第一时间知道一下,这个神秘的幕后黑手究竟是哪一个。

显示器上的画面很清楚,对方是一个六十多岁,头发已经huā白了的老人,个子不高只有不到一米七的样子,一双鹰目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左耳朵上还有一个很大的黑痦子。

刚刚看到显示器画面的时候,张辰就已经认出这个老头来了,这人居然是以前见过的。此人名叫王立章,也是收藏界的前辈之一,而且也曾经在收藏界写下了一个传奇故事,算式古玩行的传奇人物了吧。

王立章也算是古玩航的一个大藏家了,在全国范围内足以排在前一百名,出版过三本讲解收藏的书籍这,个人还有一些其他的产业,在京城收藏圈里绝对排的上字号。

这个人的传奇就在于他的个人出身和他在收藏圈成就的反差,完全是一个以草根出身取得大成就的典型杰出代表。

王立章出身在农村,只有小学文化水平,改革开放之后他走出了农村来到京城做土特产生意,后来又干起了建筑包工头,二十年的时间里,他一周创办了资产十几亿的集团公司。

在收藏方面,他也是在偶然的机会下接触到的,但是这个人在收藏上很有天赋,运气也要比一般人好,散斗两转下来在古玩行业闯出了不小的名声。

只不过他在古玩行的名声并不怎么好,也许是因为自身文化底蕴不够,他常常故作清高地不和名门正派以及学院出身的藏家打交道,个人心胸也比较狭隘,总是为了一些小问题和同行争执争执不休,有几次甚至为了抢几件小东西和别人打起了官司。

行内的人一般都不愿意和他走的太近,毕竟他只是少数的另类,想要在古玩行有点成就,还是要和大多数人打交道,多接近广大藏友认可的前辈,像王立章这样的,就最好是敬而远之了。

张辰以前也见过王立章两次,但是都没有怎么说过话,只是礼貌性地问问好。他是实干派的得力干将,又是陈氏门下最杰出的弟子,必须要起到标杆的作用,显示不能和歪门邪道的人多打交道,大家混个脸熟就行了,真有事相互之间也不会帮忙的。

让张辰奇怪的是,这个王立章是怎么得知第一只密匣消息的,按理说应该没有人会和王立章有这么好的交情,好到把自己家族的往事都全盘托出,这里边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张辰垂下眼皮看了看地面,把心里的疑问先暂时抛开,现在不是琢磨这些没用东西的时候,主要的是得注意听听扩音器里传来的声音,从王立章和展示中心主任的交谈中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

“老先生您好,我姓郝,是唐韵文化展览中心的主任,您想要购买这只双面掐丝珐琅盖盒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但是真的很抱歉,唐韵的任何一件展品都是不出售的,这个要让您失望了。

如果您是对这只盒子的造型和款式有兴趣,那就好办了,我们唐韵有专门的研究中心和实验中心,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复制品,如果您想要购买的话,到时候我们一定能够满足您的愿望。”

这个主任很不错,张辰在心里表扬了一句,能够在解决和处理问题的同时,把公司的其他项目做一下推广,就凭这种为公司考虑的责任心,也值得重用了。

王立章并没有因为主任的话而失落,只要张辰没有当面拒绝他,就还是有机会的,一双鹰眼咕噜噜一转,道:“郝主任你好,我也是收藏圈的人,你也许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叫王立章。我想要买下这只盒子,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喜欢,而是因为这只盒子和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那只是一对的,应该是我们家族的另一支脉。

我作为家族的后代,见到了代表家族传承的遗物,怎么能不收回家族里供奉呢。

也许还能通过这只盒子找到我们家族的另一脉,这对于我们家族来说是一件相当重要但是事情。

我知道这个很让你们为难,收藏界更是没有博物馆出售藏品给个人的前例,但是这个对我的家族来说真的很重要,我能见一下你们老板张辰吗,我亲自和他沟通一下,我想他应该能够体谅一个老人为了家族的心情吧。”

主任心想,别说你的话还不知道可信不可信,哪怕就是真的,这东西也没理由卖给你。这世界上丰多少人的传家之宝都被收藏在博物馆里,或者是被别人买走个人收藏了,难道说只要有人提出,这个是我家的传〖家〗宝,这个可能和我们家祖宗有关系,人家就得把东西卖给你吗?

还拿出自己的名号来,你的名号就怎么了,有张先生的名头响亮吗,何况你的名声还多数都是不怎么好的名声。难不成就是想用你的坏名声来说话,好让我们知道,你就是一块狗皮膏药,子要粘上就很难拔下来呢?

王立章的确是有这个意思,他也知道自己的名声不怎么好,就想着用自己的坏名声来吓吓唐韵,如果唐韵不把这只密匣交出来,他就会用最无赖和最下流的手段,逼迫唐韵交出来。

当然这也只是吓咙吓唬,唐韵可不是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收藏爱好者,面对他这种老炮式的前辈多数只能选择退让:他也是看着张辰年轻,想要通过这种有些无赖的办法让张辰下意识要避开麻烦,把这间微不足道的小玩意儿转让给他。

主任却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在主任看来,张辰是古玩行收藏圈的一号,唐韵是博物馆行业的一号,不管是什么原因,哪怕是卖出去一根针,都是在打自己的脸。你一个小小的王立章算什么,还敢威胁唐韵,真是不知死活了,惹恼了张先生你就知道什么叫“吃不了兜着走”

了。

坚持拒绝道:“老先生,我劝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们唐韵不会卖出去任何一件藏品的。您也别说什么亲自和张先生谈的话了,实话跟您说,这事我还没权利向张先生汇报,就是我有权利向张先生汇报,我也不可能帮您传这个话。我要是真说了,张先生还不得大嘴巴子正反的抽我啊,我可担不起。”

王立章是打定了主意要得到这只密匣的,主任说了多少的话,都没能把他劝走,实在没办法了,才把这件事报上去。

王立章这个人还是很鸡贼的,唐韵文化园区的副总和沈宪波都出马了,他总是就那么一个理由,要把家族遗落在外的东西收回到自己的家族里,希望唐韵能够满足一个为家族一心奉献的老人的希望。

他这么说,好像是唐韵如果不把那只盒子卖给他,就是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全然不顾一个如此老人的央求,硬生生把人家祖传的宝贝拆散了的奸商一样。

沈宪波等人并不是没有拒绝他的办法,更加不可能被他的这几句话就逼得没了退路,只是他们都是受了张辰的指示,前来探路的,为的就是套出王立章更多的话。

看这样的情况,再下去也得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张辰就决定亲自去会一会这个在古玩行里大名鼎鼎,一向让人讨厌的前辈,一个买凶抢宝、杀人的幕后黑手。

王立章见了张辰,还是他的那套话,希望张辰能够满足他的心愿,为此他可以付出极高的代价。哪怕张辰给这只盒子开价上亿,他都不会有任何的不愿意,只要张辰愿意出让这只盒子就行。

张辰早就知道他心里的打算,抛出这只密匣就是要起到抛砖引玉的效果,把另外一只密匣和幕后黑手一起揪出来。

笑着道:“王前辈,您说的也不一定就全部成立啊,这样的盒子不可能就两只,您有什么证据能说明这就是你们家族的遗物呢?”

还是无话可说啊,成绩渣到要死,实话实说,俺连求票的念头都没了,先就着么将就写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