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52章 走着瞧

第三五二章 走着瞧

很显然,王立章做了充分的准备,笑眯眯地道!”小张啊,我知道博物馆行业有不成文的行规,你们唐韵也有自己的规矩,我本不应该提出这种请求的,但是折纸盒子对我真的很重要。

我敢保证,这样的盒子世上绝对不会有第三只,因为这两只盒子是娄家祖上在清朝末年时候专门定制的,为的就是能够和其它的盒子区分开,作为家族的一种信物。

如果你需要证据的话,我可以把另外的那只带来给你看看,这两只盒子是有关联的,两只盒子并不是完全一样,但是把这两只盒子分别的任意两面拼在一起,都会出现一幅完整的画面。”

这两只密匣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一面,这可是张辰之前没想过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两只密匣的价值将会超过一亿,甚至达到夸张的一亿五千万之上,堪称景泰蓝中小件之最了。

不过王立章的话就很让张辰鄙视了,这老家伙说话真不地道,这个时候了,还在玩文字游戏。这样的盒子可不是就只有两只吗,再有一只的话,鬼子六也没那么多私生子可以靠得上啊。

反正今天就是来说假话的,张辰也不会有什么骗人的罪恶感,笑道:“王前辈,世上有跟多的东西都能做到你所说的那样,并不是你这样说了,这只盒子和您的那只就是一样的了,我们千万不能小看古人的的智慧和力量,您说是吗。”王立章对于密匣是志在必得,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张辰既然这么不好说话,他也不介意稍稍威胁一下,略微有些板起脸,道:“1小张,咱们可都是古玩行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你说谁还没个要人帮忙的时候呢,今天你给老夫一个面子,将来老夫也会给你相应的回报。

如果你一点面子都不讲,咱们可是山水有相逢,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多一个朋友不好吗?而且老夫给出的价格绝对不会低,只要你愿意出让这只盒子,两亿的价格我绝不犹豫,你想想吧,两亿要赚多久才能赚回来啊。”

“王前辈,你觉得我是一个缺钱的人吗,你不会人为我是借钱办唐韵的吧?”张辰对各种来自金钱的威胁利诱表示毫无压力,能够在金钱上难住他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王立章笑看着张辰,一对鹰眼露出貌似能够看穿一切的微笑,道:“呵呵,1小张啊,我对你还是有些了解的。你最大的后盾就是中亚环球,但那是李天平的产业,并不是你的,他能拿出多少力量来帮助你呢,恐怕只有甚少的一点点吧。

而你那个日进斗金的珠宝公司,也只不过是一间合资公司而已,虽然你说是你在控股,但真是这样的吗。我绝对不相信,艾利娜这样的世界顶级著名品牌会放弃控股权和中方进行合资,这不是笑话吗。

你的唐韵倒也算是个赚钱的营生,可是你玩的太大了,一下子就要投资上百亿,你以为你自己是开银行印钞票的吗,想投资多少就投资多少,我真的不信你能够独立支撑这么大的项目,里边一定有你借来的不少钱吧。

你这种投资想要赚钱获得利润怕是还要等好久,何不趁着现在先赚上这笔钱呢,年轻人应该脑子活一点,过了今天可就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你要考虑清楚啊。”

张辰就是要把王立章逼急了,他不急就不会疯狂。只有让他狗急跳墙,张辰才会有机会拿到他的罪证,才会得到另外一只密匣和文字记娄的机会。

阴阴地一笑,道:“呵呵,我缺不缺钱不用你操心,总之唐韵的任何一件藏品都不会出售,特别是你这种带有威胁成分的,更是没一点可能。还有,我有自己的名字,也有自己的身份和职务,我最讨厌就是有人喊我“小张”请你注意一下自己的礼貌问题。”

王立章压根儿不知道张辰已经打开密匣的机括得到了里边的地图,并且还在两年以前就得到了他那只密匣里的羊皮地图。他费尽心机买凶去抢劫的东西,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便宜了张辰,他只不过是个裁缝而已。

见张辰这么坚持地拒绝,心里也在念叨着:给你钱买你的,你还不同意,这可是你逼着我下黑手的。不过这样也好,采取别的手段一样能够得到我想要的,又为我省下了一大笔钱,何乐而不为呢。

鹰眼冒出一丝凶光,道:“张辰,我真的没想到,你这么难说话。

我可是带着诚意来的,你什么时候见过一只景泰蓝盒子能价值两亿的,你却是这么死板,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你也是古玩行里有些脸面的人物了,应该对我的脾气有些了解,我这人有个毛病,不达成自己的目的是不可能歇下来的。你放心吧,我还会再次和你谈这件事的,只要这只盒子还俟没到我手里,我的行为就不会停下来,我们迟早还会见面的。、,

张辰闻言就知道这老家伙真火大了,下一步就是要通过非正式手段和卑鄙的计谋来达到目的了,有心再给他加一把火,道:“是吗,那我就等着看看这一天到底是哪一天,希望你别让我失望。其实要我说的话,这么漂亮的盒子,还是让更多的人看到比较好一些。

我真的很期待我们再见面的那一天,希望到了那一天你能够想通这个问题,把你手里的那只盒子拿出来,让它出现在唐运的展厅里,我想这才是它最好的归宿,你说呢。”

说完也不管王立章快要被气成猪肝色的脸,对身后的讲解员和护卫队员道:“以后再有想要从唐韵埋藏品的人,不管他是谁,有什么样的身份,是金枝玉叶也好,臭鱼烂虾也罢,都不必再往上报,第一时间都赶出去。好了,送客。哦,对了,把票给他们退了。”

王立章这时候的脸色比猪肝还要更加黑,更加红,恨不得把张辰生吞活录、撕成碎片,咬着牙恶狠狠地道:“好,好,你好得很。张辰,老夫来找你,只不过是想要拿回属于老夫家族的先人遗物,不惜开出这么高的条件,你却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老夫,今天的事老夫会记住的,咱们以后走着瞧。”

张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相信王立章已经被自己激怒了,也完全断子想要买下密匣的年头。今天过后,一定会穷凶极恶地想办法得到这只密匣,方法肯定是卑鄙的下流路数,自己就等着他的行动好了。

不过以唐韵安保力量的实力,想要从唐韵偷走这只密匣无异于痴人说梦,任他王立章百般奸猾,也不可能得偿所愿。那么他能采取的办法只有抢了,又或者是对自己下手,像对付之前的那个古玩商一样,通过武力把东西弄到手。

可万一这老家伙不中招怎么办,拖上个一年两载的再下手,自己可没有那个闲工夫陪他玩,干脆再给他加上一把火,催动一下他的速度好了。

张辰毫不理会王立章的话,对沈宪波道:“老沈,你联系一下各大学院的相关专业,看看都有哪家对掐丝珐琅有兴趣,咱们准备开一个新的研究课题,以这只双面的盒子为主要对象来做个研究,有兴趣的可以都参与进来。

自从得到这只盒子,我就觉得这玩意儿有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是怎么个不对劲儿,索性大家来研究研究,看看这盒子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大家合在一起来搞课题,也能够更快有个结果,兴许还真就能研究出一些我没看到的问题呢。”

安排完这些,张辰就率先离开了,王立章自会有工作人员撵出去,就算没人撵他,他自己怕是也没脸继续待下去了吧,留下来让唐运的工作人员笑话吗。

走出展示中心,往办公大楼去的路上,张辰又安排安镇忠道:“老安,你通知护卫队,最近把这只盒子的安全抓紧一下。在我没有说结束之前,都要有监控器专门盯着,白天在展示中心的门口和外围要多加几个便衣的固定岗,晚上也要在内部多增加几个人。这老家伙名声不好,谁都不能保证他不会出阴招,还是提防着一点的好。

“好的,上去我就做安排。张先生你是说他会派人来偷那个盒子吗,你放心吧,只要他的人敢来,咱们就能一股脑儿的全部拿下,保证一个都跑不了。这段时间如果不出去的话,我就亲自在这边盯着,倒要看看他能弄出个什么响动来。”

安镇忠对自己手下的近千号人很有信心,这些家伙不是从陆战队下来的,就是特种大队出来的,在追踪、侦察、护卫等方面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拿几个小蟊贼而已,完全就是小菜一碟,再配合上唐韵最先进的设施,即便是顶级的国际艺术品大盗来了,也逃不出天罗地网。

沈宪波跟着张辰这么久,对于张辰的基本行事准则,以及说话的语气方式这些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两人之间还是有些默契的。

笑着道:“张总你当着那个老头的面,说要和别人合作研究那只盒子,应该是在给他施压,让他有什么动作也没时间准备,逼他尽快出手的吧,我看那老头已经动意了。”

张辰呵呵一笑,道:“这个家伙很狡猾的,如果不给他念上几遍紧箍咒,他肯定会谋定而后动,那样的话我们可就被动了。千日做贼容易,可是千日防贼就太劳师动众了,总不能为了他让弟兄们时时刻刻提防着啊,能尽早结束就尽早结束是最好了。”

王立章在张辰走后,也悻悻然地走出展示中心,一边往停车场方向走,一边问身边的助理:“顺明,福建那边的人都回来了吧,把河南那边的人也叫回来,让他们准备一下,想办法把那只盒子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