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53章 软的不行来硬的

第三五三章 软的不行来硬的

助理恭敬答道:“二伯,我刚才已经观察过了,这里的安保措施相当严密,安保人员也都相当专业,甚至要超过卢浮宫和大英博物馆,想要得手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咱们的力量还不足以从这样的博物馆带走东西,福建和河南的所有人里边,都挑不出一个有可能成事的,我们还是‘花’钱从国外雇人吧。”“怎么国内就出了这样一间博物馆呢,安保措施搞成这个样子,他们的安全人员是从哪找来的啊,我在国内国外的博物馆行业找过不少的人才,从来就没有发现‘私’人可以故用到这么专业的人,这小子运气真好啊。”都这个时候了,王立章还不忘了嫉妒一下张辰。

发过牢‘骚’之后,才正式道:“顺明,这件事就由你来‘操’作吧,别怕‘花’钱,一定要给我找到最优秀的人,我对那只盒子是志在必得的。而且这件事一定要快,如果他们那个什么研究课题展开了,里边的麻烦会越来越大的。”

助理的效率的确不慢,不到一周的时间,亚洲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二的艺术品大盗尼克就到京了,很巧合的对方居然是个华人。王立章见着尼克之后显示一顿猛夸,直接把世界第一的那位丢在了垃圾坑,把个尼克捧的天上有地下无的。

尼克不愧是世界最顶级的专业艺术品大盗,吹捧的程序过去之后,就直接进入了谈判的正题:“两位先生,其实我只是尼克的经纪人,对于你们的赞誉和夸奖我代替尼克谢谢你们。我们现在正式进入这次生意的程序,你们也知道的,尼克的排名和成功率拍在世界第二,所以收费也是很高的,希望你们不会因此而变得吝啬。

首先尼克不接两百万以下的小活,这也是他出手的底价还有其他的费用,要按照艺术品的珍稀程度和保管方的安保措施来收取,你们现在可以报出目标物品的具体价值和保管方了,我们会尽量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我们要得到的目标是一只制造于清代晚期的双面掐丝珐琅盒子它本身的价值在一百五十万美金以上,保管方是我们国内的一家叫做唐韵的博物馆,基本的资料稍后我们”

助理的话刚刚说完,这位经纪人就像‘摸’了电‘门’一样,‘鸡’动道:“什么,你们没有搞错吧,你们要的东西是唐韵的藏品?不,不不,这桩买卖我不能答应你们,而且我相信没有任何人会和你们做这笔生意的,我们不需要在谈下去了。”

王立章和他的助理顿时有点懵了,唐韵有这么牛吗,居然连世界级的艺术品大盗都要避开唐韵,这可怎么办啊,难道就只能看着张辰去搞研究,而毫无办法可想吗。

助理的面子没有化老板的面子大,只能由他来请教这位经纪人:“哦唐韵居然这么厉害吗,连世界排名第二的高手都不敢打唐韵的主意,您能说一下唐韵到底里还在哪里吗。就我个人的了解,唐韵的监控设施的确是很完善,安保人员也不错但是尼克先生连凡尔赛宫和卢浮宫都不放在眼里,唐韵难道要比那些更加厉害吗?”经纪人翻起眼皮看了看王立章的助理,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得到唐韵的展品,但是看在我们有缘见面的份上,我还是给你们几句忠告吧。不要说尼克,哪怕是排名第一的银鼠和最老资格的克莱恩都不敢打唐韵的主意。

你们知道吗唐韵的每一间场馆地下,都有超过十米厚的青石层,相互之间用铁水铸连:内部的监控设施也绝对不只是表面所能看到的那一部分暗处隐藏着更多更‘精’密的设备:而且唐韵的安保团队都是前海军陆战队成员,守护一间博物馆而已对于他们来说再轻松不过了。

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么多,其它的消息都属于严格保密的内容,即便是我们这个行业里,也不会有超过五个人知道。我真的很奇怪,你们就生活在京城,为什么对唐韵的了解还这么少呢,我奉劝你们最好取消这个计划,否则就是自取灭亡。

好了,我能说的都告诉你们了,我们的见面就此结束吧,我可不想惹上这样的麻烦。记住,我们并没有见过面,也从来都没有‘交’谈过,今天的事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再位,祝你们好运,再见吧。…,

尼克的经纪人走后,王立章和他的助理叔侄两人大眼瞪小眼地坐了很久,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世界一流好手的尼克会对唐韵如此的讳莫如深。不敢对唐韵的展品下手也就罢了,连说都不能多说一句,那这个唐韵到底是什么来头,张辰又有什么样的实力和背景呢。

还是助理先开了。:“二伯,唐韵是军机处指定的重点项目,而且军机处还给了唐韵很大的支持,那个张辰不会是和军机处的大佬们有什么联系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就真的不好办了。”王立章皱着眉头凝思片刻,摆了摆手,道:“这个应该不可能的,军机处的确是给了他们不少支持,包括他们能雇佣前海军陆战队成员应该也都是军机处的支持,但那也只是在辅助方面的支持,真正在他们的经营上,并没有给什么有力的扶住。能把博物馆做到这个份儿上,引起军机外的关注是必然的,为了发展国家的文化事业,肯定会给他们一些方便。

但是军机处并没有给他们特权,这可就不像国内那些有大背景的人所作所为了,动辄就是政策方面的支持,经济方面的支持也是常见的。在这些方面,唐韵可是从来都没什么收获,如果他们有背景,怎么会弃之不用呢,光靠着国家的扶持就足够他们赚的了。

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经纪人忌讳的应该是遍布各地的陈氏弟子,这股力量倒是很不弱,通过他们和他们的网络,想追查一件古玩的下落还是很容易的到时候难免‘露’出马脚。另外还有一点,就是张辰在国外认识的藏家,能把那么多的顶级文物都赠送给他,这关系可就不一般了。

而一个能够拥有那么多收藏的人绝对是最具实力的收藏家,这样的人在国际收藏市场上的地位一定是大有名头,说是世界最大的藏家也不为过,绝对是不能惹的。这两方面的人不是关系网络广泛就是名声卓著,国际艺术品大盗最不愿意招惹的就是这类的人,一旦事败很可能就会惹火烧身毁了他们的职业生涯,有些忌讳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这个经纪人的话倒是给我们提了个醒,唐韵的安保措施连国际顶级的艺术品大盗都应付不了我们的人就更没办法了,想要得到那只密匣还得想其他办法啊。”助理对王立章的话虽然不是完全信服,可一时之间也找不出什么有力的说法来而且他对于接下来的行动也没有什么主意了,问道:“二伯,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呢,世界顶级的大盗都没办法,您有什么好主意吗?”

王立章不屑地笑了笑,道:“顺明,艺术大盗不敢做的事,并不一定就是完全不可为的我们甚至可能比他们做得更好。一般来说,请他们盗窃艺术品的人,都是为了收藏或者买卖,遇到唐韵这样的主儿,即使能够的手最后也会被查出来,他们肯定是会偃旗息鼓的。

不过我们就不同了,我们要的并不是那只密匣,而是密匣里的东西,密匣本身的价值并不值得我们冒这样的风险。

我们既然能够为了得到密匣杀了高思宝全家,再灭了张辰满‘门’也就不算什么了这只密匣对我们来说是无比重要的。而且我会让他在死之前吐出他的所有,包括唐韵和那间珠宝公司,让他好好尝一尝得罪我的下场。

只要能够得到密匣里边的东西我们就能够找到真龙之源,那里边的财富足以支撑起一个国家这么一只密匣又算什么呢。

虽说大清朝时候的经济制度和现在不同,但也算得上是天文数字的财富了,有了那些财富,谁还会在乎这么一只小盒子呢。在得到里边的东西之后,这盒子的使命就完成了,我们第一时间把它销毁了,又有谁能找出蛛丝马迹呢。

而且那里还有真龙之源,就算是没见过,听一听名字也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说不来还真就能生出一天真龙天子呢。想当年我们满人的政权被推翻,皇帝都被迫潜回了关外,后来的满洲国也没能保留住,全部都便宜了现在的政fǔ,否则我们满人现在哪个不是大爷呢。”王立章嘴里说着,眼神里已经是一片憧憬了,声音都更加的自信了几分,拍了拍助理的肩膀,道:“顺明啊,只要能搞到那只密匣,得到里边的真娄之源和大量财富,咱们叶赫那拉氏兴起的日子就不远了,哪怕不能出称孤道寡的人物,我相信在经济上也会成为满人中的第一,我也就能对得起你爷爷临终时候的嘱托了。

你知道想要攻破一座堡垒,什么样的方法最有效吗,就是从它的内部开始下手,这样才能最完美地击破它。一条千里长堤,只要它的内部出现了蚁‘洞’,离崩塌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我们先对唐韵再进行一轮新的了解,或多或少都要找出一些它内部的漏‘洞’,然后在通过他们自己的漏‘洞’来拿到那只密匣,你去安排吧,就从他们的安保成员方面下手。”

在王立章想来,唐韵的安保设施怎么个严密都无所谓,这些不都是人在‘操’控的吗,只要能够控制了‘操’控安保设施的人,所有的防范就都是虚设的,起不到一点点的作用。

新计划…刚刚执行了两天,王立章的助理就带来了坏消息:“二伯,你的那个办法可能不好用啊,我们刚刚了解到的消息,唐韵的安保人员薪水都特别高,最少的一年也能拿十几万,这样的人是很难被经济利益打动的。

而且唐韵的安保成员都是经过部队上最严格的培训出来的,对唐韵也有足够的忠心,一时之间根本就找不到突破口。我派出一个人试探着‘交’流了一下,只是说希望能够‘花’钱得到一些唐韵的消息,就被对方给打了要不是跑得快,估计就直接进医院了,这个办法不行啊。

我还打听到那个张辰好像是京城市长张镇寇的亲戚,他要是真有这样的背景那咱们可就真惹不起他了,别到时候东西没到手,反而结下了这么一个仇家,得不偿失啊。

还有就是张辰本人,他也是一个武术高手,电视上演过他能捏碎石头,他要是狠了心来报复咱们,怕是躲也躲不了。二伯我有咱们是不是谨慎一点啊,咱们能有今天的成‘色’可不容易啊。”王立章看了这个胆小如鼠的侄子一眼,眼神里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何失望叹了口气,道:“顺明啊,咱们能有今天的确是不容易,从你太爷爷那辈人开始就一直在谋划,经过三代人的努力,到了现在也有近百年的时间了,才取得了这么一点成就。

可是这次的机会不容错过啊,你祖爷爷奉老佛爷之命在恭亲王府扮奴才近二十年才得到了那么一点点的消息,再经由你太爷爷的努力,又知道了那两兄弟的大致去向和真龙之源的秘密。

大清朝散了之后,我们家人又隐姓埋名在市井里暗藏了这么多年,通过各种手段和渠道总算是找到了一只密匣,但是里边的东西却是残缺不全的。只有一封恭亲王的手书,讲到了他把真龙之源藏在了一座地下密‘洞’里:而密匣里边的地图,却被高思宝不知道藏哪去了。

现在好不容易发现另外一只密匣,这个时候我们怎么能退悄呢,得到这只密匣里边的东西对于我们找出高思宝藏起来的地图也有很大的助益,我们的行动绝对不能停下来。

我知道你年轻,有自己的想法对于这些很可能不会存在的东西比较排斥,这些我都能理解。可是你难道忘了吗你大伯和三伯当年就是因为追查密匣的下落,被当做特务抓了起来,后来死在了监狱里:还有你爸也是因为去躲高思宝手里的地图,栽在了一个匿名人手里,才被警方抓起来枪毙了的。

还有你的几个堂哥是怎么死的,这些你都忘记了吗,如果不是我们大清朝被那些家奴推翻了,我们至于到了今天的地步吗?我们家为了这件事已经就剩下你我两个了,二伯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你可是咱们家的独苗,将来这些都是要你继承的,你怎么能够退缩呢?”助理顺明的心理一阵翻腾,他对于这个二伯太了解了,心狠手辣,狡诈如狐。说什么将来要自己继承家族的财产和使命,都不过是在骗自己为他出力而已,他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有了一个‘私’生子,密密地藏在别处养着,将来的这一切肯定就是他那个‘私’生子的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自‘私’,那些个堂兄们怎么可能全部死掉,还不都是因为被他派去做事,被人发现或者当场擒获,为了严守家族的秘密而死掉的吗。包括自己的父亲在内,那次去杀高思宝,本来是可以派别人去的,可他非说自家人才信得过,虽然不是他直接杀死的,但是他也脱不了干系。

事情到了现在,他还在为了那个不知所谓的真龙之源痴‘迷’不悟,非得要把这一支叶赫那拉氏的主脉折损殆尽了,好把所有的财产都‘交’到他那个儿子的手上,他才会收手吗。

王立章看着侄子低头不出声,以为他在琢磨自己的话,心里多少升起一丝安慰,缓和了一下语气,道:“顺明啊,你也不要怕,这件事真要办起来其实还是很容易的,我们家也不会热上半点的麻烦。

那个张辰所谓的功夫,只不过是中枢台为了炒作他们的节目策划出来的,你也不想想,这世上这能有力气那么大的人吗。人娄的骨髅和肌‘肉’怎么能够和坚硬的雨‘花’石想抗衡呢,这种伎俩在江湖骗子手里会更出神入化,你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就看不出其中的关键呢。

还有那个什么京城市长,就算他是张辰的亲爹,也奈何不了我们,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会有破绽‘露’出来给他们。他们抓不到我们的把柄,又怎么来对付我们呢,再大的官也要讲证据的,总不能平白无故就把娄们治罪了吧。

而且这个消息是否属实还不一定呢,即便是有些亲戚关系,我看也不是特别近的那种,否则那位市长大人怎么不给张辰要一点政策上的支持,就看着他自己发展呢。之前〖日〗本人的事情,和文物归属之争的时候,你见有谁站出来给唐韵说话了吗,还不是张辰自己扛过来的。

你不用怕,这次的事情二伯已经计划好了。唐韵的安保设施没有漏‘洞’,安保人员也不能合作,这些都无所谓,咱们还有其他的办法。

既然已经是这样的局面,那这一切就都是张辰自找的了,说好话掏钱买行不通,想‘阴’招也没机会下手,那我们就还能来硬的了。我们怎么对付高思宝的,现在就怎么对付张辰,我就不相信他在枪口下还能那么强硬,高思宝那种为财丧命的人只是异数,我就不信他张辰也能舍得下这荣华富贵。

你明天就去联络调回来的那些人,让他们全部到我这里来集合,然后你再派人去搜集一些关于张辰和他身边的人的消息,这次就要给他来个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