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65章 你这个骗子

第三六五章你这个骗子(求票)

张辰本来觉得王立章这帮人也就是比较能耐一点,手段比较凶残的犯罪团伙,哪知道竟然还牵扯着什么满洲公兴社,这样的组织别说在国内,就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绝对要剿灭的。

他们应该也万万没想到,王立章居然输的如此彻底,如此惨,连隐藏在深处的鞑子公兴社都暴露出来了。他们是报复性的组织,是要和当家人对着干的,虽然现如今的一部分官僚在某些方面让几乎所有人都不满意,可那也不是一小撮鞑子遗民能够置喙的。

王立章临死前最后的动作传达出一个很明显的信号,他的电脑里有鞑子公兴社的重要资料,如今这台电脑已经落在了张辰手里,在不久之后,张镇寇的功劳簿上又能填上浓重的一笔,这个就算作是对于这次绑架事件的补偿吧。

张辰收好了该带走的东西,又用意念力把王立章三人已经被烧枯竭的器官用意念力恢复一下,把脑瘫患者们身上的枪械也恢复了功能,这才准备离开仓库。

刚刚一出仓库的们,张辰就又感到一丝的不安,这种不安就来自于意念力可以掌控的范围内。王立章和他的所有手下都已经处理了,外围又有护卫队顶着,绝对不可能再有危险人物进来,这里还有什么其他的危险吗?

张辰的全部神经瞬间就紧张起来,忙释放出意念力对所有的仓库逐一排查。他能够用假炸弹唬王立章,就难保王立章不会用针炸弹来报复他,这老家伙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临死前给自己埋下一个隐患也不是没可能。

早已经处理完了王立章的手下,并不知道张辰又把那些家伙变成脑瘫的安镇忠等人,见到张辰安全出来,也都开始向张辰这边聚拢。

突然就看到张辰把双手抬起来,对他们做出停下的手势,几个人正莫名其妙呢,就又听道张辰的声音:“快退回去,找掩体隐蔽。”

话音刚落,大部分人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听到一连串并不是很清晰但却很响亮的声音“哒,嘭……”,熟知枪械的护卫队员们当时就全体毛了,这个声音他们很熟悉,是狙击步枪的声音,知识后边的那一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肯定是火药爆炸的声音。

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用狙击步枪来射击,对象毫无疑问应该是张辰。安镇忠听到这一声都快疯了,这是要干嘛,一天之内接二连三的出状况,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怎么好像万事不顺的样子呢。

心里着急,动作上却不能闲着,在反应的同时,离张辰最近的安镇忠和马占伟就已经扑了出去,两个人的去向正是张辰前后的位置,这是要给张辰挡枪啊。

现场唯一保持镇定的人就是张辰了,他的意念力已经在枪响之前找到了狙击手的位置,当时狙击手的右手食指已经在扣动扳机了。他并不敢肯定只有这一个狙击手,也不能确定狙击手的目标百分百就是自己,时间紧迫之下,只能是出言提醒众人隐蔽起来。

而他在发话的同时,就已经用意念力包裹住了狙击枪的弹仓,同时把击锤破坏掉。在狙击手开枪无效正要验枪的时候,用火属意念力引爆了弹仓,狙击手当时就被炸死。

张辰看着安镇忠和马占伟向自己扑过来,心里的感动无以复加,虽然他平时对护卫队员们都不错,但是却从没想过让他们舍命来护自己,这些个热血的大头兵是在是太可爱了,从今天以后,他们都将是自己的生死兄弟。

安镇忠和马占伟两人普道张辰身边,贴着他的身体把他护到了一个掩体后边,这时候浑身的汗才一下子冒了出来,刚才那一瞬间实在是太恐怖了,两个人甚至都没来得及喘气。

剩余的其它护卫队员这时候也已经冲过来了,这些家伙的确是够忠心,没一个去躲避的,全都玩了命的往张辰身边贴,张辰感受着这种关心,眼眶都有点湿了,都忘记了提醒大家去找狙击手的尸体。

感动了片刻之后,在没有什么异常的声音传出来,安镇忠才如释重负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汗,道:“太他娘的过分了,都给我出去找,…、四点、四点四十、五点这四个方向,咱今天也不客气了,找到了给我直接弄死。”

张辰也从感动中回过神来了,忙道:“没事了,我听刚才最后那一声,应该是炸膛或者弹仓爆炸的声音,估计是在四点十分方向,狙击手肯定是凶多吉少,应该不会再有危险了。

众位兄弟,我今天很感动,你们能舍命相救,我实在是无以为报了。这一份情我深刻在心里,只要我张辰还活着一天,我今天的话就作数。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后代,只要我张辰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你们收了委屈。”

“张先生你太客气了,弟兄们能跟着你干心里都痛快着呢,我们能有今天都是你给的,你也从来都是把我们当自己人看待,有什么好处都想着我们,我们只不过是尽自己的能力为你做点事,分分忧而已,真的当不起你这样。”

安排几个护卫队员去找狙击手之后,安镇忠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们这帮人能跟着张辰,心里是一个比一个畅快,这种生活是他们之前不敢想的,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这就是他们的心态了。

很快就从对讲里传来了护卫队员的消息:“安队,安队,狙击手已经找到了,就在四点四十分方向距离一千两百米的梧桐树上挂着,现在已经死透了,十发子弹全部爆炸,弹仓都快要炸碎了。附近的基础高点也检查过了,没有危险,张先生可以离开了。”

包括张辰在内的一众人等刚才都紧张的够呛,现在危险解除了,这才缓下了紧张的神经,相偕着往仓库外走过去,里边的事情自然有特别行动组的人来收尾。

还没有走到宏瑞仓库的大门口,张辰就看见张沐大哭着跑了过来,还以为她又有什么危险了,忙释放出意念力对周围再次进行观察,同时也打不向张沐走过去。

“小沐姐你怎么了……”“啪”

话没说完,脸上就被张沐给了一下,张辰当时就懵了,问道:“小沐姐你疯了啊,你干嘛要打我呢,我得罪你了吗?”

张沐“哇”的一声,哭得更惨了,一把抱住张辰,用自己的连贴在他的脸上刚刚被抽过的位置蹭了好几下,才又腾出手来,轻抚着脸上的手印。

抽抽噎噎地道:“张辰你这个混蛋,你不是说没有危险吗,为什么会有狙击手,如果不是他的枪自己炸了,现在我还能见到你吗,你让我以后怎么办?

家里那么多人关心你,疼你,你让爷爷和奶奶怎么办,让二姑怎么办,琳琅和师叔伯他们怎么办,你想过这些没有。你一个人到了阴曹地府怎么办,都没有人去照顾你,你是要我,要我们都痛苦死吗?”

“小沐姐,你听我解释啊,这事他其实是个意外,而我呢,则是福大命大,一时半会儿的还死不了,且得活着呢,要不然的话谁欺负你啊。”原来这姐姐是在关心自己,张辰也就放心了,又开始逗张沐。

不过这次显然是没什么效果,张沐的眼泪冰凝没有因为张辰的玩笑而止住,反而还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哭着道:“小辰你这个骗子,明明里边那么危险,你还骗我说没问题。我知道我留下就是你的负担,你照顾我就不能全心和他们斗,我听你的话到外边等着。

可是真的没有危险吗,还好最后这个狙击手发生了意外,要不然你还能站在这里吗?你骗我出来的时候都说什么了,你说晚上要请我吃仿膳,你说要送我埃及王后的首饰,如果你出了意外,这些事情你怎么做,你这个大骗子,大骗子,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了。”

张辰是有苦说不出,总不能告诉张沐,即便是那一枪打出来了,也不会穿透他意念力的防护,那个炸膛是他安排出来遮掩真相的吧。

只好是继续给张沐赔礼道歉,觍着脸道:“嘿嘿,小沐姐啊,你看现在不都是好好的吗,你玩个狙击手的确是个意外,谁也没想到会有他的存在对不对。所以说这可不是我撒谎骗人,这完全就是大家都没想到一个意外,再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对不对。”

不说这句还好,一提起这句,张沐的火就上来了,两只泪眼一瞪,道:“你敢保证吗,你敢保证你从来没骗过我,一句假话都没有说过吗?”

张辰还真有点心虚,该不会是被她抓到什么把柄了吧,看她那么笃定的样子,不像是虚诈的,这是要趁着今天把自己打倒吗?

犹豫道:“呃,这个,小沐姐你要知道,有时候呢,我们会因为不想让别人担心,不想让别人害怕或者受伤害什么的,难免就会说一些善意的谎言,这个应该不属于骗人的范围吧,毕竟不是以利益为目的,对吧。”

张沐依旧是不依不饶,在张辰面前从来没有过的强势,问道:“我说的不是这些,你给我想仔细了,你真的没有骗过我吗,我可是已经有证据了,你是要自己承认,还是我逼供,你最好考虑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