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66章 姐弟(上)

第三六六章姐弟(上)

这个女人今天很不正常啊,该不会是被吓过头了,脑子暂时不大灵光吧,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呢,好端端的谁会骗她呢,真是莫名奇妙。好歹今天也是因为自己她才遭了这份罪,平常又总是为我考虑,当弟弟的让让她也是应该的。

张辰在心里疑惑着为张沐找借口,不知怎么的,脑子里也突然闪过一丝察觉,该不会是她发现其他的秘密了吧,这可就不好办了,真要是她发现了什么,该如何解释呢。

张沐见张辰神色不对劲儿,趁势追击道:“怎么样,你没话说了吧,我对你这么好,你个死小子,居然敢骗我,我再也不理你了,你这个坏蛋。”

说完又开始“哇哇”哭上了,看着她哭的这么惨,张辰都感觉自己好像真的是个坏人了,把一个女孩子欺负到这么可怜,幸亏现在旁边没有外人,否则说不来就会站出一个极富正义感的大娘帮着张沐说话了。

劝道:“小沐姐,你别哭了好吗,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现在不是一切都结束了吗,我也好好的没有受一点伤,咱们该高兴啊。走,我开车带你去汉府,今天好好吃一顿给你压惊,然后在送你一套首饰当做赔罪。”

张沐的眼泪好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就不知道停,哽咽道:“你赔给我什么罪,你说清楚了,要不然我可不接受,首饰我也不会要,你张少爷多厉害啊,谁知到是不是又在骗我。”

“哎呦,小沐姐,咱们不是都说过了吗,今天你遭了这份罪,是因为我的疏忽导致的,所以我要给你赔罪啊。”张辰就怕张沐揪着骗不骗的问题不放,尝试着用各种事来转移话题。

但是张沐好像完全不吃他这一套,甩开张辰的手,一边往大门方向走,一边像是哭诉一般道:“我就知道你是骗我的,现在我都抓到你的把柄了,你还不说实话,我才不要你你给我赔罪。我要回去跟二姑告状,就说你欺负我,对我一点都不好,还骗我。”

张辰已经彻底无语了,真难为她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起跟老妈告状这么一档子事来,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很伤心,还是要借题发挥,逼着自己认账,总之这两条都不是好路数。

张辰一边跟在张沐后边道歉劝说,一边回忆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张沐那里露出过什么破绽;如果真的被她抓到了漏洞,自己又该怎么办。死不认账推翻她的说法,还是承认一点点,然后打消她继续研究下去的念头。

现在自己瞒着家人的有意念力、戒子、密匣和文物引回这几件事。意念力的事情连宁琳琅都不知道,而且只要自己不说,任何人都不会知道;文物引回的事情只有宁琳琅和四师叔知道,这样的事说出去的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他们是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再剩下就是戒子和密匣的事情了,这两件事现在只有宁琳琅知道,其它知道秘密的人已经不是死在仓库里,就是变成了脑瘫的,应该不可能传出去的啊。而在自己来到宏瑞仓库之前,王立章也绝对不会在张沐面前讨论这个话题。

那老狐狸贼的很,死了都还要算计自己一把,在外边安排了一个狙击手等着自己出去,这么一个机关算尽的人,连他的大多数手下都不知道密匣的事,怎么可能会随便在其他人面前讨论那样的话题呢。

至于说鼓浪屿上的密室和酒窖什么的,那都是算在引回文物里边的,而且那个做的就更隐秘了,完全不可能走漏风声的,除了当时参与的自己和宁琳琅,谁都没机会知道。

难不成她知道自己走私倒卖燃油的事情了吗,这件事知道的人最多了,可是也不可能啊,所有知道消息的人全都是利益方,这样的事情是不能说出来的,怎么可能会给她听说,并且抓住了证据呢,这个也要被排除。

自己有所隐瞒的事情全部都被排除了,没有一件是她有机会参与并且知道的,那他说的证据到底是什么呢。

张辰左思右想也没有个准确的答案,只能是继续跟上去,讨好似的道:“小沐姐,你如果真的认为我说谎了,而且又有证据,那就拿出来直接问我吗,只要是有事实纯在的,我绝对不会狡辩。”

张沐还是不理他,就那么哭着往前走。她这哭倒不是假的,刚才她从护卫队员的对讲机里听到说狙击手的事。那种感觉好像一下子在三九天掉进冰窟窿似的,那种凉意彻入骨髓,不夸张的说,她当时差点就吓晕过去了。

都没有做太多的反应,对讲机里的话还没听完全,就撒丫子往仓库区跑了,根本不去考虑还会不会再有狙击手,她自己会不会也成为对方的目标,心里只想着能早一秒见到张辰,确定他还是安全的。

张辰对她有多重要,只有张沐自己知道。以前还没有怎么感觉到,但是就在今天,就在张辰通过电话给她道歉,恒人是自己的疏忽害她遭罪,并且亲自冒着“生命危险”来解救她,让她先走,自己却留下来对付王立章一干人等的时候,那种感觉彻底觉醒了。

张沐从仓库区出来,就坐在车上开始想这个问题,越想就越是思路清晰。从第一次听说张辰又多能耐开始,后来又带着她们去淘宝,还教给她很多收藏的知识;这个弟弟聪明、健壮、英俊、有能力,对宁琳琅又是白班的疼爱跟呵护,所有好男人的优点都能在他身上找到。那时候起,她就已经把张辰当做男朋友的标准来衡量了。

这些的都起于张沐的高中时代,一个同班的同学对她穷追不舍,她对那个同学也比较有好感,阳光、帅气、学习也好,唯独有一点就是家庭不般配。

她也知道自己不大可能找一个出身普通人家的男友结婚,就把这份刚刚有一点土壤和空气的喜欢深埋在心底,和那个同学也只是保持着正常的友谊。

那个那同学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却总跟随着张沐的脚步,后来两人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的同于个喜欢也,这份友谊也一直保持到了大学。张沐已经被这个同学感动了,甚至有了和家人摊牌,求家人接受他的想法。

张沐终于鼓起勇气,想要和那个同学把两个人的事说开,去到了她从来不会去的男生活动区,想要找到那个同学和他出去一起坐坐,感受一下那种男女恋爱的滋味。

可是等待她的,却是最无情的打击,在一门相隔的距离,她清楚地听到那个男同学的声音,和另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人说道:“这就是普通老百姓的悲哀啊,想要功成名就飞黄腾达,就不得不攀上高枝,人这一生怎么不是个苦呢。

我从高中时候就打定主意了,只有张沐能够符合我的条件,我那时候就见过她和她家人在一起,一看那种架势就知道绝对是大官的家庭,多大的官我不知道,但是我问过我爸,她们家的那种阵势最少也是厅级干部了。

你想吧,那时候的厅级干部,到现在是什么级别,将来有是什么级别,只要能攀上她们家,我这辈子可就有找落了。而且张沐也挺漂亮的,当老婆也算是很合格了,家里条件又好,能在事业上给我很大的帮助。”

张沐并不认为这话有什么太不合适的,那个人没有点私心呢,能够有上进心就好了,只要对方能对自己好,用家里的背景和条件帮帮他也是很正常的,也是对自己将来负责啊。

可是后边的话,就让她接近于疯狂了。

另一个人问道:“这样好是好,可大户人家里的规矩多,人家又是大小姐,你能伺候得了人家啊,到时候在外边都不能有个红颜知己,两口子闹闹别扭什么的,心里话都没地方说去。”

“切,这你就不懂了吧,大丈夫何愁没有女人,我从高中时候就开始追求她,到现在都没有结果,我还是表现的死心塌地的,她早就被我感动了。

张沐那女孩太善良,好骗的很呢。只要我能够继续这样表演下去,就算有人跟她说我怎么怎么样了,她都不会相信的。就像现在一样,我在追求她的同时,还在和其他学校的女孩交往,她不是一样不知道吗。

说到最差了,即便到时候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你以为她们那种大宅门里边的孩子是能随便离婚的吗,我只要能借用到他们家的势力就足够了,以我的脑子一定会升的很快,等我有了一定的实力,也就不再需要他们家的帮助了,我有什么好怕的。

十几年过去之后,她已经是黄脸婆了,怎么还要管着我,不让我找个年轻漂亮的红颜知己吗。就是她想管,也得能管得住才行,老子的身子骨硬朗了,她还敢和我叫板吗,不行咱就离婚呗,看看到底是谁吃亏。”

默默喜欢了四年多,就在自己准备为他和家人摊牌的时候,却发现一直都认为是最理想对象的人,竟然是带着这么一种目的和居心来接近她的,张沐在感情上被一次伤到底了。

自那以后,张沐不接受任何的追求者,越是年轻俊杰的,她就越加的反感,平庸普通的她又看不上,家里介绍的联姻对象也一概被她拒绝,再没有对一个男人动心过。

白天要赶到北京去,还要办一天的事,十七号的更新可能会推迟一些,但是保证不会断更。望大家见谅,同时也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