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76章 神社的倒掉

第三七六章 神社的倒掉

就在十几分钟之前,天皇家族的族人们还在为自己的选择而庆幸,能够赶在本月十六号之前分割财产,如果晚一些时间的话,很可能就会连毛都捞不到一根了。

哪成想现在还是十三号,张辰就把研究成果发布出来了,而且这些政府的工作人员也来的太快了,好像提前就在皇宫外边等着似的,这里一开始分割财产,他们就进来宣布国会的决议了。

很多天皇家族的成员是要靠着分割财产才能生活下去的,怎么能够忍受自己的财产被没收呢,这不是断了一家老小的活路了吗。

一个前皇室成员这时候也想起了那个从来就不曾存在过的天照大神,愤怒地道:“你们知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吗,我们是天照大神的后代,是要享受万民敬仰的,天皇是国家的元首,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你们这些混蛋,难道就不怕天照大神的惩罚吗?”

一位政府工作人员冷哼了一声,道:“天照大神?哈哈,那你们的祖先现在在哪里,是被展出在中国博物馆里的那位吗?你觉得它能够对我们造成什么伤害吗,简直是无稽之谈,天皇这个称呼现在在日本已经是非法的了,我念在你还不知情原谅你这一次,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所有的前天皇家族成员中,这时候最清醒的就是明仁了,从他的父亲昭和天皇开始,就在国会合内阁中培养亲信,他们父子俩扶植起来的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了,可是这次却没有一个人来通风报信的,可见政府那边有多团结啊,连自己的暗子都被他们全部策反或者控制了。

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呢,既然国会能够有这样的决议,那就是说天皇家族今后绝对不会存在了,一个家族能够欺骗世人一千多年也够本了,只是没想到会断在了自己这一代。

明仁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再次拿出他族长的派头来,说着漂亮话撑场面,道:“诸位,就这样吧,我们家族对大日本帝国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国家已经不需要我们了,顺应国家的决定吧,过回到普通人的生活,那里边将会有很多你们从来没有享受过的乐趣。”

那个刚开始时候宣读国会决议的法务省代表,听到明仁这段话,也觉得这老家伙实在惹人嫌,鄙夷道:“我说老头儿,你你们的家族除了欺骗了国人一千多年外,还对国家做了些什么,你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害臊吗。

也难怪,你们本来就是骗子从始至终都想着做吸血鬼,做寄生虫,靠着国民的血肉来供养你们,我真为大和民族有你们这样的无耻之徒而感到羞耻。你们的家族这么无耻,而你又在零一年说过你们有韩国人血统,你们不会真的是韩国人后代吧,这么说我倒是有些相信了,你无耻的样子很有韩国人的色彩。”

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这就是明仁当时的真实心理写照,想当初天皇还是国家的象征和最高信仰的时候,那种荣耀是多么的让人舒服啊,眼前这些个小人物,有那个敢对自己这样说话啊,即便是首相和内阁官房大臣来皇宫,也要说是来拜见天皇的。

可现在呢,连一个小小的工作人员也敢对自己大呼小叫,冷嘲热讽,把自己当做一个路边的乞丐一样羞辱,难道他们都忘记天皇家族对大日本帝国的功劳了吗。

如果不是自己的父亲昭和天皇发动了亚洲侵略战争,搜刮了大量的亚洲各国财富,并且在战败后当机立断,选择做美国干爹的小情人这条光明大道,日本能像现在这么发达吗,国民能过上这么富裕的日子吗?

为你们做了这么多的事,还不值得你们供养吗?而且我们也只不过是花点钱,享受一些特权而已,并没有把国人当做奴隶一样对待,现在只是出了一点小问题,你们就把以前的恩情全部忘记了,简直就是忘恩负义。

无奈的是眼下形势完全不利于天皇家族,还是明智一点,放弃了这一切吧。如果政府永远都不归还属于天皇家族的财产,那也就只好当做从来没有过了。只是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再去做老百姓肯定多少会有些不适应,习惯起来怕是要用很久了。

瞬间极度衰老的明仁,领着两个儿子和女儿,带着失魂落魄的族人们走出了皇宫,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已经是无家可归了。好在族人之中还有几个有一定经济实力,为人也算是比较大方的,把自己的空闲住处用来招呼这些族人,让他们不至于去睡大街。

第二天一大早,明仁就被一阵阵嘈杂的口号声惊醒了,打开窗户往外看去,街上已经全都是游行的民众了。拿着话筒喊话的,举着标语和横幅的,熙熙攘攘的一眼望不到头,看起来最少也有十万人。这还只是这条街呢,其他的街上有多少人,明仁都不敢想了。

“大和民族不要骗子,我们不是属于任何人的子民,我们只属于自己。”

“打倒军国主义,打倒欺骗国人的吸血鬼……”

“强烈要求骗子退还特殊津贴,退还属于国家和国民的土地……”

“建议政府严惩欺骗纳税人钱财的寄生虫,把恶贯满**的骗子押上绞刑架……”

“…………”

游行的队伍来自不同的阵营,受不同上级管辖,但是这次的目的却是统一的,不存在相互拆台和争论,只要是卯足了劲儿往拾掇天皇家族的人,那就是战友,绝对不会有走火误伤的时候。

这次的游行,由左翼分子政党,和现任内阁同时发起,其中还有小股其他党派和各国留学生组成的队伍,只不过要和内阁还有左翼的队伍比起来就要逊色很多了,更多的意义是来打酱油的。

两大派别的队伍一旦相遇,就会很有默契地融合到一起,到了各自的下一站目标,就会再次分开各行其道。

内阁队伍的主要任务是打压天皇家族仅存的名望,把内阁的重要性彰显出来,以这次的事件为基础,在国民的心目中树立起内阁的绝对权威来。为下一步可能家将到来的政府改选和内阁改制做准备,把日本带上非君主立宪的议会立法道路上去。

而左翼分子挑起来的游行,则是以反对天皇为主,只要能够打击到天皇家族和军国主义,怎么做都可以,他们是比较百无禁忌的,尤其是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更是要利用的淋漓尽致了。

游行队伍里也发生过机场很小的冲突,一些天皇的忠实崇拜者和军国主义者也拉起了队伍游行,但是人数却少得可怜,与反天皇的游行队伍遭遇之后,完全没有对抗的资本,很快就被群起而攻散了。

在这次波及到日本全境的游行中,东京、三重县、爱知县这三处地方最为热烈,甚至还有大量的民众专门来到这三个地方参加游行。

这些民众的聚集,其实是左翼分子的一次计划,他们要通过这的计划,达到一个很刺激的目的,彻底把天皇家族在民间的印记强行抹去。

这三个地方对曾经的天皇家族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东京有天皇长期居住的皇宫,三重县有伊势神宫,爱知县有热田神宫。这些都是日本国内“神道教”最重要的场所,供奉着所谓的天皇家族三大神器,而天皇又是神道教的最高领袖,选择这三处地方下手,相信可以一举成功了。

不论是内阁还是左翼党派,他们都是在落井下石,在打落水狗。原来的天皇毕竟是国家的象征,是神道教的最高领袖,几乎七成以上的国人都是天皇的拥护者,他们还没那个胆子和能力去对抗天皇。

可是现在不同了,天皇家族欺骗国人的事实已经被揭露了出来,全球范围内的好多国家都在唐韵的联合研究成果发布之后,选择了不承认天皇,把天皇家族列为拒绝往来户,要求日本政府正视这件事,不能包庇一个行骗千年的家族……

内阁和左翼党派早就想把天皇搞下去了,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和借口,如今唐韵给出了恰当的理由,国际社会的态度成为了催化剂。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把天皇家族的根基拔除掉,今后就再也没有后患了。

以三重县、爱知县的两座神宫为中心,分别聚集起了数千万人,喊着意思大致相同的口号,一阵阵声浪把神宫内的人惊道肝胆俱颤。本来是全日本最安全的职业,可哪知道现在撑开了最危险的职业,看来给天皇打工也不一定就能得到神的庇佑,那天照大神毕竟是假的啊。

内阁和左翼的人好像提前商量好了似的,一方面的人负责指挥一处,只要有一方的人发出了号令,另一方面的人就会选择支持。

热田神宫的鸟居前,内阁的队伍中站出一个人来,拿着扩音器喊了一句:“就是这里,那些该死的骗子,用一个使用了以前多年的谎言,用一把根本已经失去了几百年的假神剑,榨取我们的血汗,吸食我们的生命。

这里,就是罪恶之源,我们绝对不能任由他们这样,现在就是我们联合起来的时候了,拿出你们的勇气和正义,把这里砸个粉碎……”

话声还没有完全落下,无数已经被激怒了的人群,就吼叫着冲向了神宫,或用石头砸,或用棍棒打,有的甚至还带着火源点燃了扔进去……

类似的场景也发生在了伊势神宫的鸟居前,鹿岛神宫、平安神宫、八坂神社、二荒山神社以及东京的皇宫等几乎所有的神道教场所。

东京的靖国神社外,聚集的游行人群相对比较少一些,这里供奉着很多的战犯,被几乎所有的亚洲国家所痛恨,是一个相当敏感的场所。

不论是内阁还是左翼的人,都对这里不好下手,这里边的战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为了国家而献身的,只不过他们被天皇蒙蔽了,盲目地去送死而已,对于这些人的亡灵,日本人虽然不一定祭拜,却也不想去打扰。

就在所有人都围着靖国神社喊口号,迟迟没有动手的时候,人群中站出来一个拿着扩音器的家伙,喊道:“这里,是那些骗子用来收买人心的地方,他们吧已经死了的人放在这里,就是要彰显他们的权力,掩盖他们的丑陋罪行,好欺骗更多的人去为他们卖命,拿出自己的生命和血汗来供养他们。

这样的一个地方,是绝对不能留下来的,它会让人们变得更加无知,更加卑微,除了分先生命和血肉之外,在没有其他的意识,一把火烧了它……”

一阵教唆和哄闹之后,游行的人群已经失控了,成千上万的人拿起了石块和棍棒,抛出了早已准备好却没来得及使用的火源,霎时间场面变得比其它地方热烈了好多倍。

激愤的人群这个在对着靖国神社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刚刚拿着扩音器喊话的那个年轻人已经和他的同伴出现在距离靖国神社几百米外,快到游行人群的边缘处了。

其中一个人对刚刚教唆的那个年轻人道:“高阳,这回咱们可是解气了,终于是吧小日本的靖国神社少了啊。那位素未谋面的张先生在国内挖了小日本天皇的祖坟,我们这边正好借势也做点什么,算是相互呼应了吧。”

喊话的那个年轻人道:“嘿嘿,当然要算了,我们这也是为全国人民解气啊。等到我们回国之后,我一定要想办法让我舅舅介绍我去认识一下那位张先生,到时候我们都去,凭着今天咱们的所作所为,说不定还真能和他交个朋友呢。

王翰荣,你不是说过,如果我们的计划成功了,你就要以鲁迅先生《论雷峰塔的倒掉》为底版,写一篇《论靖国神社的倒掉》吗,你赶快写吧,那位张先生据说在文学方面也很有才华,到时候让他给你点评点评啊。”

三天后的京城,张辰接到张镇寇的电话,说一个世交家里的孩子很想和他认识一下,两家的关系相当紧密,如果并不是很难相处的胡,让他尽量的吧关系走近一些,将来对他也是大有好处的。

张辰倒也不反对和一些思维、心理都正常,三关也很正确的人来往,世家子弟也是一样的,姜圣懿跟何向东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豪门子弟中还是有不少正经孩子的。

跟张辰见面的,正是那个在靖国神社门前挑唆游行群众打砸抢烧的年轻人,见到张辰后就表达了他对张辰的敬佩之情还说了自己在东京干的事,言语之间也带着一些隐隐的自豪,毕竟这可是一件天大的事了。

张辰听了,也对这个小自己三岁的家伙大生好感,同意和他去酒店接触一下和他一起在日本搞事的同学们,顺便见识一下那位叫做王翰荣的同学,和他的《论靖国神社的倒掉》。

来到酒店,大家一阵寒暄之后,王翰荣弄出了他的文章,果然是鲁迅先生的笔风,看过大有直呼痛快的冲动。

听说,东京九段坂的靖国神社倒掉了,听说而已,却没有能亲见。但我却见过倒掉前一刻的靖国神社,很光鲜的矗立在那里,周围遮荫这郁郁葱葱的树木,据说是日本原来的皇室很重要的神诋之一,是最为神圣的地方。我个人却不以为,也许风景的确有些善处,但里边供奉的却不是英灵,而是一尊尊恶魔像,当不得“神圣”二字。

然而在一切的日本岛建筑中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靖国神社。从我的儿时起,祖父就会常常对我说一些当年的故事,各种的媒体和媒介也都有很多的相关内容,我知道,大批的战争犯就被供奉在那神社里边。有个叫做裕仁的战犯,他是日本的天皇,他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绑架了全日本的国民意志;还有很多他的追随者,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等人,支持着他向亚洲其他国家扩张的野心。一个国家,和民族,卑劣的民族,垂涎中华大地的富饶和丰茂,凡是地大物博的国度必定会被人垂涎,但是也只有极度卑鄙无耻的人才会真正起了歹心,试图以侵略的方式蚕食和占领中华故土,中华人民奋起反抗,这一仗一打就是八年的时间。祖父的故事强起来很悲壮,很惨烈,也很让人激动和感动,大多是来自他年轻时的经历,和一些战友们之间交流的记忆。我没与经历过那个时代,所以也不知道那长达八年的战争是怎样一个现状,但是却也能够想象,那战争给国家和民族带来的伤痛有多严重。

总而言之,八年之后裕仁的不对战败了,投降了,他们被赶回到处发生的地方没那个不大的岛国上。裕仁因为选择做杜鲁门的娈童而被免除了战犯惩罚,他的其他忠实追随者们,却被他一个个推上了绞刑架,送进了战犯监狱。只要是死了的,就会被裕仁再次废物利用,供奉起来以彰显他的仁慈,博得国民的更多同情和支持,供奉这些战犯的地方就是靖国神社了。自那以后,裕仁以及很多的日本皇室成员,内阁首相、长官和无数的政客们,都会去到靖国神社参拜,具体的数字已经无法数得清了。

儿时一个很大的愿望,就是这靖国神社快快倒掉。后来我长大了,到过了日本,看见那阴气森森却无比彰显的大庙,心里就不舒服。后来我又明白了一些,知道那靖国神社是要在二战之前建设的,最初建设这里的初衷,是想要通过祭祀来安抚冤魂,以免给人们带来灾难;但是现在却有人用这里来供奉甲级战犯灵位许许多多的首相和官员的参拜,也给阴魂不散想要再次兴风作浪的日本右翼势力鼓足了勇气,为右翼分子的反人类罪行提供了精神上的支持。即便是原先建设的本意很好,但是因为里边被更改了作用,我心里就更不舒服了,时刻盼着它快点倒掉。

现在,它居然倒掉了,全亚洲只人民,其欣喜为何如?

过往的历史是有事实可以考证的。试到东南亚各国,诸如缅甸、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等的地方。凡是略有一些历史知识的人,或者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不知道当年日本人侵略罪行的,不恨日本人丧尽天良无端杀戮的?

一个靠着欺骗起家的家族,能够作为一国之元首已是大幸,认真管理自己的国家就好了。别国里富裕是别国自己的事,国土面积大也是人家自己的事,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他偏要抛下正当的事不做,横来发动侵略战争,大约是自卑和欲望过剩导致的罢,——我想那简直是一定的。

据历史资料记载,后来日本人把美国人均惹着了,在珍珠港让美国人大丢脸面,美国人一怒之下,在日本国土上投放了两颗原子弹。日本人面对如此强势的攻击,终于选择了投降,不敢再出来,交换了大部分占领的土地,再次龟缩到他们的本岛去。我对于历来美国人的所作所为,基本都是很反感的,独于这一件却很满意,因为二战中日本人的行为的确应该受到那样的惩罚,美国人实在办得很不错的。只可惜裕仁在战后投靠了杜鲁门去做娈童,没能接收到公正的审判而苟活了下来,这一点是很让人有些气闷的。

最早先的时候,日本天皇的祖先从中国得到了几件破铜烂铁,拿回日本去哄骗那些当时还没有文字的土包子说那是神赐予的宝物,借此获得了整个日本的管辖权。从那时候开始,他们的祖先为了能够保持神秘性,不被别人看出其中的问题来,就建设了大量的神社,把三件来自中国的“宝物”供奉起来,不许任何人接近。

后来轴心国在二战中集体战败后,裕仁也把神社作为了利用的对象,供奉起被他出卖和推出去送死的那些家伙,意图第二次绑架日本人的意志,结果他真的成功了。

当初,战犯们被供奉在靖国神社,而裕仁却没有进去。现在那神社倒掉了,战犯们的亡魂被汇到了一起,大约也犹如他们在战争中的样子吧,而裕仁却离得远远的,也许是那些战犯发现他并不是真正天照大神的后代,不愿意再去维护他了罢。

裕仁逃过了审判,但是他的儿子没能幸免,中国有句老话,叫“多行不义必自毙”。在裕仁死去几十年之后,在日本天皇家族延续了百十代之后,那段过往的秘事,一个延续了一千多年的骗局终于被揭开了。

据说天皇已经被日本政府下令废除了,哪个家族也都成了平民,甚至连很多的权力都没有,这应该就是叫做报应的那种吧。

活该。

今天的两更烩一块儿发了,现在去码明天的,最近心情实在差的很,每天又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紧赶紧的更新着,希望能够保持不断更吧。

俺也知道,一旦断更的话,就会有太监的可能了,这个,是坚决不允许的,啥也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