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77章 01号银魅

第三七七章01号银魅

这个世交家里的小孙子名叫高阳,听多了家里人对张辰的赞扬和夸奖,对张辰的大明早就是如雷贯耳了,一直以来就对张辰很崇拜,尤其是对张辰个人的能力,简直佩服到了五体投地的程度。

高阳是美国耶鲁大学和日本东京大学的交换生,在几个中国同学面前没少给张辰吹嘘,就差把张辰吹成他亲哥了,惹得几个同学也开始对张辰莫名地崇拜起来。

在日本作交换生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正好听说了张辰在国内发布了对日本天皇家族历史的研究成果,引起了日本全国性的游行示威活动。又在学校听一些日本籍同学相互讨论游行的事情,太谈到打、砸、烧等过激行为,就想跟着游行队伍去搭把手乐呵乐呵。

可是当他在打听到日本人对于是否冲击靖国神社比较犹豫的时候,这小子就开始动心眼儿了,这可不能够啊,不搞哪儿都得把靖国神社搞了,几人日本人自己下不了决心,那就给他们添把柴加加温也好啊,说不来还真就有效果了呢。

纠集了几个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在游行最最烈的那天,混在日本人的游行队伍里,到了靖国神社鸟居外的时候,就来了那么一出,煽动着日本人把靖国神社给一把火烧了,同时也让日本国内反对神道教的热情更加高涨。

人类感情和压力的释放往往都需要一个媒介,只要这个通道建立起来了,发泄就成了一件很容易也很舒畅的事情。那样发泄起来也就更加的肆无忌惮,完全是去了该有的理智,常常会愈演愈烈的,直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次日本人的游行就是这样,本来只是内阁和左翼搞出来,为了打击天皇家族,把他们的影响力彻底抹除的行为,到最后却变成了全国性的打砸抢烧。

这下可真是一劳永逸了,日本境内的神道教场所无一例外的都被烧毁或者拆除了,如果不是皇宫里还有政府的工作人员在清点,而有警卫守护的话,下场也不会差太多。

自动从靖国神社被烧掉的那一刻起,所有人的理智就全部失去了,只要见到和皇室有关的东西就绝对不会放过,甚至连一些皇室管理机构宫内厅的官员都被波及到。一周的时间过后,日本国内已经很少能见到和皇室有关的东西了,也没有什么人敢再开口为皇室说话。

日本国内的动荡结束之后,高阳的交换生时间也就结束了,他在靖国神社门前的事也没有被暴露出来,放心地和他的几个同学一起回到了京城。

他当然不会忘记之前说过要和张辰认识一下的话,先是找上了他爷爷,张问海五十多年的老部下,最铁杆的追随者之一,淘到了老爷子的圣旨,又去找到他在京城市政府当秘书长的舅舅,让他帮着给传传话。

和张辰的见面很愉快,高阳是真的没想到,张辰会这么给自己面子,跟他们几个人吃过晚饭才告辞。按说张辰可是大忙人啊,手下有那么多公司,还要参加很多的研究课题,能够抽出时间来和自己这些人聊上一会儿就不错了,哪知道这一聊就是五六个钟头,还请了自己一顿饭。

其实张辰这段时间并不太忙,所有的事情都在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玥璞的开业并没有引起同行的敌视,而是选择了顺服;张湄在云南、杭州等地展开的汉府连锁计划有蓝图的人配合操作,也不用他操心;其它的类如珠宝公司、造船厂和游艇会等等的项目,都有专人负责打理,他自己调控就好了。

张辰自从发布了日本天皇家族历史的研究成果后,就在等着五月中旬的到来,早就算好了日子去进行唐韵的第二次沉船打捞呢。打捞结束后,就快要到三座新展馆竣工开展了;接着就是农历六月,正好赶上去蒙古,找出奕藏在哪里的真龙之源。

能和高阳他们聊这么久,一来是因为高阳的爷爷和老爷子张问海的关系,二来是因为他们在日本的作为很对张辰的胃口。高阳本人也属于是世家子弟中比较务正事的那种,身上没有沾染什么不好的习气,否则就算是高阳的爷爷在场,张辰也不会太多的搭理他。

回到家里,几个女眷正在研究新一季的时装,各种文字版本的时装杂志堆在茶几上,几个人正讨论的不亦乐乎。

张辰对于时装和时尚一类还是有些研究的,被张芷兰和陈雯琳叫去帮着做参考,一直到快要十一点的时候,接到弗雷德里克打来的电话,才结束了如何在夏季的着装中完美结合巴洛克风格和时尚元素的探讨。

要说张辰的这个岳父,真可以算得上最佳岳父的楷模了,从确定了他和宁琳琅的关系之后,弗雷德里克就一直在帮张辰搞很多的事情。从游艇和打捞船的定制,到打捞团队的前期培训和准备,以及打捞器械、工具的创新改良,在很多的方面都帮了张辰不小的忙。

知道张辰要搞汽车和机械展馆,需要大量的老爷车做展示品,弗雷德里克已经帮着他在欧洲陆续收购了三十多台经典老爷车,这次来电话也是为了老爷车的收购问题。

弗雷德里克在一次贵族圈子的聚会上,听说有一位惠世袭的灵顿伯爵,想要出售自己手里的一批老爷车,其中有六台劳尔斯?路易斯,还包括有一台编号为ax171的银魅,是该系列的第一台车。

这位伯爵对于将要出售的十三台老爷车的买家有两个要求,首先要求买家必须同时买下所有的车并且保证不会因为利益而再次转让,其次还要求和买家见一面,确定是值得托付的人才可以。否则他宁愿把这些车捐献给博物馆。

本来这些车已经快要决定卖给拥有劳尔斯?路易斯品牌的宝马公司了,但是对方在交易价格价格以及另外的三台阿斯顿?马丁和四台宾利的处理上和惠灵顿伯爵出现了分歧,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弗雷德里克才能够及时拦下了这个快要完成的交易。

伯爵对宝马公司的提议本就有些反对,只是因为一时之间找不到更好的买家,才和宝马公司周旋着,希望对方能够再做出一些让步。

弗雷德里克的出现,让惠灵顿伯爵看到了希望,这位麦克唐纳子爵可是贵族圈子里的大红人,和很多国家的王室都有不错的关系,比自己这些已经边缘化了的贵族能量大多了,他介绍的买家应该是也很有实力的了。

即便是实力不强,只要在车辆的处理上能够做一些让步,也还是卖给他这个面子的好,以后说不准还真有求他帮忙的时候呢,现在有了第一步的合作,再往后有什么也就好说话了。

后来得知,买家就是弗雷德里克的女婿,在中国开着最大的世界级博物馆,收藏着数万件世界顶级的文物,比大英博物馆也一点不差,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强上一些。现在正在建设一座汽车和机械博物馆,要搜罗全世界最好的汽车和机械产品进行总和展览,需要大量的老爷车展品来充实收藏。

惠灵顿伯爵就更觉得自己的决定做对了,这样的博物馆都是以收购为主要行为的,也许会有一些其他的叫交换事项,但是却肯定不会通过炒卖收藏品来赚钱,卖给这样的人,才是这些车的最佳归宿。

张辰听了对方的要求,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临到交易还要对自己的收藏如此照顾,这位伯爵肯定是一个爱车之人,也是一个认真对待收藏的人,值得自己去见一面。

三天之后的当地时间上午九点,“世纪平安号”降落在伦敦西斯罗机场。宁琳琅和张沐挽着胳膊,跟在张辰的身后从机舱走出来,后边跟着六大金刚之四和一干的护卫队员。

等待着接机的弗雷德里克笑呵呵地看着这个好女婿,等张辰走进了,给他和迫不及待前来一起接机的惠灵顿伯爵作了介绍。

伯爵这时候更加相信自己的选择没错了,本来他还怕费雷德里克替自己的女婿吹嘘呢,今天见到这个场面,也确定人家并没有说大话,甚至可能还保留了一部分呢。能够用得起空客a330-300的人,那能是一般的小富翁吗,必定是在某些领域内拥有一定地位和身份的人。

张辰也不客气,和惠灵顿伯爵见礼之后,就提出了看货的要求。虽然说宝马公司因为某些问题卡住了,但是谁能保证他们不会随时改变主意呢,真要是两边杠起来了,自己可不一定能够争得过拥有百年历史的老牌车企。

伯爵也很痛快,对于这个买家又是相当满意,他也怕张辰有什么万一的闪失,把这次的交易取消了。当下就带着张辰等人去到了自己在郊外的庄园。

当亲眼见到庄园车库里的十三台老爷车,张辰的眼睛都有点发直了,每一台都是精品啊。就单单说把这十三台车收集到一起的幸苦吧,那得需要很大量的资金,还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去寻找,这次又可能做到啊。

尤其是那台01号的银魅,整个银魅系列的第一台车,可以说是意义非凡啊。现在存世的银魅车有不少,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还可以正常行驶的,但是第一批的银魅却是不多,也就还能找到那么三四台吧,而这台还是整个系列的第一台,对于劳尔斯?路易斯这个品牌来说,其意义之重大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