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79章 董展名作

第三七九章董展名作

“伯爵先生,我能再买你的一件东西吗,这是一件中国清朝时候的家俱,叫做闷户橱,我的展厅里很需要这样的藏品,如果您愿意出让的话,我可以出五十万镑。”

这东西可是好玩意儿,张辰看着这件闷户橱,就忍不住的心动,立即向伯爵提出了想要买下来的意向。

像是这种沿袭了好几代的老牌贵族,他们对于古董这些东西都是有些研究的,既然是在家里陈列着,那就一定是对这件东西有一定的了解。想要在他们了解的东西上遮遮掩掩,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会让人接无以为你人品有问题,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伯爵顺着张辰目光的方向看了看,做出一副比较为难的表情,道:“你说的是那件黄花梨家俱吗,那是我祖父从一个荷兰商人手里买来的,是他最重要的收藏品之一。

我们刚刚结束了一笔大生意,大家都很愉快,可你的这个要求真的让我很为难,我很想把它卖给你,但是你知道的,这里边有我对祖父的思念,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这个惠灵顿伯爵很会做人做事,知道张辰想要买下那件闷户橱,就把他的祖父搬出来做帮手,希望能够让张辰和弗雷德里克觉得欠下了他一个人情,有利无利的不说,至少也要吧关系拉进一下。

张辰对于这一套很清楚,这间闷户橱也许真的是他爷爷买下来的,但绝对不是最重要的藏品之一,否则早就被好好收起来了,怎么可能放在角落里呢。他们的确很明白这间闷户橱的价值,但是却没有给与足够的重视,这一点从表面的包浆和抽屉里的灰尘这两点上就能看出来。

这种的闷户橱现在也差不多就是这个价钱,五十万镑最少值五百万国币了,买一件清早期的黄花梨闷户橱并不占便宜,对方也应该是了解的。那么,他就是想要卖好了,要让弗雷德里克记着他的这个人情。

这样的小人情是不用还的,也就是拉进一下彼此之间感情的手段,算不上十分高明,但也并不让人觉得很讨厌。弗雷德里克在贵族圈子里走动,总会遇到这样的场面,能够和其他的老牌贵族融合在一起,倒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张辰就没有揭穿惠灵顿爵士,顺着他的话回了一句:“那这件家俱在这里应该很久了吧,看来您的祖父是个很有品位的收藏家。可是伯爵先生你应该知道,这样美妙的家俱放在这里孤立着,怎么能比得过让他在所有人面前展示风采更好呢。”

对方要的也就是张辰的这一句话,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双方的关系就会再拉进一步,东西也就可以卖出去了。

笑着道:“哈哈,亲爱的张,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就像我的这些车一样,它们在你的手里,更能够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更有意义一些,我想我的祖父也很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好吧,这件家俱是你的了。”

庄园门口已经有弗雷德里克公司里的集装箱货车等着,十三台车很顺利地装车之后,先运往了码头仓库,接着就会办理以应的手续,在两天之后上船运往天津港。这一趟所哟肚饿手续都有弗雷德里克公司的人来操作,完全不用张辰操心,他的任务就是赶紧去给宁爷请安。

另一台由惠灵顿伯爵派出的小货车拉着那件黄花梨闷户橱,跟着张辰去到了宁家,把东西放下后,带着张辰给的小费和对伯爵先生的谢意告辞离开了。

宁爷还是那么精神,见到张辰和宁琳琅进来,洪钟般大笑两声,道:“小辰来了啊,刚刚下飞机就跑去忙业务,你这孩子也真够忙的了,快坐下来喝杯茶,最近天气比较燥,千万别上了火。”

又对宁琳琅拍拍手,道:“琳琅啊,快来给外公看看,这么长时间没见,外公可是想死你了。我又不能像你父母那样,常常乘飞机跑去京城看你,你师兄没有送我飞机啊,哈哈。

不过我已经决定了,过段时间就要回国内去定居,落叶归根,也能常常和几个老朋友见面,一起去潘家园、琉璃厂逛逛,有时间还能到外边去憋宝呢。上次去京城逛了两趟潘家园,我也捡了个不小的漏,意犹未尽啊。”

上一次张辰在燃油的买卖上赚了一大笔,而且李天平和弗雷德里克最后都是一分没要,把钱全部转给了他,他就想着给两人都买一架私人飞机。

李天平可能是因为早期在飞机上受过惊吓,暂时没有同意用私人飞机,他喜欢和更多人一起坐飞机,觉得那样才够安全。弗雷德里克是百无禁忌的,女婿的一番心意他也不能总是不接受,选了一架中等价位的商务机。因此,宁爷会有此一说。

这时候张辰才得空对宁爷道:“外公,您要是到京城去定居那可就太好了,我太师叔他们到了这个年纪也都是想老朋友,到时候你们老哥儿几个说来还能再战江湖呢。你回京城定居,可以住在我那里;如果您想清静,我就给您置办一处院子,唐韵有专门留下来自己用的院子,环境很不错的;或者是和我褚太师叔搭伴也可以,他现在也是常常觉得很闷,您去了他一定很高兴的。”

宁琳琅和她外公的感情好的不得了,听说宁爷有要去京城定居的想法,忙鼓掌表示赞同,道:“外公,你一定要到京城去定居,因为我以后就要长期在京城生活了,可我常常又会想你,来来回回的很不方便的。

如果您能在京城那就好了,我什么时候想你了,什么时候就能看到你。而且您也可以去到唐韵帮忙啊,那里有很多的研究课题都是可以加入的,褚太师叔也是整天都在研究瓷器,那样的生活你一定不会感觉到闷了。”

宁爷享受着外孙女的思念和关心,眼睛都快笑到眯成一条缝了,这个外孙女还真是宁家的大福星,给宁氏一族带来了多少的好运啊,多疼疼她不也是应该的嘛。

一边的弗雷德里克装作吃味地道:“哦,艾丽萨,我知道你外公很疼你,你这样对待他是应该的。但是我也很疼你的,为什么我就没有这样的待遇呢,你可以那样的想念我一次吗?”

宁琳琅看着父亲夸张的表情,笑道:“尊敬的麦克唐纳勋爵,你要知道,当你是怎样想念我的时候,我就会同样的想念你,并不会因为距离呃空间而发生任何的改变。而我对外公的想念,更多的是对于家族长辈的一种尊敬和爱戴,我的未婚夫都没有吃醋,怎么你却先受不了了呢?”

弗雷德里克很配合地捂着脸,悲哀道:“哦,天呐,我眼前的还是我女儿吗?”

一见人开着玩笑其乐融融的,连宁爷也会偶尔加入进来调笑几句,就这么热闹了半个钟头左右,才由宁琳琅转变了话题。

问张辰道:“师兄,刚才在那位惠灵顿伯爵的府上,我和父亲都不好多问什么,路上也没有说太多的话题。但是我一直在想,你买下那件闷户橱一定有什么其它原因吧,五十万英镑的价格可是一点都不便宜,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弗雷德里克也有些疑惑,自己这个女婿一向是以捡漏为终极追求的,还是那个什么捡漏联盟的理事长,以他的作风,是绝对不会花五十万英镑买一件黄花梨家俱的,除非这件家俱有其他的问题。

也问道:“是啊小辰,我这一路上也很想不通呢,可路上又不好问你,现在都是自己人了,你来说说看,这件东西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值得让你花这么多钱把它买下来。”

宁爷听着就有些纳闷了,不是去买一批老爷车的吗,怎么又跑出一件门户出来,还是黄花梨的,居然被张辰用五十万镑买了下来,也是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张辰。

这件事本来就是要解释一下的,那件闷户橱虽然是花了五十万镑,但是却能够把张辰今天花了的七千万镑都找补回来,而且还能够赚到更多呢。

张辰笑了笑,对宁爷道:“是这样的,外公,刚才在收那些老爷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件很特别的闷户橱,和我小时候看过的一本古籍上记载的一模一样,是里边可以藏东西的。我也用手测过分量,要比正常的闷户橱重不少,足足多出了两层架板和另外一些东西的分量,所以才冒险买了下来。”

宁爷显然对张辰的做法很认同,很满意,点点头道:“嗯,小辰你这样做很对,我们搞古玩行的,不但要有丰富的知识量,在遇到一件玩意儿的时候,更是要有足够的胆量和信心,敢于在自己的能耐上下赌注。

如果是一个犹犹豫豫,做不了重大决定的人,在收藏这条路上是绝对走不远的。你既然对这样的闷户橱有了解,那就打开来看看,里边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宝贝,你的运气我可是听说过的,那相当恐怖的啊。”

张辰笑着谦虚两句后,让外边的两个仆人帮着把那件闷户橱抬到客厅来,打发两人走后,才开始了对闷户橱的动作。

抽出上边的三连屉,下边硕大的闷仓就漏了出来,张辰伸手在闷仓的底部摸索着动了一气,接着又是两块黄花梨板子被取了出来,凉快的大小加在一起整合闷户橱的底差不太多。

在接下来,张辰就像变魔术一样,从闷仓里往外掏东西,一件,两件,三件,四件……,是一件,十二件。一共掏出十二只长条盒子来,在场的四人都是收藏方面的行家了,看大小就知道这些东西都应该是字画。

是什么样的字画呢,居然藏在了黄花梨的闷户橱里,还藏的这么严密,在惠灵顿伯爵家里放了一百多年都没有被发现。

宁琳琅有些迫不及待地上前去么帮着张辰把画轴从盒子里边取出来,里边的画轴在精细的油纸包裹保护下,并没有任何的发内核腐烂迹象,保存的都相当完好。

在另一侧宁爷自己的大案上站来其中的四幅,宁爷和弗雷德里克都过来一起欣赏,这里边的画作到底是什么人的。

宁爷只是先扫了一眼,就愣在那里了,嘴巴哆嗦了几下之后,才带着震惊的表情对张辰道:“小辰,你真是好运的厉害啊,这可是董展的名作,任何一幅都是无价之宝,连天都要给你送宝贝,你的未来我是无法预测了。”

眼看月底了,大家有票的就点给俺吧,这成绩是在有些惨不忍睹,半个月都没求过票了,现在求一下,大家过支持一点,让咱的成绩能好看一点,至少不能就这么垫底吧。谢了